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清朝轶事多:比野史还荒唐的正史,欢迎大家吃瓜围观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1 16:01
    开个小帖,嗑瓜子讲故事,无政治立场,大家喜欢就看,不喜勿喷哈!由于工作繁忙,估计无法保证每日更新,建议感兴趣的可以先马后看。
    第一个故事:代善与阿巴亥,继母与继子之间的乱伦悲剧
    先介绍一下代善。和硕礼亲王代善,是努尔哈赤的次子,与长子褚英一样,都是元妃佟佳氏所生,是真正意义上的嫡出之子。一开始,性格较为温和地代善并不受重视,倒是他的兄长褚英很得赏识,有意要立他为储君。但是,褚英虽然勇敢善战,性格却躁烈狭隘,很难与人相处。他外与费英东、额亦都等开国五大臣不和,内与阿敏、莽古尔泰等兄弟不睦,最后更是公然与对抗,屡教不改,最终惹恼,先削爵软禁,后被下令处死。经此一事,开始反省,他意识到了创业和治国是两码事,统治一个国家,光有武略却没有容人之量是行不通的。直到这时候,性格敦厚的代善才引起了他的重视。
    其实,代善虽然敦厚却并不平庸,他军功卓著,也曾为大清立下过汗马功劳。从万历四十一年他剿灭乌拉部开始,他追随父亲,指挥了抚顺之战、萨尔浒之战等重大战役,屡建奇功,统一了整个蒙古地区,为后金建国铺平了道路。
    天命元年,后金正式建立,努尔哈赤将他封为和硕贝勒,与堂弟阿敏、五弟莽古尔泰、八弟皇太极并称为“四大贝勒”,而他比其他三人稍为年长,身份也更为尊贵,因此被朝堂内外尊称为“大贝勒”。一时间,他的身价暴涨,变得炙手可热,成了众多朝臣巴结的对象。而父亲努尔哈赤也默许了这一切的发生,他自己也曾不止一次地对旁人说:“等我百年之后,我的诸幼子和大福晋交给大阿哥收养。”
    立为大贝勒之后不久,努尔哈赤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对代善的稳重敦厚愈发满意,终于将他立为储君,开始代理国政。自此,坐拥正红、镶红两旗的他,权势煊赫。每当努尔哈赤出征或不在朝中的时候,一些重大的军机要事都要先呈报代善。就连当时的朝鲜,也开始称代善为“后主”,国事间的交流,都常常直接与他联系。
    如果不出意外,一切本该按照预设好的轨迹按部就班的进行,然而,一件突然爆发的丑闻却彻底毁灭了他的政治前途,断送了他的政治生命。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1 16:02
    天命五年的春天,小福晋德因泽在八贝勒皇太极的授意下,到努尔哈赤面前去告发多尔衮的母妃阿巴亥与大贝勒代善“私相授受”。她先是说阿巴亥送食物给代善和四贝勒皇太极吃,企图笼络人心,皇太极接受而未食但代善接受而食之;后又告发说阿巴亥经常深夜出宫到代善家去私会,与他独处一室;还告发说举行聚会时,阿巴亥刻意精心打扮和代善眉来眼去。努尔哈赤闻言震怒,立刻派人着手调查,经调查,一切并非诬陷,两人确有私情。努尔哈赤为此怒不可遏,但由于家丑不可外扬,他只得打落牙齿往肚里咽,以私藏金银的罪名而将阿巴亥“离弃”,而代善也从此失宠于父汗。至此,皇太极以极小的代价,达到了排挤代善,打击阿巴亥的目的。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1 16:02
    代善其人,什么都好,最大的问题出在女人身上。他性格宽柔,喜好女色,容易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感情用事的时候,他特别容易被女人牵着鼻子走。阿巴亥看上代善,就是看中了他易于掌控的特点。
    众所周知,多尔衮的母妃阿巴亥出生于长白山下、松花江畔的乌拉部落,是当时强盛的明代海西女真扈伦四国之一的乌拉国国主满泰的女儿。童年的阿巴亥生活在女真乌拉国的第一家庭,天真浪漫,聪明伶俐。刚林主持编写的《实录》上也说她“饶丰姿”。尽管他形容阿巴亥天真美丽形象只用了三个字,但已经勾勒出她雪明花艳的容貌和风姿绰约的身段。尤其是一个“饶”字,就足以给人难以言传的无限遐想。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1 16:04
    她是努尔哈赤一生中最为钟爱的女人。明朝万历二十九年,出于政治利益的需要,年仅十二岁的乌拉公主阿巴亥成为了四十三岁的后金大汗努尔哈赤的嫔妃。天真烂漫少女的阿巴亥成了努尔哈赤继佟佳氏、富察氏、叶赫那拉氏之后的第四位福晋。在努尔哈赤的后宫里,她既要博得丈夫的欢心,又要周旋于其众多的嫔妃之间,承受着巨大的政治压力和生活压力。然而,她是一位非同一般的少女。她不仅仪态万方、楚楚动人,而且聪明伶俐,善解人意,言谈笑语之间无不令人心悦诚服。已过不惑之年的努尔哈赤对这位年轻貌美的妃子爱如掌上明珠。两年之后,皇太极的母亲——大妃叶赫那拉氏病逝,努尔哈赤的便将阿巴亥扶正,立为大妃。
    四年之后,阿巴亥为努尔哈赤生下了第十二子阿济格。接着,阿巴亥又相继生下了第十四子多尔衮和第十五子多铎。努尔哈赤十分宠爱阿巴亥的这三个儿子,精心将他们培养成为八旗的旗主。当时做为后金核心军队的八旗,他们就占去两旗,可见努尔哈赤对阿巴亥的情意之深。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1 16:06
    然而,春风得意、年轻气盛的阿巴亥显然不会只满足于此。阿巴亥陪了她的“老丈夫”整整二十年,越到后来便越明白自己是永远也避免不了年轻守寡的命运地。因此,为了给自己和三个儿子将来的生活铺好后路,她后期一直积极地在朝堂上寻找靠山,扶植自己的势力。由于知道丈夫已经有了在自己百年之后将阿巴亥托付给代善的打算,再加上她自己也觉得代善为人值得托付,因此才会提前在私下与代善打好关系。所谓的暧昧之情,也只不过是她提前为自己谋划未来罢了。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1 21:09
