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去重庆天坑考古,意外发现一个人间蒸发的神秘部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阿卡_ 时间:2016-09-07 18:19
    在古代巴国历史上,有两个重大的不解之谜——
    战国末期,巴国在秦蜀联军的攻击下节节败退,退守中都酆城(丰都),巴王以及巴国的贵族长老们尽聚于此地。
    而当秦蜀联军进入酆城时,看到的却是一座空城,巴王和他的军队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与他们一同消失的,包括他们所掠夺的大量各国珍宝。
    而在鱼雍夔城(奉节),曾作为当年武王伐纣前锋的白虎之巴廪君部落,也在一夜之间神秘消失。





    巴国地突然消亡,在浩如烟海的史卷中并没有记载,千百年来,无数人都在为这谜底而在苦苦探寻,就连我也不例外……

    -------------------------------------------------------------------------------------
    作者:阿卡_ 时间:2016-09-07 18:21
    【引子】

    四千多年前,有那么一批人,他们跋山涉水,驱熊猎豹,东征西战,
    开疆拓土,以重庆为中心建立了一个强大的部落王国,威震一方。
    一千年后,他们参加了伟大的牧野之战,担任武王伐纣的前锋并创
    立奇功,“歌舞以凌殷人”。
    又过了大约七百年,这个王国突然分崩离析然后又诡异的消失。与
    他们一同消失的,还有一批神秘的宝藏。
    他们是谁?从哪里来最终又去了哪里?留下了许多无法破解的神秘
    档案。
    作者:阿卡_ 时间:2016-09-07 18:23
    【第一章】 魔穴虎踪

    其中领头的那只虎竟然站立起来,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我,突然变成了一个高大的酋长,脸却长得有点像父亲,我想走近了看清楚些,那酋长却突然消失了,紧接着,所有的老虎也消失了……

