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旅游圈手法揭秘(如何骗财,骗色,肮脏,虚伪,性。。。。。。)

  • 首页
  • 上一页
  • 11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柳湘莲1973 时间:2017-01-12 17:54
    129 三接境外团(十二)

    千金小姐一见我就对我说:“阿文,不要去那天晚上去的那种地方了好不好?”

    这句话犹如当头一棒,给了我一闷棍,我还想着今晚再找个迪厅喝点酒,趁醉掀起她的短裙来,看看她下面穿的啥,哪儿和中国女孩究竟有啥不同,她这一说,我当时竟呆若木鸡,仿佛骗子被揭穿了把戏,她看我不说话,问道:“怎么说?”

    我被她问醒,忙答道:“哦,听你的吧,想去哪里?”她说:“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天好吗?”我笑道:“改邪归正了?不做坏女人了?”他笑道:“没有啊,根本就没坏过。”我又笑道:“还说,都喝酒赌博了,还不够坏啊?”她也笑了,说:“还不是被你骗的。”

    我们就这样走出酒店大门,我想了想,就拦了辆的士前往大东海的珠江花园酒店。

    这是一个刚开张没多久的酒店,如花儿般静悄悄的绽放,人们还没回过味来,它就竖立在大东海正面,与南中国大酒店隔着大东海广场相望。

    静悄悄是这家酒店的特点,再如它静悄悄的来,它也不爱宣传,以至于很久之后,很多司机导游,甚至旅行社才知道有这座酒店。

    进入高耸的大堂,感觉十分空旷,宽阔无比的大堂十分典雅,酒店里的物件摆的整整齐齐,但除了前台的服务员,并无其他人,整个大堂空空荡荡,一时间我们仿佛进入了兰若寺。一进门,钢琴声突然响起,那么绵软,带着淡淡的哀伤,是《致爱丽丝》!

    我们并没有看到钢琴,也没有见到琴师,高耸空旷的大堂突然不知哪来的一阵风,吹的顶上的丝带飘飘,让我们觉得一阵阴冷,整个大堂灯火也有些昏暗,似乎随时都可能被吹灭。

    此时天地间仿佛就只有我们两人。千金小姐靠近我低声问道:“这是酒店吗?怎么好像没人?好吓人那!”

    我壮着胆对她说:“没事,是酒店,但客人都是欧洲人,一到晚上就回房休息了。”

    此时旁边昏暗的走廊里传来吧嗒吧嗒的拖鞋声,这鞋声由远及近,就是没有看到人,寂静的大堂让鞋声更加刺耳,一会的功夫鞋声又渐渐远去。。。。。。

    我们四处找寻咖啡厅,千金小姐也紧跟着我,寸步不离,我们终于在昏暗的一角找到了它,并开始坐下。

    坐了一会,还没有人搭理,我大声叫道:“服务员,服务员。”“钢琴声停止,一个声音答道:”来。。。。。。了。。。。。。。”回音把它的声音震颤,飘飘荡荡的进入我们耳中,我们四处寻找,没人啊,哪来的人声?

    我们俩面面相觑,“你们好”一个声音从我们背后响起,把我们吓了一跳,我们一回头,一位高个女子身穿一套白色连衣裙,披着长发,踏着高跟鞋,“戈登戈登”正向我们飘来,把我们又吓得不轻,我的妈,倩女幽魂!

    看到服务员冷冰冰的脸和长长的指甲,千金小姐吓得直往我身边靠。

    “你们要什么?”那女人说,我问道:“你是服务员?”“我是琴师,服务员有事,有什么告诉我就行了,看看餐单。”

    这女人琴弹得让人哀伤,说话也有点冰冷瘆人,让我们一时不敢下单,我对那女人说:“我们先看看餐单。”“好吧,”她说:“看完了叫我。”说完她又飘然而去,我顺着她离去的方向看,那架黑色的钢琴正藏在楼梯下面,她又开始低头弹起那有点伤感的乐曲。。。。。。

