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死城】一个术士几十年的经历告诉你,那些生活中的恐怖禁忌!

  • 首页
  • 上一页
  • 10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月骁 时间:2018-01-19 05:08
    躲回城楼,虽然看起来除了城门关了,这座死城还是那样。但我知道很多事情已经不一样了,从天空中那些诡异的巡逻灯笼便可以看出来。

    城里的鬼魂开始躁动,似乎全都预感到了什么,我们躲的这一处城楼下面,天色蒙蒙亮起,我亲眼看到,那些重新出现开始修城的人们,一个个像是非常的不安,只是这一片地方,没多久便哀嚎声四起。很多不同衣裳的楼兰身影像是恢复一点点神智,开始四散奔逃,而空中的灯笼便会出现到处的追。

    鞭子声音四起,近处,远处,是此起彼伏的哀嚎声。

    很多声音就像是从我耳边响起,我听到不同口音的话,似乎都在哭喊着说是想要回家……

    :你居然能坚持到现在?

    我被捆着,全身已经瑟瑟发抖,这人自言自语的说了句,说什么要是常人听了这些声音,可能早就疯了。

    整整过了一天,我已经神志不清,满脑子都是城中的鬼哭声,直到他用手一拉,在我耳边吼了一声时,我才稍微清醒了过来。

    我嘴里还在念着,

    :我要回家。我的要回扬州。

    :不,我要回去,我要回拢城。

    啊?我猛然盯着他,下意识的问刚才是谁在尖啸?直到看到这人那张起皱的脸,我吓的倒退了两步。

    走吧。

    去哪儿?他背着手,指了指这座城的深处。

    什么?

    过了一天的时间,或许这里的天色变化和我认知的不同,但我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场景。之前的城门虽然关了,但却根本关不住水,我想起了之前看到的,白天的时候,城内开始慢慢的漫起水,那些四散奔逃的人影,到了最后全都诡异的挖地,居然在朝着地下钻。

    从一处建筑到另一处建筑,很多地方都已经漫起了水,我们朝着城深处的方向走,越往里走,越加触目惊心。

    抖着声音问了他一句,没想到他能回答我。他说你想想看,这些鬼魂都是被水冲到这里来的,一旦有水漫城,他们想回去,但本能的就会往地下钻,即便死了,这也是它们的本性。

    话虽这么说,我想起了白天看到了鞭子声中的一幕幕,就在我们路过的地方,很多水面都飘着破烂的衣衫,那震天的哀嚎声似乎还在耳边。

    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我听到有声音。

    那是一排石木殿楼的后面,根本还没修好,几个脑壳悄悄的伸了出来。

    :救,救救我?

    这是几个穿着清末褂子的人,其中有一个妇女,旁边还牵着一个小孩,目光呆滞,却惊恐的到处看。而就在旁边,水面上飘着很多还在飘着黑气的破烂衣衫。

    :我,我们,我们是在哪儿?我记得拢城啊,发了大水,怎么到这里来了?

    :娘,我要回家。

    叫我们的正是这个妇女,眼看着周围似乎没什么动静,旁边的几个人将妇女和小孩巷子外面一推,想要引开什么。他们自己往水里一钻,真的是要钻进地里。几乎一眨眼,那地方突然飘进了什么东西,凄惨的声音中,一阵黑气冒起,再一看,那原地只剩下几件破烂的衣裳,飘在水面上。

    而巷子中,有什么东西露了出来,那是一只静静悬浮着的灯笼,慢慢的飘向了那对母子。

    :救救我?

    :求求你。

    那妇女不断的叩头,是在朝着我们的方向,我已经走了很远。突然,她像是看到了什么,拼命看着我们周围,颤抖的声音变得更大了。

    :求求你们这些人,救救我?

    我们这些人?但这个妇女的眼神明显不对。

    这人像是根本就不像去管,我正准备扭头走回去。谁知就在这时候,我旁边齐腰深的水面一荡,传来哗的一声响,这一瞬间很快,远处的灯笼像是发现了什么,在那对母子面前停住了。

    像是有条鱼打了一下水,不,我已经来不及关心是不是鱼,因为那灯笼已经被引了过来,一直没有回头的这人第一次回过了头,皱皱的脸没看灯笼,反而死死的盯着我周围那刚才晃荡过的水?