    ----------------------------------------------------------

    「羊皮图和笔记本」

    在我的家乡夔城,一直以来有一个很励志的传说,故事大概是发生在民国:有三个铁哥们,一个瞎子、一个聋子和一个瘸子,他们身残志不残,专爱干正常人都难以做到的事,比如酷爱探险、喜打抱不平等等,被称之为“夔城三宝”。
    后来,他们还救助了一个外地逃荒来的癫子,四个人同甘共苦,逍遥自在,不屑于世人的白眼,倒也活的快活。
    无奈癫子身患重病,不久将辞别人世,临死的时候,从破烂的夹袄中抽出一羊皮卷交给三宝,言之为藏宝图。而三宝竟然信了癫子的话,然后不顾世人的嘲讽,克服身体残疾所带来的巨大困难,当真在夔门险峻的山崖裂缝中发现了一批宝藏,变卖之后得到一大笔钱,然后用这些钱买田置宅,成为夔城大户,他们居住的那条街也因此被称为“发家街”。
    而我的故事,也要从一幅羊皮图讲起——
    那天,我正在医院探望自己的忘年交,山城博物馆的董老师。
    董老师与父亲是夔城中学的同学,也是一对铁哥们,恢复高考那一年,父亲去参了军,而董老师考上了大学。再后来,父亲以团职身份转业成为一名政法干部,而董老师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山城博物馆工作,现在是享受国务院津贴的文物鉴定家和巴国史专家。
    父亲喜欢打猎,他有一只威力巨大的双管猎枪,并常带上它和几个战友约去深山老林狩猎,同时,为了使自己的儿子不至于变成书呆子,他偶尔也会带上我,有意识地要在我身体内注入一些野性,结果到了青春期,这种野性更多地表现出强烈的叛逆性。
    本世纪初,我考上了山城一所大学,后来又继续读研究生,毕业后又留校任教,专业方向是民间文学,可是却对文物和历史地理着谜,因为父亲这层关系,便常常到董老师家打牙祭,顺便讨教点学问,久而久之,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两年前,董老师被查出肺癌晚期,家人要他住院,他偏不肯,坚持要把手头的巴国史稿完成,但病魔带来的剧痛让他不得不停止手头的工作,来到医院治疗。
    60岁的老人,又是开刀又是化疗,怎么经得住这般折腾,入院几个月以来,眼看着一天不如一天了。
    作者:阿卡_ 时间:2016-09-07 18:24
    坐了一会儿,董老师用颤巍巍的双手,递过来一个档案袋,并吩咐我当面打开,里面是一幅羊皮地图和一个厚厚的笔记本。
    “这本笔记,是我对巴国历史研究的一点心得,同时呢,也记录了我心中的很多疑问,而这幅地图,是在宣汉罗家坝遗址中发现的,我照原样做了一件复制品,它可能承载了巴国史上的一个大秘密,而我在有生之年是不能解答这些疑问了,所以把它们交给你,希望你抽空去钻研一下。”说完这句话,董老师连咳了几声。
    我忙把床摇起来点,倒杯水给他,惶恐不安的说道:“您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我怎么担待得起,真怕有负您的重托。”
    董老师示意我坐在旁边,笑着说道:“我是觉得你有灵气,又是老同学的儿子,才对你提出了这个请托,你若没有兴趣,尽可以不把它当回事儿的。”
    “哪里,我很有兴趣,要不然也不会经常来叨扰您了。”
    “我知道你对古董的兴趣远大于巴国史,不过这也不矛盾,古董学好了,也有助于巴国史的研究,因为巴国史现在最缺乏的就是实物考证。”
    歇口气,董老师继续说道:“近几十年来,四川地区不断有重大考古发现,继广汉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横空出世以来,又有不少古蜀文物相继出土,古蜀国的神秘面纱正一层层被揭开。而山城地区虽然拜三峡工程清库所赐,进行了大范围抢救性发掘,然而除了几处早期猿人遗址和秦汉以后的小墓葬外,再无所获,早期巴国时期的内容更是完全没有,让我这搞巴国史研究的情何以堪啊。”
    作者:阿卡_ 时间:2016-09-07 18:25
