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旅游圈手法揭秘(如何骗财,骗色,肮脏,虚伪,性。。。。。。)

  • 首页
  • 上一页
  • 32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柳湘莲1973 时间:2018-04-15 20:55
    各位兄弟姐妹,今天到故宫看张伯驹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展,所以耽误了,只能明天继续,抱歉!!!这个纪念展到5月6日为止,其中包括唐代诗人李白唯一存世的真迹等珍品,都是张伯驹先生捐赠,难得一睹真容,建议大家去看看这些民族瑰宝。
    作者:柳湘莲1973 时间:2018-04-17 00:29
    545 最后一次割草(六)

    带头帅哥一听说电话那头是会务组,害怕上级领导也在,听我要让他接电话,他当然害怕。这个系统与别家不同,讲究的是服从,带头帅哥还是没胆量与上级领导谈条件,所以他有些心虚的对我说:“这个就不用我说了,你们沟通好了告诉我就行。”
    我看他语气缓和,也猜到了几分,忙对老文说:“领导,那就这样,我按你说的跟他们私下解决了。”
    带头帅哥退了一步,我立马就有了几分底气。原来他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但遇到这样的夜叉,我也只好认命。算了吧,面子给他吧,赶紧把事情处理得了!
    我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说:“领导,这样,我把那130退给你,这事你就帮我搞定了好吗?”说完我把手放到导游包里开始掏钱。
    谁知带头帅哥一个劲的摇头,说:“不行,不行,不能光退我一个的,你要退就把我们这6个人的退了,我再帮你想想办法。”我一听,6个人,那就得差不多800了,这损失太大,我可担不起,忙笑道:“领导,这太多了,我赔不起。算了,你要不愿意,我就按会务组领导的意见办吧!是这样,领导说咱们不是两个自费景点吗,那个黎村苗寨门票也差不多80,就不用你们掏钱了,会务组出钱,然后从今天开始,接下来的餐标提高,改善伙食,野人谷的门票钱已经付给人家了,都参观了,退不了。”
    带头帅哥一看今天闹的也有点过分,又看我之前想跟他私了,还是给足了面子,所以此时也缓和了口气。
    帅哥这回可挣足了面子,因为表面看好象是他给大伙谋了福利,而且他也担心我跟他们上级汇报,所以心里早已经答应了,但表面上他还得装装样子。只见他板着脸说:“不行,阿文,你再跟会务组沟通,哪怕再退一点费用。”
    我也感觉他这是在找台阶,所以又故意再给老文打了电话,等电话一通,我赶紧跑到一边接听。与老文几句没用的废话之后,我又回到带头帅哥面前,一脸无奈的说:“领导,会务组不同意,那领导好像挺不高兴,说我了。”
    带头帅哥一看,也就顺坡下驴对我说:“好吧,那就先按你的意见办,若路上再有什么差池,别怪我们不客气。”我这才松了口气,笑着说:“放心吧领导,一定做好,接下来你们也踏踏实实的好好玩啊!”
    带头帅哥找到他那几位共同闹事的知己,说明了情况。一看有了解决方案,挣到了面子,他们也就没了脾气,拉起行李箱就开始回房间。我赶紧点头哈腰把他们引导到电梯口,终于送走了这帮瘟神。
    等他们带着面子,昂首挺胸阔步离开,我立即朝他们背影吐了几口口水,骂道:“王八蛋,不得好死的东西!”然后长吁了口气,呆呆望向大堂外的远方。。。。。。。
    我不断想起刚才那一幕,这是我今生永远无法忘记的羞辱,我就像南湾猴岛舞台中间的猴子,被耍得提溜转,成全众人的笑声,还免不了耍猴人的那一顿鞭打。。。。。。
    当我的导游证被扯落的那一刹那,我对当一名割草为生的导游已经心死。如果说被上个团的女人一顿臭骂让我羞臊无比,那这一次被围殴已让我彻底绝望,我再没有一点继续带团割草的勇气和兴趣。
    回到房间,我立即躲进洗手间,泪水已禁不住滴淌,我害怕司机笑话,没敢哭出声。我赶紧脱个精光,把浴缸上头的淋浴喷头开到最大,让喷射着的水夹着泪水痛快流淌。。。。。。
    是时候该结束我的割草生涯了,回到现实社会,和其他人一样通过汗水换取财富吧,那样体面、踏实,那样的钱哪怕再少,我也能挺直腰杆,靠蒙骗赚的再多,也总会有倒霉的一天,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是该放弃发财的梦想,回到夫人身边,守候她一辈子了!
    度过了这一生最艰难的时刻,我以为会否极泰来,可这就像大地震,强震过后余震不断。我这辆车,因我把解决方案一说,立刻风平浪静,大家早就对那无休止的争斗厌烦,开始把注意力投入到游玩。我虽心里怨恨,巴不得立刻把他们甩掉才好,可职责所在,我也不得不强颜欢笑,卑躬屈膝,可说实话,面对他们的每一秒,对我而言都是痛苦的煎熬!
    好在下午大家气氛开始缓和,我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气。就在我以为风浪即将过去,谁知吃完晚饭一回房,我刚躺到床上歇口气,还没舒展开,门铃就被按响。我以为又是客人前来兴师问罪,吓得一下从床上蹦起,然后悄悄潜到门后,从猫眼观瞧。
