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旅游圈手法揭秘(如何骗财,骗色,肮脏,虚伪,性。。。。。。)

  • 首页
  • 上一页
  • 326
  • 页码:
  • 作者:柳湘莲1973 时间:2018-04-17 20:49
    546 回到北京

    看着这兜里的几千块,我心里着实慌张,导游之路、割草之路,我已经走到尽头,眼下我也再无其它财源,只能带着这三千块前往北京。扣除机票及人吃马喂,我的天,真应了那首歌——归来却是空空的行囊!夫人搜身之后将会对我如何?
    那一晚,我躺在席梦思上如有千万根针扎,怎么躺都不适合,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眼前的一幕幕还是这团的情境,平生最大一次耻辱总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久而久之,心好痛!
    转而又想到自己囊中羞涩,想到将要面对夫人时的尴尬,想到夫人的失望,更想到自己未来的路。在遥远的海外,在祖国的心脏北京,我这只南国的小鸟,能熬过人生中那漫长的严冬吗?我的夫人将如何与我这无其它一技之长的导游长久相伴?我的路在何方?
    不管了,先回去吧,哪怕那里有刀山火海,我也只能闭着眼睛往前冲,因为这是我对爱人的承诺,我决不能负约。眼下我只能先带着空空的行囊回到北京,杀剐存留任凭夫人定夺吧。我已是败军之将,还有什么可说的,咬牙挺着腰杆回去,笑着面对吧,只能希望夫人伸手不打笑面人了!
    此时我似乎已想通,也不愿再去想前事和后事,我拼命让自己松弛下来,好不容易才终于入眠。。。。。。
    第二天一早,一吃过早饭,我便给父母亲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要回北京的事。母亲一听就慌了,虽然她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可真到眼前她还是难以接受。儿子再大也是父母的心头肉,这一去千山万水,可不比在跟前说见就见。
    母亲说了许多话,问我能不能把夫人带回来,哪怕她用微薄的工资养着不干活。母亲的话越来越多,最后竟哭了。我听着她的哭声越发心烦,竟冲她吼道:“不就到北京吗?又不是到美国,几个小时就回来了,说那么多废话干啥,我不想听了。”
    我把电话一按,母亲很快又打了过来。这回她不再哭泣,而是忧心忡忡的对我说:“老大,你这一走,这房子怎么办,找谁拿钱?我现在连生活费都搭进去,没钱了。”
    母亲这话一下戳中我的心窝,我顿时心里发毛,紧张起来。是啊,难道留一半拉子工程?可我已再无能为力,只好应付道:“好,我再想办法,你别管了。”
    挂了电话,我心里烦闷,这就要回去的节骨眼上还有这件大事,真不让人省心啊!我就像要往北飞的大雁,脚上突然套上个沉重的脚镣,这让我如何是好?
    我烦闷,也无心在外游逛,便转头回家躺到床上。借钱是不可能了,即使借了也没有还钱的路子,楼盖了一半,装修需要的费用更高,靠父母那点退休金够呛!怎么办?怎么办?眼下对我而言,这是绑的紧紧无法解开的死结!
    我胡思乱想,正苦于没找着解决的办法,忽然二弟提早下班,我只能爬起来找他聊聊。
    我二弟虽然毕业于清华,可不谙世事,平时由于有我代劳,家里的事他极少过问,这回我要走,我不得不找他谈谈。
    我说:“老二,我马上要回北京长住了,我一走,家里的事你就得多用点心了,我的责任你要承担起来。”
    老二一听也挺意外,问道:“你啥时走?”我说:“就这几天,我不能让你大嫂等太久了,已经对不起她很多年了!”然后我话锋一转,对他说:“你单位最近效益怎么样,你看看你那边还有多少钱,我走了,这楼的装修得靠你了。”二弟说:“还有三万,但最近单位活多,出差多,补助比以前好多了。”
    我听了心里才踏实些,忙对他说:“这样,我现在手头也没啥钱,刚结婚也不好找你大嫂借钱,怕她对咱们家看法不好,所以这最后的装修,也全靠你了!”我说完就盯着他,老二忙说:“那可以啊,你走就走吧,剩下的钱我出。”
    老三能力差,穷光蛋一个,不过他也过来凑热闹说:“大哥,我这里还存了一万,到时给妈吧。”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被,这两个弟弟的态度让我欣慰,我的心终于踏实许多。之后果然二弟不断争取外业出差,最后的装修费近二十万几乎由他一手包办,我们三兄弟终于极尽自己的所能,为父母献上了一幢小楼!
    这些年之我所以能安心的呆在北京,是我的两个弟弟代替了我这个大哥承担了许多应有的责任。例如老父亲中风瘫痪好几年,都住在二弟家里,是两个弟弟轮流照看,悉心照料,无怨无悔,这也诠释了中华传统家族文化的大爱,以及海南人的家风,这也是中华文明的精髓!
    与两个弟弟交待完家里的事项和安排之后,我的心里也踏实下来,但一想到父母在家风吹日晒一把年纪还为我们盖房,心里就不是滋味,又想起母亲说的生活费都投入工程里了,心里一酸,也不顾自己只剩三千多,不考虑后果就从兜里掏了两千汇给了父母。
