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超能者》第一部《神力觉醒》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江苏成刚 时间:2016-11-03 18:12
    前面唠叨两句


    不管承不承认,我们每个人都要重新感知这个世界。
    宏观上,我们曾经以为星球与星球之间的引力维系着宇宙的状态,现在我们知道了星球引力很小,真正维持宇宙正常运转的是其中的暗物质。而暗物质的量,质少要五倍于我们所能看到的物质。同时,宇宙又是在不断加速膨胀的,这就引出了暗能量的概念。
    微观上,量子纠缠理论表明两个毫无关系的量子,其中一个状态发生改变,另一个也会在相同时间出现同样的变化。这就延伸出了另一个话题,意识其实也可以是种物质。
    诸多的科学发现改变了我们的哲学世界。
    回到超能力这个话题,探讨它的存在与否已经不重要,既然宇宙中还有那么多我们未知的物质存在,作为物质一种的意识难道就不能像暗物质一样拥有强大的力量?
    就算在我们身边,也有很多这样的事例。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江苏卫视的《最强大脑》,那些选手在舞台上展现出匪夷所思的脑力技能,惊艳四方冠绝天下。如果用常规的经验,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种现象还可以更具像到生活中去。比如当你说出一个字时,有人会在极短时间内说出那个字有多少笔画,时间短到根本不允许去计算。我就有这样一个朋友,问她,她回答这跟计算无关,脑子里灵光一现便有了答案。
    以上,其实都可以归结到超能范畴吧。
    如果,将这种超能扩展延伸,那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当然,以上只是替这部小说寻找到的一些理论支撑,其实创作本身是极感性的,创作动力更多的来自于兴趣。
    国外的超能英雄题材作品早已横扫全球,无论是漫威还是DC,几十年的积累已经让他们拥有了庞大的超能军团。创造烙上中国印记的超能英雄,一定是件非常有趣的事。而且,中国有着更为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其中不乏诸多传世的英雄,如果能够试着从超能的角度去重新诠释它,或许也是件挺有意义的事。
    对我个人来说,我更偏向于那种贴着现实走的超能故事,就像美国NBC出品的《超能英雄》。每个英雄原本都是寻常人,或居庙堂之上,或游走于市井之间,而一旦拥有了某种超越极限的力量之后,他们的生活必将为之改变。
    这部小说其实写的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生活在我们身边,但却突然间变得与我们不同。究竟该屈服于力量,还是自己选择命运,那些超能力,究竟能为这个世界带来些什么?这些问题,还是留给他们自己去探寻答案吧。

    作者:江苏成刚 时间:2016-11-03 18:24
    楔子

    连着下了一周的雨,县城汽车站开往宿塘乡的班车五天前就已经停运,每天都会有旅客来问,班次什么时候能恢复。没有人给出具体答案,但毋庸置疑的是,只要雨还在下,车就不能开。通往宿塘乡的山路蜿蜒陡峭,其中多处都要在崖边绕行,下了这么长时间的雨,谁知道山体有没有塌方,道路有没有受到损毁,情况不明之下,技术再好的老司机,都不愿意出车。汽车站方面本着安全为主的原则,这才停运了所有前往宿塘乡的班车。
    旅客们对这样的决定,能理解,却仍抱怨。
    他们大多都是些山民,想法简单,耽搁在县城里,既耗时又费钱,而且他们大多在山区生活多年,早已经习惯了山区的多变气候以及山道的险峻。停留的时间愈久,回家的愿望就越强烈。
    这时候,如果有人悄悄告诉他们,有车前往宿塘乡,他们还会拒绝吗?
