看看十库kksk.org

我的老公是男同!欲求不满自慰解决却被小叔子撞个正着!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8-31 10:49
    因为三年以来老公没有碰过我,我情不自禁地翻出这些视频,虽然她们告诉我,这并不是可耻的行为。
    青姐在我生日那天送了一份礼物,我一直珍藏,不敢拿出来使用,直到今天,婆婆去机场送人,女佣外出买菜,而丈夫,一如既往地出差,我难得清闲地享受独处时光。
    “嗡嗡——”开关打开后,居然有震动的声音,吓得我三魂丢了七魄。
    “这个使用起来很简单,照着说明书就可以了。”青姐的话像是魔咒,牵制着我的行为。
    我躺下来,捏着震动我心魂的器具,也许是好奇,我尽然真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说明书的指示。
    由于太紧张,震感越发有一种酥麻心跳的恍惚。
    我捂着嘴,静静地聆听房外的情况,我害怕丈夫突然回家,如果被发现,我肯定无地自容,可是转念一想,被发现又怎样?我就是想要他知道,我渴望被爱,我是个正常的女人,我多么渴望他的爱抚。
    我闭上眼,脑中一片空白,我很自然就习惯了这个东西震动的频率。
    紧张与兴奋密切交织,我的灵魂仿佛要破壳而出,两年前的我,肯定不会想到,我尽然也有低头的这一天。
    我关掉视频,反而更想抱着自己,我舍不得抽身,将自己埋葬在沉沦的边缘,我幻想着丈夫的拥抱,这种只能靠幻想的满足感像是要掏空了我的身子。不久后,我筋疲力尽地吸了口冷气,接着虚脱地躺在床上,这根本不是欢愉,是折磨,是让我的心回不到灵魂深处。
    “咯吱——”
    “谁?”我听到动静,吓得背脊一凉,虽然早已经满头大汗,但是我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因此变成惊弓之鸟。
    老公出差,婆婆送人还有女佣买菜,我脑子里又把他们的去向分析了一下,确定无误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这时,我的衣服已经被我扔在床下,我赤着脚走了两步,猛然间,一道闪电刺激了我的中枢神经。
    “旬,旬一……”我简直不敢再看一眼门口的动静,我背对着房门,想起前不久刚回家的小叔子。
    小叔子江旬一是个留学生,放假后从国外回来,我们很少碰面,他似乎很忙碌,并且经常早出晚归,所以我很少留意这个小叔子,我们当彼此都是透明人,我也就很自然不会想起家里还多了这么一号人物。
    我不确定他今天有没有外出,如果他在家,那么我刚才的声音……
    我不敢往下想,我颤着手穿上衣服,我尽可能保持冷静,因为他不喜欢在家里,所以他很早就出门了,对,他肯定出门了。
    思及此,我瞥了一眼房门,房门的门缝让我倒吸一口凉气,不过外面没有人。
    当我收拾好凌乱的床铺,我马上从房间出来,下楼的时候,我看到江旬一一个人坐在楼下大厅的沙发上。
    我腿一软,双手扶住楼梯扶手,我脑子打结一片混乱,我张了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江旬一似乎等我开口,见我没什么反应,他便站起来,一只手插进裤袋,另一只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他的脸上有着跟他哥哥一样的英气,但是眼神中流露出瞧不起人的笑意。
    “我的好嫂嫂。”江旬一站定我眼前,我也是第一次正眼看他,他居然比他哥哥还要挺拔,他的俊颜有掩不住的青春气息,他像是两年前的我,阳光明媚,充满了希望。
    “我……”我莫名地绯红双颊,当然我应该是因为心虚和害怕。
    “你真是让我……”江旬一凑上前,几乎要逼近我的鼻梁,我的眼眶被他占据,连推开他的勇气都没有。对方勾起一抹肆无忌惮的笑容,诡魅地说,“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8-31 10:49
