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死城】一个术士几十年的经历告诉你,那些生活中的恐怖禁忌!

  • 首页
  • 上一页
  • 11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月骁 时间:2018-03-12 00:01
    收好牌子,我站了好一会儿,才进了车站。见我一直不说话,老何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外面的方向。

    :小子,所以我才说让你走之前来看看,你们是认识的。你小子别想了,易先开设计的这个局面,牌子没挂也没人敢惹,那块路碑还埋在河边呢。那就是招牌。她在这边界城市上虽然苦了点,但以后说不定有个好结果呢?

    说道这里,老何又念了一句。

    :好结果?呵呵。

    当晚我们就上了车。

    漆黑的天色下,大草原早就已经没了影,坐在火车上,我不断的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沙漠中的那座死城,还有那些古鬼口中的张家,我感觉自己已经接触到了某个巨大的,甚至令人恐怖的秘密。

    那座城到底是怎么来的?还有之前易先开带着我,所碰到的那么多的邪乎玩意,麻仙,两条大蛇,一路走来,所有这些事情不可能没有原因。

    至今我还防着那一只麻仙,或许哪天走在街上就能碰到那玩意。

    姨父的手机依旧打不通,而且这次去内蒙古外,全程也没看到这个小混混的踪迹。我有种感觉,姨父很可能来过内蒙古,以他的做事风格,不留下蛛丝马迹很容易。

    张善守,张家?

    半夜三点,我和老何都没睡觉,坐在车厢的窗户旁,这个时候是最容易问出点什么来的,而且这个叫何自剔的人,话里话外明显对姨父,还有这个什么公司不满。我想方设法的想要撬开这人的嘴?

    :何哥,你说你在这瑙坏运输公司干了六年?

    :别,我可不是这公司的人,我只是被拉进去的,帮忙打工。

    聊了好一会儿,眼看着我说话不找边际,这人眯着眼睛,终于换了口气,

    :你是不是想知道,死城的来历?张家是什么?

    我没想到他说的这么直接。

    他却盯着我,

    :你知不知道一件事,就是最近的几十年,在淮河边上,挖出过一个墓,出土过一块刻满了风水字的石碑?

    我心里一抖,那块东西这个姓何的居然知道?

    他却一边观察着我的神色,一边说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块石碑,就是张家。

    :风水一道,从古流传到如今,形成了诸多的流派。这方面的历史资料我查过,古时风水人的事情,往往能从一些野史中的怪事里找出痕迹。张家在古时是一个风水家族,看起来普普通通,其实并不普通。

    为什么?

    :为什么,从一派人的形式风格就可以看出来,张家人在风水一道自成了一个流派,你知道一个古风水流派代表着什么?现在的很多风水道流,可都是开枝散叶细分而成,甚至很多短命的都是杜撰的历史硬往古时靠。

    他顿了段,

    :而之所以说那块石碑就是张家人,因为这个家族在古时,一些的行为宗旨,都是按照那块石碑上的记载在做事。那块石碑据传是张家的祖先,研究山川草木,城池风水,最终发现了某种惊人的规律,最后才打造出来的,石碑上不仅记载这他们的术法,而且还寓言了很多事情,都是之后的年份,各个地方会发生某种灾祸。

    :而这个家族,最后在历史上销声匿迹,是在明朝的时候,当时还有张家人在外走动,但有那么几十年,连年天灾不断,最后就再没有见过张家人。有人说,他们死在了天灾洪水里,有人说他们和带来灾祸的邪鬼大战,最终家族湮灭,还有人说他们是躲去了什么地方。反正从那以后,销声匿迹。

    :但我可以确定一点,淮河边那个墓,就是张家墓,而张善守,当初是活着的最后一个张家人。

    说道这里,他居然看着我。

    我没有去管,只是问他,那,那死城又是什么?还有在城中看到的那些东西。

    正在说着的老何顿时脸色有些白,

    :你问我?我问谁?

    :我也想知道,这些东西怎么来的?那么多代风水人,从古到今一直在和这些玩意做着厮杀,天灾人祸?有些灾祸,其实就是邪祸。我不知道你姨父是怎么跟你讲的,但我曾经问过易先开。

    我问道:他跟你说什么?