    我问千金小姐;“你要什么?”她看看餐单,指着上面的英文说:“要一杯这个咖啡。”我并不爱喝咖啡,也不懂,就点了一杯果汁陪她。

    此时,咖啡厅的服务员跑了回来,琴师朝她叫道:“有客人点东西。”“哦”,那服务员一边回答一并跑到我们身旁。

    “你们好,请问你们点好了吗?”她问,我说:“点好了,一个这个咖啡,一杯橙汁。”

    服务员回到吧台开始为我们备餐,咖啡壶开始热气升腾,让这里开始有点生气,大堂门口来了一辆车,这是一个晚到的团队,客人一下车便有点嘈杂,一时间,大堂开始恢复了点人气。

    没一会,热腾腾的咖啡上来,我的橙汁也随后就到,我们开始聊天,那一晚我们只顾疯玩,大家连姓名都认真过问,我们又如初次见面般的自我介绍。

    我把自己的情况简单说了说,再问问她的原籍、学业、工作,她告诉我,她姓钟,她们家祖籍潮州,我问她会说潮州话吗,她点点头说:“会啊,平时我们都说潮州话的,新加坡好多人都会说。”她已经研究生毕业,在家里的公司做事。

    我不便再追问过多,只知道她是千金小姐,但却没有国内的富家女那样的张扬,表面看朴实的就像一个平凡的打工妹。

    没有了酒和狂躁的的士高舞曲,千金小姐平静的就像一丝风也没有的湖面,我坐在她旁边,无数次想伸手拉拉她的手,却无数次退缩,她的冷静竟让我没有了亲近的理由。

    我们就这样坐着,聊着,哪怕她穿的只是短裙,探手入裙内轻而易举,但她的矜持让我没有了作乱的勇气!

    时间到了十点多,眼看这么坐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前途,我只能带她返回酒店。

    那一晚我的心情十分复杂,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我既后悔没趁机对千金小姐下手,又希望保持着与她的这份纯真,我实在不想玷污了她的圣洁。

    我翻来覆去的声响吵醒了老姚,他低沉着声音问我:“怎么不睡觉啊,想妞吗?”我笑着说:“嗯,睡不着。”老姚闭着眼睛叹了口气说:“小年轻想妞就出去花百来块钱搞一下,回来就好睡觉了。”老姚的话逗得我直想笑,顿时也让我轻松了许多,紧张的神经一下子得到释放,没多会,困意上来很快就睡着了。
    作者:柳湘莲1973 时间:2017-01-12 17:55
    第二天风平浪静,我和老姚已拼命忘记摸鼻的事,尽是笑着把客人带回了海口。客人们最后一天,景点更是没有兴趣,黎村苗寨看看歌舞就上了车,东山岭干脆就不爬,我们回到海口时已是下午4点半,还住在明阳酒店。

    我们把客人安顿好便上车跟老姚结账,虽然水晶厂摸光,但凭借珍珠场的疯狂购买以及海鲜餐的收入,我们一人也分了5000多。分完帐,老姚一直叹气抱怨,在他看来应当拉一车钱回去才好。

    此时全陪也到车上来找我们,递给我们一人一个信封,是小费!我和老姚彼此并不知道对方的小费数额,接过信封,我们对全陪千恩万谢。

    我随全陪下了车,老姚把车开走,由于全陪要回房休息,我只好把行李包存到前台,坐在大堂等待6点安排客人吃晚饭。

    此时,我又看到了行李车司机,他竟然还没离开,“哦”,我突然明白,他在等我的“小费”。

    我无法逃避,这在之前我已向他承诺过,有钱赚少不了有他的一份。可给他多少呢?三百,太少了,那时打发要饭的,他肯定不干,给三百,还不如不给,一样会遭他怨恨!一千?不可能,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我思索半天,最后一咬牙,给五百吧!