    一看是庄祥他们,我才松了口气,一下把门打开,笑脸相迎。谁知一看庄祥他们几位的脸,竟拉的老长,好像来了几头驴,心就一沉,忙笑着问道:“各位兄弟有何指示?”
    庄祥先发了话:“文哥,你怎么能开这样的口呢?为什么要跟他们妥协,放弃黎村苗寨,这回我们所有车都闹开了,你说我们还怎么工作?”我一听他们前来是为兴师问罪,也挺心虚,我心底一沉,脸上发麻,好半天才鼓起勇气说:“我这里都控制不了局面了,怎么办?你没看到我差点被他们吃了,要不妥协,我现在说不定都在医院里躺着呢,能不能活着出来都不好说!”
    庄祥他们听了还能怎么说,也只好道:“那你应该和我们商量一下,别自己做决定啊,你这么痛快松口,我们客人都以为我们蒙他们呢,都闹开了,弄得我们被司机屌了。”我一听也火了,我正有点有气无处撒,这正好落我口实。我便怒目圆睁,冲他们嚷道:“那我被他们围攻时你们怎么没来劝架,要找你们时影子都没,现在倒怪我了,哼!”
    我强忍住怒火没往下说,庄祥他们一被我戳到软肋,也一样没好往下说,这是他们中有人笑道:“那时我们还在拿钥匙,没注意!”还有人打圆场:“算了,算了,还说这么多干啥,反正各结各的帐,就跟着倒霉呗,走吧,走吧!”
    于是他们就这样走了,我把门一带上,就冲着他们的方向吐了一口,骂道:“呸!一群无耻小人,唯利是图的东西!”
    之后,所有十几辆车也是开出我这样的条件,他们都以为是我这颗老鼠屎带坏了一锅汤,挡了他们的财路,于是我们接下来连话都懒得说。而经过这一折腾,所有导游的割草都大受影响。回到海口一算账,凭野人谷和一路捞点小钱,我和司机每人勉强赚了一千七,其他人之前不错,后面虽有影响,收入却在三千之上,但都比平常的会议团大大缩水。。。。。。
    而带头帅哥,自从抛出解决方案,虽然挣了面子,不好再怂恿其他人闹事,但其实他心里还是对我没退还他的130块耿耿于怀。
    之前我表态可以单独退他,虽然但他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可实际上他心里依然期待我能偷偷把这130塞给他。我已付出了巨大代价,心里恨之入骨,偏偏他又这么表态拒收,想立贞节牌坊,所以我坚决不与他做私人交易。
    我没偷偷退钱,带头帅哥自然怀恨在心,可他已不能利用大家与我对抗,但他亡我之心不死,一路尽是黑脸,处处挑刺,尤其购物点尽说风凉话。
    我看他那样,更与他赌气,阳奉阴违,表面点头哈腰,过后就吐口水痛骂,与其周旋。我已放弃割草和爆机的幻想,平安回到海口就是胜利。
    等熬过这艰难的四天,我终于回到海口,回了出发时的酒店。此时客人已开始想家,已有点归心似箭,行程结束下车时很多人都向我释放善意的微笑,与我握手甚至感谢。人走不结仇,这是人之常情,熬到终点所有的恩怨都烟消云散。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我的罪过并不大,反是他们辜负了我的辛劳,甚至恩将仇报,所以这时他们也亢龙有悔了。。。。。。
    至于那带头帅哥,一到海口,见到小孟,我故意笑着对他说:“领导,你有什么意见,请跟孟老师说吧!”小孟早了解这个团的故事,估计做过应对方案,所以一见面并不像往常的笑脸相迎,倒是一脸严肃。我这么一说,小孟便向帅哥伸手,与他握手问道:“领导,下面玩的怎么样?”
    帅哥也许有话想说,可一来小孟是女生,二来又是会务组的人,且小孟如此大方得体,还能说啥,所以他便笑道:“有一点小问题也解决了,阿文挺好的,下次活动我们还派人参加!”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笑,太不容易。接下来又是一番客套话,我已懒得听,我一秒钟也不想多停留,直接转身出门就拦了辆摩的。我一拍司机肩头,如跃马扬鞭般对司机说:“快走,去天福新村,要最快的速度!”
    司机是个年轻小伙,一听这样正好,直接一把猛踩油门,我们的车像飞一般回到天福新村,终于胜利大逃亡!
    接下来第二天我找老文报销,团顺利回到海口,老文满心欢喜,没有砸团,这比啥都重要。老文对我这次挺不满,顺带说了几句风凉话,嘲笑我带团的水平下降,不过我确实问心有愧,所以我还是欣然接受。然后我带着悔意对他说:“兄弟,他们那些车割草还行,没必要免他们人头。”老文微笑着点头,他已心中有数!
    这个团总算没有白出,可连同银行存款,我身上的钱也才三千出头,就这样回北京能行吗?。。。。。。

  • 首页
  • 上一页
  • 32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柳湘莲1973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534天 / 跨度604天】
    • 开贴:2016-10-06 22:38
    • 更新:2018-06-03 01:08
    • 阅读:6087630 回复:45132 楼主:1035
    • 字数:约2136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