    我安慰他道:“巴国的祖先没有为我们留下什么东西,跟老师有什么关系,您老还是安心养病吧。”
    董老师摇摇头:“山城范围内虽然没有重大的巴国时期考古发现,但不等于巴国的祖先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东西,联想到巴人的祖先起源于穴居的传说,我怀疑这个遗址很可能藏在很深的地下或洞穴中,而老家夔城一带有很多山洞,又是白虎之巴神秘消失的地方,你今后可多留点心。”
    我嗫嚅道:“董老师,您该不会相信三个残疾探宝的那个传说是真的吧?”
    董老师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闭目沉思,半响,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忽然想起上山下乡那些年月,当时,我跟你老爸被分配到江南的吐祥乡,而他对那个传说是坚信不疑的,一有空,就拉我去钻周围的山洞,说是里面可能藏有巴人遗迹或宝藏,像是着了魔一样。说起来,我读考古专业,还是受了他的影响呢。”
    我强装笑脸,握住他骨瘦如材的手说道:“等您出院以后,我代替老爸和你一起在去探探那些洞子。”
    董老师望着我,忽然笑了:“说到探洞,前几天,理工大学的万向北教授邀我一起去天坑地缝一带考察,他加入了一个中法联合探险队,主要任务也是探洞,我没有告诉他自己躺在医院里,而是推荐了你去参加这次考察,明天就是报到的日期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去?”
    “去,一定去。”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作者:阿卡_ 时间:2016-09-07 18:27
    在来医院之前,我还接到了发小“冬瓜”打来的电话,说他在兴隆镇新开了一家“冬瓜饭庄”,而兴隆镇,正好是天坑地缝所在地。
    说到“冬瓜饭庄”,就不得不说说发小“冬瓜”这个诨名的由来。
    冬瓜姓冯名东国,因为从小肥胖,名字又与冬瓜谐音,所以就被人叫成“冬瓜”了,冬瓜因为贪吃而热爱烹调,因为热爱烹调而开了饭馆,饭馆就取名为“冬瓜饭庄。”
    冬瓜出了名的财迷,不过对我倒一直比较大方,我们俩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同学,随时搅和在一起,很奇怪的搭配,我高大瘦削,他矮小肥胖,我成绩优异,他品学皆劣,但硬是成了雷打不散的好朋友。
    记得还是读小学的时候,我想学画画,冬瓜便自告奋勇承担了解决绘画材料的任务,我们把目标锁定在他家附近的剧团材料库房,一个放风一个打洞,好在库房的一面墙是用石棉板隔起来的,所以打洞并没有花多少时间。
    作者:阿卡_ 时间:2016-09-07 18:27
    一会儿,冬瓜得意洋洋地拖出一个纸箱来,打开一看,全是红颜料。我说要不了这么多红色,拿回去换点其他颜色。
    于是冬瓜又从洞口钻了进去,不一会儿又灰头土脸地钻出来,这次手中拖的不是一个箱子而是两个,一个箱子里是各色颜料,一个箱子里是各种画笔画具。
    后来我成为学校美术兴趣小组的骨干,全是这几箱材料的功劳。
    大半年没见,冬瓜似乎又胖了不少,身子滚圆滚圆的,身高虽然远不及我,体重却大了许多,更像个名副其实的“冬瓜”了。
    新店开业,冬瓜西装革履,倒有些老总的派头,但一举手投足就漏了馅儿,仍然是油头滑脑,上不了台面的“冬瓜”。
    一见面,我便递给他一个大红包:“恭喜新店开业,一点小意思。”
    冬瓜嘴里说两兄弟客气啥子,手却伸过来接了:“狗日的,你每次回来都一个人,你妈老汉儿(父母)不着急,老子还着急呢,何不就在夔城勾兑一个带回去?”
    “狗日的”是冬瓜的口头禅,对爹妈说话也是这个腔调。
    我捶捶他肩:“这事用不着你着急,我目前还没这个心思。”
    冬瓜给我肚子就是一拳:“我看你娃有病。”
    作者:阿卡_ 时间:2016-09-08 18:10
    「魔鬼洞」

