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拥有巫术后,权力、金钱、美女,还有凶险......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6-12-03 18:13
    因工作原因,在下有几年在大巴山奔波的经历,加上在川江边长大,面对浩浩荡荡的长江和绵延不断的险峻山峦,惊叹这如画的山水。当听到不少诡谲的传说、以及遇到一些有灵异奇遇经历的人们,听他们讲述自己匪夷所思的趣闻轶事后,因为从小耳濡目染,自然对这天地间的鬼斧神工产生了深深的敬畏。因为有涂鸦的业余爱好,整理了一下思路,把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儿码出来与诸君分享。

    这与科学的严谨无关,也不是在宣扬迷信,既然是在这"鬼话"里发帖,就当成是茶余饭后的消遣吧。咱们从哪里聊起呢?

    这样吧,先聊两个"蛟变"的传说----

    "蛟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个名词,其实蛟与龙不是一回事。所谓"龙",指的是龙与龙交配的后代,其显著的特征是头上有两只角,"蛟"并不是龙的后代,是指其他动物受到某种神奇力量的驱动,从而发生蜕变,这蜕变的过程称为"走蛟"。

    这世上能蛟变的动物很多,蛇,俗称小龙;蚯引,也被称为地龙,这两种都可以蛟变入海。当然咱们这万灵之主的人类,也是可以蛟变的。甚至一些人类的生产生活物品也可以蛟变,比如用于榨油的"榨壳子",也是可以"走蛟"的。

    蛟与龙的区别是它头上只有一只角,这就象犀与牛一样,独角的蛟入海后,还要再经过漫长的修练,才能褪去额头上的独角,当它长出双角时,才能称为真正的龙。

    铺垫到这里,先讲一个蚯引蛟变的传说,再把"榨壳子"走蛟的奇闻说一说,好吧?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6-12-03 21:17
    众所周知的长江三峡,由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组成。离著名的神女峰不远,有一条风景奇秀的小溪汇入长江,乘小船溯源而上百十里后,便进入大巴山深处的古代巫咸国境内,这里便是如今重庆市的巫溪县。

    这里峰奇壁峭,沟壑纵横,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山民,多数是单家独户的散居着,各自耕耘着自家周围数里范围内的薄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年复一年的讨着生活,在这山岭中很少见到聚居的村庄。

    在一条小小的山涧边的一座险峰下,孤零零的有三间茅顶农舍,有一对吴姓老两口生活在这里。他们原本是有儿有女的,不会发愁老无所养。

    不幸的事发生在三十多年前:由于这深山老林里虎豹出没,一个不留神,这吴家一对年幼的儿女被老虎叼走,从此断了音信,当年的吴老头正值壮年,太阳落山后才挑着粪桶从五里远的庄稼地回家,看见老婆被咬得伤痕累累,奄奄一息躺在血泊中,年幼的儿女也失去了踪影,屋前的土坝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碗大的梅花型脚印,心知遭遇到了老虎的袭击,而且是来了两只。

    他急忙忙用一种俗称"茅蜡烛"的草药给老婆止血包扎后,悲愤填膺地扛起猎枪,燃起火把搜寻着老虎踩下的脚印,不管不顾的连夜向密林中追去。

    由于自始至终都没发现虎路上有丁点儿血迹,吴老头怀着虎口夺子女的念头,穷追不舍,越追劲头越足,全然忘了饥饿和疲劳,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6-12-03 22:19
    直到日上三竿的半晌午,这不顾性命去追老虎夺回儿女的山民,才杵着猎枪,一拐一瘸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原来是他一个不留神,从石坎上摔下去折了脚杆,只好爬挪着回来。

    山民的生活苦,本来就没啥钱财,夫妻二人又不幸都受了伤,为了疗伤花光了不多的积蓄,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由于没钱请良医治腿,吴老头从此成了瘸子。

    由于那被老虎叨去的儿女,又没发现一星半点的血迹,而老虎哺育人类婴儿的传说也不鲜见,是以这夫妻俩一直心怀奢望,认为他们的孩子一定还活在这世上。在出事的那段时间里,也发动乡邻在山林中搜寻过几次,后来也时不时留意梭巡,几年下来,却都是音迅杳无,只能心念存心里,盼奇迹出现。