    我将头一缩,潜进了水里,水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作者:月骁 时间:2018-01-22 05:35
    刚藏进水里的一刻,浑浊的水中,我看到了什么,那是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脚,从我身旁快速的走过,瞬间就没了影。
    抬了头来,也不知这人用了什么手段,那飘来的灯笼已经落了下来,像是死了一般浮在水面上。但这人却根本不管这个灯笼,只是看着静悄悄的周围。
    皱皱的眼睛就那么眯着,他在不断的找。而我大气都不敢出,因为我知道,那不是什么鱼,就在我们周围,藏着一个人,之前那个穿着绣花鞋的人。
    这人叹了口气,安静的水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最终他背着手,看了一眼城廓深处,顺手拿起那水面上的灯笼,大步朝着里面走去。
    刚才水底的一幕还在我眼前,此后我一路上小心翼翼,不久后我便发现,这人之前还是躲躲藏藏,但到了此时,他已经是笔直的往前,就大步的朝着某个方向进发。
    我见到了很多根本就没见过的建筑,被水漫起的城中也遇到了很多人,但之后都再也没有理,更奇怪的是,他只许我跟在他的身后,像是拿着这盏灯笼在引路。
    :不要往周围看,跟着我走就行。
    我发现了不对劲,他根本就不躲,之后的路上,我跟在他身后。在安静的城中,足够引起很多注意。
    一路上很多灯笼都飘了过来,但只要敢从各个巷子,空中,飘到我们周围的,全都扑通的一下掉进了水里。
    这是怎么回事?
    一根细线牵在我脖子上,我根本就扭不过头,也看不到旁边发生的事情,那是一些咚咚的落水声还有奇怪的叫声。
    一直到他带着我走到了这一处地方,细线一松,我已经惊呆了。
    这是一栋从来就没见过的建筑,就在这座死城的深处,各种东西堆在一起,像是由很多房屋拼凑而成,奇形怪状的看不出任何朝代。张牙舞爪的巨大宫殿,就这么耸立在死城的深处。周围一片安静,再也没了其他的房屋,到了这地方之后,只剩下这么一座孤零零的玩意。
    坟墓一般的巨大房屋,他带着我,沿着水中走到了这座宫殿的门前,所有的水全都到此为止。
    抬头看着这座鬼宫,这人背着手,脸上是形容不出的神色,慢慢的说了句,
    :躲了这么多年,我已经不想再躲了。当年的一仗,今日要重新来过。
    黑漆漆的天上,密密麻麻的灯火飘了过来,居然都是那些灯笼,这一刻,几乎整座城市其他地方不再有光亮,全都慢慢的汇聚到了这座坟宫的上空。
    空中的灯笼发出怪叫,组成了一个巨大奇怪的图案,那是一张恐怖的怪脸。
    居高临下,就那么看着我们,阵阵怪叫声响起,就像是这座怪异的坟楼在低吼。
    :你,过去,敲门。
    什么?
    他用线拉着我的脖子,冷冷的说了句。
    :我们都在等你,过去敲门,这扇门,当年张家人是如何敲开的,今日也只有你,才能再次敲开。
    都在等我?
    我走到这扇老旧的大门前,用手往上面猛的敲了三下。这人打着灯笼等在我身上,那眼神就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下一刻,巨大的怪门慢慢打开。
    :诸位,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天了。
    他扭了扭头,大步朝着里面走去。
    哗哗的水声响起,我终于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之间一朵朵花从我们周围的水中长了出来,我看得清楚,只是长出来的这些花上,捏着一只只干枯的手。
    下一刻,我便看到。一个个人影从水中走了出,样子干枯,但几乎每一个都面无表情,只是手里拿着都拿着灰败的花。
    这,这些人,顺着水,从沙底进来的?
    一朵朵花从水中长出,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到这里的,正好有一个灯笼飘下,还没靠近,从水面猛然升起一朵捏着花的手,一把将这个灯笼扯进了水中。之后一个全身稀烂的人影静静的从水里爬了起来,一双双只剩下空洞洞的眼睛,全都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我,接着头也不回的朝着巨大坟楼门内走去。
    作者:月骁 时间:2018-01-24 15:03
    进入大门之后,一股挡不住的阴森之气传来,眼前是一座鬼气森森的大殿,布满灰尘的石头梯子通向上方,直直的通向顶层的地方。

