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清朝轶事多:比野史还荒唐的正史,欢迎大家吃瓜围观

  • 首页
  • 上一页
  • 4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5 16:35
    当时,清廷内有个大学士,名叫熊赐履。他是清代理学大家,很有才华,与索额图的交情很深。
    康熙六年时,熊赐履进呈《万言疏》,这道帖子对清初政治史具有重要影响。在奏疏中,熊赐履对清朝时政、特别是四大辅臣推行的种种政策提出尖锐批评,并要求少年皇帝加强儒学修养,以程朱理学为清廷布政施行教化的根本。
    因为这道奏疏,康熙皇帝对熊赐履刮目相看,在清除鳌拜集团后,他就第一时间擢升了熊赐履,使他的政治地位得以迅速上升。
    到了康熙九年,他拜了相,被提升为国史院大学士。不久,清廷恢复了内阁制度,另设翰林院,熊赐履又成了掌院学士。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5 21:28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若是从划分党派的角度来看,熊赐履肯定能够算是索额图一派的。他们两人的政治主张,在很多方面都是契合的,因此他们在朝堂上经常一唱一和,相互声援。
    康熙十二年,清廷决定撤藩,熊赐履对此也不以为然,因此几次告诫康熙帝撤藩必定会引起反叛,但康熙帝显然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三藩之乱”爆发后,熊赐履又在索额图的带领下,积极协助清廷平定叛乱。
    他曾代拟《宣谕云贵等处官民敕》。该敕宣布削除吴三桂爵位,要求云贵居民“各按职业,并不株连”,并表示“其有能擒斩吴三桂头献军前者,即以其爵爵之。有能诛缚其下渠魁及以兵马、城池归命自效者,论功从优叙录,朕不食言。”
    这道敕书颁布后,对孤立吴三桂叛乱势力,笼络人心,产生了重要影响。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6 11:12
    大家有在看《人民的名义》吗?安利大家一张图,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6 19:28
    天涯文学-满清异闻录-第一百零一话 开国五大臣之“负心汉”——董鄂·何和礼(一):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6 20:42
    康熙十四年,康熙帝因为熊赐履“素有才能,居官清慎”,擢升他为武英殿大学士。于是,他成了影响清朝政治的重要人物。
    然而,好景不长,康熙十五年七月,嚼签案爆发,这成了他政治生涯的一个转折点,也成了明珠等人对索额图的一次重大打击。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6 21:04
    关于这件事,史书上的记载语焉不详,颇为蹊跷。因此,坊间甚至有人认为这是索额图见不得朋友发展得比自己好,故而出手栽赃陷害于他。那么,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呢?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说道说道吧!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7 12:59
    前面咱们介绍过,这个内阁大学士们的作用。其中有一项就是,大学士可以拟批奏折,然后把批改意见、拟定之辞书写于票签之上,附在奏折里进呈给皇帝裁决。这种办公方式又称为“票拟”。
    康熙时,凡朝廷重要文书,一般都由内阁拟定批答文字,然后以墨笔写于票签上,送请皇帝批准。这实际上,就是大学士们代拟好“ 御批”的稿本,供皇帝采纳。
    这个熊赐履,作为武英殿大学士,“票拟”活动就是他的日常工作。
    所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一回,熊赐履在拟批的过程中,一个偶然的走神,就批错了一件,被皇上发现后,就检出来询问,看是谁批的。
    其实这本身不是一件什么大事,批错也就批错了,只要下回注意就行了,康熙并没有要追究责罚的意思。可是这熊赐履却吓得心惊胆战,辗转难眠了……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7 13:19
    要说这熊赐履,心理素质也的确是不行。他被康熙这么一问,就失眠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不过是五更天的时候,就先众人一步,到达了内阁。他是要去干什么呢?唉,说白了就是去搞些小动作以瞒天过海的。
    他一到内阁,就叫中书拿前一日的奏本上来,拿到奏本后,又立刻命中书退了出去,自己一个人躲在办公室里细看。这一看,就发现果然是自己批错的,于是更觉得心慌。
    事情已经出了,这可怎么办呢?熊赐履呆坐许久,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同事杜立德来!这个杜立德,是个神经比较大条的人,做事情常常马大哈,稀里糊涂的。于是,不知怎么的,电光火石之间,熊赐履就动了歪念,想出了一个移花接木、栽赃陷害的主意来!
    他趁着四下无人,就把自己写错的签子拿出来嚼了,然后裁去杜立德另外一本奏折的批签,改换书写,将错误批在杜立德的签票上,放入奏折之中。接着,又将杜立德没错的那一本放在入自己的那一堆奏折中,自己重新书写了一个拟批。
    就这样,一番改头换脸之后,他的心便渐渐安定了下来。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7 20:18
    稍晚些时候,杜立德来上班了。
    熊赐履见他来了,立刻往前相迎。他装模作样地问杜立德,说:“老先生可知自己昨日又错批了?”
    因为这杜立德一向糊涂,批错也不止一回了,因此熊赐履觉得拿他出来糊弄并没什么风险。不想,这日杜立德却又突然精明了起来。他一听熊赐履这话,立刻上前,拿了奏本仔细查看。
    不多时,便摇了摇头,连声说:“学生不曾见过这个本,这并不是我批的。”
    熊赐履见他一下子就认出这本不是自己的,心里不禁一慌。但此时事情已经做下,不能回头了,于是他只得强作镇定,说:“老先生忘记了,不是你批的,却又是谁批的呢?”
