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去重庆天坑考古,意外发现一个人间蒸发的神秘部落

  • 首页
  • 上一页
  • 85
  • 页码:
  • 作者:阿卡_ 时间:2017-03-06 18:14
    「 无瑕 」

    琥珀挖掘队重新开工,大祭司又为我增加了两位挖掘队员,一个加入挖掘队伍,这样直接参与挖掘的共有六人,刚好组成两组,使用三台钻机轮流挖掘,效率更高;另一个负责称量登记,计算产量。
    大祭司还开恩,允许我再挑选一名队员辅助自己工作,我仍然选择了更甦,尽管知道二公子与更甦有矛盾,但龙格已随罕宝离开,我得有个自己的心腹在身边才妥。大祭司也慨然允诺,说随队有个药师是好事。
    二公子并没有对更甦的出现表现出明显的敌意,反而客客气气,这让我感到欣慰,心想,也许是他对钱财的贪欲远远超过了对女人的兴趣。在巨大利益的诱惑面前,二公子终于决定放弃玛苏雅了。
    在玉田的边沿地带,还发现了一种类似树根的化石,表层晶莹剔透的,像玉化了的树一样,恐怕价值也不容低估,想不到这秘穴之巴境内的宝贝还真不少!
    我在玉田安置了套小桌椅,每天空闲的时候,就开始冥思苦想,设计琥珀饰品的加工式样。本来琥珀加工的样式,最简单莫过于各种大小的珠串,可是我去看过饰品作坊了,里面只有水凳而没有机械化的磨床,加工圆珠状的器物比较麻烦,而工匠们的长项是精细的雕刻和各种金属工艺,因此,我尽量选择能够体现雕工和金属与琥珀镶嵌的设计。
    这样一来,我以前看过的那些古代器物图片就管上了用场,尤其是各个时期玉器和三代青铜礼器的纹饰被我运用得淋漓尽致,我这批琥珀加工出来,可谓别具一格,很渴望能得到市场的认同。
    而回到宾室,我也可以继续设计工作,因这次回巴国,我请大探事将车上后备箱的所有东西都带进来了,包括一个电瓶和一盏台灯。这样一来,我是既身处于古代社会,又可以享有一定程度的现代物资文明的巴国官员了。
    作者:阿卡_ 时间:2017-03-06 18:15
    闲暇的时候,我还会去各洞视察,看看他们的化粪池挖得怎样了,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出去之后买本沼气运用方面的书,争取能够让他们用上沼气来烧火煮饭。
    在这里,如果没有复杂的权力斗争,生活其实蛮有趣的。
    完成了几幅设计图稿后,开始打坐运气。自从上次蛊毒复发以来,我增多了静坐修炼的时间,每天必须保持三个小时以上,再加上药王特别配制的汤药辅助,症状似乎有减轻的迹象。
    一晚,正在打坐,忽然听见敲门声。
    看看手表,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半,尽管洞穴内没有白昼黑夜的分别,但人们还是沿用了外界的作息时间,一般晚上十点左右就睡觉了。
    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来呢?
    打开门,一个苗条的身影闪进来,以为是禾香,但定睛一看却是无瑕,只在腰间裹了一块布条,头发上还在淌水,一定是刚从圣海里出来。
    无瑕的眼睛比禾香还大,略微前突,眼珠是浅绿色的,透射出一种淡淡的忧伤,那忧郁的眼神和晶莹剔透的身体搭配起来,形成一种致命的诱惑,我想荷马史诗中所描述的美丽海妖也不过如此吧。
    “您…好吗?”无瑕努力从口中吐出几个字,让我吃惊!
    “那天…我…看见…您…倒下。”这次多说了几个字,显得更加吃力。
    我忙扶她在沙发上坐下,无瑕却斜躺下来,用她那忧郁的充满诱惑的眼神望着我,接着吐出一句让我更为吃惊的话:“今天,大人…要我…侍寝…吗?”
    作者:阿卡_ 时间:2017-03-06 18:18
    作者:阿卡_ 时间:2017-03-06 18:24
    无瑕终于露出笑意,上扬的眼角冲淡了忧伤,侧卧于我身旁,闪耀着光斑的身体带着余温熨帖而光滑,分泌出一种奇异的芬芳。
    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为什么跟无瑕做爱之后,那蛊毒引发的瘙痒会突然停歇,身体内的其它不适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道鱼女身体内有消解蛊毒的因子?
    如果真有这种功效,那么就用不作找什么通阴之人和牺牲另一个女人的身体了。
    望着眼前的无瑕,一个念头涌上心头——向大祭司提出恳请,要求无瑕作为自己的专职侍寝,这样既可医治蛊毒,又可避免无瑕被无数的男人欺凌。
    主意一定,第二天即叩见大祭司,讲明来意。
    大祭司望着我,露出诡异的笑容,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你这可是给我出难题了,自古以来,鱼女都是巴国贵族们的共有财产,从来没有听说供一个人专享的。”
    听见大祭司的说辞,我也早想好了应对的话:“如果大祭司觉得为难,那敝使就不要鱼宝儿了,恳请大祭司准几天假,小人到外界去把未婚妻接来巴国成亲如何?”
    作者:阿卡_ 时间:2017-03-06 18:24
    果然,大祭司听完,脸上立即露出严峻的神色:“现在正值封禁期间,而外御事又身兼挖宝治污等多项重任,此时出国,非合适时机,不如这样吧,为避免他人闲言,可每天派一鱼女轮流为御事侍寝,岂不美哉!”
    大祭司如此作答,倒教我一时不知道怎样应答,忽然看见桌子上加工的琥珀蜜蜡样本,心中顿时有了主意,躬身说道:“敝使和那鱼宝儿在一起,脑中便产生很多设计灵感,与别的鱼女就没有这种感觉了。”
    大祭司再次用奇怪的眼神看我,表现出一丝疑惑:“真有这样的事?那我就只有冒举国之大不讳,给御事开个先例了!”
    我心知这对大祭司只是举手之劳的事,却被他故意说得庄重,好像卖了我多大个人情,但现在有求于他,只得装模作样地躬身行礼道:“大祭司的恩德没齿难忘,敝使会尽心为巴国服务的,也会在长老会上鼎力推荐二公子,请大人放心!”
    话音刚落,就看见大祭司脸上露出真心的笑容。
    而此时的我,却为自己的所做所为感到恶心!
    不知不觉间,渐渐背离了原来的自己——
  • 首页
  • 上一页
  • 85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阿卡_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9天 / 跨度180天】
    • 开贴:2016-09-07 18:19
    • 更新:2017-03-06 18:24
    • 阅读:109058 回复:1293 楼主:618
    • 字数:约460千字
    • 图片: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