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言不及爱:分手后才发现他很爱我

  • 首页
  • 上一页
  • 1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7-02-15 18:57
    宋子言和司徒国力出了电梯,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倏地,司徒国力抓住了宋子言的手腕,让她脚下的步子一停。

    “子言,对不起,我冒昧打扰,吓到你了。”

    宋子言怔了怔,“没,没有啊,为什么会这么想?”司徒国力这样一说,倒让宋子言倍感内疚。本来就复合了,彼此是情侣关系,见家长很正常。而内疚,矛盾,又让她有着一丝的不安。

    司徒国力将她圈在怀里,“我的直觉告诉我,今天我来了你有些不高兴。”

    宋子言轻轻推开他,“没有的,你想多了。”

    司徒国力却将她揽的更紧,“子言,我感觉像做梦一样,你又回到我的身边了,好不真实。”

    “司徒,我不是在这里吗?”

    他将头埋在宋子言的脖颈处,惹得宋子言一阵战栗。

    “我感觉不到你在我身边。”司徒国力停顿了一下,“或许是我多想了。”他放开她,往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子言,就送到这里吧,晚上天凉,你穿的还少。”

    宋子言点点头,看着司徒国力上车,将车开出去,才折回去。司徒国力面无表情地开着车,子言,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7-02-22 15:26
    人本来就是未知的,更神秘的便是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宋子言拿着刚刚赶好的策划案,出了公司,看见面前的人,按揉着太阳穴的手一顿。

    严柏朗靠在车门上,笑容还是那般的温文儒雅。他们从来没有公开交往,她跟严柏朗之间只算是蓝颜知己,甚至没有资格去吃醋,她摇摇头,换上了礼貌的态度,装作很不在意地打着招呼。“严总,那么巧?”她故意称呼他为“严总”,显出自己的不悦。

    “子言,我是专门来找你的。”他的声音平静,温和。

    宋子言心尖微酸,口中的话变得冷了,“严总,专门来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这话让严柏朗一愣,“子言,怎么了?是我惹你生气了吗?”

    宋子言不想再跟他纠缠,“若没有重要的事,我还有事,先走了。”

    严柏朗眉头蹙起,“子言,到底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

    宋子言深吸一口,“严总,我是真的有事,难道严总没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吗?”

    严柏朗将她拉回来,“子言,对于我来说,你就是重要的事。”严柏朗眉头皱的更紧了,“子言,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的心里一直都是有你的。”。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7-02-22 15:27
    “呵呵。”宋子言干笑一声,“我忘记了严总跟任小姐即将要订婚了,恭喜啊。严总,你有了未婚妻,我也有男朋友了,以后,我们还是不要私下单独见面了,我怕我男朋友不高兴。”她故意加重了“男朋友”的字眼,然后快步走到自己车子的位置,打开车门,迅速开走,留下一脸茫然的严柏朗。

    严柏朗,你觉得玩弄别人的感情,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吗?我宋子言,不是那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以后不要联系了,或许对你我都好。

    风吹动窗帘摇曳,钟秋丽躺在床上,腹部绞痛,身子蜷缩成一团。

    “这人怎么不上去?会不会用技能啊,打呀......这波团又输了!”大成坐在电脑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这人一点都不会玩!”

    空旷的房间里,游戏音乐大的刺耳,钟秋丽有些心烦的翻了个身,捂住耳朵。

    “这把怎么又输了啊!”大成懊恼的一拳在桌子上,“这两天顾客要求多,又迟迟签不下来合同,玩游戏还一直输,真是闹心。”

    钟秋丽咬了咬唇,捂住腹部,“大成,我痛经了,很难受,你帮我煮点牛奶吧。”

    大成一脸不情愿,拿起茶几上的文件,“我还有文件要看,痛经嘛,忍忍就过去了,多喝热水。”

    “当我没说。”钟秋丽转身不远再看他一眼。

    绞痛一个劲的袭来,钟秋丽迷迷糊糊的进入浅眠,不一会儿,电脑游戏的音乐又开始大声的响起。

    钟秋丽忍不知坐起来,走到电脑旁按下了关机键,看着屏幕变黑,大成的脸一下子沉下来。

    “钟秋丽,你发什么疯?”随后又把电脑打开。

    “大成,为什么司徒国力可以为宋子言做那么多?我就是一个小小的痛经,你宁可打游戏,都不愿意哄哄我?甚至一个牛奶都不愿意为我煮?”钟秋丽脸色苍白的站在大成面前。

    大成眉头紧了紧,“我怎么能跟司徒国力比?司徒国力有钱有时间,所有才有那么多时间搞那么多浪漫,我没钱没时间,哪有精力搞那些罗曼蒂克?不过就是个痛经而已,又不是什么大毛病,别犯那些娇贵的公主病,我可伺候不起。”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7-02-22 15:28
    钟秋丽倏地红了眼眶,拿走桌子上的包,冲了出去。

