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去重庆天坑考古,意外发现一个人间蒸发的神秘部落

  • 首页
  • 上一页
  • 10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阿卡_ 时间:2017-01-11 18:12
    我立即答道:“以巴国目前的现状,要回到封闭锁国的状态已不明智,人们既然已经从引进中得到好处,自然不会放弃所有的,反而会希望拥有更多,但外界物资的引入,又必然会引起人们对外界的好奇心,产生一些混乱的想法,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关键是怎样来疏导他们,使之纳入一个有序的轨道。”
    “有序的轨道?”巴王沉思:“何为有序的轨道?神使能够设计这条有序的轨道么?”
    巴王这一问,可把我难住了,要知道,这可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我这一介书生怎么会设计得出,只得硬着头皮道:“一个国家的安定,并不全在于经济和物资条件的改善,乃在于国之人民有所敬畏,有所信仰,同时富者不贪不恶,贫者不卑不贱,那么人民的生活就井然有序,国家的治理就容易多了。”
    巴王听完,连连点头,沉思半响,问道:“可是如何予以人民敬畏,又如何予以他们信仰呢?”
    我继续肆意发挥:“所谓敬畏,是要人们知道,任何东西的获取,都应是取之有道有所节制的,而不能没有道德,没有底线,超越了这个底线,必将会遭受神灵严厉的惩罚和国法的制裁;所谓信仰,乃是要人们对大王怀有绝对的信任,相信他对待自己的子民公平正义,并为他们的福祉不遗余力。”
    巴王听完,良久不语,过了好久,才喃喃自语道:“难道这就是廪君的启示?”
    我点头道:“对,这就是廪君在梦中对我说的话。”
    作者:阿卡_ 时间:2017-01-11 18:12
    我马上应道:“可能是想家了,怕大祭司不放他出去,所以就干出这件傻事,但罕宝是个守口如瓶的人,断不会将巴国的秘密与外人讲。”
    巴王听言,眉头稍微舒展点,开口问道:“说到罕宝想家,你可将夔城之巴的情况与我讲讲,与我们有何异同?”
    见巴王并没有继续追究,我的心放宽了些,把夔城巴国的地理环境,人文风情,以及我在巴国所经历的一些遭遇,简单地给巴王陈述了一遍。
    巴王听完,忽然问我:“以神使兄看来,巴国究竟是完全封闭,不与外界接触;还是像现在一样,与外界略做沟通,引进少量物资设备,哪种更对巴国有利?”
    没想到巴王问出这句话来,一时没有准备,便勉强答道:“依敝使看来,巴国已经与外面有了接触,并且也从这些接触中获得了好处,如果再回到完全封闭的状态,显然对巴国不利,但究竟接触和沟通到何种程度,却是一个很难把握的问题。”
    巴王点点头,说道:“现在巴国有三股势力,一股势力主张维持现状,保持与外界有限的接触;一股势力主张扩大接触和引进,使巴国的生活设施与外界接近;还有一股势力主张减少对外界的接触和引进,以防止外界思想对巴国人民的侵蚀,维护巴国稳定。以你看来,何种主张更符合巴国实际?”
    作者:阿卡_ 时间:2017-01-12 17:58
    「 逍遥游 」

    离开巴王宫,回到宾室,马上着手实施“潜逃”计划。
    首先,我简单地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妈妈的,一封是给覃婉丽的,以备不时之需。另外,仍然把微型电棍带上,手机带上,笔记本和地图带上,出门的时候,告诉纳日呙和覃达,我去办点事情,很快就回来。
    来到约定的地点,药王和更甦早已等候在那里,药王将一个特制的军持递到我手里,交代了使用方法,然后叮嘱我要小心从事,如果我一个人解决不了,就还是按他拟定的方法办。我点点头,然后跟更甦一起上路。
    路上,更甦问我为什么没谈起他跟玛苏雅的婚事,是不是遇到麻烦了?我告诉他可能比原来预想的复杂点,但我已禀告过巴王了,巴王答应亲自为他赐婚。
    更甦将信将疑,说按他对我的了解,如果这事成了,一定会明确告诉他的。不过如果真的遇到麻烦,他也有心理准备,万不得已的话,他想学罕宝的办法,将玛苏雅带出巴国。
    我说这千万使不得,罕宝的不辞而别,已经闯下大祸,你再一走了之的话,药王与禾香怎么办?左御事一家怎么办?
