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茧——在性都成长记》(已完稿,寻出版)

  • 首页
  • 上一页
  • 3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1-12 16:35
    43
    也才二十来天时间没来天狗街,李喊竟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陌生了。这里的每间房子都有一个大大的“拆”字,血红的字迹用圆圈围起来,仿佛一只只垂死挣扎着的眼睛。随着巴城的房地产业春天来临,投资房产是老百姓们风险最小、收益最稳定的理财途径了。天狗街此番纳入了巴城旧城改造项目,多数拆迁户却开心不起来,开发商给到的补偿十分低廉,再购一套同样面积的新房子,还得往里面投入至少十多万元!得不偿失。
    乌江钢筛厂一溜灰蒙蒙的厂房已经开始开始在拆除。残垣断壁像战场上鲜血淋漓的伤兵,有些拆除完成的地段已经架起了高高的吊塔,居高临下俯视着周边这些低矮陈旧的建筑物。有几户人家与郑半能家一样,在房顶上插了一面鲜血的国旗,在四周挂上白布黑字的横幅标语,内容格外触目惊心,读来荡气回肠,“誓死与家园共存亡!”“人在家在,家亡人亡!”“坚决抵制不法开发商廉价掠夺土地!”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1-12 16:36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1-12 21:47
    @水墨千山223 2017-01-12 20:55:13
    看完顶一下
    -----------------------------
    谢谢您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当努力以报。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1-12 22:45
    秀一秀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1-13 16:49
    李喊远远看到尖叫连天,忙掏出电话拨打了110报警。那群游行的房主重新聚集拢来,一个个坐在台阶上,面如死灰,默不作声。郑半能痛得呲牙裂嘴丝丝吐气,颤抖着点了一支烟,哭丧着脸哼道:真他妈有鬼!碰到这号倒霉事!
    也许早有警察通知了叶洪成副局长,居然是他带着几个警察赶到了现场。那群房主见了叶洪成仿佛见了青天大老爷,一下子团团围住,七嘴八舌讲刚才挨打的惨状。叶洪成看着几位头破血流的邻居,皱着眉头道:叫个代表把详细过程陈述清楚!
    转头看到李喊,一招手叫他过来了。走到旁边悄悄问道:小李,你刚才在现场吧?怎么回事?
    李喊道:叶局长,我看这次斗殴来得特别蹊跷。
    哦?叶洪成眼睛亮亮的盯着他,问道:怎么说?
    李喊怒道:即便是社会上的流氓,也绝对不会因为踩了皮鞋这区区小事大打出手的,况且,十几秒钟就聚了这么几十人,没有可能,我想,这绝对是针对准备游行的拆迁房主们来的!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1-13 16:49
    叶洪成咬咬牙,若有所思点点头。体制内公务员身份的拆迁户,政府部门早就下达了通知,叶洪成自己也同意拆迁补偿协议签字画押了,没有办法,只能服从组织。可是相对这些下岗的职工们,肯定只能为自己生计着想,补偿金额的多寡至关重要,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不同意当然在情理之中。叶洪成回头对那帮房主道:大家先到医院去治伤吧,案件我们会尽快处理,以后希望大家不要冲动,凡事从法理上过,有什么诉求万不利己你们可以到法院打官场解决。
    郑半能嚯地站起来,不顾流血的头顶,大声道:叶局长,你既是领导,也是我们多年邻居,你一定要替我们作主!这次我们挨打,肯定又是开发商搞的鬼!这是什么世道?比日本鬼子都霸道!
    叶洪成高声道:大家放心,案子我们会尽力侦破,只是拆迁补偿金的争取,我也会向上级反映。
    郑半能红着眼睛,吼道:我就是拼了不要命,也不会让这帮狗娘养的轻易得逞!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1-13 16:50
    奇怪的是,以前的租户们并没有什么变动,仿佛城市任何动态与他们八竿子打不着一般,反正家伙什一个三轮车拖个干净,不到最后拆迁的那一天,任尔千变万化,我自岿然不动!刘次保和细妹的猪肚还是摆满一地,只是将脚踏三轮车换成了摩托三轮而已;铁结巴和甜酒阿胡两人新添了电子喇叭,叫卖声更加洪亮,风一吹飏得半里路远,两个冤家对头架起喇叭吵架成了天狗街的现场直播相声,经常笑得租户们肚子疼半天。
    李喊今天时间不紧,干脆想先到街上转悠一圏儿。倒是也有令他想不到事情,算命汉子戴宗保和擦鞋的瘸腿菊妮儿居然凑了一对,在狗头巷子里盘下了一个小小的门面,从中一破为二,一边是戴宗保的“易经工作室”,主营算命测字、看风水、取名儿。看起来像模像样,此时戴天师正在口水横飞的对着位胖如冬瓜的妇人大谈命理。一边菊妮儿的擦鞋店,摆了几张椅子,顾客进店了就换上店里提供的一次性拖鞋,显得更专业了,当然价格也贵了一倍。菊妮儿生意不错,好一阵才忙完了招呼李喊,红润的俏脸上汗津津的。
