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金牌投资人——《掌舵》后再爆政商圈内幕,揭秘特殊人群的中国式资本运作

  • 首页
  • 上一页
  • 3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龙在宇2013 时间:2017-01-06 10:46
    第五章 涉足影视
    第六节 判断对错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正确时获取了多大利润,错误时亏损了多少(2)
    从机场返回的车队在江华集团门口停了下来。坐在后面车里的方玉斌看到,一辆挂上海牌照的奥迪A8轿车已停在大厦旁边。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荣鼎资本上海公司总经理的专车。过去归袁瑞朗使用,如今成了燕飞的座驾。方玉斌顿时疑惑,难道燕飞来江州了?
    丁一夫朝奥迪A8轿车停靠的方向走去,并朝后面的方玉斌挥了挥手。方玉斌小跑着过去。丁一夫说:“趁着这次来江州,我打算顺道去趟杭州。我也通知了上海公司的人,叫他们赶去杭州,向我汇报一下近期工作。”
    方玉斌明白过来,奥迪轿车就是专门来接丁一夫的。他问道:“丁总马上就要走?”
    丁一夫点了点头:“江州这边一时没什么事,我就连夜赶过去吧。”停顿了一下,他又说:“下一步的工作,刚才我与沈总已经交流过了。这会儿时间紧,我就不同你细说,到时他会告诉你的。”
    方玉斌拉开车门,恭送丁一夫登车。丁一夫回头向送行的人挥手道别。
    第二天一早,方玉斌就被沈如平叫到办公室。江华集团的几位副总,也被召集了过来。沈如平向众人通报了他与丁一夫的决定——拒绝李鸿声,同时准备与简沧民尽快签署协议。他还叮嘱大家打起精神,站好最后一班岗。
    一把手定了调的事,其他人当然不会有意见。众人一面在笔记本上做记录,一面说了一通贯彻领导指示的陈词滥调。苏晋的表情,看上去却有些落寞。想着一旦与简沧民合作的事敲定,方玉斌就会离开江州,她的心里空落落的。
    出了办公室,苏晋主动招呼方玉斌:“你要去哪儿?”
    方玉斌说:“回金盛集团。”
    “我也要去那里。方便的话,搭下你的车?”苏晋说。
    “这也什么不方便的?荣幸得很。”方玉斌说。
    上车后,苏晋又问:“你认为与简沧民的合作,成功可能性大吗?”
    方玉斌说:“刚才沈总不是说了吗,人家已经提出报价。只要我们点头,立马就能签合同。”
    “这么说,你很快就要离开江州了?”苏晋说。
    方玉斌说:“也许吧。”
    苏晋轻声说道:“真舍不得你走。”
    方玉斌笑着说:“我也舍不得离开。”
    苏晋盯着对方,语调温婉:“我是说真的,没有开玩笑!”
    哪怕再迟钝的男人,也能从这句话里体会到对方的一往情深。方玉斌不敢直视苏晋,脸上泛起红晕,握方向盘的手也显得不自在。隔了一分多钟,他才憋出一句话:“许多事,咱们也改变不了。”
    苏晋又问:“离开江州后,你会去哪?”
    方玉斌摇了摇头:“不知道。”
    “你会记得我吗?”苏晋追问。
    “当然了。”方玉斌郑重地说,目光看着前方。
    对于苏晋来说,多么希望这是一段没有终点的旅程,两人待在车里的时间能够越久越好。可惜几分钟后,汽车还是停在了金盛集团的办公楼下。
    一下车,周围便有不少人同他们打招呼。两人赶紧恢复常态,苏晋说要去财务部处理几份报表,与方玉斌依依不舍地告别。
    作者:龙在宇2013 时间:2017-01-12 14:38
    第五章 涉足影视
    第六节 判断对错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正确时获取了多大利润,错误时亏损了多少(3)
    回到办公室,方玉斌一头倒在沙发上。苏晋的模样,不停在脑海里浮现。他几乎不敢相信,如苏晋这般清高冷艳的女子,会用如此直接的方式表白。这是天底下多少男人求不来的福气!
    而自己对于苏晋呢?过去曾有一股对“冷美人”的好奇与仰慕,后来又变成对一位知心体贴的“好姐姐”的感激。但他不清楚,这些情愫是否就是爱情?
    情丝剪不断,够让人心烦意乱了。可此刻的方玉斌,还得为自己的前程忧心。一旦央企入主,管理团队的使命也宣告结束。那么,对于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丁一夫究竟会做出何种评价?
