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八十多年前,贵州苟坝,那一盏改变中国命运的马灯(转载)

  • 首页
  • 上一页
  • 324
  • 页码:
  • 作者:yletpkki 时间:2018-04-26 09:08
    【2】
    《剑桥晚清史——蒙古篇》书上对这段历史是这么说的在十九世纪,王朝已经完全控制了蒙古人,清朝政府不再害怕他们。甚至人口实际上也在衰减,主要原因之一是僧侣制度和性病。藏医用汞来治疗蒙古人中间的性病,但是这种疾病仍然蔓延并继续造成损失。肺结核也很猖獗。在整个十八和十九世纪,许愿当喇嘛的蒙古优秀青年越来越多。但是他们并非全都脱离畜牧劳动而住进寺庙。约有三分之二的喇嘛留在旗内;一个喇嘛兼作世俗贵族的农牧奴倒没有什么不合适的。然而,进入寺院的年轻人确实越来越多,结果越来越多的蒙古牧场和牧产被用来支付寺庙繁文缛礼的开支,而不是用于供养人民。
    虽然人口不断减少,寺院却不断增加。到二十世纪初,内蒙寺庙之数或已逾千,外蒙的寺庙也有约七百五十处,而且两地还有大量的小庙。估计内蒙竟有百分之三十至六十五的男子出家(至少每家一个儿子),外蒙在1918年出家者占男人的百分之四十五左右。同西藏相比,十九世纪末期的西藏估计也只有三分之一的成年男子当喇嘛。这些估计同1800年的蒙古形势有何联系,还不得而知,不过很可能的是,僧侣的人数和寺院的数量在十九世纪都增加了。
    (剑桥晚清史的记录说大量蒙古男性出家做喇嘛,蒙古人口减少,性病问题,与冯玉祥自传里的说法差不多)
    ===================================================
    60年代去蒙古下乡插队的知青的回忆录,文章里有这么一段描写:
    我们到达白音宝力格时,他们那里的知青好高兴。招待我们吃喝不说,还住了一个晚上。只是刚到达那里时,我的腿疼得打不过弯来,连马都下不来,是被别人从马上抱下来的。第二天离开,不知怎么,没顺车道走,结果找不到路了。在草原上,不管往哪走,一出门就是几十里。好在呼和浩特艺术专科学校的学生,也跑到我们这里插队,他们都是蒙族,都会说蒙语,只好让他们和老乡打听。路上我们看到一个蒙古包,出来一个妇女,脸部完全变了型,好像是被烧的,要不就是梅毒?这里的梅毒很严重。解放后曾经是政府消灭梅毒的重点地区。梅毒即可通过性生活传染,也会通过生育遗传。我读过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觉得这里的生活方式虽然保留了一夫一妻制,但是仍然保持着原始群婚的某些特点,因此家庭是开放型的。丈夫妻子互相容忍对方的婚外性行为,尤其是婚前性行为。婴儿往往一出生就患‘二期梅毒’,更不要说年轻人的性觉醒带来的无克制行为。这个脸部严重变形的妇女想用当地待客的方式招待我们吃喝,可大家都紧张,谁也不敢用她的碗,结果我们出来了,极不好意思,但也害怕。她的脸要是烧得还好说;要是疾病造成的,可怎么办呢?她大概早瞧出来了,可是仍然热情地为我们指点道路。现在想起来,我们那时太年轻了,心里装的未知数太多了,一遇到事情,就不知道怎么处理。谁让我们是“知识”青年呢?
