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真实经历:2000年我十岁,第一次撞到脏东西,脖子上的玉观音居然碎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可月圆 时间:2016-11-18 20:33





    1.白石山撞鬼
    小时候家在农村,附近的山特别多,所以经常上山玩,但是在我十岁那年,有一次上山的经历让我,再也不敢跑到我们那边的山上玩。
    那时条件不好,家里也穷,也没啥娱乐活动,我们就经常上山里玩,那时候上山的人少,人们也没有什么经济头脑,不像现在的人懂得开发大山里的资源,种果树,养些野禽什么的。一眼望去,整个大山里空落落的,除了偶见的坟包,和参天的大树,什么也看不到。或许别的地方的山,会有虫叫鸟鸣,流水潺潺的响声,但是我们镇的这座白石山确实寂静得可怕。
    记得那天晌午过后,我和阿龙两个人在田里玩着正无聊,阿龙是我儿时的伙伴,和我们家住的很近。阿龙说一直在在这里玩太没意思,要不我们到白石山上去玩,我们好久没上去了。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白石山是我们镇里面的人对这座山得俗称,因为从远处看去,这座山山腰处有一处大石,经过不知多少年雨水得冲刷,成了漂亮的乳白色,白石山故此得名。
    白石山的山路崎岖,但胜得上山的路不陡峭,我们轻车熟路很快就爬到半山腰,眼看我们离那块巨大的白色巨石越来越近,这时阿龙叫到,快看那边是不是有个山洞。顺着他指的方向我看到那白色巨石下面确实山洞,洞口黑漆漆的。我那时候记得,这条路我们走了很多次,貌似从没发现这个山洞,不会是有人刚挖出来的。
    作者:可月圆 时间:2016-11-18 20:34
    我看到阿龙已经向那个山洞跑去,我马上跟了上去。走进了才看清楚,这个洞口并不大。阿龙踮着脚尖往洞口瞧了瞧,又摸了摸地上的土,对我说,你看这地上掉下来堆土,应该是前几天下暴雨,雨水冲刷洞口坍塌下来的。不过这洞应该很早之前就存在了。阿龙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当时太小了什么也不懂,阿龙他比我大了四岁,很多事情都是维他马首是瞻。
    正说着,我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道,好像死老鼠的气味,是从洞里飘出来,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尸体腐掉的气味,反正当时觉得非常难闻。阿龙也是闻到。我记得他还骂了一句,这是什么味道,比屎还臭。阿龙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神经,竟然拿起块石头,往那洞里狠狠一扔。他这一扔不要紧,却是差点把我给坑了。
    作者:可月圆 时间:2016-11-18 20:35
    因为就在他把石头扔进动洞里,我突然背后一寒,就感觉背后有人一般,我以为是阿龙在恶作剧,就想转头往后面看,可是没等我把头全转过去的时候,就觉得后面有人推了我一把,一下子身体就重心不稳,竟然向那黑漆漆的洞口栽下去。因为我在倒下去的时候,身体是半侧着的,正好用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我身后的那景象,差点没把我吓傻过去。
    只见,离我身后不足一米的地方,居然站着个老太太,她穿着蓝色的小缎子佝偻着背,脸上带着阴阴的笑。那笑容就像是好久没吃到肉,突然看到一碗刚煮好的肉,放在面前,忍不住马上要动筷子的感觉,看得我后背拔凉拔凉的。
    再来说我,我一往洞里摔进去才发现这个洞居然是往下延伸,当时整个人就往洞里滚,接着感觉自己就撞到一团东西。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就往鼻子里钻进来。我差点就晕倒。就是刚才那种死老鼠的气味。阿龙看我掉到洞里,就很焦急地在洞口喊我地名字,问我有没有事情。我当时有点惊吓过度,就没有回他地话。没想到,他一下子从洞口跳了下来。看来阿龙是真的很担心我。阿龙那时候个子很高,也经常帮家里干农活,就像个小牛犊子一样。从洞口跳下来,很是轻松。
    作者:可月圆 时间:2016-11-18 20:35