    雨还在下,中间歇上一段时间,刚刚让人心生幻想,很快又会毫不留情地倾泄而来。新闻里说,这一年,中国一半以上的省份都出现了强降雨过程,长江、嫩江、松花江等多个区域迎来了百年不遇的洪峰,鄱阳湖、洞庭湖、沅江、湘江等多处水域超过警戒水位。洪灾肆虐。
    新闻看着揪心,但谁都不会把它跟自己联系起来,特别是坐在中巴车里的山民们,车子驰出县城的那一刻,他们悬了好几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终于可以回家了。
    车子当然是黑车,但车况尚好,否则也不敢在这种天气出门。司机是个满脸络腮胡的莽汉,穿黑色小背心,粗壮的胳膊上文了两条龙,沉默寡言,瞧着就霸气。跟他搭伙收钱的小伙,精瘦,尖嘴猴腮,头发染成了金黄色,两片薄嘴唇上下翻飞之间,便收取了每位旅客两倍的车票钱。山民们虽然心疼多付的车钱,但想想总比继续留在县城强,也就都认了。
    中巴车不大,至少比核载人数多带了十个人,过道里都挤得满满当当的。旅客们免不了抱怨几句,但俱都被黄毛拿话呛回来:不满意,你倒是下去啊……
    县城本就在山坳里,出城不久,就是山道。雨大路滑,车子开得慢,本来一天的路程,到了晚上才走了一半。旅客急,文身司机和黄毛更急。这一天下来,雨没见停,大白天开车都战战兢兢的,别提晚上了。照这速度,天亮前能到宿塘乡就不错了,可真要再开一夜的车,文身司机都发毛。
    天黑了,雨天的大山里,黑得彻骨,只有车前两道光柱像是利剑,刺破黑暗。
    利剑忽然被前方山道上出现四道黑影截断。
    文身司机忽然揉了揉眼睛,他以为自己花了眼,可事实上,光柱前方的道路中央,真的立着四道黑影。隔得远,隔着雨,看不真切,文身司机踩了刹车,快到跟前才确定,那是四个穿了雨衣的人,而且,这四人,见到车来,一点躲避的意思都没有。
    文身司机暴脾气,车停下,刚落下车窗,便扑了一脸的水,抹一把,泼口骂:找死换个地方。
    那四个人还不动,文身司机又一句骂人的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这时候,黄毛和前排的几个人已经贴到了前挡玻璃上,他们都看出这四个人有些诡异——正常人谁会这种天出现在这种地方。
    四个人雨衣的帽檐都压得很低,看不清模样。他们不动,车上的人就紧张,文身司机一手抓紧了方向盘,一手伸到座椅下摸出根铁棍来。
    四人终于动了,慢慢走到了车门边,还有人敲门。黄毛心里发毛,不敢开门,文身司机显然胆大点,开了门,随后绰着铁棒站到了门边,全神戒备。
    四人要上车,文身司机的铁棒挡住了他们去路。
    最前面那人雨衣的帽檐推到后面,露出一张胡子拉碴的脸,脸上堆着笑,笑里带些卑微和拘谨。
    “我们想搭车。”声音软绵绵的,听口音不是本地人。
    文身司机还没搭话,黄毛后面先“嘁”了一声,飞快蹿过来,大声嚷嚷:“有你们这么搭车的吗,鬼一样站路中间,吓唬人好玩吧……”

    那四个人还是上了车,车上人本来就多,现在更挤。旅客们的抱怨声,照例抵不过黄毛的伶牙俐齿,而且,人在旅途,谁也不想多事。
    黄毛毫不手软地收钱,数额创造了这条线路迄今为止的最高纪录。那四人非常配合,连话都不多说。现在,他们全都除去了雨衣的兜帽,看模样,都是普通人,说话举止虽然跟山民们有些不同,但至少,没人再觉得他们诡异了。
    作者:江苏成刚 时间:2016-11-03 18:26
    车子往前大概开了半个小时,忽然一声巨响传来,昏睡的旅客全都醒了,醒着的旅客全都炸了,黄毛哆嗦着趴窗户往外看,文身司机一脚大油门想冲过这段路,但悲惨的事情还是发生,一侧山坡上滚落下的碎石块和泥沙,不仅把前面的路给堵上,还把车给埋了一半。万幸的是,他们遇上的算是小规模的塌方,并无人员伤亡。但是,大家跌跌撞撞从车里出来,在雨里仓皇四顾,发现又陷入了另一种困境。
    车是没法开了,今夜,难道大家都要在雨里度过?山边虽然能找到躲雨的地方,但谁能保证塌方事件不会再发生?责怪黄毛和文身司机已经无益,他们也无辜,损失更大。瞧他们蹲在一边那怂包样,大家就知道,不能指望他们了。
    就在大家无计可施之际,半道上来那四人中的一位,还是那个胡子拉碴的中年汉子忽然指着一个方向大声道:“前面那个山头,我怎么看像是大雾崖。”
    起初,没人搭理他,胡碴汉子也闭了嘴,但没过多久,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大雾崖是个山头,下面还有小雾崖,边上有个雾崖村。既然大雾崖已经在望,那雾崖村岂非也就不远了?