    虽然阿巴亥对代善是利用多过真情,但架不住咱们大贝勒代善是个痴情种啊!阿巴亥既漂亮又貌美,情商还高,这样的温柔乡,代善就是想抗拒也抗拒不了。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1 21:11
    初见阿巴亥的时候,代善刚满十八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那是万历二十九年十一月的一天,虚龄十二岁的她,懵懂无知,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穿着一身火红的嫁衣,就这样被自己的叔叔布占泰送到了费阿拉城里,来给他那个当时已经四十好几的父亲努尔哈赤做妾室。
    那一天发生的事,他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事情的原委,还要从前明万历二十一年说起。而这个故事的主角是阿巴亥的叔叔布占泰与代善的父亲努尔哈赤。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1 21:11
    初见阿巴亥的时候,代善刚满十八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那是万历二十九年十一月的一天,虚龄十二岁的她,懵懂无知,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穿着一身火红的嫁衣,就这样被自己的叔叔布占泰送到了费阿拉城里,来给他那个当时已经四十好几的父亲努尔哈赤做妾室。
    那一天发生的事,他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事情的原委,还要从前明万历二十一年说起。而这个故事的主角是阿巴亥的叔叔布占泰与代善的父亲努尔哈赤。
    那时的女真部落分为海西女真、东海女真以及爱新觉罗氏统治的建州女真三部分。其中,建州女真分布在牡丹江、绥芬河及长白山一带,海西女真分布在松花江流域,东海女真分布在黑龙江和库页岛等地。他们各自的势力割据了东北地区广大的地区,各部族之间抢夺地盘的小打小闹从来没有间断过。起初,建州女真是其中比较弱小的,而以乌拉、叶赫两部为首的海西女真实力最为强大。后来,随着努尔哈赤的励精图治,建州女真逐渐崛起,为了遏制他的发展,乌拉与叶赫等海西九部联合在一起,对建州发起了讨伐战争。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1 21:13
    当时,布占泰的大哥、乌拉部的大贝勒满泰带着他一起参加了大战。他们在古勒山聚集了大量的兵力,打算剿灭努尔哈赤,谁知,却被努尔哈赤大败。满泰贝勒当场丢盔弃甲,抛下二弟,独自一人逃回了乌拉。可怜的布占泰,就这样被大哥抛弃,成了努尔哈赤的俘虏。
    他原以为,作为战俘,他一定会被努尔哈赤斩杀,却没想到努尔哈赤见他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又是乌拉部的二贝勒,因此非但没有杀他,反而将他“恩养帐下”,还把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嫁给了他。就这样,布占泰莫名其妙的成了努尔哈赤的半个儿子,在建州过起了逍遥快活的日子。
    三年后,乌拉内乱,满泰父子被杀,努尔哈赤又想方设法的帮助布占泰回到了乌拉,当上了贝勒。可以说,当时的努尔哈赤对布占泰是特别恩待的,这固然是出于战略上的考量,但同时也是因为对他这个人的欣赏。起初,布占泰对他的这个岳丈还是感恩戴德的,他一回国,立即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了努尔哈赤的弟弟,舒尔哈齐,次年,乌拉与建州结盟,布占泰对努尔哈赤作出承诺,两个部落过上了一段相对和平的日子。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1 21:14
    那时候,努尔哈赤很信任这个女婿,他觉得以自己对布占泰的恩情,他是绝不可能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来的。然而,布占泰远不像他表面看起来这么老实。他也是一个有着争霸野心的人。回国后,他利用岳丈的庇护,保持了国内外相对安定的环境,重整旗鼓,励精图治,使乌拉部逐渐恢复了强盛,开始扩张势力,不断侵占建州女真的领地,想要与自己的岳丈一较高下。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1 22:16
    刚开始努尔哈赤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把这当做一种挑衅。然而,布占泰却把他的宽容当成了软弱,开始变本加厉。最终,努尔哈赤被惹恼了,派出精兵到两国的边境上扬言要对他进行敲打警示。乌拉一方一开始仗着自己在人数上占据优势,也不惧怕,反倒气势汹汹地跑出来迎战,但他们毕竟才刚刚崛起,实力上与建州不可相比并论,因此三两回下来便处于下风,很快就以大败告终了。战败后,乌拉又被建州一方俘虏了许多士兵和边民。当时怒不可遏的努尔哈赤撂下了狠话,要布占泰亲自去建州赎人。吃了苦头的布占泰,知道自己此时还不是努尔哈赤的对手,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因此,为了平息努尔哈赤的怒火,诚惶诚恐的布占泰就将大哥满泰的小女儿、他的小侄女——年仅十二的阿巴亥当做贡品,献给了他的老岳丈。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2 07:46
    @电冰箱冻香蕉 2016-10-21 23:26:33
    努尔哈赤毕竟是当过明朝的丁,听过差的,眼界到底不一样啊,虽然当时是草头王也有不小的计较!