    吴老头的三间茅屋,结在一座名叫独龙峰的山岩下,后屋檐与高岩近在咫尺,在这土地奇少的山区,这种做法一点不奇怪,尽管偶遇垮岩会家毁人亡(在下曾于本世纪初,夜宿巫溪县城一家旅馆,在五楼的房顶上,手抚楼后的山岩,抬头还看不到岩壁的顶端)。

    在吴老头茅屋后的岩脚,有一个四季长流的小小泉眼,甘冽的泉水噙在嘴里,其回味还有点甜。吴老头便在泉眼下淘了口井,每到冬季,由于地表温度低于泉水的温度,井周围更是白雾腾腾,云蒸霞蔚,宛若仙境似的。

    失去儿女后,因为妻子也受了重伤,侥幸捡了条命,却失去了生育能力。山里人没文化,对神灵却是顶礼膜拜,成了孤老的夫妻俩,怀揣着儿女回家的期盼,请来手艺高超的石匠,在水井旁的山岩上,凿了一个小小的神龛,雕刻了一座奇巧的送子观音像,微妙微肖,栩栩如生,冬季里更象稳坐在云端里一般,充满了灵气。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6-12-04 00:44
    为了表示虔诚,更为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夫妻俩几十年如一日的敬奉着这送子菩萨,不论是狂风暴雨还是打霜下雪,日上三柱香叩拜九个头,是他们每天的必修功课,四时八节和老两口的生辰或儿女的生日以及被老虎叼走的日子,不可或缺,都有供品祭祀在观音菩萨的神龛前。

    这孤苦伶仃的夫妻,从满头青丝的年纪开始,直到头顶白雪的皓首,就这样心诚志坚日复一日的敬奉着,他们没有别的乞求,只是在心里残存着那重见儿女、一家老小团聚的唯一奢望。有人说:父母对儿女的爱,是人类的天性,而子女对父母的孝顺,是后天的教育所致,是素质。在下对此是深以为然的。

    时过三十多年,儿女还只是存在父母脑海中那小乖乖的稚嫩模样,并没回家与父母相见。但是,另一件神奇的事在这里发生了!

    这天深夜,老两口不约而同做了同一个梦。他们梦见一条小小的红蚯蚓前来辞行,这地龙跪拜在床前,朝老两口三拜九叩,行过大礼后,说:

    "我是菩萨神龛下那蚯蚓洞里的蚯蚓,打娘胎里便受了二老的香火和供奉,三十多年来潜心修练,而今已经道行圆满。奉玉帝圣旨:明天子时初刻,天庭遣水部的雷公电母雨婆来送我化蛟入东海。希望两位恩人从蚯蚓洞前的泥地上,用竹篙凿出一条小小的浅水沟,从屋前的地坝中间横过,通到坎下的排水沟里就行了。二老是虔诚的礼佛人,上天自会眷顾,断不会遗弃的。"

    这深秋的梦境奇特,匪夷所思。夜半梦回的二老,互述梦中的情景后,自是感叹且欣慰。这些年来,他们曾无数次的看见过那条小蚯蚓,红莹莹的在水井边和神龛下面的湿润泥土里来回梭巡,偶而也钻破土层,爬到泥土上蠕动,恰似看山听水一般,仿佛知道两位老人是善良的山民,从来没回避过他们。

    没想到无心插柳却柳成荫,这供奉菩萨的香火,却歪打正着的让这小家伙享受了,助它修成了正果,这倒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举。好在这通灵的小蚯蚓也有良心,冒着触犯天条的风险,泄露了一丝天机,让吴姓老两口有了盼头。

    咱华夏这片土地上,但凡一次破坏性极大的山洪暴发,在雷霆万钧大雨倾盆之际,人们站在高高的山坡上,远远的望着平日里清沏见底、鱼虾戏水的小溪,陡然间浊水暴涨摧枯拉朽,齐头水墙壁似的咆哮而下时,都会叨咕着说:这是在走蛟。

    这蛟物入海确实害人,在进入大江大河前,顺着暴涨的山溪前进,闻惊雷而身躯膨胀,为了有足够的水量承载它闻雷蛰变的庞大身躯,暴雨更是密刷刷的如同倾盆。

    这雷霆万钧还有一层含意,即是镇压这蛟物,不许它肆意妄为的乱来,只能顺溪河而行,尽量不祸害沿途的生灵。饶是如此,每一次蛟变,都不可避免,总有一些祸害生灵的事情发生。当然,这生灵不光指人类,因为植物也是有生命的,更莫说虫虫蚂蚁了。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呗!

