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们村的盗墓队

  • 首页
  • 上一页
  • 3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1-09 11:51
    我父亲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为工作的事情焦头烂额。父亲说了村上的事,他每天去我家地头守着,以防止别人到我家地里探墓。父亲说,说不准阁老墓就在我们家的地里,那我们家就要发财了。我听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觉得事情居然到了这个地步。再想想,我们那里是个穷乡僻壤,平素里大家日子都不好过,为了鸡狗猫猪的事情也会打骂上手,产生别扭。大家赚钱无力,文化落后,又不信教,脑海里除了钱,还是钱,谁家有钱,谁家就看上去高人一等,谁家没钱,便是大家的挖苦对象。这也怪不得谁,改革开放之后,放进来的苍蝇和蚊子逐渐长大了而已。我对父亲说,阁老的墓在哪里谁都说不准,搞的满村风雨,村长也不管吗?父亲说,村长?村长可用功啦!朝九晚九,比上班还用心,天天去地里守着,准备召集自己家亲戚挖自己的田呢!我听不下去了,和父亲寒暄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1-09 17:53
    过了半个小时,父亲又给我打电话。父亲说:“凯,你也回来一下吧,全村人都回来了,回来挖到好东西,比你上一辈子的班都强。当然,还是看你时间,你要是没有时间,就算了。”我说:“爸,你这说的,这乌烟瘴气的事情,我回去干嘛?我还要上班,你自己看吧,我放假了就回去看你和妈,你们注意身体,不要为这个事太操心了。”说完我心里十分焦灼,一面为自己工作,一面为父母健康,本来工作不是很顺,压力很大,一不小心就有失业的危险,加上又遇到这个事情,也担心父母的身体健康,别发生了什么冲突,到时候家里又没有人,受了欺负。我心烦意乱,晚上跑去找同学喝酒,有个同学名叫陈鹏的,他也是家里条件不好,在云南边缘地区,家里给烟草公司种烟叶熏烟叶,读书使用国家助学贷款,他本来不是学医的,报了其他专业,但是分数不够,调剂到了这个专业,毕业后他果断不去深造,和我一样,直接去寻觅工资高的单位,也做了销售行业。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1-09 19:02
    我和陈鹏约好晚上七点在一家川菜馆见面。他来的时候,正从医院下班出来,穿的西装革履,白色衬衣十分耀眼。见了面,他笑笑,继而大骂某某医生,如何混蛋,如何没诚信,如何出尔反尔,说的唾沫横飞。说完坐下,舔了一口茶,然后问我吃什么,他请客。我说:“野兽,你发财了?”他的外号叫野兽。他哈哈大笑,说:“我心情不爽的时候就喜欢花钱。”我也哈哈大笑,说:“你怎么像个娘们?不过,我希望你每天心情不好。”野兽笑眯眯了眼说:“跟你说,我谈了个女朋友,她家里条件蛮好,我拼命也要把她搞定,这样就可以少奋斗好多年。”我嗤之以鼻,说:“你这什么价值观呀?大学读书的时候,你可是很淳朴的,现在变得我快不认得咯。”他说:“我靠,你难道不想这样?你是羡慕嫉妒恨吧,是不是怕我比你好?”我说:“好怕。”野兽说:“班上就我们俩做这行,不能丢人呀,到时候等同学们都羽翼丰满,我们就好过了,随便找个同学,不是教授就是院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说:“你想的真远,点菜,喝点酒吧,白酒还是啤酒?”野兽说:“白酒,白酒,喝啤酒干嘛,像喝水一样。”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1-09 20:37
    口令红包 "石阶陡陡顶起"【 】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1-10 10:01
    我和野兽喝着酒,听着他絮絮叨叨夸赞他女朋友的美,我越喝越带劲,一瓶白云边被我俩喝的一干二净,菜倒没怎么吃。我酒至酣处,脑海里蹦出玉梅来,活生生的立在我的眼前,向我问好。我情不自已,过去一把搂住她,确实上酒的服务员,她脸色绯红,开完酒就匆匆离开了。我对野兽说:“你他娘的什么时候又点了一瓶酒?”野兽看到我的窘态,哈哈大笑,笑的鼻涕流了出来,眼泪流了出来,笑定,他拿起筷子,夹了一片回锅肉,放在嘴里大开大合,津津有味。他说:“你个狗,今天算是让我见识到了,心里窝着一个女孩呢。哈哈哈哈。”我也没啥说的,便端起酒杯和他喝酒,喝完我说:“你别把这丑事到处说,娘的,今天栽你手里了!”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1-10 10:20