    ===================================================
    卫生部关于我国皮肤病性病防治的历史与现状,里面是这么描写内蒙古的解放前,内蒙牧区是以蒙医药防病治病为主,城市医院很少,无皮肤科设置及专业医生。解放初期,牧区性病严重流行,人民政府采取重要防治措施,于1950年成立性病防治所,人员50人。1956年各盟成立性病防治站,人员增至530人。但专业医师很少,靠短期培训的初级医技人员来担负性病防治工作。1960年各盟站并入防疫站,在性防所基础上成立内蒙皮肤性病研究所,设临床、检验等科,有12人,负责全区皮肤性病防研指导工作。自1950~1965年的15年中全区累计检查性病患者130万人次,治疗病人18.7万人次,性病患病率由最初的59%至1965年已降到0.5~2.4%。1977年性病复查时未再发现新患及先天梅毒儿,基本完成了内蒙古消灭性病的历史任务。1978年该所人员合并于内蒙医院皮肤科。多文瑞、刘景祺、邓奎、云沛林、刘义华、赵洪斌、包德必里格、乌如希业勒图、白仁昌等为内蒙消灭性病做出了贡献。他们的“内蒙草原消灭了性病(1950~1977)科研总结”获1977年内蒙古自治区优秀科技奖。1978年获中央卫生部科技奖,包德必里格等调查内蒙地区(1952~1988)麻风病累计各型71例,多系山东等省人,经治疗多数痊愈,至今未再发现新患。
    =============================================
    作者:yletpkki 时间:2018-04-26 09:09
    作者:yletpkki 时间:2018-04-26 09:09
    【4】

    宝音达赉的爱人宝音在深夜里,赶着马车,跑七、八十里路,为难产妇接产。这批医疗人员在风雨中,在黑夜里,赶着牛车,从一个索木走到另一个索木,帮助广大的牧民打退了蒙古梅毒的侵袭,走向幸福。
    宝音达赉刚刚从索伦旗回来,而新巴尔虎左翼旗的喇嘛医生桑波和妇女博姑朗珈又来迎接他们了。现在,他们每到一地,牧民们总是搭好蒙古包迎候他们,许多妇女自动帮助他们工作。我访问过许多喇嘛庙和蒙古包,看见喇嘛们和牧民们都自动订了防止梅毒公约。这些事情在解放前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料想到的,在今天毕竟出现了。
    我和宝音达赉一起越过海拉尔河,去访问辛波洛索木。在路上,我们碰到一列列的牛车。坐在车上的妇女看见宝音达赉,都像见了亲人一样。她们举起手中的婴儿,向他招呼:“宝音站长!看看我们的孩子吧!”我在乌尔逊河和达赉湖沿岸访问牧民时,从一个索木走到另一个索木,从一个巴嘎(相当于行政村)走到另一个巴嘎,不管碰见了老年人或者是妇女,她们都是如数家珍似地告诉我:“谁家的妇女过去结婚多年没有生育,自从治好了病以后,已经养娃娃了;谁家的人过去走不动路,治好了病后,现在可以放羊、可以骑马了。”过去患梅毒或淋病的人,走路的姿态恰像骑马一样,经过普遍治疗后,牧民们说:“骑马式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围聚在蒙古包里面的妇女,知道我是从北京来的时,便指着孩子对我说:“同志!请你为我们向主席报喜吧!感谢我们的救星,解放了我们,又给我们带来了孩子。”
    健康!孩子!草原上的人们朝夕渴望,甚至在梦里也不能遗忘的事,花多少时间、用多少牛羊、焚香念经所不能达到的事,仅在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成立刚满五年,仅在驱除梅毒工作刚刚开始了两年之际,就使广大的牧民恢复了健康,有了孩子。草原上的人们都知道他们的幸福是谁带给他们的,因此,毛主席的恩情,正被家家讴歌,处处传颂。
  • 首页
  • 上一页
  • 324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yletpkki
    • 来自:天涯-国际观察 前往来源
    • 【活跃373天 / 跨度614天】
    • 开贴:2016-08-19 09:52
    • 更新:2018-04-26 09:09
    • 阅读:96846 回复:2530 楼主:1708
    • 字数:约1490千字
    • 图片:204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亲子记录我的边缘阿斯伯格综合征女孩2图 被苦醒 2017-05-06 22:12 351/239 94/197
    煮酒军魂:说说那些神一样的男人们 儒七i 2011-07-05 22:58 644/174 3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