    再说吴老汉老两口,寻思这蚯蚓能提前报信,实属义妖一枚,学了那白素贞的行事作风,如果他悄不言声的从洞前蛰变而起,肯定是平地成湖家毁人亡!

    二老再也不能安寝,披衣起床洗浴净身后,来到屋后的神龛前庄重地燃烛点香焚化纸钱,这次却是在心里祈祷这蛟物一路平安,须知蛟死半途的事并不鲜见。

    不知诸位留没留意,乡间的一些古老石桥的桥拱上方,都挂着一把铁剑,这剑名叫斩妖剑,这种古桥在当年砌建时,新桥落成后都要请大巫师把魇练过的剑挂上去后,再诅上咒语才拆去脚手架,择吉日请当地年岁最老的人踩桥后,才宣告桥建好了。

    这斩妖剑毋庸置疑,便是专门屠蛟的法器,在古代,凡咱华夏大地,这建桥的风俗都是一样的。真不知道这貌似可笑的迷信方法,为啥咱华夏的老祖宗们几千年来都深信不疑?莫非咱这民族的老祖宗全都是愚人?楞没一个智者?呸!这是欺师灭祖的言行,是不肖子孙的作派!

    问题来了,难不成这天地间真有现代科学无法诠释的事?譬如这走蛟。

    这蚯蚓蛟变的事,尽管有善良的二位老人给他祈福,它却并不顺利,而是命途多舛,充满了凶险。

    夜深了,明天再更新吧。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6-12-04 07:02
    说到修练,<白蛇传>里讲,少说也要个千八百年,为啥这小蚯蚓三十多年就修成了精呢?莫不是楼主在胡说八道?

    在下这样说吧,许多来华留学的外国人,全神贯注的学咱们说话,学上个三年五载,肯定还不如咱们幼儿园的小朋友说得利索。因为这是在娘胎里就在听的语言。这小蚯蚓在胎中就享受了供奉,加上在成年累月的香火下,万物之主的人类又对它虔诚地膜拜,不成精才怪。

    寻常的修练,道家称为闭关,只是一个人独自默修,并不允许别人帮忙。许多蛟变的传闻轶事中,成精的灵兽,无不是藏身于人迹罕至的地方,苦修五百年成妖,再修五百年化为人的模样,譬如白素贞便是这样。

    而这蛟变的蚯蚓,它不是化为人形,自然用不了千年的光阴。由于它机缘巧合,在娘胎中就享受了菩萨的待遇,所以事半功倍,大大的缩短了修练期。

    只是光有这享受,貌似还不能在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成精,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所在的地方,因为这里是巫术的发源地!

    巫,是神秘而古老的教派,它不是宗教,也没有自己的教主和偶像。道家顶礼老君,佛家膜拜如来,巫家敬畏的只是天地。

    美国的著名作家海明威和香港的知名作家倪匡,都对神奇的巫术发表过类似的看法:浩瀚的宇宙,存在着某种神奇的力量,而这力量被巫者掌握。

    英国的皇家科学院,地位等同于咱们的中国科学院,他们设有灵魂学,有一群科学家不但研究鬼怪,也研究巫术。

    这样说吧,咱华夏的医圣张仲景,药圣李时珍,应该算古代的科学家吧?说句老实话,张仲景是大巫师,李时珍是继承了巫教衣钵的道士。为什么呢?中医术的名称原来叫祝由术,这祝由术源于巫门,俗称白巫。而中医只是在近代,欧洲的传教士把西医引到华夏后,为了有所区分,才有了这中、西医的称呼。当然,中医也会治死病人,难道西医就不会治死病人吗?