    第二瓶白酒继续,喝到一半,我已经飘飘然,歪歪斜斜去了厕所,对着大便处的凹槽,手指伸进喉咙,哇哇吐了出来,眼泪随之而出,过程难受,结果享受。吐完我揉着猩红的眼睛回到座位,发现野兽安然入睡了。我结了账,打车把他送到租处,躺在床上,看着小星星,再睁眼,阳光如猫。野兽正在洗脸,他看见我,大骂:“中凯,你个狗日的坏了我的大事!”我百思不得其解,问:“怎么了?”他说:“昨晚我女朋友打了我十几个电话,我全部未接,完了完了,她要生气了,这非同小可,一夜要回到解放前了。”边说边整理衣衫,然后跑了出去,门狠狠地关上了。同事黄强还在睡觉,我也懒得起来,今天是周六,我躺在被窝里看手机,看的疲劳又来,便再睡过去。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1-10 12:26
    我不知道未来在哪,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这么想。大学毕业,不过如此,到了社会,仿佛从高楼上一跃而下,关键是没有摔死,摔到了一个巨大的垃圾堆里,左看右看,找不到东南西北。我迷失了,迷失在黑夜,迷失在霓虹,迷失在白天,迷失在人来人往。想象中和现实碰到的落差,让我心力交瘁,但是也促成了我逐渐成长。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1-11 16:14
    今天没时间更……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1-12 09:48
    口令红包 "石阶陡陡"【 】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1-12 09:57
    野兽陈鹏后来也很惨,几乎惨到伤口化脓,以后再叙。且说周末两天,白驹过隙。周一清晨我找到节奏感,精神抖擞去上班,黄强还在睡觉,我不能和他比,他做的好,有经验,可以睡觉,我初来乍到,需要学的东西很多,所以应该刻苦。到了医院,才七点半,我便去吃早餐,我最喜欢吃早餐,早餐品种丰富,中餐和晚餐都是菜菜菜,不入我的法眼,可能和小时候在北方生活有关,南方长大的孩子说,一天不吃米饭,感觉空落落的,像失去了什么一般。我可以一个月不吃米饭,我一点也不想念,所以早上我会多吃一点,中午和晚上少吃一点。我正在吃,电话铃响起,我以为是我们老板,颇为紧张了一下,一看手机,却是父亲。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1-12 11:46
    我接起电话,说话的人是母亲。母亲说了半天,中心思想有两点,一,注意身体,注意安全。二,抽空回去一趟,因为松林说我家的地里头可能有阁老墓。我听了神经紧张起来,回想下我家的一块大田,就在黄沙龟旁边不远处,冬季种冬小麦,夏天种小麦,玉米和大豆。记得有一年春耕,犁地的铁铧歪歪斜斜陷入了土地里,父亲拔起来一看,是个烂坟。父亲对此没有兴趣,赶紧埋了起来,这是我亲眼所见,我还记得腐朽的棺木,漆黑酥松,像一只大眼睛扫射这个世界。我第一印象是怕,觉得似乎要有妖魔鬼怪从里面爬出来。后来也常常有人去我家的地里探墓,探眼成片,把冬天的麦子踩的十分瓷实。母亲还背后骂过盗墓贼,不该祸害了她亲自种的心爱的庄稼。现在母亲打电话说我家地里可能有墓,我脑海里便铺开了这样的画面……
  • 首页
  • 上一页
  • 3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石阶陡陡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14天 / 跨度134天】
    • 开贴:2016-11-10 09:40
    • 更新:2017-03-24 15:54
    • 阅读:78870 回复:1586 楼主:810
    • 字数:约243千字
    • 图片:4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