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言不及爱:分手后才发现他很爱我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6-11-09 16:07
    夏季的蝉鸣从树上落到了丛中,马路旁郁郁葱葱的柏油树矗立着,绿色和炎热似乎一点也不冲突。

    红灯线前,一辆轿车的车窗半舀开,露出女人清秀的面庞。

    “总监,这位客户要求很奇怪,会议的地点必须是一栋古式别墅的宴会厅,我这两天联系了一下,倒是找到了一栋和客户要求相符的别墅,我现在就把地址发给你。”

    女人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在红灯变灯时一个掉头,向另条马路开去。

    别墅,在繁华的A市一抓一大把,建筑典雅奢华已不是常事。只是宋子言很费解,既然都是名流聚集,为什么要却要一栋装饰古朴的百年老楼?

    宋子言的车停在了‘禁止入内’的标牌面前,她无奈只好下车。

    如果她没有猜错,过了这个十字路口就应该可以看到那栋别墅了。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大片被栅栏围住的风信子,只留中间的小道过人,铁门虚掩着,能隐约看见里面有人影。别墅虽说是古宅,可是墙壁却崭新无痕,只能从格局和一些细节上看出这栋楼的岁月。

    宋子言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推开门,一名穿白衬衫的男子背对着她,正仔细的给风信子浇水。

    “请问,这里是......”她口中的话在男子转身的瞬间,被堵在喉咙里。

    人有一百种重逢的方式,宋子言曾在脑海里重复过多次再遇见司徒国力的场景。咖啡馆偶遇,饭店巧遇,甚至在厕所门口也幻想过。

    宋子言艰难的咽了了一口口水,蠕动了一下嘴唇,却发现什么也睡不出口,嗓子涩涩的。

    他似乎没有变,依旧喜欢像风信子一般干净整洁的白衬衫。

    袖子被他微微的挽起,司徒国力放下手中的花洒,和煦的一笑:“来了?”

    宋子言抿紧嘴唇,点了点头,手指有些局促的搅在一起。

    “我一直在等你,进去说吧。”

    对于他的话,宋子言更讶异的是:“这栋别墅是你的?”

    司徒国力嘴角的笑容似乎顿了一下,渐渐走近她,让宋子言有种压迫感,她不禁后退一步。

    随即,司徒国力莞尔一笑:“是的,我们进去说吧。”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6-11-09 16:59
    浓醇的红茶漫着热气倒进茶杯中,宋子言将茶杯端起来,杯沿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她以前的一位客户喜欢收集各种名贵的茶杯,她还特地咨询过,带这种花纹和光度只有英国的骨瓷杯。

    “你想要这栋别墅作为客户的宴会厅?”司徒国力轻轻抿了一口茶,每一个动作都很优雅,显然是成功人士的味道,跟当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宋子言内心有些不确定,司徒国力的家庭情况她也是知道一些的,生活并不富裕,可是这栋别墅看起来也有百年的历史,地点也处繁华,价格不菲。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宋子言淡淡地开口。

    司徒国力看了看她,笑了笑,“感觉我在冒牌顶替吗?哈哈。子言,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这些年多多少少还是打拼了一番,存了一些钱。只可惜,有些东西失去了,无论再多的钱都买不会来了。”他的眼神里有些缥缈,说的时候似乎心不在焉。宋子言看着他,居然和他深邃的眼眸四目相接,突然心里面漏跳了一拍。

    “我的客户看中了你这栋别墅想作为宴会厅,邀请一些业界人士来参加晚会,不知道可不可以请司徒先生割爱一晚?价格都好说。”宋子言深呼吸一下,收回心神,淡淡地说着。

    “酬劳方面我倒是没有在意太多,你们需要哪天提前给我打电话。”说着,司徒国力继续给宋子言的杯子里倒着茶。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6-11-09 17:29
    宋子言没有料到他会答应这样随意,拿出手提包里的电话,“好,司徒先生你的电话留一下。”

    司徒国力说了一串数字,伴着宋子言输进去的电话号码,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是当年郑伊健的《甘心替代你》,她还记得这个曾经是她在他手机上设置的铃声。

    司徒国力拿出手机,挂断来电,神情抱歉的说道:“我手机刚刚忘记设置静音了。”

    宋子言查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天色也渐晚了,便拿起包,站起来:“司徒先生,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不便打搅。”

    “宋小姐好不容易来一次,不如留下来吃一顿饭?”司徒国力提出邀请。

    宋子言摆了摆手,想到还在办公室等她的人,婉言拒绝:“谢谢司徒先生的好意,我晚上还约了人,可能没有这个荣幸了。”

    司徒国力薄唇弯了弯,他的笑容让宋子言的心‘碰’的一跳,是熟悉的笑,可还是熟悉的人吗?“我送你出去。”

    宋子言不再逗留,匆匆离开了别墅,刚刚坐进车里电话就打了进来。

    “总监,客户非要这种古式别墅作为宴会场地......”