    菊妮儿戴上一次性手套倒了茶水,看李喊西装革履,羡慕道:喊哥,当初你住天狗街时,我就看出你相貌堂堂的,肯定将来不是一般人,只是没想到你发迹得这么快,你看,一年时间不到,你就是老板了,天狗街好多年轻人津津乐道,以你为榜样呢。
    李喊笑道:早看出来了?我们菊妮儿看来跟算命先生睡觉了,也学了麻衣神相啵?嘻嘻。
    菊妮儿苦笑道:知道你要笑话的,我一个瘸把子,将就着过就是,管他算命的还是杀狗的,无所谓罢了。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1-13 16:50
    李喊知无意伤了她自尊,只得陪着笑道:菊妮瞎说,我几时瞧你不来了?我心里,你就跟自己妹子一般儿,只是没想到,你跟戴先生这么快而已。
    菊妮儿见李喊皮鞋上灰扑扑的,示意着他脱了,细细打油拭擦着。有些悲哀地低声道:喊哥,其实我也是心比天高,命比纸簿,我一个残废女子,哪能还挑三拣四,找个男人照顾着,搭伙过日子算了,底层没有生活,只有生存。
    说完,低了头,眼睛里滴出泪来。李喊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从钱夹里掏出五百块钱来塞到她手里,菊妮儿抬脸,轻蔑地笑道:我喊哥发财了,打发穷妹子哩,只是妹子也是人穷志不短的。
    李喊只得将钱收了进去,问道:菊妮儿,有没有看到过寇家姐姐回来过?
    菊妮儿俯身帮他套上皮鞋,摇头道:寇惠惠姐姐还真没看到过人影,只是他公公叶局长倒看到过一回,钢筛厂前面那一片拆迁的地方,有一个男人不满意门面征收的补偿款,爬到吊塔上要往下面跳,叶局长在下面苦口婆心,说邻里邻居的,大家有任何事情不要冲动,没有什么比生命更珍贵,尽量通过法律来解决,不懂的地方可以问他,劝了半天才劝下来。叶局长倒是个好人,都说他做事蛮凭良心,也不歁人。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1-13 16:51
    李喊心里有些莫名失落,跟菊妮儿告了别,慢慢走回自己租房。
    到得门口,李喊吃了一惊:那房门居然半开着!光天化日的,难不成有偷儿进了屋子不成?几步跨到门内,却是黎冰,正拿着扫帚在角角落落里打扫着,屋子里灰扑扑的。
    转脸看到李喊,她呆了片刻,轻轻道:你回来了?
    李喊这一刻有些百感交集,伸开双臂拥了上去,黎冰却坚决地推开他,摇着头:别乱动,我身上,脏了。
    李喊不知所措,拿抹布准备帮忙,黎冰夺了过去,笑道:你别忙了,已经打理得差不多了,今天你最大!
    李喊一愣,继而手拍前额:天啦,我都忘记了,今天初九,我生日!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1-13 16:51
    时光白驹过隙,转眼就是一年,记得去年生日还是青葱学生,不过一年时间,李喊仿佛经历半世沧桑般了。去年今日,新河岸边,杨柳依依,渔歌号子悠扬婉转,黎冰紧紧拥了李喊,送给心爱的人儿初吻,并赠给他那一本自己珍藏的影集,扉页上,她隽秀的笔迹写着一首诗歌:
    听风,听雨
    都不如听你叩击心灵的音符
    如惊鸿掠过寂寥湖面
    如微风拂过清幽竹林
    只想驾一叶轻舟
    在你浩瀚的心河
    寻觅至死不渝的爱情
    我的所有影子,点点化为礁石
    随你而沉,随你而浮
    李喊,我亲爱的
    多想唱一首美妙的情歌
    在你耳边声声祝福——
    二十岁生日快乐
    忆起往事,望着眼前人,李喊忽然感觉一阵幸福,紧紧握住她的手。黎冰眼睛雪亮,盯着他的脸,道:生日快乐!你要永远快乐!
    宝贝,只要有你,我就会永远快乐!李喊激动得声音颤抖,一把拥住她身体,向床上倒下去,吻着她红花苞般的嘴唇。
    黎冰却用力推开他的手臂翻身坐起,理理散乱的额发,开口说道:李喊,我们已经完了,我今天过来,拿走我自己的东西,对不起,我要走了。
    李喊黑了脸,冷哼一声:哦,也好,在这里你把身子交给我,又在这里要离开我,完美!
    黎冰身子一阵颤抖,面色苍白,紧紧咬着嘴唇。
    瞬间仿佛身体里抽去了所有的骨头一般,李喊无力的问道:你要去哪了?
    黎冰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黑色胶袋放在床上,道:我已经从东兴酒业辞职了,会去钟誉的酒店做管理人员,下周就会到香港学习培训三个月。
  • 首页
  • 上一页
  • 3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章望溪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53天 / 跨度330天】
    • 开贴:2016-11-22 22:09
    • 更新:2017-10-19 11:34
    • 阅读:193566 回复:6582 楼主:854
    • 字数:约392千字
    • 图片:7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