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们村的盗墓队

  • 首页
  • 上一页
  • 3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4 15:49
    杨家古镇的主街道被我们走了个差不多,走的一身汗,脑壳快爆裂了。我们来到一家叫“四海为家”的小酒馆,点了两瓶冰镇啤酒,一碟水煮花生,一个丝瓜炒蛋,一个回锅牛肉,边吃边喝。王莹说:“你以前恋爱过没?”我猛喝一杯啤酒,说:“谈过。”“谈过几个呀?”我说:“一个。”王莹说:“只有一个吗?”我嗯说:“对!”按照常理,我可以反问你呢?但是我不想问,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活在当下,不管过去如何,现在好就可以了。不想提起往事,因为玉梅的事实在太过于刺痛。不但不想提起我的往事,对于王莹的过去,我也没有兴趣,说不定她也有难过的往事,我又何必再把伤疤揭起来,非要看个明明白白呢?王莹看我一问一答,知道我对这个话题寡味,便不再问。过一会说:“你怎么不问我谈过几个?”我说:“无所谓,反正现在就我一个。”王莹说:“你看你,告诉你,你是我第一个。”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4 15:54
    我无法相信,我觉得王莹在和我说谎。因为第一次和她在一起,她的如数家珍的手法,神乎其技的技法,都是油条级别的,我没说而已,我也不怎么在意,现在她这么说,一下子打开了我的本想朦胧的心扉。我一愣说:“不可能!”王莹怒目相向,对我说:“几个意思?和你掏心窝呢,你不信问问佳佳。”佳佳本名张佳,是她的闺蜜,好朋友,按照她的话就是“我取代了佳佳的位置”。我说:“佳佳和你穿一条裤子的,问她等于白问。”王莹说:“我今天穿裤子没?”我说:“穿了呀,怎么?”王莹不理又问:“我昨天穿裤子没?”我百思不得其解嗫喏道:“怎么了这是?”王莹说:“你就回答我昨天穿了裤子没?”我说穿了呀!王莹嘟着嘴说:“那你意思是佳佳天天不穿裤子呗!”哎呀,我的亲妈!我说:“你真会绕弯子,可以做政治家!”王莹说:“哼!你不相信我,你应该只能相信我才对,没想到你只能不相信我!”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4 16:39
    我说:“吃菜,吃菜。”我不想紧纠结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王莹其实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有些小调皮,关键是很少生气,拌嘴的时候,也就是过个瘾,过后全然不放在心上,我也不喜欢纠结过去的种种,就算有一丁点不愉快,基本不过夜,当天晚上可以搞定。吃完饭,去结账,我们返回住处。当夜,我给大锁打了个电话。大锁说:“是中凯啊,太稀罕了,给我打电话,从来也没有接到过来自外省市的电话!”我就和盘托出我的目的,不想多扯。大锁愤怒道,不是我非要那五万块钱,我有气,我被松林大晚上在墓穴口打一顿,多不吉利,回来后松林也没来看一看,好像完全不关他的事。就拿几斤鸡蛋也是个意思呀!我是很生气,本来我对盗墓的也没有好印象!我只好苦口婆心,将心比心说,一个村的,小事化了,再说,那天晚上你也去了盗墓现场,到时候如果闹大,你说不定也要去吃牢饭呢。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4 17:00
    说了半天,大锁提起了玉梅,说感谢当初我带玉梅出去见了世面,虽然最后结局不好,但是她总算也是短暂而幸福的一生,没有受苦,不会怪我,云云。说的我潸然泪下,心如刀割。我也是很怕他记恨于我,虽然每次回去见面都依然客气。这次打电话,大锁叔也尽情把情绪释放,我才知道他是个很明事理的人,如果玉梅依然在世,我也会为有这么个老丈人而自豪的。最后说好松林给两千块算了,没有一千也行,当初就是憋了一口气,既然说开了,就算了。我止住眼泪,哽咽着谢谢他,仿佛是我打了他。我还说,以后清明节但凡有空,我都会回去给玉梅烧一张纸。大锁叔也哭了,边哭边挂了电话,说就这吧。我又想起警察来,到现在也没有给玉梅一个交代,很可能永远,永远也没有交代了。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4 21:16
    情绪稳定后,我给亮亮去了一个电话,说明了情况,亮亮喜上眉梢,对我好一顿夸赞,什么大学不是盖的,有真才实学,什么就是不一样,什么什么,说的他自己都词穷了。最后说,回去老家后让松林请吃喝玩乐一条龙。我在三个好中挂了电话,心血来潮,买了一包香烟,抽了一根,然后上了楼,看见王莹在沙发上用手机看综艺节目。我说,亲爱的,饿不饿?王莹说,好饿。我说,那我请你吃饭去?王莹坏笑道,吃什么?我说,吃炒菜,烧烤,随你意。王莹说,我要吃你。说完哈哈大笑。我禁不住她的挑逗,把她抱在床上,窗帘哗啦一关,对着她胸脯捏了过去,她挣扎说慢点,我越要快点,把她的衣服裤子强制脱了,还不小心把衣服撕了一个口子,王莹说,哎呀!我急促地说,给你买,别管它。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4 21:37