    宋子言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古式别墅那边已经协商好了,你去联系一下客户,询问一下宴会具体的时间。”

    听到电话那头的回应,宋子言挂掉电话,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双眼间。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6-11-09 18:12
    夜幕与繁星缠绵,傍晚马路上的车寥寥可数,宋子言突然想去喝一杯咖啡。

    速溶咖啡喝了好多年,一杯浓醇的摩尔的滋味,她好像早就忘记了。

    咖啡上的拉花随着勺子的搅拌,渐渐融合。

    她仿佛看到了多年前,司徒国力认真给她做咖啡拉花时的样子。

    那是六年前的深夜,寒冬凛至。

    宋子言晚自习下课,都喜欢去就近的店里坐一会,而这家咖啡店是A大唯一一所营业到晚间的餐厅。

    晚上人不是很多,咖啡馆里充斥着人员走动的脚步声,宋子言拿着一本书坐在角落,静静地读着。

    “美女,你要喝什么?”一张菜单扔在她面前,打断了宋子言的思路。

    面前的人一米八的身高,头发灰黑微卷,腰间围着一条棕色的围裙。

    宋子言抬起头间先看到了他的眼睛,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打出一片阴影,那双眼睛幽深,仿佛是吸附住了她的目光。

    俊秀,这是她脑海第一个想到的词语。这双眼睛惊艳宋子言,也惊艳了她的那段岁月。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6-11-09 18:52
    “被我迷住了?看来也没有几个姑娘可以抵挡我的魅力。”男人轻轻的撩起头,露出一抹邪笑。

    在宋子言的记忆里,这便是她见司徒国力的第一面,同时这第一面的印象也并不是很好。

    “先生,我要一杯摩尔,加奶不加糖,麻烦。”宋子言淡淡的说道,似乎刚才那一眼的惊羡已经烟消云散。

    男人咖啡的上很快,宋子言放下手里的书,将杯子移过来,看见浮在上面精致的拉花,宋子言一愣。

    男人走过来,双手撑在桌子两侧,脸渐渐贴近她,“好看么?这可是我做的。”

    宋子言羞躁的满脸通红,推开他的桎梏,“先生,请您自重。”

    男人吹了个口哨,眼角里染着邪邪的光气,“这就害羞了,你这小姑娘可真有趣。”

    听到这番话,宋子言皱皱眉,嘴唇紧张的抿起来,拿起桌子上的书转身就走。

    男人识趣让到一边,对着即将走远的宋子言说道:“美女,你的钱还没付呢。”

    宋子言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拿出二十元,拍在桌面上,转身推开店门,冷气呼啸的吹进来,晕起一摊气雾。

    “司徒,二十六号桌的美式咖啡还没有上。”厨房里有人叫他。

    男人望了眼宋子言消失的那个拐角处,惯性的摸了摸坚挺的鼻梁,阴沉的瞳孔紧缩了片刻,回道:“马上来。”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6-11-10 12:05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帘偷偷的照进来,刺耳的铃声在屋里响起,打断了宋子言均匀的呼吸,她伸出手在柜头摸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床边的手机,递到耳边:“喂。”

    “总监,客户决定下周三晚就用古式别墅作为宴会场地,我现在正跟他谈宴会场地的布置,麻烦你通知一下司徒先生。”

    宋子言轻轻‘恩’了一声,揉了揉双眼,从床上坐起来,“我一会儿联系他。”

    洗漱完毕,她将头发绑成利落的马尾,套上黑色的西装,拿走茶几上的车钥匙出了门。今天休假,正打算找个地方买点东西。

    坐在车里,宋子言找到了司徒国力的电话,正在犹豫要不要拨过去,他的电话就打了来,宋子言一时慌乱,任凭电话铃声倔强响了半天,车里才恢复了平静。

    她调整好情绪,又镇静的拨了回去,没过一会儿对面就接起来。

    “是司徒先生吗?我是宋子言。”

    对面低沉的男声轻笑了一声,“我当然知道是你。”

    他说这句话的同时,宋子言的脑海里仿佛浮现了他拿着手机看穿了她的心思却又不说的偷笑。

    “下周三晚上我们想用司徒先生的别墅作为宴会场地,不知司徒先生是否方便?”

    “可以的,我会提早搬出去。但是现在我这边可能有些麻烦,不知道你能否过来一下,帮我个忙?”