    在下认为,咱中医与西医是各有千秋,互有短长。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源于巫门的道家<第二春>修练术,比之西医的整容,不知强上多少倍了。在下曾经在大巴山深处的城口县,亲眼见过一对年近六十的夫妻,也经过比对身份证和多方求证才确定无误。

    这对爷爷辈的老者,膝下儿孙成群,而两人的容貌和身形,不论你怎么打量,都只能认为他俩不过三十出头!奇了怪吧?这并不奇怪,因为这夫妻俩双修了巫门的秘术,而双修可以事半功倍。至于<第二春>,则主要是供男性老者修息,所谓采阴补阳而已。

    还是言归正传吧!说了这么多,其言外之意是:这蚯蚓的所在之地,正处在古代的巫咸国腹心之地---国都墨斗城附近。

    长江有巫峡,巫峡位于重庆市巫山县,而巫溪县紧邻巫山县,包括这巫山十二峰,都算是大巴山脉。在这巫术的发源地,人杰地灵山水秀丽,很难说这方土地没有神奇的力量存在。

    到了第二天,从当晚的亥时初就下起了雨,尽管雷电交加大雨倾盆,房前不远处的山溪并没有暴涨的山洪,不晓得倾下的暴雨都到啥地方去了。

    吴老汉早就搬来一张春凳放在堂屋门口的檐下,一如寻常日子供奉菩萨似的,不只有香烛,还有鱼、鸡、蛙权充三牲。子时初刻,是开始蛟变的时刻,老两口拈着燃香匍匐在地,面朝地坝一次次的叩首。

    眼见得那小蚯蚓顺着被雨水灌满的小沟,摇头摆尾的从屋后游了出来,在惊雷的轰鸣声中,从麻线粗细的身子,一圈圈蛰变成香肠模样,当它游过堂屋门前时,特意横过身来,冲匍匐在地的二老,把头扬起落下,恰似叩首谢恩。

    这蚯蚓谢过恩后,并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停留在了地坝上,为什么呢?因为那山溪一如平日,并没有涨大水,贸然下去凶多吉少,还不如留在这恩人和菩萨的身边来得安全。

    直到子时末,才听到轰隆隆的洪水从山涧经过,这洪水来得蹊跷,近十丈高的水头,墙板似的疾涌而来,如同蛟变的精怪正在推波逐浪,难不成另有成精的蛟物也要一起结伴入海?

    这时候,本该顺地坝坎下的排水沟扑入洪水的蚯蚓,不但不行动了,反而蜷缩成一团,把身子隐在小水沟里一动不动,装起了死狗来。

    老两口窥见它这般模样,因为不明就里,生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它,忙不迭在心里颠来倒去的诵着"阿弥陀佛"。

    陡见得那蚯蚓活象被人踩了一脚似的,痛苦不堪的急速蠕动起来,而且在雷电交加中飞快的膨胀,倏忽间,它香肠大小的身体,变成璜桶般粗壮,浑身闪烁着血萤萤的光彩,宛若巨蟒似的蹿入排水沟中,其狼狈逃窜的模样,仿佛有强敌在追杀它。

    由于这排水沟是用嶙峋的石头砌成,它那巨大的身躯一扎进沟里,顿时把沟石挤得东倒西歪,加之它不要命的想扑入洪水中,这一路狂窜,身体被沟石刮破后,鲜血也不断涌出来,就着不停息的闪电看去,它是在血水中奔逃。

    这夜半的雷雨中,这诡状殊形的一幕,恐怖万分,幸亏诵佛的二位老人正在闭着眼睛叩首,如果睁开眼睛看到这些,肯定会当场吓死。

    那正在蛰变的蚯蚓,确实是被人踩了一脚,而且它装死狗不敢前进,也是因为它看见了不敢撩拨的强敌,包括这反常迟到的山洪,整整延迟了将近一个时辰,都是另有原因的。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巫门的灵肉分离术和胎光体,因为那蚯蚓看到的就是胎光体!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巴山牛_渝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2天 / 跨度311天】
    • 开贴:2016-12-03 18:13
    • 更新:2017-10-10 19:51
    • 阅读:77111 回复:1106 楼主:508
    • 字数:约245千字
    • 图片:2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