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 首页
  • 上一页
  • 15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碧血黄沙2016 时间:2018-04-13 16:49
    这一解释,众将再无异议,尉元接下来布置战斗任务,徐州城交给李璨、薛安都负责防守;他本人则亲率精兵趁夜出城。
    出城后,鲜卑骑兵按计划行事——
    负责攻击吕梁和茱萸的北魏军坚决贯彻了尉导演的意图,为了把戏做真,鲜卑骑兵每人手里举着两支火把,远远看去,端的是一支大军;而尉元本人率领的部队,却是偃旗息鼓,人衔枚、马摘铃,神不知鬼不觉的向宋军纵深穿插而去。
    很快,负责造势的两支北魏军便和宋军交上了手;那年头儿也没有夜视器材,判断对方人数多少,就看一个指标——火把。
    张引和谢善居一看来的火把铺天盖地的,赶紧派人给下磕大营的沈、张送信儿:我军正面发现敌军主力。
    掐着两份来自不同地点,但内容相同的战报,沈攸之和张永有点儿迷糊,魏军主力怎么可能同时出现两个地方?再问问送信的士兵,后者均言之凿凿,确实是!
    这里肯定有一路是真的,可问题是哪一路才是魏军主力呢?沈、张一商量,还是宁信其有吧,于是,宋军大营,营门大开,部队分头向吕梁和茱萸增援而去。
    此时,走在奔武原路上尉元不知道,他写的剧本已经成功的迷惑了对手;为了加快进度,尉元叫过手下先锋吕洛拔,让其先行一步,快马加鞭赶往武原。
    不说吕洛拔怎么蹑足潜踪,再说下磕大营里。
    沈攸之和张永打发走了援兵;这二位也是久历战阵之人,越琢磨越觉得不对;俩人对着地图研究了半天,一对眼神儿,二人异口同声,咱别是中了尉元那老狗声东击西之计吧。
    张永说,尉元这次分兵攻我,如果目的是要调虎离山,吸引我主力增援;那他接下来要么围点打援,伏击咱们的援兵;要么趁我大营空虚,来偷袭下磕;可这半天啥动静儿都没有,那他前面的戏不就白演了!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沈攸之激灵一下子,我去,他既不是这个,又不是那个,这孙子不会惦记上武原了吧?!
    啥也别说了,赶紧派兵吧!
    二人喊来猛将周山图,命其率领两千士兵,火速驰援武原。
    但还是晚了。
    这边儿周山图还在路上疯跑,那边儿吕洛拔已经开始猛攻武原了;驻守武原的王穆之没料到大后方会出现鲜卑骑兵,疏于防范,一开始便吃了不小的亏,人被放躺下了一地,粮车也被抢走不少。
    等周山图赶到战场,武原外城已经濒临失守,原先宋军立于城外的营寨已是一地鸡毛。
    战况紧急,周山图撸起袖子开干;斜刺里杀向北魏军,生生遏制住了鲜卑人的攻势。
    作者:碧血黄沙2016 时间:2018-04-13 19:57
    吕洛拔见宋军援兵抵达,迅速收拢部队同时向身后的尉元发出鸡毛信;后者也很给力,兼程而至。
    这下本来因周山图到来稍微缓解了一下的武原大营再度陷入危机。
    尉元带的可真是魏军的主力,来了二话不说便发起了猛攻;一时间武原城下杀声四起,箭如飞蝗;魏军悍不畏死,宋军搏命反击;几轮激战下来,魏军在付出重大伤亡后,攻陷了武原外城,数千宋军战死;王穆之、周山图率领残部退进内城。
    血战获胜,尉元进入武原城;这一仗宋军的勇猛给他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在搬空外城的囤积的粮草后(500多车),尉元主动派出使者跟城内的王、周二人取得联系,大概意思是,你们撤吧,我让路,保证不黑你们。
    就这样,王、周二人得以率领残部撤回了下磕大营。
    果然如战前尉元预料的那样,北魏军倾全力拿下武原之后,宋军登时陷入了被动;天寒地冻中丧失了辎重的宋军生存都是问题,更甭说打仗了。
    公元467年1月,新年刚过,吃饱喝足的尉元集中全部主力开始猛攻下磕城;而此时的宋军却是凄凄惨惨戚戚。
    无奈之下,沈攸之和张永一商量,守下去,很可能就全军覆没了;于是二人下令宋军突围南走。
    然而,天不佑宋军;沈、张二人不幸碰上了百年难遇的寒流;撤退途中,天降大雪,河面结冰,宋军所有的战舰都无法行动,原来从水路而来、习惯于水战的宋军不得不丢弃战舰,从陆路败逃。
    隆冬季节,让常年生活在冰天雪地里的鲜卑骑兵找着感觉了,可对长期生活在水乡泽国的江南将士们而言,无异于梦魇;再加上辎重尽失,饥肠辘辘;这支刘宋的精锐之师顿时丧失了战斗力。
    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早在拿下武原之后,尉元就笃定,沈、张二人坚持不了多久了;因此他早早儿的做了准备,提前命鲜卑骑兵长程迂回,埋伏在宋军的归途中;而后,他让薛安都率领徐州的伪军从后面追杀。
    黑夜中夺路而逃的宋军遭到南北夹击,一场残酷的屠杀随之在茫茫的雪夜里展开。史籍记载,这一仗,在下磕以南六十里的路上,数万宋军无头的尸体一个儿挨着一个儿;这里边儿被冻死的宋军士兵就有1万多人((《魏书?李璨传》 “(张)永军冻死者万计”);统帅沈攸之、张永仅以身免。
    作者:碧血黄沙2016 时间:2018-04-16 12:56
    尉元进了徐州,宋军这边儿啥反应?