    出于礼貌,宋子言询问了一下,司徒国力说了地址,宋子言开车过去,发现是一家酒店的咖啡厅。

    司徒国力坐在窗边的位置,紧缩的眉头在看见她的瞬间舒展开。

    宋子言走过去,“司徒先生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男人的脸上表现出几丝不正常的红晕,有些窘迫的说道:“今天出门可能太匆忙了,忘记了带钱包。”

    宋子言怔忪了一会,从包里拿出钱包到吧台结账,店员在清算账单。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6-11-10 15:27
    忘记带钱包这么老套的故事情节,在她的人生里上演过两遍,每一次都是与他有关。

    可以说,宋子言真正认识司徒国力便是在那天。

    高数考试过后,宋子言也真正的疯狂了一把,同学说想一起聚会去附近家比较火的酒吧,她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同意了。

    晚上所有人喝的都有些醉醺醺的,宋子言也被灌了两瓶度数微高的鸡尾酒,不胜酒力,倒在了沙发上昏睡过去。

    酒吧里动感的音乐不绝于耳,震得她的耳朵嗡嗡直响,酒精的作用慢慢挥发,宋子言迷茫的睁开眼睛。

    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一名陌生的男子,看着有点眼熟,他的指尖夹了一颗烟,微弱的火光在幽暗的酒吧里尤为明显,宋子言听见他悠悠的说:“你醒了。”

    他的话,宋子言还没有反应,“你......是谁?”她环顾一圈,周围已经没有人她所熟悉的人。

    “不用找了,他们已经走了。我?”暗中,他自嘲的一笑,“酒吧的酒保而已。”

    宋子言从沙发上坐起来,梳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想拿走男人手边的书包。

    “小妹妹,你是不是应该结一下账? “你的那帮朋友可说是你付钱。”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拿着账单。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6-11-10 16:40
    宋子言心底数落了那帮狐朋狗友一番,低下头,在书包里翻找,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她显得有些急迫,将书包里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也没有看到钱包,她红着脸:“我......我可能忘了带钱包......”

    “小妹妹,赊账可不是好习惯。”中年男人明显的不高兴。

    他话让宋子言更加羞愧,“我能不能回家取钱然后再拿过来。”

    “小妹妹,这理由好烂,谁都说回家拿钱,一溜烟就不见了。你不付钱,我可要报警了。”中年男子冷冷地说。

    “强哥,别吓坏小女孩,我认识她,多少钱,我来付吧。”旁边的男子利索地按掉烟头,拿出钱包结账。

    “司徒,换口味了,喜欢乖乖的小女生?一会儿送人家回家吧。”中年男子坏坏地笑,便走开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

    “谢谢,不用了。这是我的电话,你把电话号码写我一下,我明天过来把钱还你。”

    “一点钱,真的不急。晚了,一个女孩子回去危险,我送你吧。听话。”他的那句话显得很温柔,让宋子言乖乖听话了。一个陌生人,第二次的见面,居然有熟悉的感觉。

    一路上,两人沉默无语。直到宋子言家楼下的时候,该告别了。“我叫宋子言,今天谢谢你,还没问你的名字。”

    “司徒国力,他们叫我司徒。小妮子,我们会再见的。”他笑了笑,转身走了,宋子言看着他的背影有着那么一瞬间的怪怪的感觉,是不舍吗?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6-11-10 19:04
    这天中午放学后,宋子言决定去酒吧还上当天司徒国力帮忙付的钱。刚刚走到酒吧附近,就被一帮扮相古怪的人围在中间,领头人是隔壁学校追求过她的富二代,他眯了眯眼睛,说道:“居然在这里找到你了,你收了老子几千块的礼物,居然连一顿饭都没有跟我吃?”

    宋子言被他瞪的心里发毛,双腿不停的颤抖后退,“你说什么?我从来没有收过你的礼物......”

    “你不是有个姐妹叫琴子的?她说帮我把礼物送给你,你就会陪我吃饭喝酒的。还想蒙老子。”男子邪恶地笑了,“没关系,都一样,我们今天来一次亲密接触如何?”

    宋子言被吓得发抖,五六个人,把她围了起来。“我真的没有收你的礼物,若是琴子收的,你去找她,别找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别扮淑女了,哥哥会很疼你的。”富二代的狰狞表情,让宋子言有一股反胃的冲动。她很害怕,狠狠踢了男子一脚,趁机逃跑。又被那男子抓住了,狠狠甩了她一巴掌。正当她绝望的时候,响起了一把声音。“那么多的男人去围捕一个小女生,你们还是不是男人?”

    她呆呆的看着面前出现的人,是他!在最绝望的时候,他居然出现了。

    “司徒。”宋子言是哭喊着。

    他冷笑:“这种下三滥手段,欺负一个女的有什么意思?我们做个交易吧,猎豹哥。全部人一起上,我能打赢的,这小妞我带走怎样?”

    宋子言被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吓到,他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理,面如鬼煞。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言悦阁阁主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68天 / 跨度226天】
    • 开贴:2016-11-09 16:07
    • 更新:2017-06-23 18:18
    • 阅读:243120 回复:889 楼主:278
    • 字数:约131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