    来江州之前,方玉斌曾设想过三种结局。第一,把差事办砸了,无法再在荣鼎立足;第二,收拾好这个烂摊子,凭借江州之役一战成名,从此在职场青云直上;第三,就是不好不坏的结局,自己的命运再次悬而未决。
    如今的局面,恰恰就是第三种。来江州这么久了,工作上没什么大的纰漏,也远未到扭转乾坤的地步。丁一夫在北京与简沧民周旋,最后以并不理想的价格卖掉金盛,所有这一切,同你方玉斌有何相干?说到底,自己不过是在江州本本分分地替人守了几个月摊。类似这种守摊者,似乎派谁来干都差不多。
    以这种业绩,回到荣鼎后能得到提拔吗?方玉斌没有把握。再说了,自己又能回到哪儿呢?到总公司?那里可没什么好位置。再回上海公司?燕飞就在那儿,这一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情场、职场都是一团乱麻,至于袁瑞朗的托付,看来是爱莫能助了。袁瑞朗想玩的那套把戏,已被丁一夫识破。胳膊拧不过大腿,难道我还能逆着丁一夫的意思行事?
    当初满怀雄心壮志来到江州,没想到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方玉斌在心中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并安慰自己不再去想这些烦心事。不过此时,脑筋似乎不听他的指挥。一件件烦心事,始终交织萦绕,挥之不去。昊辰影视!袁瑞朗!央企!李鸿声……
    慢,慢!方玉斌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电光石火的念头!愁云惨雾暂且消退,方玉斌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最近经历的一次次失败中,是否正蕴藏着转机?过去之所以处处碰壁,是否因为方法不对?如果换一种方式呢?他兴奋地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方玉斌仿佛看见了一根救命稻草,他必须紧紧抓住!为了金盛,更为了自己的前途,方玉斌不能认输。
    一个大胆的计划,逐渐在脑海中成形了……
    作者:龙在宇2013 时间:2017-01-19 10:38
    第六章 资产重组
    第一节 用田忌赛马的智慧,来解决企业的问题(1)
    下午一点过,列车准点从江州站驶出。杭嘉湖平原上的风景转瞬即逝,一个多小时后,方玉斌来到风景如画的杭州。
    此前一天,方玉斌把自己锁在办公室,将计划的每个细节在心中反复推敲。直到今天中午,自觉胸有成竹的方玉斌,拨通了丁一夫的手机。接电话的是丁一夫的秘书,他说丁总还在杭州,不过昨天听取了上海公司的汇报,今天安排的是私人行程。丁总还专门交代,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不要来打搅他。
    丁一夫的秘书叫高思锦,还兼着董事长办公室副主任。方玉斌立刻说道:“高主任,我的确有重大事情汇报。”高思锦请示后回话,让方玉斌赶来杭州,丁一夫晚上会抽出时间,在宾馆里接见他。
    长三角地区的高铁系统十分发达,方玉斌赶紧订好车票,马不停蹄地奔往杭州。刚出火车站,方玉斌就接到上海公司司机小陈的电话:“我在车站门口等你哈。”
    从袁瑞朗任总经理时起,小陈就是领导的专职司机,那台奥迪A8轿车一直由他驾驶,他与方玉斌自然是老熟人。小陈说,自己留在杭州,是专门为丁一夫服务。今下午丁一夫不用车,高思锦便安排他来车站接方玉斌。
    上车后,方玉斌说:“我原本说打的过来,可高主任说酒店不太好找,只得麻烦你跑一趟。”
    小陈说:“人家说的没错,那酒店还真不好找,一般的出租车司机都不知道。这次送丁总他们过去,幸亏高主任认识路,否则我根本找不到。”
    方玉斌问:“上海公司的老总们还在杭州吗?”
    小陈摇头说:“汇报完工作后,昨晚全部回上海了。高主任让我明早送他们去机场,听那意思,丁总明天也要回北京。”
    方玉斌又问:“据说丁总今天安排了个私人行程,连手机都没带,究竟什么事?”
    小陈说:“好像是去西湖旁边的一座庙里。具体啥事,我也不清楚。”
    大约半小时后,美丽的西湖便映入眼帘。轿车拐进西湖边的飞来峰山谷,下车后,小陈领着方玉斌踏上一条石板小径,穿过茂密的竹林茶园,就能见到溪水边三五成群的农舍。在这些黄土作墙,石砌房基,木窗木门的农舍前,有一座大约三米高,装饰简洁的亭子。亭子的匾额上,用英文书写着:“AMANFAYUN”。
    小陈用手指了指:“就这里了。”
    方玉斌说:“这么个土墙砌起来的农家乐,匾额上还写英文?真有些不伦不类。”接着他又疑惑地说:“就这种条件,可比一般的乡村旅舍还差。丁总这么大的领导,就住这里面?”
    小陈笑起来:“刚到这里的时候,我的想法跟你一模一样。丁总什么人,能住这种地方?后来才知道,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安缦酒店。住一晚的价格,比市区的五星级酒店贵多了。”
    方玉斌挠着头:“安缦酒店?我还没听说。”
  • 首页
  • 上一页
  • 3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龙在宇2013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3天 / 跨度208天】
    • 开贴:2016-06-27 11:23
    • 更新:2017-01-22 09:00
    • 阅读:7578968 回复:15052 楼主:127
    • 字数:约18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