    阿龙一下来就说道,卧槽,我们不会掉到粪坑里面了吧,这气味都能把牛给熏死。他单手把我从地上拉起来,看我身上有没有受伤。阿龙说,你刚才怎么会一下子往洞里摔。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
    我说,刚才有个老太太推了我一把。
    阿龙说,什么老太,哪有什么老太。你看错了吧。
    我说,明明有啊。
    阿龙以为我开玩笑,也不理我,就观察起周围起来,当他看到脚下时候,顿时一激灵,脸色吓得惨白,我看到他这样子也往下一看,也差点没吓晕过去,我们脚下居然是一具干尸,也不知道放了多久,干的不成样子,但视乎依稀能看出有这具尸体是个女的,主要是他的衣服和头发保存得比较完好。突然我脑中灵光一现,一种可怕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这具女尸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不敢想下去了,因为我想起来了,这具女尸好像是刚才推我一把得那个老太太。
    阿龙看我吓得小脸掺白,毫无血色。就赶紧用手遮住我的眼睛,说道,臭臭别看了,我们赶紧从这上去。不然晚了。臭臭是我的小名。
    我也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阿龙让我踩着肩膀先爬上去。出了洞口,我们也没有心情出去玩了,想赶紧回到家里。我和阿龙就往下山的路走,一路上其实都是阿龙拉着我在走,有几次差点摔倒,要不是阿龙拉着,我早就摔了个鼻青脸肿。
    作者:可月圆 时间:2016-11-18 20:35
    不过说来也奇怪,我和阿龙往我们平时下山的路回去,愣是走了好久都没有走到山脚,我怕得都要哭出来。
    阿龙赶紧安慰我说,臭臭别怕,你在站着别动,我去撒泡尿,就带你下山。只见阿龙往我身后踱了几步,找了个地方,掏出家伙,酣畅琳琳地来了一泡尿。完事过来,这个恶心的家伙用手在树皮上面蹭了蹭说到,走,臭臭我们下山去。我看他要用手来拉我,我赶紧闪开,说道,不用,我拉着你的衣角就行了。
    说来也奇怪,这次下山,我们好像快了很多。不一会儿就到山脚了,确实挺神奇的。后来,长大了我和阿龙有次喝酒谈到这件事的时候,阿龙接着酒兴就说道,当年我看到我们按着下山的老路一直走,怎么也下不了山,我当时也是有点心慌,不过想起来,我爹告诉我,如果在哪个地方一直走不出去,就找个地方撒泡尿,或许就能走出去了,我就按了他的办法一试,没想到还真是有效果。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那时候是碰到鬼打墙了。
    到了家里,我晚饭也没吃,倒头就睡,接着就好久没醒过来,等我醒过来时,发现爸妈就在我床边坐着,同在房间的还有一个陌生人,不过这个人,很是奇怪,在房间里居然还带着个大墨镜,虽然这个人时第一次见,但我觉得他很是亲切。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知道,这个人是我们镇里给人看风水王瞎子,他是天生左眼眼瞎,生下来就看不见,所以戴了个墨镜。不过这个人听说看风水很厉害,我的名字都是他给取得。
    王瞎子看我醒来,便笑眯眯地朝我这边走来,碰了碰我的额头,又摸了摸脑袋,对我爸妈说到,孩子已经没事,不需要担心。
    原来我自从山上下来,倒头就睡,什么人也叫不醒,而且额头烫的吓人。本来我爸坚持要送我去医院,但爷爷说,送医院没用,估计爷爷那时候就看出我不是普通的发烧得病。一个电话就把王瞎子叫了过来。王瞎子,一过来看到我这样子,就跟我爸妈说是中邪,把我妈给吓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就和我一起求他快给看看。王瞎子在我们镇里地名头很大,给人看过不少事,没理由不信他,况且我爷爷据说还救过他,他不会骗我们。
    作者:可月圆 时间:2016-11-18 20:36
    我当时还在昏迷,而且怎么叫也醒不过来。王瞎子就走到我跟前,看了看我,接着又从我脖子上拿出我妈之前在在庙里帮我求的玉观音看了一眼,说到,你们来看,这玉观音裂了。
