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有人挖了我家的坟,把他刚死的媳妇埋在里面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卓染hao 时间:2016-11-15 17:22
    农村人都迷信,一般都选择土葬,土葬就要有坟地,封建先生就是帮人看风水选坟地的人。
    我爷爷是我们那一带有名的封建先生,他还有个外号,叫三不先生。他之所以叫三不先生是因为他有三种情况是绝对不给人看风水的:
    第一,阴雨天不看。
    第二,阳宅不看。
    第三,家太贫或太富不看。
    阴雨天不看是因为看墓选穴讲究看山水、看风、看气,阴雨天这些多少都会受影响,阴雨天一个样,晴天就又是一个样,而祖宗阴宅选择至关重要,选的好了就能福泽延绵、福荫子孙,选的不好了可能就会招致大祸临头、家门遭受灭顶之灾。
    不看阳宅,我爷爷说风水二十年一运,六十年为一元,但现在人常常变动迁徙,这些东西多少都能改变;再者人心难测,活人难辨,跟活人打交道就免不了争分纠缠,所以他干脆不看阳宅,也省了这些麻烦。
    家太贫或太富不看。阴宅可以影响后人命运福泽,但也是一点一点改变的,甚至是一代一代改变的,绝对不可能骤富或者骤贫,但凡这种情况的,都面临重大变故,他看阴宅就是图口饭吃,没必要沾惹太多。
    爷爷的行当是从我太爷爷传下来的,但太爷爷没有爷爷名气大,三年寻龙十年点穴,爷爷点穴一点一个准,周围方圆几里甚至几百里的人都会来请爷爷去帮自家选坟地。
    名气大得到的报酬自然就多,我们申家在村子里很快就数一数二了,可爷爷经常长吁短叹,说什么泄天机损阴德,很有可能会遭到报应,整日里愁眉苦脸的不高兴。
    后来发生的事终于应了爷爷的担心。
    我爸在我十来岁的时候得了肝癌,晚期,为了给我爸治病,我妈把早年积攒下来的底子都给掏空了,我爷爷也补贴了不少,但最终还是没有治好我爸。
    作者:卓染hao 时间:2016-11-15 17:59
    我二姑得了偏头疼,疼的厉害了就趁家人不注意跳了井,被捞上来的时候全身都泡的肿的看不出人样来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爷爷一下子病倒了,病倒没多久就去世了,去世时把我们全家人都叫到了屋里,让我们发誓以后再也不要碰这一行后,把一个紫色的匣子交给了我大伯,说家里还有个大坎,实在过不去的时候再打开。
    我当时已经读初中了,也学了些东西,知道我爷爷这类东西都算迷信,觉得我爸和我二姑的死都是意外,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报应这回事。
    当然,我也不信我爷爷说的所谓的大难,想着要是什么都能预测到了,这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一直到我二奶奶的死,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我二奶奶去世前那晚还吃了一大碗饭,精神头好得很,第二天起来去叫她起床,二奶奶已经没气了。
    二奶奶是我们祖辈最后一个老人,所以家里无论在外读书工作的儿子孙子辈都回去了,二奶奶家的院子被挤的满满当当的,到处都是人,显得人丁兴旺,热闹无比。
    我们那里老人过世下葬出殡的时间,要看老人是什么时候死的,分为早、午、晚,不同时间灵柩在家停留的时间就不一样,我二奶奶是早上死的,所以下葬的时间宜早不宜迟。
    所以在我二奶奶过世当天,我三叔立刻就在村子里找了几个壮丁,赶在午饭前伐了马道,打算晚上偷摸抬着去下葬了。
    国家那时候早就开始实施火葬了,但在农村大都是明着暗着土葬,村子里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也不会举报谁。
    等到傍晌午的时候,我三叔派去坟地看的人跑着回来了,大呼小叫说我二奶奶的墓室内多了一具棺材!
    作者:卓染hao 时间:2016-11-15 18:00
    他一说我们全家就炸了,我二奶奶的棺材还在家里,坟里多出来的棺材又是谁的!
    家里几个堂兄弟中,就属我堂弟的脾气最急躁,他吆喝了一声,带着十几个小伙子,浩浩荡荡拿着铁锹、镰刀等家伙什儿朝西山的坟地冲去。
    到了坟地后,我堂弟最先跳进墓室里,我们几个堂兄弟在外面候着,等着他招呼一声就一起进去抬棺材。
    我们几个人刚在坟坑前蹲下,就听我堂弟嗷的一声,蹿出来冲我们弟兄几个招手,“哥儿几个,你们快下来,这棺材里有,有个光屁股女人!”
    光屁股女人?我二奶奶的坟里怎么会多出一个光屁股女人?
    我和我两个堂哥二话不说跳进坟坑,进了墓室,就看到了两口棺材,说是两口,但我二爷爷死的早,当时用的还是薄皮棺材,现在烂的只剩下一堆木头了,还能隐约看到白骨,内堂内弥漫着一股呛鼻的味道。
    紧挨着我二爷爷“棺材”的,是一口大红棺材,这就是多出来的棺材了!
