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百魅千妖》:当你发现妖魅鬼怪跟你在一个屋檐下

  • 首页
  • 上一页
  • 7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匪夷不思 时间:2017-01-12 14:08
    “我找下这门的机关。”温良站在门下仔细阅读符纹结构。

    周永省和周永恪两人听说门有机关,也立即围上来,趴在门上一寸寸地找。周永男见三人居然在这时候研究起大门,但此时也没有其他什么办法,这扇门后面或许才是他们要找的路。只能让其他人保持警戒。

    那位老太太手持猎枪,靠着岩壁站立,双眼盯着路的黑暗处,像是在侧耳倾听着什么。

    周永男盯着黑暗处看了一会儿,只觉得那沙沙声时有时无,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

    她有些焦躁,重重地呼了一口气。站在她旁边警戒的几位队员听到,都转头看她。那个缺了只耳朵的队员吹了个口哨,笑说:“永男,放轻松些,咱们干完这趟回去你可得好好请我们哥几个吃一顿!”

    周永男笑说请你们吃一年都没问题。

    另一人说:“永男姐,你给介绍个对象不,你家妹妹就不错啊!”这人原来是看上醒儿来了。

    周永男啐了他一口,想打她小妹的主意,门都没有。

    一说起醒儿,就记起那天她跟那个叫温良的一大早从一个屋里出来。小姑娘就是容易被这种下流无耻的男人哄骗。不由一阵心烦,见那三人还在那里捣鼓,弄了好久也不见弄出什么动静,走过去想看看到底怎么样了。如果实在不行就走其他路。

    温良已经理清了这青铜门的阵法结构,由于只是用来启动大门开阖,所以这阵法并不是太过繁复。门身上雕刻着一对远古巨兽,其中一个兽头就是阵法的发动点。他伸了食指点入兽口,可以清晰地触摸到其中的纹路,灵力注入,循着符纹逐渐蔓延开去,将阵法节点一一点亮。

    但不久之后他就感觉到了这青铜巨门的不同寻常,虽然这掌控大门开阖的阵法并不复杂,但这青铜门本身的符纹结构却极其玄奥。温良的灵力顺着符纹一侵入,就立即开始破解掌控大门开启的这部分阵法,但谁知这阵法一动,就立即把整个青铜大门的阵法给牵动了。

    温良只觉得身上的灵力以不可思议地速度流逝,被那青铜门吸入其中。他不由有些震惊,这扇青铜门中蕴藏的阵法之庞大繁复还是超出了他的预估。这下子草率下手,真是掉了坑了。

    幸好摄魂珠幽幽转动,不断补充着消逝的灵力。温良出了一身冷汗,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浸湿。他全幅心神都投入阵法的变化中,一缕灵力在千奇百变的结构中游走,一寸寸逼近。终于,他捕捉到了阵法的核心,灵力在他操控之下,破除万千迷障,直入阵眼。

    只要再有片刻,就能成功!

    就在这时,温良身上突然起了一层寒栗,心神巨震,强行从阵法中退出,身形一晃,瞬间出现在正往这边走来的周永男身后,同时千叶小剑连出十道剑气。

    发出犹如爆豆一般的连续密集的叮当声,温良连同周永男瞬间像一枚出膛的炮弹被弹射了出去。半空中温良勉强转换了下身位,两人轰的一声撞在石壁上,继而反震了一下,啪的一声跌落在地。
    作者:匪夷不思 时间:2017-01-12 14:12
    周永省和周永恪两兄弟原本趴在青铜门上一寸寸地寻找机关,听到声音抬头去看,正好看到两个人像两块烂泥一样从石壁上滑了下来。连忙跑过去。

    周永男被周永恪扶着爬起来,只觉得头昏眼花,两耳嗡嗡直响,听不见这位堂弟在说什么。刚才那一番撞击虽然猛烈,但几乎全被温良受了,她虽然被震得有些发晕,倒是没受什么伤。

    周永男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到几名队员站在那里,微张着嘴,脸上露出十分惊恐的表情,都在愣愣地看着她。

    她被周永恪搀着走过去,想说我没事,突然看到几人的身子抖了一下,上半身齐腰而断,翻到在地上,红艳艳的鲜血这时候才喷涌而出,接着下半身才颓然倒下。

    周永男站在当地,好久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像疯了一样跑过去。鲜血喷涌而出,六个人断成了十二截,但还没有断气,年轻的脸上充满了恐惧,两只手用力地抓着地,张着嘴似乎想说什么,但一口口的血从他们嘴里喷了出来。

    周永男抓住一名队员的手,拼命地想救他们,但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救,有什么办法救!