    我叫岑绘,嫁入江家两年。不过,对于江家,还算比较了解,因为他们是我的恩人。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我的母亲是父亲买回来的,在极其残暴的情况下,我的母亲嫁给了我的父亲,最后生下我和我弟弟两人。
    我从小有个愿望,那就是带着母亲和弟弟离开这里。
    后来,山村有人投资建立了希望小学,我知道,读书才能改变我的命运,因此我发奋用功,几乎耗尽我所有的精力,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总算以优异的成绩考出了这个山村,不但如此,还让投资建立希望小学的人注意到我。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8-31 10:50
    江秉言是我的恩人,他是我的公公,当他将我领到江家的时候,我从来没想到,我居然能成为他们江家的媳妇。这种灰姑娘的故事,只会出现在童话故事里,然而,就在我穿上婚纱的那一天,我才知道,我陷入这场美梦中无法自拔了。
    不,这不是美梦,婚姻是我的噩梦开始。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8-31 10:50
    我的丈夫江烨继承了公公的一切生意,甚至发展得更好,我嫁给他的时候将崇拜转化成爱意,我想,我是爱他的,打从心底地爱。
    “岑绘,你想什么呢?最近家里的人对你怎么样?”青姐莫约四十来岁,却看起来三十出头,她很有气质,刚开始知道她的事情时,我还真不敢相信她的丈夫居然忍心对这样一个大美人不闻不问。她对我很好,我也很感激她,她时常约我喝茶聊天。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8-31 11:03
    “青姐,我想暂时离开俱乐部。”
    “怎么了?”青姐握住我的手,关心地问,“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你跟我说,我帮你出头。”
    我摇了摇头,苦笑地说:“我就是有些累了,想休息。”
    “休息可以,不过,你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联系。”青姐拍了拍我的肩膀,鼓励地说。
    我与她道别,离开了咖啡屋。外面有些凉意,南方的冬日总算要来临了,阳光照在我身上,显得有气无力。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8-31 11:03
    我暂时离开这个俱乐部,因为我还是抱有侥幸的心里,我觉得江烨极有可能是因为公司压力大,所以才会对我冷淡。
    半年前,我经朋友介绍进入这个俱乐部,遇到了青姐,也了解了这些跟我一样有着家庭冷暴力的女人。他们被丈夫扔在一边弃之不理,与丈夫形同陌路,但是我不同,我的江烨还会陪我度过每一个节日,深夜,他会不知不觉地抱着我,他像个小孩一样睡在我身边,只要静静地看着他,我也觉得满足。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8-31 11:54
    两年来,我们相敬如宾,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居然还是完璧之身。
    “为什么今天的三明治这么好吃?”江旬一微微蹙眉,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我。
    家里虽然有女佣,但是婆婆很挑食,女佣拿捏不好她的口味,所以我顺理成章成了家里的厨娘。
    “好吃就多吃。”江烨将自己的那一份递给弟弟。
    我坐下来准备用餐,先喝了一口牛奶。江旬一不客气地拿走江烨的三明治,然后故意问道:“哥,你是不是无论什么东西都会让给我?”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8-31 12:00
    “那就要看你想要什么。”江烨翻着报纸,慵懒地说。
    “嘿嘿,女人。”
    我差点将牛奶喷出来,我的位置对面就是婆婆,她看到我的异样,不悦地质问:“你干什么?”
