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百魅千妖》:当你发现妖魅鬼怪跟你在一个屋檐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匪夷不思 时间:2016-12-11 10:23
    夜已深了,天空那轮圆月隐隐透出一丝妖异的血色。老人都说这是血月,主大凶。但现在已经没谁会信这说法。

    靠窗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眉清目秀,嘴唇丰润,是个美人胚子。只是年纪还小,身量也没有完全长开。

    身上只是潦草地套了一件男人的衬衣,很是宽松,她那充满青春魅力的酮体大半裸露在外。

    这儿是本城最豪华的酒店,站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纸醉金迷的城市。

    她出神地抚摸着自己那双雪白浑圆的大腿。地上胡乱地扔着她的校服,那个折腾了她一晚上的男人在床上睡得像一头死猪。

    这人是她在校外认识的,长得还算不错,让他把班里那个装纯情的富家女拖进巷子扒光了衣服,抢光了那小婊子身上所有的钱,还用手机拍了视频,自己就答应陪他一晚上。

    这男人在她身上简直是疯狂,但她却只感到撕心裂肺地疼。听说第一次都这样。不过这也没什么,今夜就当是她的成人礼了。

    今后自己还会越长越美,会有各种各样的男人为她倾倒。她会把所有小婊子都踩在脚下!

    她这样愉悦地想着,把身子趴出窗外。难得住一次这么好的酒店,要好好看看这座城市的夜景。

    突然,她看到旁边不远处的玻璃上好像趴着一团黑影。不由的吃了一惊,不过下意识地又摇了摇头,这么高的大楼,怎么可能!

    再仔细去看,果然发现那里空无一物,真是看花眼了。

    她起了身,正想回床上再睡一会儿,窗外突然伸进来一张巨大的嘴,一口就把她吞进了肚子。这是一只像四脚蛇一样的巨大怪物,扁长的大嘴上露出锋利的牙齿,贴在窗外的玻璃上,潜伏在暗影之中。

    它的肚子略略地鼓了起来,覆满青色鳞片的身上生出一对翅膀,抖了抖,飞向了夜空之中。它越飞越高,俯瞰着整个城市,又一个俯冲,贴着灯光照不到的阴影掠过。

    它在寻找着下一个猎物。

    在很久以前,有些人类管它叫奇蛇。不过现在的这些人早已不认识它了。也没人知道它的存在,因为见过它的人早就进了它的肚子。

    它继续贴着阴影飞行,它在寻找落单的猎物。又一次低空掠过,前面出现了一片废弃的旧城区。它看到一个人独自站在没有灯光的巷子里。

    它悄无声息地掠了过去,已经离得很近了,它可以看清这是一个年轻的男性人类,它甚至已经闻到了那鲜美的血肉滋味。但再靠近一些,它却极其厌恶地偏了偏脑袋,一个转折,就从他头顶掠过,飞向夜空,越飞越高,直到消失在苍茫夜色。

    而那个年轻人,仍然一动不动地站立在那。

    他的前面是一堵破旧的高墙,暗红色的血液从墙上蜿蜒淌下,顺着血迹,可以看到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半坐在墙下。

    这个年轻人名叫温良,他现在看到的是他自己的尸体。
    作者:匪夷不思 时间:2016-12-11 11:01
    他已经足足在这里站了一个多小时。现在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而且变成了一只鬼。

    他终于动了一下,走过去伸手想把尸体的眼睛合上,可是一触碰到就像水中幻影一样穿了过去。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现在真的是一只鬼,刚刚死在了这个叫盂兰道的废弃旧城里。

    这一生的场景在脑海中走马花似的变幻。原来死亡是可以来得如此突然。在十岁那年,他就失去了父母,一直一个人生活。到现在没有结婚,也没有什么亲戚,孑然一身的。他觉得这反倒是一种幸运。这样他死后,也不会有什么人太过伤心,也不会有牵挂,挺好。

    他呆坐在那里,良久。觉得好累,好疲倦。迷迷糊糊地就昏睡过去。

    黑暗依然笼罩着整片破旧的废城。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光明总会战胜黑暗。天色依稀地有些亮了起来。

    温良被一声惊恐的尖叫给惊醒。是一个抹黑起来做豆花去卖的老头,一边撕扯着嗓子尖叫,一边在地上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豆子洒了一地,有几颗还骨碌碌地滚到了他身边。

    温良笑了笑,伸手去捡,怎么也捡不起来。终于是有人发现尸体了。温良坐在地上,抬头望着无尽的黑夜,心想这黑暗的背后究竟还有什么呢。

    不久,伴着呜呜哇哇的警笛声,警车和救护车都来了。在惊动周遭看热闹的人群之前,现场已经被严密封锁。温良看着自己的尸体被装进尸袋抬上车。在场的警员一个个都紧皱着眉头,有紧张,有恐惧。有个像是队长的人,命令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要严格保密,任何警局以外的人都被驱逐出去。