    接下来的日子,每一天对我来说都十分珍贵,我将要告别海南的生活方式,一旦离开,我只能启动未知的北京生活模式。之前我已领教过,对我这样土生土长的海南人而言,那不叫过日子,那叫煎熬。我越发觉得海南是天堂,这里一切美好,离开天堂要到的地方哪怕不是地狱,也一样让人难以适应,接下来的日子更像是一种挑战,我还做不到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依依惜别的那几天,每一秒我都珍惜,这里的景致,这里的美食,这里的人,我都觉得那么美好。每天早上一起床,我便会去水巷口吃我爱吃的酸菜猪下水汤米饭,然后我会逛逛去东湖,再看看码师,听听他们说说彩票,然后转转人民公园、明珠广场,再到菜市场买只活鸡,因为我知道,回到北京我再也吃不到正宗的白切鸡。。。。。。
    其它时间,我再次逛了逛海口的景点。五公祠、搜书院,我好久都没去了,但哪怕是周末,这里已门庭冷落车马稀,司机导游们把节约的时间拿出增加景点购物点,旅游已变了天日。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我想起最初的印记,物换星移几度秋。。。。。。
    接下来的万绿园、假日海滩、火山口,又想起与夫人并肩随行,想起她飘动的身影,她戴的帽子、穿的裙子鞋子,历历在目,我不禁又想立即飞到她身边。。。。。。
    晚上我漫步在机场东路,灯红酒绿,我先上了会儿网,与那几位网吧服务员贫了几句,听听张惠妹的《我可以抱你吗》,然后又走过熟悉的发廊和按摩院。自从与夫人领证,我好久已没再进入那种地方,可如今要回北京,我竟然对它们难舍难离,这种生活方式,到了北京也许就再难拥有,即使有,也不是海南那个味!
    我正走着,忽然有人叫我,我一看,竟是一位熟人,一位按摩女。只见她笑道:“老板,好久不见,也不来看我们了,进来按个摩呗。”
    她很丰满,且白白嫩嫩,虽然相貌一般,但今晚我竟觉得她十分可人,于是我顾不得许多,就与她进入按摩房。
    这是一家大型正规的按摩院,我也就花了几十块小费,最后再捞点海南女人的油水罢了,再多了我一来花不起,二来怕面对夫人时尴尬,点到为止吧。。。。。。
    吃喝玩了两天,即使再节约,我也只剩下不到一千块了,这时我才慌张起来。怎么办?连张飞机票都买不起啊,难道要坐火车?毕业回来坐的就是火车,现在回去还是火车?难道这就是宿命?但这不足一千块,也就是坐火车的命,而且也只能买硬座,那就跟回来时完全一样了,并且我还得坐汽车,也许还有可能再次被卖猪仔,哎,无可奈何,我只好如此认命了!
    当晚我忍不住诱惑,被一个师弟叫到酒店的房间,这里正在开赌三公。三公这种赌法我不太喜欢,除了马机和升级,我只爱麻将。但虽然三公不是我的菜,可我就是喜欢看桌面上的输输赢赢。最终我也没能挡住诱惑,开始三五十的下注,没想到转眼间就输了几百。我输红了眼,干脆一百一百的押,却输的更快,转眼间那九百来块就剩下了100!
    我拿着这最后一张大钞,心里那个悔恨,唉,怎么就忍不住要赌啊,活该啊!完了,这回该怎么办,借钱回北京?那将是人生的耻辱!
    我已顾不得许多,一咬牙把最后那张钞票往赌桌上一丢,拼了!我紧张的直默念“老天保佑”,然后就闭上了眼睛。等发完牌,我半天才将牌全部抠开,竟是“三公”,翻三倍!
    死里逃生啊!之后我越战越勇,也不知是谁给的运气,一转眼已赢回三千多,但之后又吐出几百。等剩下两千六百块时,我不知冥冥中谁给的呼唤,终于停了手!这一回,我手里又有了充足的资金,我终于买得起飞机票,体面回北京了!
    之后我订了第三天一早的机票,又给夫人及岳父母买了一箱特产,给自己添几件衣服。走之前我看到三弟手头空空,于心不忍,又给了他500,这时兜里就剩不了几个钱了。
    飞机起飞离开海口时,我感觉就像蒋介石败走台湾,离开大陆时一般,十分不舍的从窗口往下望。青山蓝海,白浪度沙滩,这个南海明珠是我的心,我的肝,是我永远的家园,可如今我不得不离它而去了。。。。。。
    飞机到达北京是另一种景象。四月的北京树叶才刚出芽,天地还一片昏黄,与海南不可同日而语。一下飞机就是阵阵寒风,好在夫人前来接我,夫人的拥抱驱走了北京春天的倒春寒。我不得不感谢苍天,如果不是那晚它给的运气,我哪能这样体面的飞回北京,老天眷顾啊!
    今天是愚人节,老天真爱开玩笑,我们回到北京的家时,我身上只剩下280块。相聚让我俩欣喜若狂,可此时我在担心,幸福过后,我还能凭这280与夫人相伴到老吗?。。。。。。
    (全书完)


  • 首页
  • 上一页
  • 326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柳湘莲1973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531天 / 跨度557天】
    • 开贴:2016-10-06 22:38
    • 更新:2018-04-17 20:49
    • 阅读:5882867 回复:44424 楼主:1031
    • 字数:约2133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