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阴间公务员》——退休了,说点我在下面的工作经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0:00

    ……
    回首往事,该有30年了吧,这世间有些事可能只有经历了才能相信它的存在,又是如此的不可思议,令人唏嘘。
    1983年是很不平静的一年,我相信不少朋友那时还没有出生,但69年之前生的人应该对那个时段有比较深刻的映像,那一年殁了不少人,死因则千奇百怪。
    那一年,兄弟我21岁,初中辍学的我当时正在西部侯城从事着摆地摊这一极有前途的工作。
    那时的商场啊小卖部啊都是国家的,所以个体户在那时也可以算作是一个非常前卫的职业。
    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我相信我的人生也许会是截然不同的一种形式。呵呵,也许就是另一个娃哈哈、史玉柱……
    那是83年的6月1日,农历四月二十,那天好像还是儿童节。我骑着嘎吱作响的三轮,拉着一车从省农贸市场批发来的西瓜走街串巷的兜售。
    此时的天还蒙蒙亮,街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寂静的耳边只有我登破三轮的嘎吱声。
    正当我合着节奏卖力的登着车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条黑影从我的身后掠过,我的破三轮像是被什么东西带了一下,然后就连人带车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做了一个优雅的弧度后,我像个破布袋一样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路边的一颗法国梧桐树上面,抽了几下筋,然后扑倒在了人行道的波纹状水泥地砖上……
    这个时候没死透的我还隐约听到了汽车猛加油门的隆隆声,在迷蒙的视野中,我感觉到一辆漆黑的东风重卡正拖着我绝尘而去,然后我就啥都不知道了……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0:04
    当我醒来,我发现自己已经迷迷糊糊的来到了一扇大门前。从门口看去,像是那种机关大院,不过样式老旧,到底是那个年代造的兄弟我倒也说不上来。
    大院门口立着个穿着军装的军人在站岗,这军人的穿着和普通部队的军装不一样,全身的装束都是黑色的,黑衣黑裤黑皮鞋,唯一的亮点是手臂上的红袖章和帽子上的红圆圈。
    这卫兵板起脸瞥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站在门口猥琐打量着院内,就一脸严肃的问道,“你找谁?”
    “哦!我随便看看,随便看看”我立刻满脸堆笑的点头哈腰,说着就转身欲走。
    别说兄弟我没见过市面,兄弟那时不过就是个小贩,摆地摊的时候被联防队追得鸡飞狗跳满街乱窜是常事,那时候的联防队属于纠察队性质,不属于正式编制,其实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制服,但不少人喜欢穿军装,也许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样的穿着在教训咱这样的刁民的时候,能勃发出更强大的气场吧。所以碰到穿军装的大兵哥,兄弟我的原则是“尽量别有交集”
    没等兄弟我走出几步,突然听得后面有人扯着公鸭嗓子叫道“等等!”
    我警惕的回头,循声只见从院子里跑出一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人来,见了我,来人立刻拿起手上的一叠文件翻看起来,一边翻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0:08
    “我?我叫陈二草,这位领导,您找我有啥事?”我有些心虚,但脸上还不忘尽量挤出谄媚的表情。
    “哦,二草同志”中山装翻找了一下手里的那堆纸,从里面抽出了一张放到了最前面,然后说道,“跟我来。”
    咱这种小摊贩个体户,对那种机关里穿中山装的公务员从心底有一种敬畏情绪,这些人可是能把联防队员踩在脚下的存在!再说,他态度也不错——还叫我同志。所以他让我跟着,我就老老实实的跟着。
    我跟着中山装来到一间办公室里。
    “张秘书,人来了”中山装将一张履历一样的纸递给坐在办公桌前的一个人,说着他就恭敬的退了出去。
    我抬眼一看,只见那办公桌前正襟危坐着一个约莫五六十岁的老头儿,这老头身着一件灰色呢料中山装,方面阔耳,相貌极其忠正。
    这身行头不得了!我得卖几个月水果才买得起?尼玛这可是呢料的中山装!懂不?好吧,这个打扮用现在的话说起来就尼玛叫“高端、大气、上档次!”绝对特妈的贵族!
    “啊!二草同志,请坐,坐!”那老头见到我便热络的站了起来,指了指办公桌前的一张凳子道,“欢迎你来我们阴司保卫二处”。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0:10
    “硬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这硬丝是个什么丝?
