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最后的狂欢,10月必破!立帖为证

  • 首页
  • 上一页
  • 21
  • 页码:
  • 作者:翻墙爱好者 时间:2018-02-01 23:07
    一个上感,因为治疗不当,会演变成病毒性心肌炎。也有乱吃药致肾衰的。还有误诊为哮喘,乱用激素,造成股骨头坏死,肢体障碍。
    在庸医眼里,挣钱就是发展,是硬道理!能挣钱就是能力,所以他们很少有人认为自已无能,他们最大的能力就是以为自已很有能力,他们最大的无能也是没能看清自已的无能!
    庸医就是这么大胆而无知的存在,他的存在来自于同样大胆而无知的病人。
    作者:翻墙爱好者 时间:2018-02-02 16:51
    春节前的乱像,鸡要飞走了,狗要乱跳。
    未来怎样?从这乱像中找答案。
    1、股市人为拉升后的暴跌,其后是?
    2、碧桂园强制员工投股,其后是?
    3、刘姝威怼宝能,其后是?
    4、银监会罚单满天飞,什么东西已经盖不住了?
    5、央行才降准又猛然回收,是什么来了?
    6、人民币急剧升值的喜大普奔掩盖了多少外资的出逃?还有多少官太太的私软杂在其间?仿佛49年上海码头开往那座孤岛的船,即将离港。

    好像有个墨菲定律,意思是那些糟糕的事必然发生。你不想什么来,它偏偏会来。譬如说灰色的西牛,黑色的天鹅。而高层念叨了很久,也防范了很久的系统性风险,还是会避无可避的暴发。
    那时,有关方面会说,我们已尽了人事。屁民们,听天命吧!
    作者:翻墙爱好者 时间:2018-02-03 13:41
    到处都是190亿假黄金案,浦发违规授信案。这巍然的大堤下是一个个或明或暗的管涌。
    拖了一天又一天,捱了一年又一年。蔡桓公是怎么死的?是蠢死的,是拖死的。
    作者:翻墙爱好者 时间:2018-02-07 14:10
    快过年了,成都的茶楼比以往更多了些热闹的气氛。尽管上头在说“不管赌大赌小,出头就打”,但茶楼里赌客们并未见收敛。朋友们、同事们抱着年前最后一赌的心态,反而将平时有些安静的茶楼喧嚣起来。
    基本这一年可以下结论了,挣了钱的心平气和,不顺的那些人脸上写着不甘。麻将、斗地主、扎金花,钱的输赢只是纸而已,求的就是一个刺激。的确,平淡生活压不住那颗骚动的心。
    小老板们也不到公司去了,直接把茶楼大厅当办公室。带上公章,印泥和指纹,写借条,找小贷,拍照的拍照,按印的按印。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顺理成章,每天上映,司空见惯。等到这一切落实,打电话安排资金的去向,发工资奖金,还借款打点关系,还一面想着自家留几个过年的花销。一通电话下来,老板躺在沙发上,四肢无力头脑空白像是被抽了魂。又过片响,眼神渐渐有些光亮,又振作精神拿起手机四处催债或是借钱,也有还不出钱,求情求原谅求宽限的。一出出苦情的戏码真是让闻者落泪听者伤心。用川人的话说是别人过年我过剋!而我有个朋友,今天开车从成都到山东,一百多万的债,只求多少收点,不让家人过个窘迫的年。想想是真心不易!
    什么时候,债务推动的社会,居然如此大面积深度的进入了人们的生活?让人们脚步匆匆,像是追逐什么又像是逃避什么。他们眼帘低垂,像是在遮掩什么。言语闪烁,像要倾诉什么,却又否定什么。他们手脚无措,像是茫然于这狼狈不堪的生活。直到我写这文字,我怀疑这一切并非真实,只不过是我在想像着什么,在猜疑着什么!
    我、你们、他们和这个社会,是谁病了?如果都没病,为何我有这么多问题?如果都有病,谁又能告诉我健康是什么样的?但愿只是我病了,我愿以身试万病之痛,灵魂锢于烈火冰封之地狱!
    但愿只是我病了,祝每一位朋友都快乐健康!

    作者:翻墙爱好者 时间:2018-02-09 13:18
    预言中的尖叫终于响起,并不是从赌场里发出的,而是来自围观的群众。
    隔壁才冒出些微烟,你们这边已经火苗不断向上串了。
    某些人一早就在说,要预防系统性风险,虽然也搬开了些易燃易爆物,可外墙的装饰工程还在继续,还在不断招揽赌客。保安们无所事事,享受着赌客们供奉的烟酒,带着醉态四处乱窜,跟随赌客发出大笑或捶胸顿足。场里的人吞云吐雾,不知烈火焚身之灾已在眼前。
    现在,大火终于来了。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那并不遥远的以前,那是一个油田的文艺汇演。当大火燃起的时候,像是有个巫师的咒语突然传来,“让LD先走!”。
    对于现在的这场大火,我想LD们早已到了安全地带了吧。你们的灾难是他们的盛宴!对于顺从、盲从、听从、从命的你们,软弱的你们,愚昧的你们,贪婪的你们,我们的心并不像那个倔老头一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愿你们早日超脱!
    作者:翻墙爱好者 时间:2018-02-09 14:00
    前几天,成都一妇女欲跳楼,正在天台上徘徊犹豫挣扎之间,不料其痛苦却坚定了围观者中一大叔的死志。是的,那个忧郁的大叔先跳了。
    还有那些网上相约烧碳的人,他们很快就找到了知音,获得了共鸣。
    想想还有多少这样的“生无可恋的人”,只要一点点的暗示或环境适合,便踏出那无可挽回的一步?
    有个新闻单位,领导才下达了上级指示,不准报道暴力催债和抗债,拆迁和拒拆,抢劫杀人以及跳楼自杀等负能量新闻。第二天,领导亲自跳了。
    生活处处有出人意味却又非常恰当的黑色幽默。这也是我们这个有伟大传承文明古国最厚重的魅力。
    作者:翻墙爱好者 时间:2018-02-25 18:31
    在春天的晚上,恶之花盛开。呕吐是我的节奏,恐惧是我的旋律。但我依然参加聚会,看那些迷茫的眼,麻木的脸。其实他们早已有了准备,不管天怎么变,随波而去也许有乐土。没有质疑没有挣扎,相信上天相信命运。
    形势已不容任何解读,天地是一个铁幕。它也许是保护,也许是坟墓。鸵鸟一样的紧缩,乌龟一样的呼息,明哲保身先人的智慧是不争!
    提前的大会,隐晦的言辞,说一切皆有可能。
    洪水到来,先觉已爬到山顶,若有不信者也请床边放一个木盆,树梢承不起人,稻草救不了命。
    这不是倒春寒,是浩劫续他们的命。
  • 首页
  • 上一页
  • 21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翻墙爱好者
    • 来自:天涯-经济论坛 前往来源
    • 【活跃132天 / 跨度523天】
    • 开贴:2016-09-19 23:58
    • 更新:2018-02-25 18:31
    • 阅读:4410289 回复:63818 楼主:320
    • 字数:约89千字
    • 图片: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