    酒吧里的灯红酒绿,震耳的音乐,仿佛都被钟秋丽抛在而后,脑海里只有他略带不耐烦的话语,“别犯那些娇贵的公主病,我可伺候不起。”

    为什么子言会有那么一个爱她的人来疼她?明明她对司徒国力的态度一点都不好,可是司徒国力还是那么宝贝她?同样是质问,子言就是温柔的语言哄,而我就只换来一句别犯公主病。

    酒杯里的液体越倒越多,一杯杯的烈酒入喉,钟秋丽感觉是那样的苦涩,突然胃里有些不舒服,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问酒保:“卫生间在哪?”

    “前面直走右拐。”

    钟秋丽拿着黑色的手提包,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去,刚刚走到门口,眼前就开始天旋地转,一个踉跄,撞到了出来的人。

    “小姐,你没事吧?”男人的声音温润动听,钟秋丽忍不住抬头,看清面前人的脸,诧异道:“顾总?”

    “钟小姐?”他短暂的蹙眉后,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大成没有跟你来?”

    听见那人的名字,钟秋丽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话不自觉的脱口而出:“不要跟我提他,我现在不想听到他的名字。”

    顾诚谦仿佛明白了,点点头,“你和大成吵架了?”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7-02-22 15:28
    钟秋丽低下头,脸颊绯红,“是,我和他吵架了,他嫌我犯公主病,他说他伺候不起。”说完,脚下又一软,差点栽倒在顾诚谦的怀里。

    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更加嘈杂,顾诚谦不禁用一只手捂住耳朵,大声的说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吧。”

    钟秋丽连忙摇头,向后退了两步,“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

    “好,那不回去,这里太吵了,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钟秋丽终于点点头。

    坐在车里,风吹散了她的鬓发,酒劲稍稍过去了,神志也清醒了些。

    顾诚谦领他去的是一家江边的清吧,他很反感在那些嘈杂的环境里,坐窗边,听着音乐,手中端着酒杯,目光交织到深蓝色翻腾的江水里。

    音乐缓缓的流淌在空气中,钟秋丽坐在椅子上,泪从眼角滑落。

    “发生了什么事?要是可以的话,能和我说说吗?”顾诚谦递过去了一张手纸。

    钟秋丽哽咽住。

    “你要是不说,我也不会勉强的。”顾诚谦嘴角微微翘着,让人无法伙忽视他给的安全感。

    钟秋丽深吸一口气,“其实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爱一个人的表现差距可以这样大,不论子言如何,司徒国力都会第一个冲上前来,生气的时候可以逗她开心,哄她,为什么我在自己最难受的时候,他却不管不顾的玩游戏,仿佛他的眼里和心里都没有我的存在。”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7-02-22 15:29
    顾诚谦仔细的倾听着,“你不要这么想或许他只是不善于表达呢。”

    钟秋丽否决的摇摇头,“只是他在心里,我还没有游戏和名利来的重要。”

    顾诚谦这次不再劝阻,给她倒了一杯醒酒茶,“女孩子不要想那么多,皮肤会变不好的,其实你很优秀,会值得有一个更优秀的男人来爱你的。”

    顾诚谦说完,钟秋丽的脸悄悄红了,再偷偷看对面的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润。

    时间过去的很快,阳光渐渐倾撒过来,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居然天亮了。

    钟秋丽和顾诚谦又聊了一些别的事情,顾诚谦的侃侃而谈,都让钟秋丽有些心晃。看着美丽的日出,和王子般的男子一起吃个早餐,也是一种享受。司徒国力身边的男人,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吗?为何好男人,她钟秋丽就没有遇上呢?

    顾诚谦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一夜没睡,应该挺累了。我送你回去吧。”

    钟秋丽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轻轻应道:“嗯。谢谢顾总陪了我一个晚上。”

    顾诚谦温和地笑笑:“司徒的朋友就是我朋友,以后有不开心可以打给我。也许不能安慰你很好,但是作为过来人,我会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7-03-02 15:19
    车子开到公寓楼下,钟秋丽下车打算告辞却看见顾诚谦也一同下了车。

    “你......”钟秋丽有些疑惑。

    顾诚谦温柔的一笑,“我送你上去吧。”

    钟秋丽的心仿佛被人轻轻的撞了一下,酥酥的,麻麻的,脚下也仿佛踩在棉花上。

    钟秋丽打开房门,就见大成坐在饭桌前啃着面包,看见钟秋丽忍不住抱怨:“你怎么才回来啊?一个晚上去哪里了?我连早饭都没吃......”随后看见身后的顾诚谦,眼睛一亮,“顾总,您怎么来了?”

