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死城】一个术士几十年的经历告诉你,那些生活中的恐怖禁忌!

  • 首页
  • 上一页
  • 5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月骁 时间:2017-01-19 21:59
    :小子,你有种。
    孙孝先眼睛一瞪,露出阴冷的神色,我惨白的脸瞪着他,终究他还是缓和了下来。
    :好,好。我不跟你一般计较。
    他站起来便往外走。到门口的时候说了句,
    :五根手指,加起来至少断成了十八截,你的这只手一辈子,都别想能拿得动筷子了。
    半截土里的青铜人都没在动过。它伸手掰我那一幕,只有我自己看到了这个过程,那一刻蹊跷的躲过了当时屋内其他人的眼睛。
    这事儿不知怎么传了出去,村民们纷纷称奇,说什么的都有,大大多数人都不信。
    第二天中午,我们要离开村子。离开时,那年轻的村民追了上来。
    此时孙孝先已经走出了村口,年轻的村民说,他虽然没见到这东西动过。但看到过它出现在那茅草屋周围不同的地方。
    :那就是一个活人,我觉得它是生活在那茅草屋里。它是跟着你鬼船来的,虽然是传说,但我信这个。
    :对,对不起,我不该想着卖这东西给你们。
    贫穷,但还算朴实,他局促的向我道歉。
    我咬着牙回了句,你以后注意点,有些事沾不得。
    自身难保,还去劝慰,谁知这小伙子当了真。
    :先生,您放心,我回去就把那土坑埋上。我知道它是活的,别人都不相信我也没事儿。至少这一次证明了我是对的,我没猜错。
    他的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神采,看了看我包着的手,兴奋的往回跑。嘴里还念着,是真的,是真的。
    看起来,这只是一个怀揣着幻觉或者是其他的年轻人,在这穷困偏僻的村子里,执意的做着一个村子里住着一只活着的青铜人的梦。人,往往就是这么怪。一个简直恐怖的秘密,能成为支撑这个人的所有。
    要坐火车,必定要先去洪城。
    从这个小县城到洪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下车之后,我以为要去买火车票。谁知孙孝先暂时就在这里分开。
    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求之不得。
    这一次出来,原本是为了找易先开,这人让我答应他两个条件,现在却突然要走?我第一反应便是事情绝对没有这么轻易。
    最后留下了一句话:小子,我要找你很容易,你自己考虑一下,那两件事儿你迟早得做。
    人来人往的车站门口,这人已经走了很久,我还呆站在原地。这句话就像是一道霹雳一般打在我脑海,茫茫社会,随时都能找到我。
    这个人,在我眼中,比鬼还恐怖。
    半个小时后,再次接到他电话时我吓了一跳,听到的内容却让我大跌眼镜。他周围很嘈杂,似乎已经在路上,在电话里问我,小子,你确定洛阳城门外有个茶铺?
    我想回答,但怎么也开不了口。那只是我瞎编的,他难道真的要去洛阳?
    完了。
    放下电话,我冷汗直冒。
    立刻找了一家旅馆,即便手上有伤,也将衣服全脱了,仔细的找自己身上有没有这人留在我身上的什么东西。将身上洗了三遍,恨不得刮下来一层皮。又把之前所有的衣服大包丢了,全都换上新的,我才微微的松了口气。
    把所有东西遗弃在旅馆里,换上崭新的衣服。在通昌城区的另外一头重新找了个地方。昏暗的房间里,我一呆便是两天。除了手上的剧痛,去了一趟死人船,旧的症状重新复发,
    彻夜的咳嗽,身体越发的虚弱。
    作者:月骁 时间:2017-01-19 22:00
    旅店老板来查房,看到我的样子,怕担责任差点把我赶了出去。
    一个人躺在冰冷的旅馆,看着窗外那这座陌生城市的夜景,整整几个小时一动不动。
    我想要的,只是简单的生活,我自己知道,从一年多以前开始,我的身体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问题。其实,我找易先开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出于担心,而是我想要找到那么一丝希望,我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我只是想要那么一丝希望。
    拿出手机,向一个号码发了条短信。
    :你在做什么?
    正是那个女前台,过了十多分钟,回了过来。
    :我还在酒店,有什么事么?
    我再次看了看手机中,她穿着制服的那张照片。
    :我,我只想问问,你最近在那酒店里,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人。
    女前台再次回了短信,
    :你这人好奇怪,没有啊。
    一狠心,我把电话打了过去,
    :要,要不我请你吃个饭?