    终于,这些人结束了痛苦,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周永恪和周永省已经被眼前恐怖血腥的一幕给吓得傻了。

    但没有时间给他们害怕,因为路那头的黑暗中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和金属碰撞的叮当声,一步一步,朝着他们走来。

    终于,靠近了,在荧光下显露了出来。

    这是一个身形极其魁梧的光头巨汉,赤裸的上身缠着黑色的铁链,腰间挂着一个巴掌大的小铁锤,而在他的肩膀上,正扛着一把巨大到恐怖的弯刀,立起来足足比一个成人还高。

    刚刚就是这把弯刀从空中诡异地飞出,悄无声息地将六人斩为两截。

    温良是被周永省硬生生拖起来的,现在像摊烂泥一样被扛在肩上。周永省吃了这一吓,脚一软,顿时就被摔回了地上。

    他的双眼和口鼻都渗出了血丝。刚才在破阵的关键时刻,他突然心中警钟大鸣,感知到一股极强烈的危险,这种感觉甚至让他身上暴起了一层寒栗。

    他在最后关头强行从阵法中脱身,心神立即受了重创。强自支撑着出现在周永男身后,同时起了千叶小剑,连出剑气,将将挡住了那拦腰斩来的一刀。

    他原本心神就受了剧烈震荡,直接伤了魂魄,这时候脑袋里翻江倒海,连这副假身都有些支撑不住,口鼻溢血,眼中看出去一片血色。受了那巨刀的一斩,连着周永男一起被撞飞到石壁上,这倒反而受的只是皮肉伤,他这副假身毕竟是老头子精心打造,身体的强韧程度也是超出常人。

    只是心神损伤却太过厉害,连站都站不稳。此时此刻,他觉得身体里又涌起一阵久违的疲倦感。他有些迷迷糊糊的,突然想念起盂兰道里苏子青那张床,好想就此长睡不起。
    耳边听到周永省的声音在大叫,并且剧烈地摇晃着他的身体。
    作者:匪夷不思 时间:2017-01-12 17:48
    晚上有聚会,楼主出去浪了,大家玩得开心!
    作者:匪夷不思 时间:2017-01-13 09:07
    温良勉强地支撑着眼皮,看到他一脸焦急,又惊又怕,连眼泪都快流下来。伸手在他肩膀撑了一下,勉强站了起来,看到路那头一个魁梧的巨汉扛着巨刀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周永男双目通红,抓起落在地上的枪,发了疯似的扣动扳机,朝那巨汉直扑过去。子弹在空中飞射,但打到那巨汉身上只是发出沉闷地扑扑声,陷进肉中分毫,又颓然被弹出,掉落地上。

    周永男势若疯虎,什么也不顾了,只是开枪开枪!子弹打完了,她就扔掉,拔出腰上短剑,急速奔跑,揉身刺了上去。

    那巨汉面无表情,只是又卸下了肩头的巨刀,立了起来,那巨大的刀刃闪着噬人的寒芒。

    周永恪大叫起来。

    站在十二截尸体旁边的还有那位老太太,她手中的猎枪被削成了两截,连一直戴着的斗笠也被刀锋斩去,露出了一头白发。她当时正疾奔过来,试图抓住离他最近的一名队员,但始终晚了一步,连她都差点被砍成两截。

    这时候她已经把断了的猎枪抛在地上,双手拔出两把柴刀,就一声不吭地杀了上去。她虽是后发,却是先至!经过周永男身边,把这个已经丧失理智的姑娘砰的一脚踢了回去,一个诡异的拧身,双刀就朝巨汉斩了过去。

    周永恪连忙接住飞回来的堂姐,承受不住那股撞击力,连带着他也给撞飞了出去。爬起来一看堂姐,已经是昏过去了。连忙就背起她往后逃。

    温良让周永省扶着他去青铜门,他刚才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勉强打起精神,将灵力注入其中,符纹节点一个接一个被点亮,终于听到轰隆隆一声,大门缓缓开启。

    周永省两人立即抬着两个伤员进去。门开到大约一半,又开始缓缓合拢。

    温良说快去看看老太太。周永恪把堂姐放下,把脑袋从正在闭合的大门伸出去,还没等他看见老太太的影子,就听到一阵沙沙声铺天盖地地过来,仔细一瞧,原来是乌泱泱的一片虫子,黑压压像乌云一样翻滚了过来。