    天色也逐渐亮起来。温良想跟着尸体上车,但他一个踉跄,觉得浑身酸痛。特别是当一缕初升的阳光透过车子的后视镜照射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感觉皮肤像被烫了一下,痛得连忙躲到了阴影里。

    传闻里说,鬼是怕光的,或许这是真的。温良只能躲到巷子旁的房子里。这一带都在拆迁,因此这些老房子也都没人住了,阴暗而潮湿。

    躲在里面,温良感觉好了很多。听着外面的嘈杂的声音,他想就这样静静呆会。他现在已经死了,变成了一只孤魂野鬼。应该不久就会发生什么事,然后他就又去转世投胎了。这样他又重新开始下一世了。
    作者:匪夷不思 时间:2016-12-11 11:05
    但他也不知道应该会发生什么事。有可能是像故老相传的那样,会有冥界的接引人来带他去黄泉。也有可能待会自己眼前忽然就裂开一个大洞,自己就被吸了进去。又或许,会有……

    总之,他会有新的开始。下一世,他一定要和父母相伴,要结婚,要生个孩子,还要……反正很多很多。他忽然就有些高兴起来了,憧憬着接下来的一生,想象着自己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但是过了许久,依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屋子里满是灰尘和腐朽的味道,极为不舒服。

    温良就随意地逛了起来。这一片的房子大都是挨着的。他发现做鬼也有个好处,就是可以随意地穿墙而过。这种新奇的体验让他暂时放下忐忑,兴致勃勃地一间房子一间房子穿梭过去。

    在一处老房子里,他停了下来。因为这屋子里还住着有人。大白天的,还拉着厚厚的窗帘。一个约莫十二岁左右的小胖男孩坐在电脑前,正在玩游戏。鼠标狂甩,键盘被按得噼里啪啦的,显然战斗正激烈。

    温良饶有兴致地转到他身后。

    原来是在玩DOTA。这游戏温良早几年也经常玩,现在虽然玩得少了,但不妨碍他看津津有味。

    “我靠,这菜逼!不会看地图啊!”那小胖子一边狂按键盘,一边嘴里不停谩骂。

    温良有些好笑,这种游戏素质极差,一输就开骂的人他见得多了。

    这一局终是输了。又新开了一局,结果一开始小胖这边的队友就送了一血。

    “菜逼,我真是服了!”又是一路的骂。

    温良倒是安心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这屋子虽然破旧,但收拾得很干净,窗帘又拉得严实,呆在这里最好不过了。

    随着鼠标咣的一声被拍在桌子上,又是输了一局。小胖子正要重开,房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清秀的年轻女孩子,一头齐肩的长发被她挽了起来,随意地用一个橡皮筋扎着。约莫也就二十来岁,看着像个学生。

    温良立即就躲到柜子后,因为这姑娘进来一定会拉窗帘。谁知并没有。她把一份早餐放在小胖子桌上,说:“我出门了。听说外面出了事,你记得把门锁好。”

    小胖子头也没回,只是点头,示意知道了。他正带人抢杀一血呢,哪有空。那姑娘带上门,不久听到外面关门的声音,应该是出门了。

    温良从柜子后出来。那早饭是一杯豆浆,还有油条和包子,热气腾腾的。温良看着有些馋。他虽然感觉不到肚子饿,但就是有一种想吃的冲动。
    作者:匪夷不思 时间:2016-12-11 11:30
    他再看了会游戏,小胖终于赢了一局,大声欢呼。兴致勃勃地又开一局。温良打量了下房间,显然是因为有那个姑娘收拾,显得很是整洁。他穿过墙,到了隔壁。有股淡淡的香气,房间里布置很简单,有一张床,还有个书桌,上面放了一沓书,大多是法律方面的一些专业书籍,也有几本言情小说。

    桌上放着那姑娘和小胖子的合影,写着一行字:“苏子青和弟弟苏小包每天都开心”。看来应该是姐弟俩。这房间应该是姐姐苏子青的房间。

    从房门出来,外面就是一个很小的餐厅,摆着一张小木桌,另外有个小厨房和卫生间。看来是只有姐弟两个相依为命。

    回到苏小包的屋子,这小胖还在激烈战斗。那早餐都没热气了,还在那里一动没动。温良又看了一会儿,有些无聊,也感觉疲倦得很,就躺到苏小包的床上睡一会儿。

    那小胖显然又是遇上了技术不怎么样的队友,又是“菜鸟,傻逼”,又是摔鼠标,温良吵得头疼,只能爬起来,睡到苏子青的屋子里。闻着淡淡的香气,倒是感觉浑身舒畅,一会儿就眼皮打架,昏昏睡去。