    其实就在尉元进城当天晚上,沈攸之和张永便派了一支小部队夜袭了徐州;算是火力侦察了一下。
    一打,没打动;宋军便撤了。
    此时战场的态势是,如果单比人数,宋军占优;但鲜卑人以骑兵为主,来去如风;而宋军多步兵和水师,机动能力不如对方。如果比地利,北魏军占据坚城徐州,但徐州周边地区,基本上还在宋军控制之下,沈攸之、张永坐拥优势兵力凭险待机;而张引则带着他手下的2千人,走位飘忽,基本上把徐州附近能收走的粮食全给打包划拉走了。
    长此以往,鲜卑人恐怕要饿肚子了。
    尉元不想饿肚子,因此在打退宋军的偷袭之后,他便开始筹划下一步的作战行动。
    阅读战场,尉元直嘬牙花子——
    对他威胁最大的,不用说,肯定是驻守下磕的沈攸之、张永率领的宋军主力;不过想消除这个威胁比较难;沈、张二人很是滑头,到了战场之后第一件事儿不是攻城,或者找鲜卑骑兵决战;而是先热火朝天的挖战壕、修工事,摆出一副不服你来怼我的架势。
    攻坚历来是北魏军的弱项,以弱点出战,首先就不划算了;而且之前沈攸之、张永命龙骧将军谢善居率驻守吕梁,这支宋军人数虽然不多,但位置正卡在徐州到下磕的必经之路上;尉元如果发兵攻打沈、张大营,打赢了还好,如果打输了,或者僵持了,谢善居从旁一撞,鲜卑骑兵就要吃大亏。可是如果尉元先打谢善居,沈、张岂是省油的灯,能让你轻轻松松的把卡在嗓子里的刺拔掉?
    左右为难,这可这么办;琢磨来琢磨去,尉元一拍大腿,去特娘的,既然不好打,那这俩我哪个都不打了!
    那不打他们打哪儿呢?
    尉元把众将集合起来,面对地图,尉元对众将说,现在情况大家都清楚,宋军挖了个坑等着咱们跳;这种摆明要吃亏的事儿肯定不能干;我意已决,尉元一指地图上的武原,我们第一刀砍这儿,宋军的辎重大营;此战得胜,接下来的仗就好打了。
    将领中有人说了,我们空城而去,万一宋军攻城该如何是好?
    尉元笑笑,我们当然不能这么简单粗暴,直奔武原。
    尉元收了笑容,点手叫过两名将领,出城之后,我军兵分三路,你俩负责攻击谢善居、张引两军;记住,声势一定要做足,要打的狠、打的猛,摆出全歼敌军的架势;要让沈攸之、张永相信,你们带的是主力,目的是要吃掉他放出来的饵。
    作者:碧血黄沙2016 时间:2018-04-16 15:14
    顿了顿,尉元接着说,只要沈、张相信,他就会派出援兵,这时候你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接下来撤回徐州就成。剩下来的事儿就是我的了,我给咱端他的老窝子去。
    这一解释,众将再无异议,尉元接下来布置战斗任务,徐州城交给李璨、薛安都负责防守;他本人则亲率精兵趁夜出城。
    出城后,鲜卑骑兵按计划行事——
    负责攻击吕梁和茱萸的北魏军坚决贯彻了尉导演的意图,为了把戏做真,鲜卑骑兵每人手里举着两支火把,远远看去,端的是一支大军;而尉元本人率领的部队,却是偃旗息鼓,人衔枚、马摘铃,神不知鬼不觉的向宋军纵深穿插而去。
    很快,负责造势的两支北魏军便和宋军交上了手;那年头儿也没有夜视器材,判断对方人数多少,就看一个指标——火把。
    张引和谢善居一看来的火把铺天盖地的,赶紧派人给下磕大营的沈、张送信儿:我军正面发现敌军主力。
    掐着两份来自不同地点,但内容相同的战报,沈攸之和张永有点儿迷糊,魏军主力怎么可能同时出现两个地方?再问问送信的士兵,后者均言之凿凿,确实是!