    我妈过来仔细一看,那玉观音居然从头到脚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纹,如果不认真看,还真看不出来。我妈就赶紧问王瞎子这是怎么回事。王瞎子沉吟了一下,说道,臭臭这孩子估计上山遇到不干净的东西。这玉观音是我之前让你们到普惠庙求的,帮了这孩子挡了一次灾,不然这孩子有可能就回不来,现在想起来也是,那时候那个老太太把我推到那山洞里估计就是想摔死我,让我到下面陪他,或者借机上我的身。如果没这玉观音护着我,可能当时就直接摔死了也说不定。我爸妈听后就一阵心慌。不过我爸头脑还是很清楚的就说到,可那隔壁的阿龙跟我们家臭臭一起上山,不是一点事也没有吗。王瞎子说到,阿龙这孩子是元月出生,且生下来的时候正好是大中午,八字较硬,是至阳之体,一般鬼怪邪魅不敢进他的身。而你们家臭臭,八字轻,虽说是阳日出生确是阴时降世,先天阳气没有阿龙强,那些鬼怪,当然先去找你们家臭臭的麻烦了。
    作者:可月圆 时间:2016-11-18 20:36
    当时我爸和我妈听的是一知半解,但也明白王瞎子说的意思,那些妖魔鬼怪也是喜欢捏软柿子的。而我跟阿龙相比就是个软柿子。
    这时我爷爷正好从外面回来,他去外面买了大蒜,准备给我熬大蒜汤喝。听到王瞎子和我爸妈说的话,就对王瞎子说到,老王头啊,你就别站着啦,赶紧帮我这小孙子想想办法,臭臭可是我们家三代单传啊。王瞎子看到我爷爷回来,笑眯眯的说到,老崔,你别担心,你们家臭臭,就是撞了邪气,不碍事,我弄点符水给他喝,就没事了。
    爷爷又问我爸,孩子好点了吗,我让他奶奶去熬大蒜汤,待会给他喝点。我爸点了点头。王瞎子看到我家几个大人为了我这个小屁孩,都忧心忡忡的样子,也不耍嘴上功夫了,拿了自己随声携带的的一个黄色包袱,到另一个房间去画符去了。过了一会儿,就拿了碗符水进来,对我妈说,妹子啊,你去拿点白醋,倒到这符水里来,给孩子喝下。我妈赶紧照着王瞎子的吩咐去做了。倒了点醋到装了符水的碗里面,喂我喝下。
    说来也怪,我喝了那符水没过多久,就醒了,我就对我妈说我想吐,我妈赶紧找了个脸盆给我,我稀里哗啦朝里吐了一堆黑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很是恶心。然后我就钻我妈的怀里哭,说我做梦,梦里有个老太太一直跟着我,要我跟她呆在一起,哪儿也别去,我当时很害怕,就一直在跑,她一直在后面追。
    这时王瞎子走了过来,我才看到屋子面还有外人,就没再哭下去,王瞎子问我到底在山上看到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事。
    我妈说,臭臭别怕,把事情跟王伯伯说清楚。
    作者:可月圆 时间:2016-11-18 20:37
    我也就一五一十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王瞎子。
    王瞎子从我的嘴里了解到我们那天上山的具体的来龙去脉,便断定,我可能是掉到尸坑里了,并且冲撞那具尸体,而那具尸体经久不化,说明那具尸身的主人,可能死后怨念不消,灵魂还呆在尸体里,成为干尸。王瞎子对爷爷说,那具干尸,放在白石山上,迟早是个祸害,要尽早除了它,只要那具干尸除掉,我也才能彻底安全。白石山上,以前有处乱葬岗,埋了不少死人,都是些无名无姓的人,那具干尸应该也是属于乱葬岗里的。
    爷爷听说王瞎子要上白石山,说要跟王瞎子一起去,说要看看缠着我孙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要去会会它。爷爷以前当过兵,上过越南战场,见过血,虽说后来转业了,现在退休在家,但一身血气方刚还在。王瞎子也正好要几个人帮忙,所以也就没拒绝。听说第二天王瞎子叫了些人就往白石山那边去了,当时时大中午,他们几个人就把那具干尸就地火化了。后来,王瞎子给我留了张护身符,说让我随身携带,除了洗澡的时候才能拿下来,其余的情况,都要随身携带。
    其实,我并不知道,这人一旦被邪祟顶缠上一次,那他往后的岁月里就很有可能都不太平,就相当被这些鬼物标了记号。所以我这一生免不了和这些魑魅魍魉打交道了。
    作者:可月圆 时间:2016-11-18 20:37
    2.王瞎子
    说完我的事,再来说下王瞎子,这个王瞎子其实并不是我们镇的人,据说他是早年逃难来,村长看他可怜,就让他在镇里住下,有看他没什么生计,就把自家放牛的活交给他,管他一天两顿饭,王瞎子自然感恩戴德,那几年正好事文革,像王瞎子这种人,都是被批斗的对象,镇里的人虽然对他很好,但是他从不对别人提起自己是阴阳先生。
    但是有一次,村长他老婆干完活回来,就有点神志不清起来,整天坐在床边傻笑,哈喇子都流了一地,要是进来看他一眼,她就朝那个人丢东西,发脾气,骂他祖宗,发老村长也不例外。老村长看到自己的婆娘这样忧心忡忡的,请了好多大夫来看都是没看好,县里的大夫也去请过,也都是无计可施。镇里有个土郎中姓李,叫李大炮,别看这人名字取得好笑,但是手上医术还是有的,就是那嘴欠了点。她就对老村长说,大嫂可能不是病,我摸了她的脉象没有得病的迹象,倒像是碰到那东西。李大炮没敢把话说的太明,那个年代一涉及牛鬼蛇神的东西,都是属于禁忌。