    将信将疑的人还在探头向前看,辨别猜度黝黑的天穹下,剪影样的山头是不是大雾崖,还有些山民,已经回车收拾东西,打算出发了。
    除了去往雾崖村寻求帮助,这些人其实已经没了别的选择。

    雾崖村不大,十几户人家,都是大块条石建成的房子,看起来非常结实。中巴车上的几十号人,陆续到达村里,敲开了几户村民家的门,村民朴实,虽然想帮忙,却心有余而力不足,谁家能一下接待得了这几十号人。有人就出了主意,村里的学校地方大,容得下这么些人。于是大伙儿赶到学校,果然够宽敞,三间大瓦房,一看就新建不久,外面还有个带围墙的院子,院墙上的大铁门关着,锁了。
    领大家来的村民宽慰大家,已经让人去找学校的老师了,一会儿就到。
    还有人疑惑,十几户人家的村子,怎么会有这么宽敞的学校。村民就解释,学校是一年多前两个外乡人出资建的,附近十几个自然村的孩子,开学后都会到这里来上课。授课老师,就是那两名外乡人。
    学校老师果真很快到了,还是位女老师。开了锁领大家进到屋里,开了灯,大伙才发现,这女老师三十多岁的年纪,虽然衣着朴素,又是素颜,却难掩其天生丽质。随后大家又发现,女老师举止优雅,行事得体,说话的声音还特别柔和。她安排大家休息,又领着几个人去伙房给大家煮了粥,取了腌制好的咸菜,食物简单,大伙儿却都吃得香。吃饱喝足,众人纷纷上来致谢,当然也有人纯借机想跟这漂亮的女老师搭几句话。文身司机和黄毛身上有痞味,特别是黄毛说话油腔滑调贫得厉害,可到了这位女老师面前,他们立刻就变老实了,就好像这女老师身上有种特别的魅力,让你下意识想和她亲近,却又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不敬——深山里的小村庄,竟有这样的人物,是不是让人觉得很奇怪?