    江烨合上报纸,凝视弟弟,展露笑颜地说:“啊哈,你好像是不小了,马上毕业就要回国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女朋友多得可以从家门口排到公司。”婆婆白了一眼小儿子,宠溺地笑了笑,“回国后,老妈给你物色一个好一点的女孩子。”
    江旬一放下三明治,郑重其事地说:“我决定了,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出去了,我和几个朋友已经计划创业,事实上,在国外,我就已经开始着手创业的事情,现在的收入可以养活自己。”
    “你不打算继续读博?”江烨严厉地说,“你一天一个样,不能这么任性。”
    “我没有任性。”江旬一反驳叱喝。
    面对这样的家庭战争,我向来没有发言权,所以安安静静地吃早餐就好。
    “你怎么突然就不读了?”婆婆慌张地问。
    “我喜欢这里,不想留在国外。”江旬一扫了一眼我,本来我埋头苦吃没我什么事,然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偷偷地瞄他一眼,这一看不好,撞上江旬一的目光,吓得我砰然心跳。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8-31 13:11
    公公在世的时候,我在家里还算有点地位,刚新婚,我每天都激励自己要做到贤妻良母的标准,大概是过去两年毫不见起色,我才会越发没有了自信。
    这天,朋友元媛陪我逛街,给我找了一件特别性感的睡衣,她说,不能再拖了,所以今晚上决一死战,如果穿上战衣还不行,那就强来,虽然没听说过老婆把老公给强了的,但今天晚上就是开了先例。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8-31 13:15
    打定主意的我开始着手今晚上的准备。江烨是个孝子,婆婆在家,他一定会回来吃晚餐,哪怕有应酬,也会吃了饭再出去。想想,我的老公还是挺不错的。
    我洗了澡,还给自己喷上香水,我在浴室穿上战衣,然后在镜子前左看右照,虽然不算大美人,但也出落得标致,五官端正不招人厌,那就是还可以有机会扑倒老公的。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8-31 14:33
    0.0没有人看么?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9-01 13:38
    更新了啦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9-01 13:46
    早上的战争打破了家里的格局,我黑着脸不想与人交流,婆婆找个理由出门了,小叔子将自己反锁在房间,好像有工作要做。
    所以下午,江烨回家,是我迎接的他。像往常一样,我给他拖鞋,帮忙脱掉外套,弹一弹外套上的灰尘,这个时候我们会聊上几句,之后很难说到一起,他会在书房一直工作到吃饭的时候,在饭桌上,他不语,放了碗筷就回房间洗澡休息。
    “昨晚上你没有回家。”我轻描淡写地提醒,江烨看了我一眼,他看起来好像在脑袋中组织解释的理由。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9-01 13:46
    “我给妈打了通电话。”他没有想过给我一个电话,或者一个短信,哪怕是欺骗一下我,好叫我安心。
    “昨晚临时回公司,又是紧急会议吗?”我心里平静不下来,我想,这很难做到心如止水,我又不是一根木头,我对江烨还是有感情的,就是养了两年的宠物,我也舍不得送给别人啊,何况对方那个男人嚣张的笑容,让我越发不可原谅。
    “嗯。”江烨闪烁的目光落到床头柜,我偷瞄他的表情变化,他很快将注意力移开,并且因为尴尬而不想跟我同处一室。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9-01 14:12
    离开卧房的他,肯定去了书房,他匆忙走出门,忘了拿走外套里面的手机,我也是听到滴滴的提示音才意识到外套里面还有他的手机。
    ——二十八号的画展,你必须陪我。
    ——那幅画,我打算亲自送到你家里。
    ——你一走,我心里都空了。
    ——没有灵魂的躯壳就是行尸走肉。
    作者:tl丢丢 时间:2016-09-01 14:13
    没完没了的提示音,我听得心烦意燥,干脆按成静音,因为我不想再继续翻看,我怕自己气得吐血身亡,究竟是谁像个行尸走肉。
    定了定神,我还是打开了手机,我想知道那个男人。
    他叫梁子柏,我在微信里面翻找到这个男人的资料,看他在朋友圈晒出来的图片,大多都是画展的信息,看来这个叫梁子柏的男人是个学画画的家伙,可能因此,所以他总是摆出一副很忧郁的样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tl丢丢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23天 / 跨度69天】
    • 开贴:2016-08-31 10:49
    • 更新:2016-11-09 10:15
    • 阅读:364952 回复:485 楼主:342
    • 字数:约79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