    感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也烦请大家给予反馈和回复,你们的回复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5 06:59
    转眼到了周二,我中午给王莹发微信,说我晚上不回家吃晚饭。王莹问有饭局?我说请客户吃饭的。交代完王莹,联系唐若曦,问她想吃什么,她说都可以吧,订哪里吃哪里。我就选了一个安静的西餐厅,和她约好晚上六点餐厅见。一切妥当之后,下午过得魂不守舍,有些紧张,还有些烦躁,也有一点点期待。老感觉对不住王莹,但是不去呢,又不行,就当朋友之间的聚餐吧,到时候表现中规中矩一点,是个意思就行了。有人说,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圆,还真是,谎言可以有,比如我很忙,下次吧……但是像我这样伤到了自己的谎言,太得不偿失,所以还是少说为妙。下午我在医院里,老感觉没地方容得下我,看看一排凳子,只要有一个人坐,我就不想坐下去,生怕别人看穿我的心思告诉王莹似得。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5 07:26
    松林听了亮亮说大锁同意一千了事,心情大悦,马上去了大锁家。带了五斤鸡蛋,两卷蛋糕,两瓶汾酒,还拿了一千块钱。和大锁赔礼道歉,感恩戴德的话也顺便说了一堆。出来后松了一口气,径直去了亮亮家。松林对亮亮说,阁老墓还没找到,村里已经为钱红了眼,没得办法,这次按照村长说的来?二人被这次我家地里的墓熬的头疼,多次因为此事商议,多次不知所措。亮亮说,你是老大,你说了算,我都可以。关键是这事不能明着搞,一起分钱太不好听,让别的村知道了鄙视,说我们村是全是盗墓的,名声不好,孩子娶媳妇本来就难,这样一来,难于上青天了。二人又骂了半天村长,觉得软踏踏像一坨鼻涕,不会办事,还当村长,没有给村上谋一点福利,松林去甘肃挑媳妇,村长跟着去,也没有出一点正经力气,倒白白花了几百块钱。云云。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5 17:44
    我的父亲完全好了,打电话给他,他正在田里镂玉米,声音洪亮,我可以感受到他健康的体态,这让我放了心。说起盗墓,他说乱着呢,村上一帮闲人,小青年,小光棍,不去打工上班,都等着分钱呢,天天催着村长,村长催着松林,松林痛定思痛,决定冒险出手,分钱平息此事。有人说这是郭家的坟,虽然比不上田阁老的墓,但是也算是很好的墓了,据一群有头有脸的人说,这次盗墓所获,可以卖几十百把万,一家分的钱还可以,估计有一两万呢。所以都盯着,还有人不放心松林,怕他卖东西的时候耍鬼,提出要和他一起去卖,让村长大骂一顿,村长其他方面一般,骂人十分有心得,什么水皮脸,王八羔子就知道钱,出了事,你他妈去担,人的脑袋十成,你只有七成,精神病院都不收你,滚回去等消息,别再让我看到你。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5 18:32
    父亲又说,最担心的就是处理不好,有人告发派出所,外村人告发没证据,本村人告发很麻烦,因为我也参与过盗墓,到时候别事情都捅出来了,十分麻烦,没有必要。所以他最近都不关心盗墓的事,倒是我妈,不时打听,担惊受怕的,一有风吹草动,就晚上睡不着觉。我听了也很难过,为父母的操心而内疚,操心的还是这些有的没的的破事,为村里人的尔虞我诈而心碎,为了钱不要脸,反目成仇,都做的出来。这让我记起小时候的一件事,算是一个端倪,只是我们那时候还小而已,不能感受。有一个开着三轮车来我们村,他是“换方便面的”,就是用粮食换,比如一斤小麦换一包方便面,农村人舍不得钱,舍得粮食呀,所以那人常来。有一次来了村里,中午了,在村长家,村长吆喝他吃饭,他觉得来的多熟悉了,便去吃饭,村长拿出汾酒,又喝酒,吃完喝完,晕乎乎地出来,发现三轮车上的方便面一包也不见了,这让他很生气,说是村长做的局,村长说冤枉,那个卖方便面的后来再没来过。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5 22:56