    女老师安顿好众人,要走,大家心里虽然有些不舍,但也没理由不让人回家。打开门,外面的雨居然小了许多,只剩些零星的雨丝斜飘过来,拂在脸上,仍有凉意。女老师跟两位村民往大铁门方向去,快到跟前时,本来洞开的两扇门,忽然自己关上了。
    旅客们这时有一半的人,都跟在女老师后面送她,所有人都看得真真切切,那两扇门真的是自己关上了。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怔怔地盯着关上的门。风吹雨丝斜落在脸上,凉意似乎更盛了些。大门关上,也许因为风吧。然后,大家就看到,四个人慢慢走了出来,穿雨衣,兜帽不知什么时候又扣在了脑袋上。他们笔直地向着女老师走去,很快就站到了她的面前。
    女老师居然并不奇怪,神情仍然恬淡从容。
    “真是难为你们了,居然能找到这里。”她说。
    作者:江苏成刚 时间:2016-11-03 19:10
    最先掀开兜帽的人,仍然是那个满脸胡碴的中年汉子,他的神情凝重,说话语速也变得很慢,像是每句话,都经过深思熟虑。
    “找到这里,并不容易,为了不让他察觉我们来了,更难。”
    “所以,你们才混在这些旅客中间。”女老师说。
    “只有这样,才能不惊动他。”胡碴男子老老实实地回答,“幸好,我们先找到了你,这样,他就不会再躲起来了。”
    女老师忽然叹了口气:“当这门关上时,只怕他就已经知道你们来了。”
    胡碴男子点头:“所以,现在只能请你跟我们一起等了,等他出现。”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胡碴男子摇头。
    女老师再叹口气:“雨又大了,大家还是回屋等吧,别受凉了。”
    后面围观的人听得一头雾水,但大概也猜到半道上车的这四个人,处心积虑要找什么人,这人又和女老师关系密切。现在,那个人因为女老师,很快就要出现了。
    事实上,要等的人还没来,却先听到了轰隆隆的巨响,如同巨龙咆哮,整个天地都为之变色。旅客们惊慌失措,就连那四个人和女老师,都已动容。
    就算没有经验,也能猜到,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在这种大山深处的偏僻村庄,又会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呢?
    很快有了答案,接连不断的巨响声中,外面忽然响起敲锣声,声音刺耳,响彻整个村庄。很快,院子周围响起些纷乱嘈杂的脚步声,院门忽然就被撞开了,陆续有人奔了进来,看模样,都是当地的村民,扶老携幼,大多衣冠不整,显然很多都是从睡梦中惊醒,直接从床上奔了出来。
    “山洪来了!”村民们大多惊魂未定,他们带来的消息更让人吃惊。
    轰隆之声仍在耳边,大家向着响声处看去,虽然只能看到大山的剪影,但似乎都已从巨大的响声中,看到了奔袭而来的洪流。
    “山洪来了,你们为什么都来这里?”胡碴汉子的话,也是众多旅客的疑问。
    没有人回答,已经有大颗的水珠泼洒下来,其中还夹杂着细小的石块和泥沙,接着,那些咆哮声就到了耳边,抬眼看去,已经能看到山洪挟裹着树木泥沙呼啸而来。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包括那四个穿雨衣的人,还有女老师。
    没有经历过山洪暴发的人,永远不知道山洪的危害到底有多大,它们不仅可以把人掩没,还能埋葬村庄,甚至整座城。连续多天的暴雨,这股山洪蓄势已久,而今终于爆发,可想而知其势锐不可当,小小一个雾崖村,只怕就要从此消失于世上了。
    村子不在了,村里的人呢?
    村民与旅客,慌乱地向着屋里跑去。虽然明知山洪倾泄而下,这几间瓦房根本不可能保他们安全,但除了那里,他们还有什么别的去处?
    女老师不动,那四个人亦不动,但有两个人回身看了看,显然已经开始心神不宁。
    山洪已经近在咫尺,先是水流顺着大门涌了进来,接着,院墙轰然倒塌,数米高的巨浪挟着砖块与各种杂物疾速袭来。这回,就连女老师都变得慌张,那四人中的一个说了句什么,四人立刻就开始退了。
    人奔跑的速度,能快过洪流?但那四个人,转瞬间就已经消失,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房子的屋顶上面。这样的速度,当真如同鬼魅一般。
    那边的洪流,离女老师已经不过数尺,门里的诸人,透过门缝眼睁睁看着女老师就要被洪流吞没……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江苏成刚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7天 / 跨度174天】
    • 开贴:2016-11-03 18:12
    • 更新:2017-04-27 08:54
    • 阅读:16540719 回复:11365 楼主:1552
    • 字数:约406千字
    • 图片:3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