    看起来就像是斜着通向天上,古人修楼,往往会把观星台,祭祀台之类的修的很高,只是这座坟宫的格局根本让我看不懂,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根本就不是人修的。

    旁边是密密麻麻,但又静悄悄的脚步声,顺着又宽又长的台阶一步一步的向上走。这阴森空旷的地方,即便我知道周围有很多所谓的“风水人”,内心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

    经过一根根巨大冰冷的石柱,唯一的光亮是远处从上方传来的微光。周围传出了什么声音,似乎到处都有鬼影在晃动。

    我看了看旁边的这人,他一双细细的眼睛只盯着顶头的方向,路上陆续出现了东西,那是一件件破烂的灰尘衣裳,就那么摆在地上。

    越往后居然越多。

    给人“登天”的感觉的石梯上,阵阵阴风吹过,周围的怪叫声更响,接着我便看到这些衣裳飘了起来,悠悠的朝着我们飘了过去。

    与此同时,空旷的地方开始弥漫出怪异的黑雾,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那声音非常沙哑。

    :邪气自亘位起,列阵。

    我扭头看了看,也没见旁边这些干枯的人影位置有什么变化,某一刻,全都停住了。

    上方像是有东西冲了下来,我只看到晃动的影子,下一刻,左右两边有一个干枯破烂的“人”第一个走出,接着我呆住了。这人只是往上塌了一步,身影却起了变化,这不是我的错觉,一步往前走去,露出的样子是个穿着古时粗衣的普通人,平常的发冠,手里却拿着一块破烂的罗盘,陆续有人冲了上去,全都一言不发,几步之后,身上全是古时的装束。

    这,才是这些鬼魂当年的样子?

    最先冲出去的这人,手里的罗盘往地上一摔,便看到有密密麻麻的线冒了出来,也没见他怎么动,只是用五个手指操纵,根本没看到是怎么发生的。

    罗盘面前漆黑的石梯上,已经被捆住了五个麻衣的破烂斗篷,接着单手一拉,这那五个破烂斗篷便被绞碎了。但瞬间又有三个从漆黑的各个方向钻出来裹在了他的身上,这个古人头颅高高飞起,仰面倒下。

    我还没反应过来,接着便是震天的吼声。

    我身边的这人也不知何时没了影,最后只听到一句:混在队伍里,你们把他送上去。

    谁把我送上去?

    他说的是这两幅骸骨,我扭头便想要回去。但下一刻便觉得脖子上有什么一紧,剧痛传来,居然是一根细线一直捆在上面。

    我擦。

    只能躲在一根根柱子后面往上跑,有一处地方亮起火光。是十来个古人模样的人,双手居然燃起了火,再加上附近的火圈,显得格外惹眼,顿时黑暗中各个方向便有诡影飘了过去,震天的怪叫声中,这些人居然徒手再将这些诡影带着烂布斗篷直接折断。

    我全身发麻,因为这也只是持续了五秒钟左右,那一处十几个人的地方,变被密密麻麻的斗篷诡影淹没。剧烈的黑气弥漫开来,到处都是怪叫声。

    一路上变得非常危险。

    几乎到处都有看不到的细线,这些风水人已经死了,是拿什么布的线?到后来我终于知道了,我捡起了一根断线,泛黑的线还带着红,看起来居然是一些干枯的肉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一根根柱子的往上跑,一直到这阶梯的尽头,我呆住了,身边两个几个古人模样的人轰然倒下,身上还挂着四五个斗篷,但这地方居然是死路。

    作者:月骁 时间:2018-01-26 21:38
    不可能,之前看到这上面明明有光的呀?