    凡事大概早有预兆,只是我们迟钝,没有察觉,或者说没有远见而已。老人说,三岁看老。原谅我没有那样的本事,看走眼的也并不在少数。阁老的墓在我脑海里依然萦绕,在我们村的人嘴里依然热火,大家几乎认定一个事实,就是阁老墓就在我们村旁边,但是在哪里,无人知晓。松林盗墓多年,完全无头绪,许仙通天入地,一样茫然失措。村里抛开了阁老墓不谈,把我家地里的郭家墓盯得死死的,好比一个鸡蛋,有了裂缝,苍蝇便蜂拥而至了。这个事太过头疼,我也懒得关注,虽然是在我家地里的,但最终可能和我家关系微乎其微。我还在为晚上见唐若曦惴惴不安,那是一个怎样的场面,我下午徘徊,幻想,比考试和面试要紧张多了。黄强说:“你紧张,说明你在意。”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6 20:20
    黄强说的也是,但不完全对。这是类似于相亲的模式,我第一次碰到,难免紧张。到了下午五点,我急忙去了西餐厅,发现来早了,在餐厅门口徘徊,抽一根烟,抽的直打喷嚏,我觉得我傻,应该先加唐若曦的微信的,可以从她朋友圈一撇其颜,看了照片,起码有个底子,仿佛见过,就会好一些。赶忙去加唐若曦微信,却一直没人回应通过。六点快到了,我坐在餐厅里,把位置给她发了个信息,眼睛盯着进餐厅的门,全神贯注。一旦进来一个女生,我就以为是唐若曦,但是进来十来个了,没有一个朝着我走过来。位置正好在马路旁边,车辆川流不息,轻轨哗啦啦驶过,高楼大厦开始亮起了灯光。我看着手机,和王莹发微信。王莹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说,饭局才刚刚开始。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6 20:42
    唐若曦在我对面轻轻坐下,我并没有发觉,我忙着和王莹发微信,边发微信脸上边洋溢着微笑。一个好听的声音问我:“请问是刘中凯吗?”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吨位些许庞大的女生坐在我的对面,扎了马尾辫,脸很宽阔,宽阔的脸上是白里透红,鼻子,眉毛,眼睛,嘴巴,应有尽有,还带着春天一般的微笑。浅粉色连衣裙,胸部撑的如同高山,隐约还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衣。我知道,这就是唐若曦了,连忙说:“是是是。”心里想,据说微胖的女孩子,心眼都不错的。我们对着互笑,笑完之后再笑,笑了以后还笑。我叫服务员点餐,问她的胃口,她说都行,我就点招牌的澳洲牛排,但是看到价格,我便换了另外一个牛排。我想,差不多就行了,这是第一次和唐若曦见面,也是最后一次。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6 23:07
    没想到唐若曦非常健谈,十分能喝酒。晚上十点,我醉醺醺被唐若曦送到住处门口,说了再见,我一个人扶着墙,二十分钟才走到门口,敲门。王莹开门后,给我倒了热水,我一觉睡了过去。
    这一年夏天,我游离在王莹和唐若曦中间,疲惫不堪。王莹是神经大条的女孩子,唐若曦是神机妙算的神探,我是伪装者。我取悦了赵敏捷,得到了她的帮助,工作也顺风顺水,村里的盗墓队事情处理完毕,每家由松林分了两千块钱,一切都平淡了,仿佛春天的湖面。我也淡忘了村里盗墓的事,开始忙于混泥土的城市里的灯红酒绿。大的感觉没有,就是热,江南夏日的太阳像火一样,手在空气中挥舞,犹如粘上了冬日家乡的火炉。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6 23:17
    今天开一天会,有点疲惫,就不继续更了,谢谢大家支持鼓励,明天继续,暴风骤雨即将来临。
    作者:石阶陡陡 时间:2017-02-27 09:24
    像蜜蜂飞过花丛,像泉水流经小溪。人们总是有意地去感叹时间的恍若隔世,但是日子是实实在在的横在那里,如三军仪仗队,严肃地让你每天审视的,对于时光流逝之快的感慨,我丝毫不以为然,因为我是把握了每一天,所以并不使用白驹过隙来形容它。第二年深秋,我和唐若曦在老家举行了婚礼,婚礼上,出乎我的意料,王莹也来了,站的笔直,拍手称快。我和唐若曦在接受着大家的祝福,幸福地笑着,我们根本没有注意到王莹的一举一动。礼节性的仪式过后,母亲见缝插针,告诉我,你那个朋友怎么一会笑若桃花,一会声泪泣下?我吃了一惊,瞥看王莹,她果然在摸了眼泪之后脸上洇出勉强的微笑。我对母亲说,她是被我和若曦的婚礼感动了,和我一样,眼睛很软,见不得喜悦或悲伤。
  • 首页
  • 上一页
  • 3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石阶陡陡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332天 / 跨度516天】
    • 开贴:2016-11-10 09:40
    • 更新:2018-04-10 20:56
    • 阅读:708885 回复:8578 楼主:1671
    • 字数:约485千字
    • 图片:12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