    更甦说道,父亲是药王,虽然不是贵族,但巴国离不开他,因而不会对他治死罪,至于说禾香,最好神使也把她带出去,只是玛苏雅一走,左御事一家就麻烦了。
    更甦一席话,听得我心惊肉跳,连连摇头,劝他千万不能这么想,如果他这么做了,不仅两个家庭遭殃,整个巴国人民也要跟着受连累,我这次冒险,如果不是关系到罕宝等五人的性命,这个节骨眼上,我是怎么也不会出去的。
    作者:阿卡_ 时间:2017-01-12 18:03
    说话间,到了一个岔路口,更甦停下来,指着右边一条道,说前面再没有岔路了,顺着这条道一直上行,再走半个时辰,就到了绝谷出口。
    我和更甦告别,再次叮嘱他不要干傻事,我出去最多三天就回来,他和玛苏雅的事,我回来后一定抓紧办,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让巴王颁布赐婚诏书。
    我加快脚步,争分夺秒,感觉罕宝他们的生命似乎危在旦夕。
    不多一会儿,看见一个大厅,大厅里有六个腰挎短剑手持长矛的侍卫,其中两个居然是尕左木和蔓乃,二人见我进来,立即躬身行礼:“御事大人怎么来了?”
    其他四人见尕左木和蔓乃称我为御事大人,也忙跟着行礼。
    见有他俩在,我暗自高兴,因他们知道我的身份后,就少了几分戒心。便告诉他们,我受大祭司之托,前来巡视巴国几个进出口的警戒防卫,最近巴国发生了一个大事件,有人可能会偷越出境,各出口务必严加防范。
    尕左木答道:“御事大人放心,我们六人一组,三个时辰一轮换,保证以最好的状态值守自己的岗位。”
    我便问道:“你们这班现在值守多少时间了?”
    蔓乃答道:“刚刚轮换不久,还不到一个时辰吧。”
    我便坐下来,假意与他们聊天,除问问他们年龄,婚配已否外,还给他们讲点外面的事情,侍卫们哪曾去过外界,我稍稍一描述,他们就来了兴趣,于是就绘声绘色地继续给他们讲下去,直到一个个听傻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虽然心里万分着急,但也得沉住气,在这里呆的时间越久,亲近感越强,侍卫们对我的戒心就会越小,成功的把握也就越大。
    作者:阿卡_ 时间:2017-01-12 18:06
    讲了一阵,假装口渴了,向他们借了一个水杯,把军持拿出来,倒了一大杯,一仰头,咕噜噜喝掉,很舒服的样子,然后把盖子盖上,接着聊,聊一会儿,再打开盖子倒上一杯,又喝了,侍卫们看我喝得很享受得样子,不由得舔起自己嘴唇来。
    我见时机已到,将军持盖子上的按钮按下去,把军持倒置放在腿上,等一会儿,再倒上一杯,刚递到嘴边,忽然停住,对尕左木和蔓乃道:“这是我从外界带回来的一种饮料,叫“红牛”,喝了特别的提神,你们二位要不要尝尝?”
    尕左木和蔓乃舔舔舌头,施礼道:“御事大人的东西,小人们不敢分享。”
    我站起身来,拍拍二人的肩,说:“这东西也不是什么宝贝,外界多的是,喝了值守六个时辰也不会困。”
    尕左木躬身行礼道:“得御事大人抬举,小人就不客气了。”说完,将我手中一杯喝了,接下来,蔓乃也喝了一杯,直夸好喝。
    又闲聊一会儿,我又把军持中饮料倒上一杯,问他们道:“要不大家都尝尝?”。
    那四人见尕左木和蔓乃喝下去一段时间也没事,便纷纷接过杯子,轮流喝,直到把军持中的饮料全部喝光,纷纷叫好。
    其实他们喝的哪是什么红牛,而是药王特意为他们配制的加有甘草的“逍遥游”,那么我为什么也敢喝呢?原来那“逍遥游”药粉就藏在军持盖子里,我之前喝的两杯,还是没有加药粉的纯净饮料,等他们喝时,按动盖子中间的机关,那药粉就洒进去了。
    十来分钟之后,先是看见尕左木和蔓乃眼光迷乱起来,再过几分钟,另外四人也开始神思恍惚,一个个形同吸了迷幻药,说话已不得要领。
  • 首页
  • 上一页
  • 10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阿卡_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9天 / 跨度129天】
    • 开贴:2016-09-07 18:19
    • 更新:2017-01-14 21:55
    • 阅读:86763 回复:1195 楼主:577
    • 字数:约433千字
    • 图片: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