    -----------------------------
    对的,眼界决定成败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2 13:25
    十二岁的阿巴亥,已经出落得美丽动人,一双水灵的桃花大眼里闪动着灵气,白皙水润的肌肤中透着粉彤彤的光彩,像朵含苞欲放的鲜花,动人极了。
    自从她的父亲和兄长在内乱中被杀以来,她一直寄养在二叔布占泰的帐下。父亲死后,她从受尽万千宠爱的尊贵公主,一夕之间沦落为寄人篱下的无依孤女,自己的人生,早已不是自己可以左右得了的了。不论是叔叔要将她嫁给谁、送给多么老迈的人去做妾,她都没有资格去反对,即使有一天,他要她为了乌拉那拉氏去死,她也无权提出异议。只因她是女人,一个失去了父母庇护的女人。
    来费阿拉城之前,她就已经明白,叔叔要用自己来换几百军士与边民的性命,来换乌拉部落暂时的安宁,可她却不明白,这场婚姻,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2 13:28
    那一天,她跟着自己的叔父,战战兢兢地跪在建州的大堂之上,承受着努尔哈赤怒气冲冲地辱骂和责难。年幼的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根本不敢想象,那个高高在上,不断兴师问罪的黑壮男人,竟会是她日后的“丈夫”!她胆战心惊,楚楚可怜,脸上压根儿找不到新嫁娘该有的喜悦。她惊恐地看着那个一向自命不凡的“二叔”跪倒在自己“未来丈夫”的脚下,不停地磕头认错、痛哭流涕,所谓男人的尊严早已荡然无存。那一刻,她的眼里只看得到深深的绝望,这不仅是对叔父的绝望,也是对未来的绝望,更是对乌拉的绝望。到这时她才明白过来,先前叔父对自己的允诺,什么“等乌拉强盛起来,打败了建州便来接她回家”,根本就是哄骗她的虚言罢了!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6-10-22 13:32
    当时,负责接待他们的人,是代善。他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不由起了同情之心,觉得她这样如花似玉的年纪,嫁给自己的父汗,实在是太委屈了。
    更何况,这件事明明是布占泰这个男人无耻的过错,最终却要一个年幼的女孩来承担苦果,这样的命运,何其不公!然而,他虽有心相帮,却根本无力改变什么,只能看着父亲与布占泰两人,用无辜而瘦弱的她来平息一切的罪责,换取两个部落百姓暂时的安宁。
    从那一天起,他对这个可怜的姑娘,就存了一丝恻隐之心。一颗同情的种子,深深地扎根在了他的心上。
    原本,以代善一向宽柔敦厚的性格来看,这并不奇怪。然而,他们却忘记了,爱情,很多时候是从同情开始的。世间有多少痴男怨女,总是从兄妹之情开始,却一路走到了男女之爱。
    代善和阿巴亥,大贝勒与小福晋,两个年轻人,同处宫中,日久生情,总是难免的。在这段感情中,就算阿巴亥对代善的利用多过真情,可代善对阿巴亥,曾经却是真的情真意切,就算最后两人走到了不堪的境地,可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对她有愧悔之情的。只不过,从当年被德因泽告发之后,他心中的胆怯战胜了感情,对权力地位的渴求赢过了真爱,所以,他选择了割舍,选择了抛弃。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汉风HF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03天 / 跨度278天】
    • 开贴:2016-10-21 16:01
    • 更新:2017-07-26 16:51
    • 阅读:485106 回复:3997 楼主:796
    • 字数:约233千字
    • 图片:8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