    这里肯定有一路是真的,可问题是哪一路才是魏军主力呢?沈、张一商量,还是宁信其有吧,于是,宋军大营,营门大开,部队分头向吕梁和茱萸增援而去。
    此时,走在奔武原路上尉元不知道,他写的剧本已经成功的迷惑了对手;为了加快进度,尉元叫过手下先锋吕洛拔,让其先行一步,快马加鞭赶往武原。
    不说吕洛拔怎么蹑足潜踪,再说下磕大营里。
    沈攸之和张永打发走了援兵;这二位也是久历战阵之人,越琢磨越觉得不对;俩人对着地图研究了半天,一对眼神儿,二人异口同声,咱别是中了尉元那老狗声东击西之计吧。
    张永说,尉元这次分兵攻我,如果目的是要调虎离山,吸引我主力增援;那他接下来要么围点打援,伏击咱们的援兵;要么趁我大营空虚,来偷袭下磕;可这半天啥动静儿都没有,那他前面的戏不就白演了!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沈攸之激灵一下子,我去,他既不是这个,又不是那个,这孙子不会惦记上武原了吧?!
    啥也别说了,赶紧派兵吧!
    作者:碧血黄沙2016 时间:2018-04-16 19:11
    二人喊来猛将周山图,命其率领两千士兵,火速驰援武原。
    但还是晚了。
    这边儿周山图还在路上疯跑,那边儿吕洛拔已经开始猛攻武原了;驻守武原的王穆之没料到大后方会出现鲜卑骑兵,疏于防范,一开始便吃了不小的亏,人被放躺下了一地,粮车也被抢走不少。
    等周山图赶到战场,武原外城已经濒临失守,原先宋军立于城外的营寨已是一地鸡毛。
    战况紧急,周山图撸起袖子开干;斜刺里杀向北魏军,生生遏制住了鲜卑人的攻势。
    吕洛拔见宋军援兵抵达,迅速收拢部队同时向身后的尉元发出鸡毛信;后者也很给力,兼程而至。
    这下本来因周山图到来稍微缓解了一下的武原大营再度陷入危机。
    尉元带的可真是魏军的主力,来了二话不说便发起了猛攻;一时间武原城下杀声四起,箭如飞蝗;魏军悍不畏死,宋军搏命反击;几轮激战下来,魏军在付出重大伤亡后,攻陷了武原外城,数千宋军战死;王穆之、周山图率领残部退进内城。
    血战获胜,尉元进入武原城;这一仗宋军的勇猛给他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在搬空外城的囤积的粮草后(500多车),尉元主动派出使者跟城内的王、周二人取得联系,大概意思是,你们撤吧,我让路,保证不黑你们。
    就这样,王、周二人得以率领残部撤回了下磕大营。
    果然如战前尉元预料的那样,北魏军倾全力拿下武原之后,宋军登时陷入了被动;天寒地冻中丧失了辎重的宋军生存都是问题,更甭说打仗了。
    公元467年1月,新年刚过,吃饱喝足的尉元集中全部主力开始猛攻下磕城;而此时的宋军却是凄凄惨惨戚戚。
    无奈之下,沈攸之和张永一商量,守下去,很可能就全军覆没了;于是二人下令宋军突围南走。
    然而,天不佑宋军;沈、张二人不幸碰上了百年难遇的寒流;撤退途中,天降大雪,河面结冰,宋军所有的战舰都无法行动,原来从水路而来、习惯于水战的宋军不得不丢弃战舰,从陆路败逃。
    隆冬季节,让常年生活在冰天雪地里的鲜卑骑兵找着感觉了,可对长期生活在水乡泽国的江南将士们而言,无异于梦魇;再加上辎重尽失,饥肠辘辘;这支刘宋的精锐之师顿时丧失了战斗力。
    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早在拿下武原之后,尉元就笃定,沈、张二人坚持不了多久了;因此他早早儿的做了准备,提前命鲜卑骑兵长程迂回,埋伏在宋军的归途中;而后,他让薛安都率领徐州的伪军从后面追杀。
    黑夜中夺路而逃的宋军遭到南北夹击,一场残酷的屠杀随之在茫茫的雪夜里展开。史籍记载,这一仗,在下磕以南六十里的路上,数万宋军无头的尸体一个儿挨着一个儿;这里边儿被冻死的宋军士兵就有1万多人((《魏书?李璨传》 “(张)永军冻死者万计”);统帅沈攸之、张永仅以身免。
    作者:碧血黄沙2016 时间:2018-04-17 15:06
    下磕会战惨败的消息传回建康,刘彧目瞪口呆。
    嘚瑟吧,让你瞎J8嘚瑟!