    我隐隐觉得,接下来老何的话非常关键。

    :易先开当时不耐烦,他告诉我,这死城和邪鬼的来历,比我能想象的都还要早,甚至就连张家人的祖先,都向这些邪鬼学过风水道术。除了人之外,土地能衍生出其他东西,而我们风水人,宿命就是和它们不两立。

    后半句话是明显的易先开式的回答,谁知老何接着说道,

    :但我不这么认为,我敢肯定,这些邪鬼,就包括沙漠中的那座城,绝对是在古时有人创造出来的。

    作者:月骁 时间:2018-03-14 03:59
    什么?
    老何盯着我,
    :究其原因,即便现在来看,风水流传在历史上也断过两次,我们队古时的风水道术和风水人究竟了解多少?风水术数曾经辉煌过,为什么会有断代?这些我们都不知道,史书只记载朝代,现在的人,如何能知道古时的事?
    这一晚,老何说了很多,给我举了好几个古时灾祸的例子,都是他那所谓的研究成果,一直躺在卧铺上,我也没意识到,有些事情,在之后的这段时间能这么快便有了解答。
    火车还有一天才能到,天亮前上卧铺睡觉,我拿出了那块牌子,苏程这个女人今后真的就留在了北方。
    突然,我的手摸到了什么,这是快简单的门牌,由两层金属构成,中间夹缝中露出了什么,扯出来一看,居然是一张纸条。
    娟秀的字迹,明显是苏程的笔记,
    :于术,我遇到过一个人,他能解开你心中很多的疑惑,这个人会在一个地方等你。切记不要让易先开和那公司的任何人知道这张纸条的存在,我只能帮你到这里。
    后面是一个时间和地点,
    下一刻,我背心有些发凉,扭头一看,老何居然已经起来了,坐在对面静静的看着我。他开玩笑的问,你手里是什么东西?
    这人居然还没睡?
    我用手一捏,一脸不耐烦的神情,回了句你觉得应该是什么东西?
    老何哈哈一笑,接着倒头便睡。
    :难道是情书?
    我不置可否,故意骂了一句,安静的车厢中,我盯着对面的老何很久,刚才,他肯定看到了我拿出纸条的全过程。
    纸条上的时间,地点,都已经被我记住了,整整一个白天,我始终没有合眼,终于,四天三夜的火车回了四川,在川东的终点站下了车,老何问我今后去什么地方?我说暂时不回彭都,得回老家看看。
    他说那好,有空电话,接着居然比我先走。
    一天之后,我自己买了去川南的高速票,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这是靠近四川西南方向的一个城市,叫做成江市。这地方在地理位置上是紧挨着我的老家城市,下车之后,我径直坐上了县际公交,最终到了郊区的一个小县城。
    我之所以这么着急的过来,原因也是如此,纸条上所写的地址,居然正好靠近我的老家目宫市。
    在县城中打听了一阵,一边按照地图,天黑之前到达了这个叫做席湾的小镇。小镇不大,就连进入的公路也是近几年才修的村村通。名字倒是不错,但出奇差的路况,这个山里的小镇只有两条街,旁边是沱江的支流,沿河到处都是小采石。应该是最近的年份才发展起来的,两条街以外的地方到处都是老旧的农家房子。
    说是小镇都有些勉强,我到了其中一条街的西侧,最终来到了一家还是瓦房的茶馆门口,而纸条上的地址,写的这里,茶馆的名称也完全对的上。
    日期是在两天后,有人会在这里等我?
    茶馆是两头通的,很多农民正在里面打着长条牌,这一幕让我眯起了眼睛,我微微的抓着头。
    顿时扭头看了看附近这条街的场景,那种感觉就像是,这地方我曾经来过,但怎么都想不起来。穿过瓦房茶堂从后门出去,那是一个长长的斜坡,一条小路直接通下去,尽头是个沙石作坊。
    老板问我要喝什么?
    我皱着眉头,指着斜坡下方远处的河流,问他这条路以前是不是从河边通上来的?这瘸子老板看了我两眼,告诉我,都是好多年前了,以前真有一条路通上来,下面还住着人家,后来才修的沿河沙石厂,把地方给占了。
    一个字,穷,这地方实在是太穷,五毛钱一碗的茶,现在到哪里去找?
    坐在茶馆里,我一直看着那沿河的场景,心里有种形容不出的感觉。虽然很不一样,但一些模糊的画面不时的出现在我脑海之中。
    在这河边村镇等了两天,期间我将附近都逛了个遍,终于到了纸条上所说的日期,这一天从一大早开始,我就在茶馆的角落里等。
    要了一杯茶,关注这进进出出的每一个人,但全都是一些农民,没有一点出奇的地方。整整一天,这瘸子老板也觉得奇怪,来问了我好几次,
    :小伙子,你咋这么奇怪,那河边有什么好看的?
    他问我你是不是来找人?
    :哎呀,我们这儿就这么大,来个生人大家都知道,这两天都有人在说你,你给了钱住在对面那一家里吧。你要找谁跟我说,每天来我们这儿的都是附近的熟客,没别人。
    一直到我给了他一百块,这人才停止了喋喋不休。
    夜幕降临,茶馆里没有任何出奇,依旧是这些农民,我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过,一旦过了十二点,就已经过了纸条上所说的时间。我一直在看着斜坡下那远远的河边的方向,某一刻,我看到了什么,就在这茶馆背后的小路边,像是坐着一个人。
    我摇了摇头,再一看,那地方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
    我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出了后门,通过斜坡走了下去。
    作者:月骁 时间:2018-03-17 10:15
    漆黑的夜色下,一条小小的烂石板路就这么延伸向前方,一路上这路边的土堆,耕地,杂草丛,走在这里,每一处都让我有些呆滞。