    我艰难的扭过头,这,这根本就是个封闭的宫殿。几个斗篷飘了起来,原地哪里还有什么古人,露出来的只是几句干枯的尸体。

    这么近的距离,我怎能看不清这些玩意的脸,绿油油的眼睛,尖尖的嘴巴,根本就不是人的脑壳,奇怪的五官根本就不是人的脑壳。跟我在那城楼下面看到的一样。

    我大气都不敢出,手里拿着捡来的肉线,唯一的依靠便是身上最后一块罗盘,谁知刚拿起来,下一刻,罗盘便掉在了地上。

    咔的一声,我的右手被诡异的弯折了起来,而对面的这个尖嘴斗篷人,斗篷的形状居然肉眼可见的变得和我一样。

    这是什么邪法?

    黄油油的眼睛只是看着我,我耳边传来一身怪笑,接着这东西再次将自己腿部的位置一折,与此同时,我觉得腿一痛。

    眼睁睁的我的腿就那么断了。

    这,这仅仅是一个斗篷?就比外面的邪那么多?就在我全身骨头开始响,即将粉身碎骨的时候,一只干骨的手从我身后伸出,将我掰弯的手又往反方向一扭。

    这一刻,尖叫声传来,居然是对面的这玩意发出痛苦的吼声,正要冲过来,身后的骸骨有反复的敲打了我身后的几个地方。

    我听到身侧有个人在说话,

    :此物将影子和你合在一起,踩住左后三寸的地方,别让它脱身。

    口音很怪,但我还是立刻照做,刚刚一踩,斗篷诡影便猛的停在我面前,几乎鼻子碰着鼻子。下一刻,这黄油油的眼睛露出惊恐的神色,只见我身后的骸骨伸出了一只骨头的手指,在我的脖子上一划,我觉得脖子要被割断,但撕心裂肺的痛中却没事,反而是这个尖牙利嘴的斗篷人,脖子上一道触目惊心的肉口出现,黑气冒出,怪叫声中像个破烂衣裳一般落在了地上。

    两个东西从我身后走出,前一刻还是两具骸骨就那么摔出去,但一眨眼,成了两个穿着粗衣的古人,左边这个只有一只手,而右边的身上更加的残缺。

    :小伙子,你往东走,出口在东边。

    右边的另一个声音响起。

    :小伙子,得你自己去了,道守让我们将你送到那里,我们送不到了。

    背了骸骨这么久,这是我唯一的一次看到这两个人,其中一个只是扭了扭头,两人便迎上了那飘到这个角落的诡影,我犹豫了一下,一刀割在手腕上,朝着这两人的方向一撒。

    一剖血洒出,我没有再看,而是朝着东面扭头便跑。

    到了现在,除了最开始的斗篷,这个地方已经陆续出现了很多其他的东西,我亲眼看到看着这两人消失的地方,露出了好几具干枯的尸体。而就在他们去的方向上,头顶高处,黑雾一荡,飘下来了一块巨大的邪布,笼罩了一小片上空。

    当那玩意形成一个怪异的人形的时候。但我知道会有人收拾他,厮杀的黑雾中,我已经听到有人往那边靠拢的声音。

    我发了疯一般的朝着东边跑,黑雾中,这坟宫里的布置非常的杂乱,到了这顶层之后,到处都是废墟。

    往东,一直往东。

    直到一道小门,突然出现在了黑雾中。很不起眼的一道门,在这巨大的坟宫里显得极其的不起眼,唯一的区别,便是那边似乎亮着光。

    我才陡然反应过来,之所以能到这里,其实我是一直在被脖子上的这根线牵着?

    就在我正要走进去的时候,我听到了什么声音,下意识的扭过头。

    身后的黑雾一片涌动,厮杀声中,一直巨大的鬼爪子朝着我抓了过来。

    我张大着嘴,那是一个巨大狰狞的诡影,隔着黑雾就那么看着我。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这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落地镇邪,退散。
  • 首页
  • 上一页
  • 10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月骁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56天 / 跨度594天】
    • 开贴:2016-10-09 21:56
    • 更新:2018-05-27 08:35
    • 阅读:4139243 回复:18649 楼主:740
    • 字数:约683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