    简单说说双方态势吧——
    下磕会战结束,宋魏这盘棋,北魏无疑抢到了先手。
    徐州一下,尉元军如同一把尖刀一样,撕开了刘宋在淮北的防御体系。而占据了徐州,魏军可以轻而易举的隔断刘宋青、兖二州跟本土的联系,北魏胃口大点儿,且不说占领山东那是迟早的事儿;以此为出发地笔直向南可以奔建康,向西南可以将整个豫州收入囊中。一句话,地利上占了大便宜。
    这话如果反过来从刘宋角度说,对北魏有利,肯定对刘宋不利了;北魏军占了徐州,如果乐意的话再往前延伸一步就能控制住淮河下游,这样的话,山东孤悬于外,迟早会被吃掉。且不说丢掉刘裕好不容易抢回来的地盘儿会让刘宋肉疼;单说国境线南移,就会让刘彧不论攻守都非常被动。
    当然,这是宏观的态势。
    具体到战场的微观层面,刘宋却并非一无是处。
    徐州做为淮北地区的枢纽固然重要,但是从徐州到淮河之间,还有着一段儿不近的距离,而且在这一地区,为数众多的城池都有宋军驻守;比如下邳、睢陵(江苏泗洪县洪泽湖中)、宿豫(江苏宿迁东南)。
    除此之外,在徐州以北的大片地方,团城(山东沂水县)驻扎着刘宋的东徐州刺史张谠、无盐驻扎着刘宋东平太守申篡、梁邹(山东邹平县东北)驻守着刘宋幽州刺史刘休宾;升城(山东长清县西南)还有并州刺史房崇吉;等等吧。
    总的一句话,‘农村包围城市’。
    对刘彧而言,此时虽说丢了徐州,但尉元军其实已然陷入了合围;拔掉这颗钉子并不是非常困难的事儿。
    而从宋魏整个战场来看,对刘彧来说,倒也不全是坏消息。
    就在东路魏军迅速南下的同时,西路魏军也进展神速,很快杀进了刘宋的豫州境内。
    但是这路魏军的统帅拓跋石跟尉元比起来可就操蛋多了,一路顺风顺水的打进豫州,拓跋石志得意满,不仅整天饮酒作乐,不思进取,而且毫无战场意识。
    上梁不正下梁歪,拓跋石这么瞎整,魏军的西路军也都跟着懈怠起来;刘宋征虏将军刘勔抓住机会,不仅遏制住了北魏军在豫州的攻势,甚至几个反击下来将本已深入豫中的鲜卑骑兵赶回了豫北;如此,刘宋淮河上游的防御体系得以保全。
    这么一来一往,南北双方在东西两线都进入了‘冬歇期’;宋军固然损失惨重;北魏方面也打的精疲力竭;双方都在调整部署,准备新的动作。
    现在,就看谁先出招儿了。
  • 首页
  • 上一页
  • 15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碧血黄沙2016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31天 / 跨度549天】
    • 开贴:2016-10-18 15:27
    • 更新:2018-04-20 17:02
    • 阅读:197908 回复:2160 楼主:901
    • 字数:约923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八卦嗯。。。我是真的想说说瘦了之后那种微妙的心理【移步美容美体版】[已扎口]4图 花式作死第一名5 2014-08-04 14:15 340/170 15/22
    情感魂兮安否-忆爱妻“河妹” freesky7891 2010-09-28 21:13 1524/335 175/1153
    国观钓鱼岛--中、美、日、台局势已定 等着吧68图 hyj养老 2017-09-23 19:11 55378/3214 212/1823
    八卦韩国首尔穷游,批货攻略21图 行在旅途中 2013-12-09 19:57 177/52 10/671
    八卦风车大结局,慢聊那些没带走的劲!(图文解说)358图 感动风车 2011-09-22 12:02 63/175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