    老村长先是一愣,接着就明白李大炮这话里的意思。就说到,大炮侄子,那你有什么办法没有,李大炮摇了摇头说到,我也只是猜测,具体是不是还得请高人看看。老村长听他这么说,不禁叹了口气,现在哪有什么高人啊,就是有,也是躲到山里不敢出来了。眼看着老村长他老婆日渐憔悴,老村长也是很痛苦。这些情况王瞎子都看在眼里,他很是过意不去,就在一个大白天的早上开口对老村长说道,嫂子的这种情况我见过,或许我有办法,我之前做过阴阳先生。
    像村长婆娘的这种情况,懂行的人都知道她这是撞克,就是鬼上身。王瞎子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老村长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帮了他,现在老村长的妻子有难,他怎么可能袖手旁观。不过在那个年头说自己是阴阳先生,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搞不好被人抓去批斗。
    老村长也是很诧异,他想不到这个相貌毫不出众的的王瞎子还是个世外高人,这王瞎子平时做人做事很是实在,老村长没理由不相信他。他把王瞎子,拉到一旁说道,大兄弟你真有办法。王瞎子笑道,村长大哥,你放心,嫂子的病包在我身上。
    老村长听到他这样说,也就放下心来,又想了下对王瞎子说道,你有什么吩咐,需要什么东西跟我说下,我好帮你去准备。
    王瞎子摆摆手说道, 我不用什么东西,只需帮我找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跟着我就行了。老船长点点头说,这好办,我马上去。
    等到那天的午时三刻,差不多是我们现在的中午十二点半,据说这个时候是一天之中阳气最重的,也是鬼魅最虚弱的时候。王瞎子和几个大汉来到村长他老婆的屋里,几个大汉按王瞎子的吩咐站到各自的角落去,王瞎子,从外面进来,手上右手拿着根柳条,左手端了碗清水,清水里放着一个老母鸡刚生下来的鸡蛋,看起来倒是有点仙风道骨模样。
    那时候的人平时没啥娱乐活动,但是就是喜欢看热闹,把看热闹当成现在看电影一样。一个个把村长家围着水泄不通。村长赶忙驱赶他们,一边赶人还一边说道,一群大老爷们大白天都不用干活了,都挤在我家干什么,奈何这个老村长平时待人很是亲切友好,众人也只是以为他是跟大伙开玩笑,也都不是很在意。把老村长弄得一点脾气也没有。
    再来说王瞎子,村长他老婆看到几个大汉进了她的房间,就跟发疯了一样,从身边抓起各种东西向这几人扔去,屋里噼里啪啦一阵响动,同时夹杂的村长他老婆恶毒的谩骂声。
    这时王瞎子突然大喝一声,孽畜休得猖狂,说完,手中的杨柳枝蘸了下碗里的清水,就朝村长他老婆的小腿处扫去。只听村长他老婆一声惨叫,吃痛地把腿缩了回去,眼神恐惧地看了王瞎子手中杨柳枝一眼。也不敢再乱喊乱叫了。周围的人不禁奇怪地看了看王瞎子手中的杨柳枝一眼,心道这王瞎子手中的杨柳枝不会是跟宝贝吧,也没看他刚才多用力,好像轻轻地刮了一下村长他婆娘的小腿,她就乖乖地不敢动啦,这婆娘疯起来的样子,他们可是见过的,没几个壮汉可是抓不住的。其实他们不知道,杨柳枝属阴,打体伤魂,人的身体属阳,魂魄属阴,打在阳体痛在阴身,而鬼魂乃是至阴之体,用杨柳枝打鬼,虽不致命,却能结结实实地打痛它。而为什么要蘸那碗清水呢,这清水可不是普通的水,里面放了母鸡刚生下来的鸡蛋,鸡是阳间至阳之物,俗话说,雄鸡一唱天下白,这鸡是所有动物里面最早见到太阳的,它们每天沐浴阳光,使得它们阳气最重,鸡蛋也不外乎如此。在清水放鸡蛋,再用杨柳枝沾水,其实就是就是给杨柳枝加持阳力,使得这杨柳枝威力更强。不要问我为什么懂得这些,看到后面你们就知道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可月圆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3天 / 跨度95天】
    • 开贴:2016-11-18 20:33
    • 更新:2017-02-22 18:03
    • 阅读:16466 回复:437 楼主:246
    • 字数:约134千字
    • 图片:2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