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爱你是最美的修行——讲述我和一个道士的故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16:54
    写下这个故事,我只是想倾诉,单纯的想倾诉,很多年前的时候,也曾在天涯上见到过一篇描写喇嘛爱情的故事,当时不觉有什么,匆匆一眼而过,直到年华出落,相遇一人,方才知道这样的爱情有多少无奈。
    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没有人知道命运会在哪里拐角书写结局,我只是想将他记叙下来,仅此而已。
    你可以当做一个故事,静静的做一个听书人,但唯有这份爱是最真实的存在过。







    我曾见过这世上写字写的最好的人莫过于他,他将我的名字一点点的记录在册,当墨汁晕染宣纸,那笔迟句稍顿间仿佛都能开出一朵莲花,直到很多年后,我依然能记起他那双温和的眼睛????


    我曾幻想过无数次爱情是什么,是如柏拉图的纯粹还是如金钱的骨干,可是无论如何,似乎都不应该和这样一个人有关,他是正常的,我也是正常的,可是那种正常是无论擦肩过多少次都不会有的交集。
    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人呢?
    “你会抓鬼吗?”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对他说的话,怀着些许的刁难与故意我这么问他,然后在他愣住的片刻后,我笑的前俯后仰,笑到肚子很疼,开始有点难过。
    一年半前,我刚毕业,带着所有的迷茫与彷徨踏入这个未知的社会,然而学历的高低也纵然不是评判一个人的所有标准,在这个经济萎靡的时代,对于我们这些批量生产的大学生无疑是能源的过剩。
    那个时候的我只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怀着求职失败后的所有委屈与迷茫在观宇的门口徘徊,然后我就遇见了他,一个怎么都不该有交集的人。
    之后在每一个星光无眠的夜晚,我曾无数次的反问自己,为什么这个人偏偏会是一个道士。

    人们经常尊称他道长,但实际他还很年轻,有一双温和的眼睛,每当看着那双眼睛的时候,仿佛这世间所有的烦恼都会在那刻穿透浮华烟消云散。
    有意思的是,我向来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从小到大,并不曾与道教有任何交集,所以,当我第一次踏入这里的时候,不同于其他人的满腔心事,所求不过一方安身立命之处。
    “您一定是位虔诚的佛教徒,对吧?”
    磕头礼行完后起身,我才发觉出声那人正笑吟吟的坐在殿堂的一处。
    我怀着一些好奇与恶意,平生第一次对一个出家的人打起了玩笑,“对啊,你们会抓鬼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你一定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是的,道长会算卦?”
    “不是,我们平时不算卦,也不抓鬼,我们只是道士,功课修行就是我们的日常,就像你们信仰的佛教僧人那样。”
    “因为刚才我看你所行的是佛教的礼仪,所以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个佛教徒。”他说的那样笃定且自信,竟让我无法找出一句能反驳的话来。
    不得不承认,和他聊天是件很舒心的事情,他仿佛永远都是那样一个周到而有条理的人,二十八岁的年华,却有着而立男人的稳重与惠达。就像我曾无数次的反复试想,究竟是怎样一种生长环境才会造就他这样从容而清淡的性格。
    临行前,我捐赠了一百的香火钱,尽管,观宇里时常不乏有钱之人动辄便是整千整万的积福德,但他还是翻开那本善男信女册,一笔一笔的记录下我的名字。
    我曾见过这世上写字写的最好的人莫过于他,他将我的名字一点点的记录在册,当墨汁晕染宣纸,那笔迟句稍顿间仿佛都能开出一朵莲花,直到很多年后,我依然能记起他那双温和的眼睛????

    作者: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18:19
    也不知真的是诸神的护佑还是我坚持不懈的结果,一个多星期后,终于有一家电子公司愿意接受一个毫无经验的财会毕业生,这对失业率大增的当时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拿到薪酬的第一个周末,我兴高采烈的再次来到那里,按照说法,这叫还愿,当许下一个愿望成真后就要来答谢,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再次踏入那里时,所见到的依然是他。
    彼时,他正在点一盏烛火,神龛前的檀香在他袖间熏染出好闻而安宁的味道。
    我们在见到的那一刻,都露出了一丝惊诧,他对我报之一笑,随后继续手中的事情,而我亦开始虔诚的祭拜,只是,每当一个磕头礼行下,抬起时,心中都会荡起一丝涟漪。
    礼拜完后,我就安静的坐在旁边,看着他此刻专注认真做事的样子,外面的风会偶尔带起观宇廊檐下的铃铛,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而那些香雾萦绕着他的身姿,带出些许缥缈不清的感觉。
    那种感觉牵扯出胸口的某一处,生出一点点的摇摆,一些些的奇妙···