    顾诚谦缓慢的点点头。“我遇上钟小姐,便送她回来了。”

    大成嘴边那抹不快早就烟消云散,“真是麻烦顾总了,小丽是不是给您填麻烦了?”

    钟秋丽看见大成脸上讨好的笑,没来由的反感,转身对着顾诚谦说道:“谢谢顾总今天送我回来,麻烦你了,时间也不早了,顾总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大成听到钟秋丽这样说,连忙阻止道:“顾总,既然来了,不如进来喝杯茶。我一会儿让小丽去买点菜,在家吃个饭吧?”能够巴结上司的机会送到跟前,不要就浪费了。

    顾诚谦的笑容淡了淡,“不麻烦了,秋丽也一晚上没有休息了,不能再折腾了。”

    大成笑容变得更深,“没有没有,楼下就是超市很方便的,小丽,你说是不是?”

    钟秋丽有些听不下去了,转身回了房间。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7-03-02 15:20
    顾诚谦摇摇头,婉拒:“公司那边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大成不再说什么,只好不情不愿的看着顾诚谦走了,回到房间里,看见躺在床上的钟秋丽,说:“你怎么不早跟我说顾总会来,我好早点准备吃的,他也拒绝不了了。”

    钟秋丽蒙上被子,捂住自己的耳朵。

    他的心里只有名利,游戏,没有她钟秋丽的位置。

    她突然有些明白了,这是爱吗?如果这是爱的话,她为什么会不幸福呢?

    爱情里只有在乎和不在乎,他的在乎,钟秋丽感觉不到,要么是不爱,要么是不耐烦。

    这种疲惫的感觉,她宁愿不要。

    阳光透过窗帘幔帐,洋洋洒洒的落在地板上。

    床上的人熟睡着,翻了身,手臂在紫色被子的映衬下更显白皙。

    门铃在寂静的清晨里喧闹,吵醒着在梦里幽会的人儿。

    睫毛轻颤了颤,宋子言才悠悠转醒,无奈的起身去开门。

    门后出现司徒国力那张温柔的笑脸,他举起手中提着的菜,“小懒猫,起床了。”他越过宋子言走进去,看到桌子上的几份泡面盒皱了皱眉,拿起来扔进垃圾桶里,“泡面不健康,听话,你先去洗漱一下,等会儿过来吃饭。”

    宋子言揉了揉眼睛,看见司徒国力熟练的从袋子里掏出蔬菜,泡在水里,拿出一条大的桂花鱼,细心地起骨,切成薄薄的鱼片。

    作者:言悦阁阁主 时间:2017-03-02 15:20
    算了,随他去吧。

    宋子言转身回到屋里的卫生间,刷牙洗漱,等收拾好了,一开房门便闻到浓浓的鱼香味,和菜香。

    司徒国力看见她,将碗端到桌子上,宋子言看见白粥里裹着鱼片肉,食指大动。

    “你最近总是熬夜,身体上的营养跟不上去,所以做了鱼粥,好好补一下身体。”

    宋子言抿抿唇,拿过司徒国力递来的小勺,舀了一口,鱼肉香而不腥,口味清淡,刚刚好。

    司徒国力又陆续端上来了几个菜,然后坐在她身边。

    “你一起吃。”宋子言问道。

    司徒国力唇角一翘,“好。”随即进厨房盛了一碗,坐在餐桌前。

    宋子言点点头,不再说话,埋头将粥吃了个干净,盘子里的菜也打扫的差不多了。

    司徒国力收拾着桌子上的碗和盘子,端到厨房,哗啦啦的水声冲击着宋子言的心脏。

    她突然有些不理解自己了,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而司徒她从始至终就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面对他。

    司徒国力从书房出来,将挽起的袖子放下来,“走吧,我送你去公司,正好我到那边也有些事情。”

    宋子言无法拒绝。
  • 首页
  • 上一页
  • 1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言悦阁阁主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82天 / 跨度524天】
    • 开贴:2016-11-09 16:07
    • 更新:2018-04-17 16:10
    • 阅读:329788 回复:1013 楼主:310
    • 字数:约134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