    我们走进墓室后,直接凑上去看那口多出来的棺材。
    这一看不得了了,看的我脸通红通红的,心也跟着噗通噗通乱跳。
    多出来的棺材居然没有棺材盖,里面果真躺着个盘着头发的漂亮女人,而且还是个全身一丝不挂的漂亮女人,这女人细腰丰胸屁股大,尤其是她挺翘白嫩的胸部,看的我心慌慌的,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我和我堂弟都还没见过女人光屁股的样子,脸虽然红的厉害,但眼睛却像是黏住了一样,紧紧盯着棺材里的女人看。
    “妈的,这女人盘着头,又这么眼生,该不会是张老犟家新娶的外地的孙媳妇吧?他家不是今天办喜事吗,这媳妇咋死到二爷爷坟里来了?”我堂弟咽了一口唾沫,一脸惊奇。
    “坏了,四儿,快去叫你大伯过来!”我大哥只瞅了一眼,脸色立刻大变,让我和我二哥后退三步,然后让我堂弟快去叫我大伯!
    作者:卓染hao 时间:2016-11-15 18:01
    我们小时候,爷爷没少让我们看书背口诀,我们这几个孙子辈中,我大哥的功底最扎实,而且他现在做了家装,多多少少都懂些,他说让去叫我大伯,谁也不敢怠慢,我堂弟立刻就去了。
    等他出去之后,我大哥也跟我们一样后退三步站定,不知道从哪儿掏出几根蜡烛来一一点着,让我和我二哥手里一人拿着一支,叮嘱我们什么也别说,尽量浅呼吸。
    我和我二哥见他一脸紧张,也不敢多问,立刻按照他的吩咐,握着蜡烛站定,把呼吸尽量绵延变长,不敢正常呼气吸气。
    就在我觉得快要别憋死的时候,外面已经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我大伯很快也下了墓穴,猫着腰钻进来了。
    我大伯来了之后,只扫了一眼,立刻吩咐我哥儿三个,“快把蜡烛都熄灭,这是人家给咱设的局,点了蜡烛就着了人家的道儿了!”
    我大哥面色一变,立刻让我们熄灭蜡烛。
    其实不用他说,我大伯语气那么严肃,吓得我和我二哥早就噗嗤把蜡烛给吹灭了,哪儿还用得着我大哥提醒!
    我们吹灭蜡烛之后,我大伯立刻对我大哥说,“你现在去请张老犟过来,就说我在这里等着他,事情总要解决。”
    我大哥答应了一声,立刻爬上去去请人了。
    “大伯,这真的是张家刚娶的儿媳妇?”我大哥走后,整个墓室内又恢复了阴暗潮湿,想到眼前的棺材里躺着一个赤条条的女人,我心里就觉得慌慌的,没话找话问我大伯,“她年纪轻轻,怎么会死了,还这么,这么被放进了二奶奶的坟里?”
    “他家这两天在办喜事,不是他家的是谁家的。”我大伯脸色凝重,在跟我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围着棺材的几个方位磕了几个头,示意我和我二哥也跟着磕头,“至于怎么死的,恐怕只有张家的人心里才清楚。”
    作者:卓染hao 时间:2016-11-15 18:01
    墓室里本来就小,我们三人来回转着磕头,就觉得更加逼仄狭小。
    我二哥终于气愤不过,“爹,他张家把刚死的儿媳妇放我二奶奶的坟里,明白了就是骑在咱家脖子上拉屎,照我说,咱们干脆把这棺材抬出去,抬着放他们老张家的门口,让全村人都来看,看他老犟头的脸往哪儿搁!”
    我觉得我二哥说的对,立刻跟着点头附和,不管这新媳妇怎么死的,张家把她脱光放我二奶奶的坟里,这就是占我们家祖坟,明摆了就是欺负我们家!
    没想到我大伯勃然大怒,回头一巴掌就拍在了我二哥脑袋瓜子上,“你个孬货,就知道蛮干,人家就等着咱那么干呢,你还送上门儿去?你们现在有什么火都给我压下,等张老犟来了再说,人家跟咱设着局,等着咱钻呢!”
    我当时不懂什么局不局的,就觉得这外地的新媳妇结婚当天就这么死了,怪蹊跷、怪可怜的。
    ? 过了大概有个把小时,外面才响起了一个破锣一样的嗓音,“申老大,我来了,你出来吧!”
    听到这个破锣嗓音我们就知道,张家当家的张老犟来了,我大伯爬上去之前特意叮嘱了我和我二哥,“你们哥儿几个有火我知道,但今天无论如何得压着,不然小心你们的皮!”