    作者: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18:25
    “真是缘分,今天还是我值班。”
    缘分——这样一个词搁在红尘中,是很调笑而随意的,我也终不会太过当真,但是对他,我的心会在不经意间砰然而动,因为我愿意去相信这就是他所说的缘分!
    每一句的交谈,每一分的时光,都开始令我缱绻,我究竟是恋上了这里的什么呢?从那双温和的眼睛里我得到了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从此以后,我爱上了这里。







    作者: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19:03
    离开前,按照之前的习惯,我都有捐香火钱,这次也不例外。
    “刚找到工作吧。”
    “恩。”
    “是这样啊,万事其实只要心诚就会灵的。”
    他的意思我很明白,只要心诚并不一定每次都要捐赠,况且初次工作,拮据的我并无多少存款,但我想了想还是转身从包里拿出两张百元。
    他微微楞了一下,似是没想到我还是坚持捐钱。
    我笑道:“还愿的,道长。”
    我不知道我在坚持什么,是想再次看到他将我的名字细细勾勒出还是其他什么,总之,当那本花名册翻开时,心底依然存了点小小的喜悦。
    我正要报我的名字,他说不用,我知道。
    我错愕了一下,他说,“你上次捐过,也是我写的名字。”
    观宇每天来往香客颇多,纵然是其他寺庙,捐上个百千,也未必会记住每一个香客的名字,而他竟能在只见过一次面时,就此记下,我虽心里有所期待,却又终究没好意思多问。





    作者: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0:14
    回去后,我经常会失神,向掉了魂一样,直到一再出错才惊觉:我不能这样沉沦下去了,我是怎么了,是喜欢上他了么?
    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竟也产生了普通爱情的痛苦!
    最后一次,我悄悄而又大胆的向神许愿,如果这就是缘分,那就请让我们再次相遇吧。





    作者: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0:16
    第三次,这是第三次。
    我甚至带了那么些忐忑踏入这里,当我从蒲团上起身时,我看到了,抬起头的时候,我看到了,就是他···
    我那辗转反复后多少次都会再次狭路相逢的爱情!
    作者: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0:17
    那天,天阴沉沉的,没过多久就开始下起了雨,是那种绵绵的细雨。
    那天,香客不多,雨天带来了冷清,也带来了安宁,青草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开。我就站在廊檐下,静静的等待着雨停,而他就站在我身旁。
    偶尔会起风微微吹动他宽大的道袍,那股常年被熏染出的檀香彼时也会被带出萦绕在鼻尖。
    沉醉在那刻,我却突然想了解点什么,知道点什么,无论是什么,至少是关于身旁的他。
    “道长,是一直都在这里的吗?”
    “恩。”没有太多的其他,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句,这反倒让我不知该继续说些什么。
    终于,过了好一会,我才听他缓缓的开口告诉我,“我是从小就在这里。”
    “哦,是这样啊,那你的修行也应该是很好的了,现在有很多都是中途才出家的呢。”
    “是的,但无论是哪一种,修行还是要靠自身,每天,师傅交代的做好就行。”
    “咦,那您不回家吗?”话刚出口,我便立刻觉得似乎有些唐突失礼,这本是人家的私事,不该多加过问。
    “看空闲吧,一般不太回,观里平时事情也蛮多的。”
    之后,我们还聊了一些其他的,主要集中在宗教上面,我曾自认对经科文史了解甚多,但不得不说,在这方面,他要比我博学的多,而作为一个道教人员,他亦同样尊敬佛教,这点让我很是惊讶,最近几年,常有佛道互掐的新闻凭现,他这种平心而论的行为,无疑是很让我惊讶又敬佩的。
    “您的师傅,一定也是位修为不错的道长吧。”我向来觉得能教导出这样一位徒弟的师傅肯定是不错的人。
    “师傅啊,的确是很好的人。”只有在聊到他师傅的时候,我才能看到他的唇边挂着很真挚而单纯的笑容,“如果下次有法会的话,你过来就会见到他的,当然如果届时你有空的话。”
    这样的邀请,我自然不会拒绝,“当然,如果有缘的话,我一定会过来的。”