    他吓得连忙把脑袋缩了回来,大叫说外面有好多虫啊。周永省也被他吓得浑身发抖,说怎么办啊!他也扒到门口去看,谁知正好飞进来一只虫子,扑到他脸上,顿时痛得大叫起来。

    双手抓着那虫子,却怎么也掰不下来。周永恪也扑上去帮忙,两人手忙脚乱地终于把那只虫子用刀子给削了下来。

    周永省的右边脸却已经是血肉模糊。那是一只足有小儿拳头大小的大甲虫,头上长着一对小触角,壳子跟石头一样硬,黝黑发亮,一咬上人身体,锋利的口器就钻入皮肉之内,就像扎了根一样,拽都拽不下来。

    两人都是面如土色,心想这要是被一群围上来,那还能给剩个全尸?

    幸好这时候,只听得轰的一声,那大门已经合上了。零星飞进来几只,被两人脱了衣服给捉住打死了。

    再回头看温良,却已经趴在那里不省人事。周永省战战兢兢地伸手到恩人兄鼻子下探了探,幸好还有气,只是昏睡过去。

    再看周永男,这姑娘也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这一下,原本十几个人的队伍就突然只剩了他们四人,而且还有两个是不省人事的。
    作者:匪夷不思 时间:2017-01-13 09:08
    周永省和周永恪两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办。刚才事出突然,只顾着逃命,身上的东西都给丢在外面了,如今看看也就只剩周永恪身上一把手电,周永省腰里还插着两把短刀。

    至于带进来的干粮和饮水,全都丢在了外面。

    这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靠着一把手电的光照。看过去好像是进了某个石室,隐约能看到有柱子立在前方。

    两人想起三爷爷说的那些旧事,心想这个难道就是陈立太守给阵亡部下建的陵墓?

    他们也不能一直坐在这里不动,只能每人背上一个,往前走去。这里面空间很大,走不多时就照见刚才隐约看到的那根石柱,足足有两人合抱粗细,上面雕刻着一些花鸟虫兽。

    除此之外,还见到一些石鼓和一些大瓦罐。这里面又黑又静,两人每走一步都是胆战心惊的。

    周永省颤抖着声音说这儿不会有鬼吧?
    周永恪被他一吓,身子抖了一下,声音有些呜咽:“你别瞎说,这儿顶多也就有些死人。”

    两人越说越害怕,双脚软得厉害,再加上这背上又躺着个人,都是走不动了,干脆坐下来休息会儿。
    周永恪用手电照来照去,说你有没闻到一股怪味啊。

    周永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没有啊,这里面不知多少年没来过人,大概是霉味吧。
    周永恪点头说这也是。但还是紧张,电筒到处乱照。突然看到前面的阴暗处似乎伏着什么东西。他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心里有些发毛,叫了一声周永省,让他跟自己一起过去看看。

    就把昏迷的两人抬到一起,摆成一排,看看这附近应该也没其他东西,两人就一起朝周永恪说的那地方走去。

    过去仔细一看,两人给吃了一惊,原来那伏在地上的黑影是个人,面朝下趴在那里。有可能是上一批下来的人,两人立即跑过去查看,说不定还有救。

    但一摸脉搏,却是身体冰凉,已经断气好久了。周永恪仔细端详着那人的脸,却一直摇头。当天下去的那批人,他都见过,样子也都认得。可这个男人头发很长,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衣服。这衣服的材质和样式也有些特别,左面胸襟上绣着一朵不认识的花,血红血红的,如果他见过这人,一定会有印象。

    周永省也不知道他这堂弟在想什么,他强忍着害怕看了尸体一会儿,突然有些奇怪地说:“你看那是什么?”

    周永省手指的是尸体的鼻子。周永恪把灯光照过去,仔细一看,好像有一股绿色的东西从那人的鼻孔里流出来,但看不清是什么。

    周永恪看到这尸体旁边掉着一枚有些锈迹的长钉,就捡了起来,往那人鼻孔里捅了捅,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结果就见一条碧幽幽的虫子从鼻孔里钻了出来,直顺着钉子往上爬。周永恪惊叫一声,就把钉子给扔了出去。只见那条虫子在地上翻了个身子,又朝他们爬来。
  • 首页
  • 上一页
  • 7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匪夷不思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7天 / 跨度207天】
    • 开贴:2016-12-11 10:23
    • 更新:2017-07-07 08:42
    • 阅读:362383 回复:3095 楼主:504
    • 字数:约390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