    杜立德一听这话,心里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于是又拿起奏本细细审视了好半天。他再三确认这本绝不是自己的之后,才说:“这真是奇了怪了,我昨日根本不曾看见过这个本子,这是何缘故?”
    于是他厉声疾呼中书林麟焻至前,骂道:“‘我从来不曾见过此本,肯定都是你们作弊,我现在要去御前启奏,第一个就抓你起来审!”至此,一件小事彻底被搞大了!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7 22:19
    林麟焻听了这话,大惧,立刻跪着一通磕头,告白道:“这件事与我又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又不傻,为什么要作弊呢?”
    杜立德听了他的话,觉得不是没有道理,于是又低头看了看那签票。而后,他就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大问题!
    “为何这一条签票比其他的都要短一些?”他问林麟焻。
    林麟焻听了,觉得莫名其妙,于是也拿过来看,结果发现果然短了一段,于是答:“我并不知情。”过了一会儿,林麟焻又问:“杜大人,这一条上是你的字么?”
    杜立德很肯定地答:“不是。”
    林麟焻忙拿来其余几本奏本,打开来问:“那这些呢?这些票签上是你的字么?”
    杜立德看了看,说:“这些的确是我昨天票拟的奏本,唯独这短签不是!”
    林麟焻一听,立刻很笃定地说:“如此说来,这里面一定有人在搞鬼了!定是有人裁去了大人您原票签上的批注,只留下您的署名,然后在旁边重新拟上错误的内容,然后陷害于您啊!”
    说罢,林麟焻就和杜立德一起,去请了索额图来断这一桩公案……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8 09:18
    给大家分享两张票签。从这两张票签上我们可以很明显看到,票签纸其实挺大的,内阁学士们所拟之言,一般是在最边上的,然后留出空隙给皇帝修改。所以熊赐履才会想出裁去边缘一条,另改签文的做法。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8 09:37
    再上一张御笔亲批的奏折。注意:皇帝批在这上头的话,实际就是誊抄内阁票签上所拟之言的。
    (刚才上面一张图,有朱批“改票”二字,这是皇帝认为批错了,要发还内阁重批后再上交的意思。从这本改票就可以看出,内阁的票拟有错不是什么新鲜事,更不是什么上纲上线的大事,熊赐履的做法的确是过激了!)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8 09:37
    发布了图片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9 08:39
    索额图是何等厉害的人物,他一来,见众人牵扯不清,当即思路清晰地说:“这件事好办,我们只要查一查,昨日究竟有几本奏折、几张签票,谁负责的奏本里签票少了,那就说明是他在搞鬼!”
    大家一听,都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开始检查奏折。不多时,果然发现熊赐履负责的奏本中少了一张签票。顿时,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索额图见了,不由皱眉。他虽不相信熊赐履会这么做,但为了以示公正,还是当着大伙儿的面,问:“孝感(熊的字),你的签票呢?”
    原本,他是希望熊赐履出面好好解释一下,然后就大事化小,把这一页揭过去不提了。谁知,熊赐履一听这话,知道这回是瞒不住了,就虚张声势起来,对着他忿然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件事还是我自己作弊不成?太侮辱人了吧!”说着,就大发雷霆,大吵大闹起来。
    熊赐履这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脱罪,因此只得抵死不认。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内阁之中鸡飞狗跳,就连“老大”索额图也劝不住他。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9 08:53
    由于熊赐履的态度强硬,这件事越闹越大了。
    内阁学士觉罗麻沙在外头听见了争吵声,也被吸引了过来。他在一旁大致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突然回想起了一个细节,于是立刻走到众人中间,大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熊大学士这又是何苦呢?批错本子并非大事,何须如此?我因为昨夜家中亲戚有丧事,因此陪着守夜,一夜未睡,今日一大早,天刚擦亮就来了!原本想在南炕上倒着眯一会儿,谁知睡了不多时你便来了。我亲眼看见你检本子,将一张签票放在嘴里嚼了。这样的事情,如何抵赖得了?”觉罗麻沙义正辞严地说道。
    作者:汉风HF 时间:2017-04-09 09:01
    熊赐履原以为这事做得天衣无缝,却没想到竟然被人看得一清二楚,顿时语塞,再也说不出话来。索额图见他如此,知道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于是大怒,说:“你竟做出这样构陷同僚的事情来,我定不能包庇纵容,一定要将这件事奏禀皇上,请他裁决!”
    众人知道熊赐履平常与索额图私交甚好,因此都觉得索此时就是做做样子的,并不会真的报上去,于是纷纷出面相劝,让他放过赐履。谁知这一回索额图却是不从,竟真的拉着杜立德一路去了御前……
  • 首页
  • 上一页
  • 4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汉风HF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03天 / 跨度278天】
    • 开贴:2016-10-21 16:01
    • 更新:2017-07-26 16:51
    • 阅读:485106 回复:3997 楼主:796
    • 字数:约233千字
    • 图片:8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