    作者: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1:07
    雨停,风消云散,我带着一身的惬意与愉悦向他告别。
    我不知道,那天我从中得到了什么,整个人又似乎是都快乐了起来,我当真的期盼,哪天的法会会再次与他相见,事不过三,我们相见三次,我甚至愿意去相信,这也许就是神赐予我的缘分。
    作者: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3:36
    @ck0404 10楼 2016-09-20 21:10:00

    这是真实?
    —————————————————
    对的,因为我想写下来,所以有三成是润色与修饰句,但七成是真实。
    作者: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3:38
    过了实习期那段难熬的日子,一切也开始步入了正轨,薪水从原先的那点微薄也开始上涨,这一切无疑都是个好兆头,而我亦开始想念他。
    迟迟不来的邀约,让我失落而不安,他该不会是忘了吧?也许那天他只是说说而已。也许最近并无法会呢?
    我按捺不住那点点的蚀骨相思,再次来到观宇内,香客们在虔诚的礼拜,偶尔有几个道士在忙碌收拾香火,这一切的纷繁与云雾缥缈中却唯独没有那个人。
    心里如同坠入千金大石,一瞬间怅然若失。
    在记录香客捐赠款项的花名册旁,坐着的是另一位年轻的道士,一位我不认识,他亦不认识我的道士。
    在捐款后,我支吾着犹豫是否要说点什么。
    “您还有事吗?”年轻的道士见我迟迟不走问道。
    “那个,今天,另一位道长不在吗?”
    “谁?”
    突然间,我居然才发觉我似乎连他的名字及道号都不知呢。
    “是···”我支支吾吾的将他描述出来。
    小道士立刻明白过来,“哦,师兄啊,他今天不在,和师傅出去了,你找他有事吗?”
    有事吗?不,我并没有事,来此亦无什么要向诸神所求,我只是单纯的想念他啊~





    作者: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00:04
    中午,观宇里有开设素膳,每个香客可以选择在此购买也可以选择敬完香就离开,我怀揣着最后一点希翼选择了中午留在此等待,我希望能从某一时刻再次见到他,然后轻声说句,“咦,真巧,又见面了。”
    到底是我向诸神奢求的愿望太多,那天我没有等到他回来。
    观里的劳作者们在饭后的闲暇,聚在一处歇息,他们往往不需要遵守太多道教准则,亦无须功课修行,所以有时也会随意的谈论一些八卦日常。
    “你说陈道长啊,他经常不在观里的。”
    第一次,我从厨娘的口中知道了那个人的故事。
    只要在观里工作的老一辈的人,是没有不知道陈道长的,因为他和其他道士是不太一样的,观里有很多道士是后来才入的,但是陈道长是真正的打小就在观里长大的。
    说起那个人的时候,五十多岁的厨娘还特意比划了一下,“我刚看见他那会,喏,才这么点高,好像也就六七岁吧。”
    他的原名叫什么,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只知道他俗家姓陈,家里总共就生了两个儿子,后来,听说家庭条件也并不是很好,父母离异了,便和弟弟跟着母亲生活过一段时间,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母亲把他送来道观里出家后,就和弟弟走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早没消息了。
    “那时候师傅没想收他,不过也可怜,想想还是,唉算了吧。”
    我想问问这其中有什么原由时,他们的话题又开始跳转的很快,从观里每个道士的出身又说道陈道长如今的出场费。
    “从小倒也挺乖的,师傅说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实这么多徒弟里,师傅还是喜欢他,也难怪,从小带的,而且他现在做一场法会,钱不少的,就上次,还有不少老板来找他开光的。”
    “师傅老了,以后说不定,观里当家师的位置可能还是他呢。”
    从厨娘的口中,我才终于第一次知道,这个人一直以来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我才终于明白了他当初那句缘分涵盖了多少的意思。
    他一直很忙,师傅的很多事情开始由他接替,他经常不在观里,但我们却偏偏在这百丈红尘里相遇三次,他其实不用在观里值班的,大部分由小道士去做花名册,但又该是怎样的缘分,使我的名字在他手中三次提笔下落。
    我多想寻求诸神的解答,但又连幻想的可能都不敢,这就好像游离在禁忌的边缘,再没法踏出那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风宜清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05天 / 跨度443天】
    • 开贴:2016-09-20 16:54
    • 更新:2017-12-07 19:52
    • 阅读:535081 回复:3421 楼主:245
    • 字数:约148千字
    • 图片:12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