    我拿出一个空的红包把五张百元大钞塞进去,走到行李车司机跟前把红包递给了他。

    行李车司机接过红包,竟当着我的面掏出来点了点,一看是五百,也没啥反应,只是顺手把红包放进裤兜,说:“这次你们可赚饱了。”

    看他把那500块钱放进裤兜,我的心也有点痛,他没有向我致谢,仿佛这一切理所当然,让我心里很是恼火,我暗骂:“真他妈不是东西,我要不给你,你能怎么着?连个谢字都不会说!”

    但不给能行吗?在这片江湖行走,总会有见面的时候,人就怕见面,为了下次的重逢,就先把吃亏当成见面礼吧!海南人常说,财去人安,这个“安”字极富深层的寓意,既是平安之意,也有心安的意思,就当给他这钱就买个踏实吧,这样,他也不用惦记,我也不用惦记,下次见面也不必难堪,何乐不为呢?

    钱财固然是身外之物,可在中国的社会,用好钱却不容易,多少人都在这上面栽了跟头,甚至丢了性命。

    春秋时的巨富范蠡,二儿子在楚国犯了死罪,他本想让挥霍无度的小儿子带上自己的亲笔信和重金去找老朋友搭救,可大儿子却以自己为长子,非要亲自去救弟弟,不让去就要自杀,范蠡无奈只能让他去,可这大儿子从小历尽艰辛,一向勤俭节约,在钱上抠的太紧,舍不得放开,最后不但把弟弟送上断头台,还搭上了自己的卿卿性命。

    待行李车司机一走,我也赶紧跑到洗手间,找了个蹲坑把门关上,掏出全陪给的信封数了数,一共1200,顿时心情不错!

    我满心欢喜的回到大堂的沙发上,赶巧那位组织大哥也下来,我忙问他:“阿哥,怎么没休息一下,不累啊?”那大哥告诉我:“等会有亲戚过来找我,不要等我吃饭了。”我连忙点头答应:“好好!”

    他不吃饭正好,我又能多捞20块,客人有时在路上少吃顿饭少逛个景点,也是导游的财路之一,那是还是手撕的票据,凑个数报销实在方便。

    又有20块收入,多少补偿了点给行李车司机小费的损失,抚平了些心灵的创伤。我热情的让那位组织大哥坐下,并与他攀谈,我也想通过他了解外面的世界。

    我笑着对他说:“阿哥,还是你们幸福啊,生活在新加坡这样好的国家。”大哥笑道:“阿文啊,也不像你们想的那么好,新加坡管理很严,处处都得小心,没有中国那么轻松自由。”我一听十分惊奇,新加坡是亚洲四小龙,发达国家,人人向往,怎么大哥还这样说。

    看我有些不信,大哥接着说:“新加坡国家确实是比较发达,环境是中国比不了的,但中国这些年发展变化也很大。我们也很累,要不断的上班,新加坡工资高,但物价也很高,不干活日子就难过,这里70岁的都在上班,我们不像你们中国,可以退休有养老金,我们国家是不鼓励吃闲饭的。”

    这让我大吃一惊,忙问:“都没有养老金吗?听起来不可思议啊?”大哥说:“政府公务员、军队、警察,还有国外公司有,但大部分人都没有的,还别生病,病也能病穷,所以大家每天紧紧张张的生活,不像你们中国人那样悠闲的,你羡慕我们,我们还羡慕你们呢!这次有时间出来走走,大家在你的带领下玩的很开心,都很感谢你啊!”

    我忙说:“哪里,这是我的工作,应该的!”我与他又闲聊了点家常,他说的让我不住的感慨,都说他乡的月亮圆,其实故乡的月亮才又圆又亮,我们只看到这些华人们光鲜亮丽的表面,哪知他们背后的辛酸。。。。。。

    正聊着,大哥的亲戚赶到,把他接出了酒店,我便与他告了别,此时,扣机响起,我一看竟是女友的电话。。。。。
  • 首页
  • 上一页
  • 11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柳湘莲1973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67天 / 跨度166天】
    • 开贴:2016-10-06 22:38
    • 更新:2017-03-22 22:24
    • 阅读:1413132 回复:19923 楼主:586
    • 字数:约884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