    这一觉睡得绵长。等他醒来的时候,看摆在床头的闹钟,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外面传来苏子青敲门的声音,是在叫弟弟出去吃饭。温良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餐厅。见小木桌上已经摆好了三盆菜,和两碗热气腾腾的米饭。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一个鱼香茄子,还有一个红烧肉。苏子青正在摘围裙,小胖子嘟囔着不情愿地从屋子里出来。

    两人坐下吃饭。苏子青给弟弟夹了一块红烧肉到碗里,又问今天做了什么。苏小包含着满口饭说还不是那些。苏子青又说了一件她今天在外面碰到的好玩的事情。

    温良木然地坐在一边嗅着饭菜的香气,听着两人说话,独自发呆。

    听这两人聊天,知道这姐姐是个学生,如今正在放假,在外面做补习赚钱。

    两人边吃边聊,很快桌上的饭菜都被消灭干净。姐姐放下碗筷进屋去了。在温良奇怪的目光中,那小胖子拿了围裙系上,开始收拾碗筷,叮叮当当地抱到水槽边,开始洗碗,洗锅。看这手法纯熟,技艺精湛,倒像是个老手。

    温良哑然失笑。原来这小胖子也不是一无是处。

    这时候桌上的手机响了,小胖喊了一声,姐姐从屋子里出来接电话。

    温良看到手机,突然就想起一件事来。
    作者:匪夷不思 时间:2016-12-11 11:58
    昨天半夜三更的,他之所以会爬起来跑去盂兰道,就是因为一通电话。

    当时他正在家里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就被手机铃声惊醒。朦胧中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名字是林东。他打了个激灵,一下子就彻底清醒过来。

    林东和他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的。当时温良的父母双双因为车祸离世,温良一个人生活,如果不是因为林东家经常接济,他也很难一个人挨过来。

    林东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毕业后也在一个单位工作,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好朋友。但是就在十几天前,林东突然失踪了,谁也联系不上。手机也是一直处于无信号状态,无人接听。

    “喂,你小子死哪去了?你这是……”还没等温良骂完,电话那头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声。那哭声中好像还夹杂着什么奇怪的嘈杂声,听不太真。

    温良连着问了几声,对方都没有任何回应。只有那断断续续的哭声,听声音似乎是个男人,但不大确定是不是林东。

    温良听得有些头皮发麻,但是无论他怎么问,电话那头都没有任何的回应。然后在有一段时间,哭声似乎被终断了一下,出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嘎吱嘎吱的响,就像是什么东西在挠着玻璃。而后隐约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但听不清,声音很糊。

    温良急忙按了录音键,屏住呼吸去细听,不一会儿,电话就断了。等温良再打过去,就再也没人接听。

    温良把那段录音取下来,反复听,实在太模糊,听不出来是什么。他立即打开电脑,将录音拷到电脑上,用声音分析软件将录音进行分离处理。

    在调整过程中,他终于从嘈杂的声音中捕捉到几个字:“盂兰道10号。”

    他就是因此才匆匆起床,用手机叫了一辆出租车,半夜三更地赶去盂兰道。

    盂兰道10号,究竟有什么呢?小东子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一连串的疑问不停地在心里盘旋。虽然现在自己已经是个鬼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转世,但这个疑问不解开,小东子生死不知,真是死也不能瞑目。

    看着外面天色彻底暗下来,温良决定再去出去一趟,找到那诡异的盂兰道10号。

    黑夜中的盂兰道依然充满着阴郁和霉烂的味道。但此时的温良却已没有昨日进入此地时的紧张感。虽然那些巷子昏暗依旧,但如今看在眼里,却一切清晰可见。

    苏家的这座房子门梁上隐约可见一个残破的数字87,显然是盂兰道87号。温良顺着巷子一间一间摸过去。虽然巷道错综复杂,但夜色已不是障碍,所以不久后还是找到了。

    这座房子是个两层的小洋楼,还有个院子,虽然看着年代久远,有些破败,但是看着却很精致,与周边的房子显得格格不入。说不定以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居所。

    穿过那虚掩着的木板门,进了院子。温良忽然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寒意。并且院落里像是有一股气流在涌动,那木门发出咣的一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匪夷不思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2天 / 跨度42天】
    • 开贴:2016-12-11 10:23
    • 更新:2017-01-22 18:30
    • 阅读:212203 回复:2183 楼主:420
    • 字数:约316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