    作者:月骁 时间:2017-01-20 20:22
    各位亲好,这两天帖子有点问题,正在恢复中,给亲们带来的不便,请谅解!
    作者:月骁 时间:2017-01-20 20:23
    听到这头猛烈的咳嗽声,她似乎有些害怕,想要挂电话。但奇怪的是,她居然同意了。
    我哆嗦着出了门。半个小时后到了一家西餐厅。这个女前台果然已经在里面等我,没有穿职业装,一身短裙,大腿显得格外惹眼。
    来的路上,我一直在盯着手机中的那张照片。已经离开的孙孝先,可能吐血也想不到为什么我对这个女孩格外的上心。那一晚,我们第一次进入那间五星级酒店的时候,孙孝先的注意力全在那只蛤蟆的叫声上,只有我在经过这个女前台身边的时候,听到了一阵异常的声音。
    照片只是她的一张生活照,看样子是在酒店休息室拍的。但角落里,却露了点什么出来。看到的时候我心里无比的吃惊,那是一根很细的尾巴。
    别人或许觉得没什么,但这东西在眼中,却格外的扎眼。
    见面全是客套话,我甚至有些紧张,毕竟没什么经验周围人或许觉得奇怪,这么漂亮一个女孩,怎么会和一个病秧子来吃饭?
    :你,钱不够?
    我想回你才钱不够,咬牙结了帐,谁知这女孩却叫住了我。像是有什么事儿她始终放不下,想开口,话到嘴边又成了,
    :要不?我们去河边走走?
    说是河,其实就是城市的排水道。十点过已经没什么人,我和她走在河边,这女孩终于跟我交了底。说她出来,其实想问我一件事。
    她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包,叽叽喳喳声音响起,打开后,里面是一只纯白色的小老鼠。
    :这是小七,我养了两年了。那晚你们在酒店,它叫的好厉害,我找了好久才找到它,回去后它就不吃东西,怎么说都不理我。平常的人搭讪,我都是不理的,但我有种感觉,它和你很亲近。
    话没说完,她奇怪的问我,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这一晚的气温并不低,我脸色卡白,走在河边全身一直在发抖。
    :我觉得你有些奇怪。
    坐在护栏边,她看着我,这女孩或许很少这样出来。我们眼前便是排水道对面的沿河夜景。
    :是,是你买的?
    她点点头。我没有看她,像是很冷一般看着对面。
    :有一次我去锦都,在宠物市场买的。
    我哦了一声,
    她看着我,微风吹起秀发,这一幕,或许任何都会扭头看呆,但我却根本没有看她,只是盯着对面夜晚的城市发呆。
    :洪城这沿河的夜色是最美的,你是干什么的?我觉得你好奇怪,你看对岸,你在想什么?
    :人生如油将尽,灯将枯,而后夜色无垠。
    作者:月骁 时间:2017-01-20 20:24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小的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楚。
    :这只老鼠,你别养了,把它放了吧。以后你养猫养狗,也别养这种老鼠。
    说完我跳下护栏,狠咳嗽了几声,在这女前台目瞪口呆中,耸着肩哆嗦着离开了这儿。吱吱的声音传来,那只小白鼠像是很惊慌。径直从她手上跳下来,再一看,已经到了我的脚边。
    她亲眼看到我,伸手摸了摸这只小白鼠,这东西像是极为享受的蹭着我的手边,那双小小的眼睛,突然变成了诡异的血红色。
    这一幕太过吓人,她啊的叫了一声。
    我继续往前走,下一刻,我听到了一句话,这一晚,我第一次的扭过了头。
    这个女人还站在河边,这句话之后,她给我的印象已经完全转变。
    只是这只老鼠一直蹭在我脚边,根本就不听她的招呼。
    :你曾经在一个人手下读过书,锦都大学环境和古建筑专业毕业。
    她到底是谁?
    我眯着眼睛看着她,这个靓丽的女前台告诉了一件让我无比吃惊的事。
    :两年前,我也从锦都大学毕业。也在哪里读书,比你大一届,我学了四年,什么都没学到,小七这只老鼠,是我读书的时候在那栋教学楼里遇到的。
    这个女前台,是张老头的学生?
    身体虚弱的我猛然惊醒,不对劲,她到底是什么来历?当初那专业就只有一栋楼,只大一届,为什么我从来没遇到过她?