    白天的时候,这条路我走过,但到了夜晚,却给我一种极其奇怪的感觉。最终,我站在一个土堆上,就那么透过砂石厂看着那条河,突然,一个声音从我旁边响了起来,

    :小伙子,你叫于术对吧。

    扭过头,居然是那一间茶馆的老板,瘸子老板一双眼睛笑眯眯的盯着我,

    :你看看这周围,很熟悉?

    我直直的盯着他,又看了看前方,说了句:那河边,原本是个竹林?

    瘸子老板呵呵的笑了:不错,哪里以前确实是个竹林,看来你还有印象,想那时你才一岁多,这河边可是好几户人家。当初我还见过你,河边那老于家以前更穷,后来才搬到城里去的。

    什么?

    这瘸子老板长得不高,一看就是个老实的生意人,居然对我说,小伙子,有人在等你,你跟着我来。

    说完他远远的看了看身后的街道,接着带着我就朝着砂石厂的方向走去,东一块,西一块,全是耕地和草丛。

    最终,到了一块荒废的耕地里,瘸子老板指了指前面。

    :等你的人就在那里,这么多年了,你这小伙子还真得回来了。

    说完喊了一声,

    :嘿,我把人给你带来了。

    一处废弃的荒地,只能借助远远的砂石厂的灯光看到这里,这地方哪里有什么人?一只手一直捏在兜里,死死的握着身上的刀。

    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到了什么,那是在耕地一旁的草丛中,真的坐着一个人,直到我们走近,这人还一动不动。我看清楚这人的这张脸的时候,我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身上布满铜锈,显得破破烂烂,草丛里的这东西我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是当初下了鬼船,在河边遇到的那个青铜人。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我曾经被掰断过的右手。

    夜色下,草丛中的这个青铜人,像是一直都是死的一般,只是双眼睛还像是在悠悠地看着我。

    我怎么都想不到,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一旁的瘸子老板叹了口气,当着我的面,把耳朵凑到了这个青铜人的面前,这玩意一身铜锈显得极其破烂。

    瘸子老板像是在听着什么,我就在一旁,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它让你跟着它走?

    跟着它走?

    :于小娃,我先回去了,这东西邪乎的紧,要不是看在以前的份上,我都还不想帮这个忙。带你来这东西面前,我已经帮了忙了。

    说完一瘸一拐的扭头便走,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这荒废的耕地中,看着这个一动不动的青铜人,我突然觉得有些害怕。

    我吞了吞口水,你,你听得到我说话?

    我又看了看周围,这,这地方。

    谁知突然,一阵冷意传来,我顷刻间便掏出罗盘,但已经晚了,低头就看到,这东西的一只生锈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抬了起来,下一刻便捏在了我手上。钻心的疼痛传来,接着我两眼一晕。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似乎是过了瞬间,又像是过了很久,我一屁股坐了起来,发现这青铜人已经到了很远的地方。

    我来不及想刚才是怎么回事,瞬间爬起来追了过去,冲进一个砂石厂中,刚才我亲眼看到这东西绕到了这里面来,到处都是成山的沙堆和鹅卵石,已经是彻底的到了河边,我在这地方转来转去。

    当我绕过一个沙堆的时候,我惊呆了,这是在这个砂石厂的尽头,沙子和鹅卵石都没了,远远的出现了一片竹林。

    不可能,因为那种熟悉的感觉,这两天我将这一带全都转过,这一带河岸就这么大,哪里有什么竹林?

    但这片竹林真的就出现在了这里。

    看到这片竹林,我居然有些不敢进去,不知从何时开始,远处农民们在沙堆忙碌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周围一片安静,我最终走了进去。

    黑漆漆的竹林尽头,有什么东西亮着光,那是一座普通的农家瓦房,临河修着。通过竹林,来到了这家屋子的门口,看到这间瓦房,我全身发抖,扭头一看,身后的竹林中站着一个东西,正是那个青铜人,黑漆漆的看不清样子,但已经伸出了手,指向了这间瓦房里。

    一番犹豫之后,我敲了门。
  • 首页
  • 上一页
  • 11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月骁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55天 / 跨度592天】
    • 开贴:2016-10-09 21:56
    • 更新:2018-05-25 06:07
    • 阅读:4131693 回复:18623 楼主:739
    • 字数:约681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