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中华近代陨星录——英杰七传(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3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蒙恩夏生 时间:2017-01-05 16:25

    续上

    五、进攻总督衙门
    下午四点多钟, 起义的时刻即将到来, 黄兴在小东营自己的住所前, 把队伍集合起来,慷慨陈词, 鼓舞大家为革命不怕牺牲的斗争精神。随后就将一百三十多人的队伍分成两队:一队由林时爽率领, 攻击总督衙门的卫队; 一队由何克夫率领, 攻击总督衙门的正门。

    革命党人臂缠白巾, 脚穿黑色胶鞋, 虽然前面就是生死场, 结果难料, 但个个精神抖擞, 斗志昂扬, 整装待发。

    正在此时, 谭人凤带领一批人从香港赶到, 向黄兴报告香港的情况, 请求推迟一天。黄兴听后顿着脚说:“老先生,,请你不要再乱我的军心了!”须发蒼白的谭人凤听了, 不再争辩,也立刻整装加入, 向黄兴要枪。黄兴说:“先生年纪老了, 后事还要人办。这是敢死队, 你还是不要参加吧。”

    谭人凤这回可发火了, 大声嚷起来:“你们都敢死, 难道就是我怕死?”黄兴不得已, 只好把枪给他。他刚把枪拿到手, 就误触枪机,“砰”地一声走了火。黄兴急忙来夺枪, 连声说:“先生不行! 先生不行!”谭人凤这才无可奈何地交还了枪。和他同来的人, 都参加了黄兴的队伍。

    五点半钟到了, 黄兴率领着队伍, 从小东营出发。刹那际螺号声响, 革命党人冲锋向前。一路上, 清廷的巡警也不断抵抗, 但都被起义者击毙。不一会, 起义队伍就冲到两广总督衙门附近。

    待续


    作者:蒙恩夏生 时间:2017-01-06 13:57

    作者:快言快语2016 时间:2017-01-02 22:25:36
    好文章!
    ———————————————————
    ———————————————————

    谢谢支持!



    作者:蒙恩夏生 时间:2017-01-06 14:01

    作者:hougq 时间:2017-01-02 23:16:02
    好文章,静待更新中。
    —————————————————————
    —————————————————————

    谢谢支持!



    作者:蒙恩夏生 时间:2017-01-07 15:06

    (续上)

    总督衙门的东西辕门, 驻有一连卫兵, 这时正在吃晚饭。遭到这突然打击, 昏头转向,措手不及, 只能丢下碗筷拔脚就逃。革命党人举枪射击, 值班的一个排长和八名士兵, 当场毙命。黄兴率领林时爽、方声洞、林觉民等数十人, 冲进大堂。喻云纪率领一部分人在门外防御。

    这时候, 有个姓张的巡捕, 在里面听到枪声, 立刻把大堂和二堂之间的的宅门关闭。革命党人费了大力气才把宅门打开, 一拥而进, 但里面没有一个敌兵应战。于是, 大家直入二堂、三堂和上房。黄兴和林时爽等人进入内室, 分头搜索, 只见桌上茶碗还冒着热气, 衣架上还挂着几件长衣, 总督张鸣岐却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原来, 张巡捕关上宅门后, 趁革命党人被关在门外的一刻儿功夫. 找到了张鸣岐,,就让张鸣岐从一处阁楼的屋顶上, 跳到一户老百姓家, 然后逃往水师提督李准那里去了。张巡捕又打电话向李准告急。李准立刻派出自己的卫队, 前来增援。

    黄兴等人找不到张鸣岐, 就在床架上引着了火, 然后退了出来。刚刚走到东辕门, 就和李准派来增援的卫队相遇。

    待续

    作者:蒙恩夏生 时间:2017-01-11 16:52
    .
    作者:蒙恩夏生 时间:2017-01-15 14:57

    续上:
    林时爽过去曾听赵声说,李准部下有许多自己的同志,于是就上前去打招呼。哪里知道话没有说完, 就中弹牺牲了。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交火,子弹像雨点般密集飞舞,四面八方霹霹拍拍的枪声, 震耳欲聋。这时上房里的火,已经燃遍了整个总督衙门。激战中,黄兴右手被打断两指,不少革命党人牺牲。林觉民受伤被俘。最后黄兴率领余部冲出东辕门。