    在万教授的推介下,我以编外队员的身份进入了探险队。
    探险队大本营驻扎在冬瓜饭庄斜对面的“天地客栈”,老板姓蒋,下巴上留一撮山羊胡子,很像旧时代的师爷。
    晚饭就安排在“冬瓜饭庄”,吃冬瓜为我们准备的野味和特色菜。
    探险队一共七人,除万教授和他的研究生助手外,还有五个法国人,一个叫伊文思,是他们的队长,一个叫沙克,秃顶长髯,总让我联想到加勒比海盗,另外两个是兄弟俩,没有记住名字,我称之为“法老大”和“法老二”。
    还有一个法国美女,非常漂亮,而且有点东西方混血的感觉,长得像年轻时候的苏菲玛索,她的名字叫艾曼纽。
    更令人惊奇的是,艾曼纽会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吃了太多的东西,没法马上睡觉,便将董老师的笔记本拿出来翻阅,只见笔记本上打了很多的红色问号,凡是他的想法观点还没有找到依据和实证的地方,后面都会打上一个红色的问号。
    笔记的前面部分是关于巴人的起源,关于这个问题,学术界有多种说法,有主张清江廪君起源说,也有主张黔水嘉陵江起源说,有主张氐羌迁移来源说,还有主张汉水迁移来源说等几种看法,莫衷一是。
    董老师比较倾向清江廪君起源说,但他认为这只是早期巴人最重要的一支,与此同时,来自西北的氐羌也可能共同成为了早期巴国的组成部分。就跟我们华夏民族的起源一样,具有多源性。
    关于巴国的都城,也有不同的说法,比较得到公认的是“江州说”(即现在的山城)。但也有人提出巴人还曾经分别在夷陵、夔城、酆城、涪陵、阆中等地建立过都城。
    关于这个问题,董老师是这样理解的:早期巴人并非起源于廪君之巴一支,而是至少有三支以上强大部落,在相互征伐中又相互融合,最后形成了一个强大而又相互独立的组合型巴国,或则称之为部落联盟。而每支巴人各有自己活动的中心区域,这便是史料上巴人有多处都城的由来。
    还有就是关于巴人的图腾崇拜问题,学术界也有不同看法,有的认为巴人的图腾是老虎,有人认为巴人的图腾应为大蛇。
    到底巴人是崇拜老虎还是崇拜大蛇?抑或两者都崇拜?或者还有没有其它的图腾?后面又打了一个大大的红色问号。
    明天就要开始探险之旅了,但愿能够在考察中找到一些答案,可以给董老师一点交代,心里充满期待。
    作者:阿卡_ 时间:2016-09-08 18:12
    第二天清晨,我们乘坐一辆中巴车从兴隆镇出发,前往目的地。
    我跟万教授坐在一起,他身材瘦小,但精力却特别充沛,英语和法语都比较流利,普通话反而说得不咋地。
    万教授一边给法国人介绍这一带的山势地貌,一边主动跟我交流:“听说皮老师的专业是民间文学,怎么会对历史和探洞感兴趣的?”
    我解释道:“读大学填报自愿的时候,本想读历史系,但因为填报了服从调配,就被弄到中文系了,至于说探洞,纯属好奇。”
    万教授说道:“其实学什么专业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一件事情感兴趣并持之以恒,我原来也是学生物的,因为对地质感兴趣就转行搞溶岩洞穴研究了。”
    受到万教授鼓励,便继续说道:“我也想转行搞历史地理研究,尤其对巴国历史比较感兴趣,但又害怕半路出家做不出成绩。”
    “董老师是巴国史方面的专家,你跟着他,一定会出成绩的。”
    “我才刚刚入门呢,还请万教授多指导。”一想起病床上的董老师,不免神情黯然。
    “我这个钻洞的,对历史可是门外汉呢。”万教授笑了,并没有注意我的神情。
    在和万教授谈话的过程中,艾曼纽时不时会盯我一眼,但我却不敢跟她对视,仿佛她那蓝色透明的眼睛是马里亚纳海沟,很容易就会把我吸入深渊。
    伊文思和另外两个法国人则在研究地图,而沙克仰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斜拉着眼睛若有所思。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颠簸,金杯车停在了一个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荒山腰,早已有两个当地乡民等候在那里,是我们今天探洞的向导。
    穿过一片灌木丛,身上划伤了几条扑棱后,队伍在一个小小的洞口停下来。
    洞口不大,约有一米多高、三米多宽,似张开的鱼嘴,里面黑咕隆咚的,喷出阵阵寒气。
    一个乡民介绍道:“这个洞叫“魔鬼洞”,据说和山下一个洞子是连通的,里面经常会传出鬼哭狼嚎的声音,月圆之夜最是厉害,谁都不敢进去,没想到你们一来就要探这个洞,要不要考虑换个洞。”
    万教授不经意地笑道:“你把我们带到这里,就算完成任务,其它的事就不用操心了。”
    乡民摇着头说道:“老人家,我可不是跟您开玩笑,以前曾有一个叫张大胆的,跟别人打赌进去探洞,约定只要能从下面的洞子出来,就牵一头牛给他,可是张大胆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后来也没人敢进这个洞了,你们还是小心些为好。”
    万教授答道:“放心,我们心中有数。”
    接下来,让我意外的一幕出现了:法国人开始当着我们的面脱衣服,男人脱得只剩条内裤,女人也脱得只剩下三点式。
    艾曼纽也脱掉了外衣,在洞口边一块大石上躺下来抽烟,晨光从树缝间射过来,将她的身体勾画出一个凹凸有致的轮廓,十分灼目。
    接着,法国人从各自的背包中拿出一堆衣服来,一层一层往身上套,贴身一层是紧身衣,中间一层是防寒服,然后再裹上一层薄膜状的衣料,最外层是一件尼龙防水服,肩、腰、腿上都绑着许多带钩和挂扣,像一个个消防队员。
    头盔上有两盏灯,一盏是明火的电气灯,一盏是电瓶灯。
    法国人还带了很多设备,比如GPS定位仪,水下摄像机,探测仪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专业设备。
    我没有专业探险设备,只是头上戴个工程安全帽当头盔,腰间挂个矿灯做照明用具,从装备上来看,是名符其实的编外队员。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阿卡_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8天 / 跨度167天】
    • 开贴:2016-09-07 18:19
    • 更新:2017-02-21 18:23
    • 阅读:105151 回复:1266 楼主:613
    • 字数:约458千字
    • 图片: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