    谁知她却看着那只蹲在我脚边的老鼠。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
    :你说错了,整个锦都,只有你,才是他的学生。
    这个女人,那表情哪里还是之前的模样?站在河边,她仔细的看着我。
    :于术,你的这幅脸色,我只在油尽灯枯的人身上看到过。身体坏透,体虚入阴,不管你信不信,你只有几天的命。
    这个女人,又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扭头便跑,到了一侧的路边,正好拦下一辆出租车,几乎是跳了上去,快速的离开了。
    她并没有追上来,这或许只是一个小插曲,但此时在我的内心,一切与老张头有关的东西,我都必须小心翼翼。出租车载着我一直开回了洪城的城郊,我才微微松了口气。
    重新换了一家旅馆,刚进门,手机里就多了一条短信。
    :身体坏透,体虚入阴,你最多只有几天的命。
    我一只手生痛,连做手术都没钱。大声骂了句,我草XX,想要离开,却脑袋一阵晕乎,直接在门口绊倒。
    作者:月骁 时间:2017-01-20 20:25
    半夜时分,一辆货车停到了小旅馆门口。一个叼着烟,穿着西装的人大大咧咧的指挥着一群工人,抬着尊什么东西径直上了三楼。
    看到这一幕,旅馆老板都吓傻了。
    :不吉利啊,快,拦住他们,快来人拦住。
    谁知这群人根本不管不顾,那居然是一口棺材,被抬到了三楼的房间门口。恶臭中,西装男子指挥着工人把我装了进去。
    最终,装着我的这口棺材被抬出旅馆,装上了大货车。西装身影指挥着最后一挥手,
    :整车运走。
    接着看了看站在门口已经目瞪口呆的老板一眼。
    :你他NIANG的现在可以报警了。
    蹬着上了车,大货车便轰然开走了。
    作者:月骁 时间:2017-01-20 20:25
    第二天,同样的短信出现在手机上,我脸色惨白,已经是起不来床,爬到床边透过缝往外看,那女人居然就站在对面的街道上,静静的看着我房间的方向。
    一连三天,她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对面的街道上,静静的朝着这个屋子内看一会儿。我想要离开,但已经没了力气,从回到洪城开始,我的身体就以恐怖的速度变差。
    很奇怪的人,这个女人从来没有来过旅馆门口,只是站在那儿看。
    我也算明白了,这个女前台,她是想看着我死?
    到了第六天,我连喊饭都没了力气,已经整整两天没吃饭,而这一天,这个女人没有再来。
    躺在旅馆里,我全身冰冷,就像是从一年多以前开始的病痛集体的爆发,最后一根稻草压垮,我盯着天花板,昏暗的房间中,眼前不断晃过曾经的一切。
    为什么会这样?
    就这样吧。
    :你个笨蛋,一年多了,你不是早就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么?
    昏暗的房间里,我一直这样静静的躺着。唯一陪在我身边的,只有那一只老鼠。弥留之际,我看东西都已经成了重影。身子越来越虚弱,我甚至已经看不到窗口照进来的光线,屋子里出现了很多吱吱声,是那只老鼠,消失了一段时间,接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带回来了整整一群的红眼睛老鼠。
    如果有人看到,肯定会吓一跳。我脸色像是一个死人一般躺在床上,身上爬满了几十只的耗子,就像一个躺在臭水沟里,快死了的人一般。屋子里到处都散发着臭味。
    人生就是如此恐怖。
    这一晚,昏暗的旅馆中,我紧闭着双眼躺着,整个人都已经臭了,身上爬着的全是老鼠。突然,一连几天没开过的旅馆大门被人推开了。
    清新空气涌入。
    一个人影走了进来,看了屋内一眼,接着猛的捂住了鼻子。
    :靠,这么臭?
    这人接着快速的转身,对着走廊里也不知是老板还是服务员的猛喊道:你们报个屁的警啊,快去取消了。
    :看什么看?没什么好看的,房钱我等会补给你。这儿有我就行,老板你该干嘛干嘛去。
    :屋子里都臭了,你这人怎么拦着我们不让进,出了事儿,我这旅馆以后还怎么开?里面到底怎么了?
    :老子把身份证押给你总行了吧,这一层楼的旅馆我都包了。这地方从今天开始,不要让人上来。
    也不知怎么谈的,门外传来脚步声,旅馆老板和几个服务员似乎急匆匆的下了楼,那老板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在楼梯拐角喊了一声。
    :那谁。哦,你叫易先开是吧。包我这旅馆可以,你得写个保证。
    :别废话,老子给你出双倍价钱,不会给你惹麻烦。
  • 首页
  • 上一页
  • 5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月骁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55天 / 跨度592天】
    • 开贴:2016-10-09 21:56
    • 更新:2018-05-25 06:07
    • 阅读:4131693 回复:18623 楼主:739
    • 字数:约681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