    六、起义失败
    黄兴出得东辕门, 又把所部分为三路: 一路出小北门, 接应新军; 一路往攻督练公所; 自己率领方声洞、何克夫等十余人. 出大南门, 接应巡防兵。

    黄兴等人刚到双门底,迎面走来一大队巡防军。方声洞看到对方臂上没有缠白毛巾,拔出枪来就打, 走在最前面的带队哨官温带雄,中弹倒地。巡防营士兵开枪还击,顿时弹如雨注,硝烟弥空。方声洞也在乱枪中中弹阵亡。

    待续

    作者:蒙恩夏生 时间:2017-01-17 15:04

    续上

    黄兴率领的队伍, 因寡不敌众, 边打边走。后来, 黄兴向四面一看, 其余的人都被打散,只剩下自己一人。于是, 他用肩头撞开街旁一家杂货店的门板, 进入店内, 又转身向门外左右射击,打死了七八人, 巡防兵开始退却。

    在战斗结束后, 才查明这场激烈的遭遇战, 竟是出于误会。原来, 对方正是刚从顺德调回, 已经和革命党人接好头, 准备参加起义的巡防营士兵。其中大部分是革命党人, 哨官温带雄还是个最热心的革命党人。

    本来约定起义后, 他们便借着保卫水师行台(即行辕)的名义,去活捉李准。4月27日(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四时, 温带雄从城里买回作为臂号用的白毛巾三百块, 以赏赐的名义, 分发给士兵, 并提前半小时吃晚饭。晚饭后, 听得城里传来枪声, 温带雄就下令集合队伍, 准备出发。正在这时, 凑巧接到李准让他们进城镇压起义的命令。温带雄将传令人扣留起来, 立刻率队入城。为了避免在路上发生阻碍, 行军途中没有把白毛巾缠在臂上。结果, 竟发生了这件令人痛心的事件。

    巡防营士兵撤退以后,黄兴开始感到受伤的两指疼痛,就在杂货店里用凉水把积血冲洗干净,并加以包扎。收拾完毕,他想趁机出城,但又怕城门已经关闭。

    待续


    作者:蒙恩夏生 时间:2017-01-18 15:35

    续上

    正在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行动时, 突然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闯了进来。黄兴从孩子那里探听到: 城门还没有关。于是立刻換下身上血衣, 又找到一顶草帽戴在头上,由那孩子带路, 赶到城外, 最后辗转来到河南一个名叫徐宗汉的革命党人家里。在这里, 遇到28日(三十日)赶回广州参加起义的赵声。

    原来赵声来得晚了一步,当他们分头上岸以后, 就听说起义已经失败, 又分别折回。赵声迷了路,才来到这里。两人相见, 抱头痛哭。29日(四月初一), 黄兴由徐宗汉伴送回香港。

    黄兴派往小北门接应新军的那支队伍, 走了不久, 就和从观音山、水师行台来的两路敌人遭遇, 革命党人分两路拒敌。观音山的敌人, 居高临下, 占着优势。革命党人久攻不克,只能且战且走。进攻水师行台的革命党人,不久也退了下来。两路会合,转战到小北门附近时,又遇到大队防营兵。革命党人就进入街旁的一家米店,用米袋堆成防御工事, 继续和敌人激战。革命党人顽强地坚持了一昼夜, 直至弹尽力竭时, 方始越出米店后墙徹退。

    在这场激烈的战斗里, 革命党人前仆后继,,以寡敌众,与敌人周旋一昼夜, 先后歼灭敌军百人左右。

    往攻督练公所的一支, 也因众寡悬殊而败退下来。至此, 城里各路起义队伍, 都先后失败。


    待续


  • 首页
  • 上一页
  • 3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蒙恩夏生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355天 / 跨度401天】
    • 开贴:2016-04-23 16:34
    • 更新:2017-05-30 13:18
    • 阅读:35218 回复:553 楼主:482
    • 字数:约247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