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 首页
  • 上一页
  • 220
  • 页码:
  • 作者:碧血黄沙2016 时间:2018-02-14 10:55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刘劭和刘浚人这哥俩儿,根本没打算要改过自新。
    说这话儿是公元453年2月初,刘义隆骂完刘劭、刘浚哥俩儿,便让刘劭回去闭门思过,而让刘浚去荆州任职。刘义隆的想法儿,把这俩兔崽子分开,省的凑在一块儿整事儿。
    刘劭没二话,肚子里骂着娘回自己的东宫去了;刘浚要出远门儿,走之前有个流程还要走一下,那就是以官身儿进宫谢恩。
    没想到,出事儿了。
    就在刘浚给刘义隆磕完头,转身出门儿这么会儿功夫;有人进来密报,之前公安部A级通缉犯严道育,一直就躲在刘浚的驻地,而且您这位少爷打算带着通缉犯上任去。
    这给刘义隆气的,疯了都要;不过他也算老司机了,表面儿上没声张,暗地里派人就奔了刘浚的官邸,一扑,没扑着严道育,这老娘们儿又跑了(有传闻说刘浚又把严道育塞进了东宫);不过也不算走空,严道育身边儿俩丫环没跑了,被抓了个正着。
    把人带回来,都不用上刑,这俩丫环就撂了;一五一十把来龙去脉交代了个清清爽爽;包括之前刘义隆有些不知道的,这俩丫环都撂出来了。
    这还了得了,刘义隆脑瓜子被这条消息刺激的嗡嗡的!
    这脑袋一嗡,刘义隆连着干了两件傻事儿——
    第一件事,叫江湛和徐湛之进宫,商议要废了太子,另立他人;以及要把刘浚逮捕下狱,找时间明正典刑。
    第二件事,把第一件事儿告诉了刘浚他妈潘淑妃。
    为什么说这是两件傻事儿呢,您往下看。
    看过前文,您应该知道,江湛和徐湛之跟刘劭关系很恶劣;如果有一天刘义隆歪歪了,刘劭继位,这俩想混个自然死,难!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运气好的话,江湛或者徐湛之,能在刘义隆另立太子这件事上获利,而且是一本万利的那种利。
    原因,在下一说,您就能明白——
    咱前面说了,刘义隆的那几个儿子,他不太喜欢刘骏;不出意外,这位三少爷已经出局了;那么就剩下老四刘铄,老六刘诞,以及老七刘宏。
    这里边儿,江湛的妹妹嫁给了刘义隆的老四刘铄;而刘义隆的老六刘诞的一个妃子,是徐湛之的女儿。
    换句话说,这两位,有33.33%的几率能权倾朝野。
    作者:碧血黄沙2016 时间:2018-02-22 10:20
    当然,咱也得说一句,至于谁是圣心默定的接班人,还真不是刘铄和刘诞,而是刘宏。
    刘义隆之所以看上刘宏,道理说出来也简单,刘宏没背景。
    小刘同学的妈很早就去世了,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因此小刘从小就表现的与世无争,不像他几个哥哥那样对权力有很大兴趣。
    这一点,也正是让刘义隆觉得放心的地方。
    三个人,三个候选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有兄弟可能会说,争个鸟争,这种事儿,刘义隆是皇帝,他拍板儿不就得了。
    如果这话您让刘义隆听见,他肯定会龇牙咧嘴的跟您说,小戝,不懂政治就少跟这儿叨逼叨!
    这会儿刘义隆不敢太过强硬,说穿了,他需要江湛和徐湛之的支持清除太子一党;并且支持他立刘宏的决策。
    这也就是在下说刘义隆这事儿办的傻的原因。
    其一,废了刘劭,就一定得立马儿立个新的吗?
    其实未必。
    刘义隆完全可以只谈废,而不谈立。拿下刘劭,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其二,说服江湛和徐湛之支持刘宏,这事儿也不老靠谱儿。
    漫说这二位都有自己的候选人;就算他们没有候选人,想想刘义隆的大哥刘义苻、二哥刘义真是怎么死的?那不就是被大权在握的辅政大臣联手做了的。刘宏身后啥也没有,换句话说,如果他登基,那才叫真正的孤家寡人。你敢保证江湛、徐湛之支持的人不会动觊觎之心吗?
    什么是政治?一、实力,二、利益。仅此而已。
    刘义隆、江湛、徐湛之三人谁也说不服谁;到点儿可就要下班儿了。
    那俩回家吃饭,刘义隆可是一脑门子官司;回到后宫寻思着找人聊聊,倾诉一下。也不知道他咋想的,信步就来到了刘浚的妈潘淑妃的住处。
    一看自己老公脸色非常难看,潘淑妃加着小心就问,您这是怎么了?
    刘义隆长叹一声儿,话就如滔滔江水可就止不住了;而且越说越怒,最后咆哮起来,看你生的儿子,居然诅咒我早死,我想好了,先宰了这个小兔崽子,巴拉巴拉巴拉……
    骂完,刘义隆爽了,起身走人!
    刘义隆走了,潘淑妃可吓坏了。
    跟天底下所有的母亲一样,护子心切的潘淑妃连夜派人把刘浚叫进宫,抱着刘浚就开哭,你怎么能这样儿呢?你爹要杀你,你死了我还活个什么劲,干脆,你给我弄点儿毒药,我死你前面算了,省的看你被你爹宰了。
    跟天底下所有的熊孩子一样,刘浚根本不在乎,把他妈一推,我的事儿您甭管,过不了几天就会有结果了,您放心吧;说完,扬长而去。
    真的只能说,这会儿刘义隆连伤心带生气,脑子糊涂了,这么重要的事儿居然透露给利益相关方。
    果然,刘浚出宫家都没回就去找刘劭了,把从他妈那儿听来的消息跟刘劭一说;后者登时目瞪口呆。
  • 首页
  • 上一页
  • 220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碧血黄沙2016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00天 / 跨度491天】
    • 开贴:2016-10-18 15:27
    • 更新:2018-02-22 10:20
    • 阅读:185573 回复:2045 楼主:819
    • 字数:约838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