    我和我二哥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不服气,但还是口头上答应了我大伯,跟着他一起爬了出来。

    作者:卓染hao 时间:2016-11-15 18:02
    我们爬出来之后,就见我家坟地四周已经黑压压站满了人,大多都是年轻小伙子,打眼扫了一下,一半是张家那边的人,一半是我们申家这边的人,还有一部分是来看热闹的。
    我们村子大概有三千多口人,以张姓和申姓为最大,张老犟一家有四个儿子,个个如狼似虎的,村子里人人都要憷上几分,加上这四个儿子又给他生了七个虎背熊腰的孙子,所以张老犟家在村里基本上没人敢惹。
    这张老犟做事一根筋,不撞南墙心不死,就算做错了也绝对不会承认,所以被村子里人称为张老犟,张犟头。
    我们出来后,他笑呵呵往我大伯跟前走,他几个虎背熊腰的孙子跟在后面,虎视眈眈盯着我们哥儿几个看,眼里都带着火星子,一点一个着。
    一看他们的阵仗我就气炸了,不用说,我二奶奶坟里的女人,绝对是他们家放进去的!
    “张叔,我让我家老大去请你的,想跟你商量商量,用不着兴师动众的。”我大伯语气客客气气的,脸上还带着笑。
    当时我们哥儿几个虽然气炸了,但我大伯的话家里人不敢不听,我们哥儿几个就像张家的孙子一样,也都站在了我大伯身后,跟他们对阵而峙。
    张老犟还在打哈哈,“申老大,你说这话我就不懂了,你申家大家大户的,如今你二婶子过世,大半个村子都去了,还有什么需要跟我商量的,这不是折我的寿数吗?”
    这么多人看着,我大伯再好的脾气也被磨没了,冷笑一声说,“张叔,吉日逢大凶,男女乱人伦,村子里就你家娶媳妇,新媳妇忽然没了,你的心情我理解。但你找人设困井局扰乱我家龙气,这事做的不地道。我今天请你过来,就是商量该怎么解了这个局,咱们两家尽量不伤和气,要是真的打斗起来,大半个村子都要见血,你家的难事也解决不了!”
    张老犟黝黑的脸红了红,但语气没有软下去,“行啊,我既然来就是来商量的,如果你们家同意我们家几个要求,这事就算完,怎么样?”
    作者:卓染hao 时间:2016-11-15 18:02
    张家暗地里做小人不说,还提条件才肯完事,我们哥儿几个火气乱窜,又往前逼近了几步,两边的人都是一声不吭的等待着,只等着双方一声吆喝,立刻提家伙往前冲。
    我大伯明显也在忍着气,让张老犟提条件。
    张老犟这次连个磕巴都没打,麻溜的提了三个条件:
    第一,要想请他家新媳妇出穴,我们姓申的全家老小,五代以内血亲,必须披麻戴孝跪地二十四拜请她出穴。
    第二,必须按照发丧的规格和程序,再由我大伯寻一处风水宝地风风光光把新媳妇下葬。
    第三,必须找我们家一个命宫三方四正有天钺星的男性,将新媳妇从我家坟地背到新找的风水宝地。
    他的条件刚提完,我堂弟就炸了,“张老犟,你欺负我们申家没人是不是?你他妈把你光着屁股的儿媳妇放我二奶奶的坟里,你怎么不背着你儿媳妇满村子乱转?”
    他这么一骂,张家的一个孙子从岸头上拿了一块石头就照着他砸来,“少他妈不干不净的,给老子闭嘴!”
    我堂弟躲闪不及,直接被那块石头给砸到了脑袋上,顿时鲜血如注,疼的他龇牙咧嘴的,赶紧用手捂住伤口,但张家那孙子出手很重,鲜血还是顺着他的手一滴一滴滴在了地头上。
    “前后血溅墓,代代出绝户,张叔,你这是要把我们申家往死里逼了!”我大伯脸色变的煞白,脾气也起来了,“我知道你家因为我爹点穴的事情一直记恨着,以为你家的事是我爹暗中搞了鬼,但我们申家名门正户,从来不做暗事。你家大凶就让新媳妇离了煞位,怕不仅你我两家要遭殃,就连全村人都要跟着遭殃了。张叔,你老糊涂了是不是?”
    张老犟要是能听得进别人劝,那他就不叫老犟了,我大伯这么说了之后,他依旧不痛不痒扔下一句话,“就我提的那三个条件,你们答应了我们就让抬棺材,不答应就让你二婶子另寻宝地吧!”
    作者:卓染hao 时间:2016-11-15 18:10
    @liu851111 2016-11-15 18:09:00
    支持一下
    -----------------------------
    谢谢支持哦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卓染hao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8天 / 跨度140天】
    • 开贴:2016-11-15 17:22
    • 更新:2017-04-04 19:10
    • 阅读:373715 回复:1237 楼主:599
    • 字数:约205千字
    • 图片: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有人挖了我家的坟,把他刚死的媳妇埋在里面8图 卓染hao 2017-04-04 19:10 638/599 138/140
    八卦我家养了只阿拉斯加,如果有人非法入室,我家狗把他咬伤,我是否需要承担责任? 飞天小女警派大星 2015-09-10 08:02 397/100 9/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