    “这阴司就是阴间,就是死人待得地方,先自我介绍下,我是阴司武装部西部厅侯城局保卫二处主任秘书,我叫张卫国……”
    “什吗?!难道我死了吗?!”张秘书话音未落,我刚贴到板凳上的屁股像被插了钉子一样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我的小心肝扑扑的,娘希匹,从刚才到这地方我就有不好的预感?!
    “别紧张,啊(第二声,)、别紧张”张秘书缓步走上前来,面色和蔼的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坐下,“是这样的,今年我们保卫二处需要几个新人,你是被我们的巡逻车给带来的”
    草字头!难不成那辆黑色的东风重卡就是他们派来暗算我的,我说我又没有违反交通法规,我特妈三轮车骑在人行道上咋就给汽车撞了呢?还特妈的是一辆卡车!妈的,这不是草菅人命吗?还有没有王法?懂不懂啥叫和l谐社会?草字头!草字头!(这草字头是兄弟我骂人喜欢用的口头禅、代表艹的意思——或者草,兄弟我觉得激动的时候说这仨子特能发泄本人不满的心情,而且还显得文雅,给大姑娘听了还能提高我的形象,展示兄弟我地素质~~)
    我越想越生气,正待得发作。却听那个张秘书自顾自又继续说了起来,“你不要有想法,啊(第二声),放心~你还没有死,你如果不愿意加入我们,放你回去便是,你还有50年的阳寿未尽”
    “领导,那要不我先走了,您看我这小胳膊小腿的……这工作好像不太适合我”
    张秘书话音未落,我立马满脸堆笑的一边点头哈腰的打招呼,一边站起来欲滑脚,兄弟我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愿意呆在阴间?!扯蛋吧?谁愿意谁待去。没成想刚想迈出半步,双脚却怎么也动不了半分!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0:13
    “年轻人,别着急嘛,别着急,你至少也得先听我说完不是?”
    只见这张秘书已经一把扣住我的手腕,这老小子力气不小,被他拽住,我觉得一股巨力从我手腕上传来,我居然一点都动弹不得!我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已经紧紧的制住了我的全身,而同时,我甚至感觉到了有生命危险!
    “你,你说完我要是还想走,你,您可不能拦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只能结结巴巴的服软道,我心知在阴司是没有什么道理可以讲的,只能希望他们既然能在阴司当官多少能讲点道理。
    这张秘书闻言便放开了我,慢悠悠的坐回了办公桌前,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放心,你如果不愿意,组织是不会强迫你地,啊(第二声),组织上奉行的是一切自愿原则。”
    “好,您说,我、我听”
    我硬着头皮坐下,豁出去了,我想这老小子这么厉害应该也没必要骗我一个小市民。
    “好吧,我首先给你介绍一下基本情况吧,是这样的,你应该知道,人死了以后会来阴间。这阴间和阳间你可以理解为两个不同的时空,既然是两个时空呢,那么就有互相穿越的可能性。”
    这老小子说着顿了顿,接着道,“当然,一般情况下是无法穿越的,但是有一些具备一定能力的存在可以。也就是阳间一般俗称的恶鬼,当然并不仅限于此,鬼是阳间人对阴司生物的统称,这里面有些并不全是鬼这样的灵体,反过来,阳间也有一些人类或者其他生物能够有意或者无意的进l入到幽冥,比如阴年阴月阴日生并且在阴煞上出生的你,只要懂得方法,就可以肉身在阴阳两界行走。所以,维持幽冥到阳间的关隘的和平与稳定,是我们二处的责任之一。”
    说完这一通,这张秘书又顿了顿,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正认真听讲,就继续解释道,“我们二处的另一个重要职责,是防范和抵御境外势力的渗透活动!”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1:32
    “啥?还有境外?这阴司难道不止一个吗?”听到这里我突然觉得万分的惊讶,这和我那狭窄的知识面有些出入。
    “废话,我们是纯洁的盘古布氏世宗阴司,万恶的耶和华拜金派走狗是没有资格进这里的”
    “对,对!领导所言极是!”
    我立刻点头附和,不过心里不禁暗自唏嘘,现在阳间都已经和耶和华那边的人作生意大家发财了,这阴间咋还这么跟不上时代呢?还拜金派,……不过说起来咱还是个个体户,放大了讲,也算是拜金派走狗的范畴了,这张秘书该不会因为这个把柄把我咔嚓了吧……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1:41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听到张秘书改用一种谆谆教导的口气循循善诱道,“小陈啊,你也不用多虑,啊(第二声),组织是讲原则地,我知道你做过个体户,啊(第二声),现在时代也不同了,个体户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总还是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再说也不稳定。”
    这老家伙说着又顿了顿,看看我继续道,“要是能够当上人民的公仆,当领导!要福利有福利,要待遇有待遇,摔不坏的铁饭碗,对吧?”
    “老大,你信不信我做梦也想为人民服务啊?可咱没关系又没文凭怎么能当上那高尚的公仆?”我实是有感而发就脱口而出了,那时候大乾国对外开放不久,下海的捞金效应还没有显现出来,像我这样的个体户大多数都是生活所迫,如果能有个铁饭碗,就算能混到工厂里做光荣的工人,谁愿意跑大街上风里来雨里去?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1:43
    这话刚说完,又转念一想,草字头,这张秘书该不会能读到我脑子里在想什么东西吧?咋我正想着个体户,这老小子就提个体户呢?我心里暗骂他老小子他该不会也听到了吧。兄弟联想到这位老小——先生,那骇人的实力,顿时惊出一身的冷汗,背脊发凉。
    这一愣神,兄弟突然觉得自己到的小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几下,耳边传来张秘书亢奋的声音。
    “这响当当的机会不就摆在面前嘛?!”
    我一抬头,却发现这张秘书已经冷不丁的窜到了我面前,那张方正的老脸已经因为兴奋而皱成了菊l花,因为凑得近,他嘴里那股浓郁的大蒜气息呛了我满鼻,这老小子正打了鸡血一样热情洋溢的拍着我的肩膀道,“加入我保卫二处,做安全员!响铛铛的公务员!人民的公仆!”这下子力大,拍的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1:49
    我坐定,愣了良久,闷出一句,“我还不想死”
    公务员的诱l惑ting大,其实做了这么久朝不保夕的个体户我真的很渴望能有一匹铁饭碗,可是兄弟我还这么年轻的说。
    “谁说你要死?在我们二处干的可大多数是活人”
    “活人能在阴间做事?”
    “这个逆魂的状态下是可以的,不过二处很多人都是在阳间做事的,所以大多数时候不需要来阴间坐班,我们二处在阳间也有办事处,也就是领工资的时候来阴间过个场——其实阴司可比阳间好,我们不少的同事都宁可调到阴间的职能部门呢——这个等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这张秘书滔滔不绝的解释道。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1:54
    “那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你目前的职务是保卫二处外围公共安全协管员,职称是副办事员,暂时主要工作是协助维持阴司到阳间外围的安全和稳定。”
    “具体是干什么的?”
    “其实也没什么事,也就是维持下治安,偶尔捉个从阴间偷渡过来的生物,给它押送到阴间的局子里关起来这些小事而已,这个等你到了我们阳间的办事处自然会有专门的人手把手的教你”这老小子似乎是故意模糊其辞的回答道。
    “您说的生物是指鬼?”我有些唏嘘的问道。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1:56
    这老张闻言想了一下,点点头道,“嗯,包括在内。”
    “可是我怕鬼诶”
    “呵呵呵,鬼只是个代词而已,我们的工作人员第一次接触岗位工作的时候都这样,工作的久了也就这么回事,一般能开阴眼的人开始都怕鬼怕的要死,可是这又怎么样?这是因为不知道鬼是怎么回事,恐惧源于未知嘛。对我们这些老同志来说,鬼这种低级别的东西根本就称不上难缠。其实鬼也怕我们怕得要死,你说是贼怕公安,还是公安怕贼?这鬼就是贼,我们就是公安。你说那个怕那个?等你真的当上了公共安全员,鬼看见你都是绕路走的”

    作者:陈二草 时间:2015-02-10 21:58
    张秘书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你来我们这里时阴眼已经打开了部分,就算你不来我们这里工作,你以后照样是很容易撞鬼的,到那时候你不就尴尬了吗?你加入我们二处,至少知道怎么对付那边的生物,身边还有很多的同事帮助你,教导你,像你这种纯阴体质是很容易招鬼的,如果你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自己乱闯,在社会上很容易被鬼害死的,年轻人。”张秘书说罢摆摆手。
    这是威胁,吃果果的威胁!!不过我真被他吓到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二草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51天 / 跨度834天】
    • 开贴:2015-02-10 20:00
    • 更新:2017-05-25 00:06
    • 阅读:285087 回复:7405 楼主:6532
    • 字数:约231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