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人生本是千般味,都是笑着流眼泪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3 19:14
    呆在北方的叶佳宝接到南方小妹妹电话的时候,顺便还接到一张手机发过来的照片。
    拳头大的雪人傲娇的立在蓝色的窗帘前面,扣着半个橘子皮,咧着不对称的小辣椒嘴巴,美的不要不要的!
    “宝姐,等我回去,我领你去沈阳雪乡!”小妹妹叶佳惠兴奋地喊。
    气得佳宝咬牙切齿地回答:“我特么天天在雪乡待着,你咋不说领我去上海看看!贱人!”
    窗外雪花成片绵软纠缠,纷纷乱乱缠绕漆色斑驳的木头窗棂。
    佳宝把电话扔到床上,又瞪着手机补了一句“贱人!”嘴角却不自觉的绽放出舒心的笑容。
    在她的嘴里,“贱人”就是“亲爱的人!”
    门外八五岁叶老爹正在前前后后的摇动铁栅栏门,检查它的灵活性。小狗大黑前扑后跳围着老人转,那虎头虎脑的气势好像要把老人摁倒。
    雪花成团搅扰着,嚎叫着,冲塞着叶佳宝的耳朵,哎呀呀!人也不听话,狗也不听话,这看不清的世界更不听话。
    “老爹,你干嘛呢?这大雪天你玩它干什么?”
    佳宝按住冰凉的门框,无奈的盯着依旧红光满面,性格倔强不屈的老父亲。
    大黑听见女主人的声音讨好的飞跃而起,扑进佳宝单薄的怀里,她脚下滑动猝不及防坐在了地上。
    “尼玛的!死狗!”佳宝仰卧着连踢带踹,就地来个连环小短腿。
    那条胖乎乎身材不足半米的小狗,委屈的大叫两声,没来得及扭头打量失态的女主人两眼,就决然的撒腿逃跑,在扯天扯地的雪雾中如离弦的箭,转眼没了踪影。
    “你看看你,和狗发那么的的脾气!大黑跑了,等会儿金龙回来??????”叶老爹背着手弯着腰往暖和的平房里溜达,言外之意,这条狗是这家男主人金龙的最爱,惹不起!
    佳宝就这样蜷缩着两条腿呆呆的坐着,觉得自己并没有流眼泪,其实就是白色冰冷的雪花熔化,正在冲洗不丰满她也不算干瘦的脸颊。
    “这日子怎么过?”
    “这日子不能过!”
    佳宝自问自答,就是不想往起爬,内心郁闷成铁!
    “哎呦,老娘,你要坐成雪人咋滴?”
    说话的是佳宝的儿子陈东,今年十八岁,在电脑商店打工。
    刚刚跨步进来,差点被大雪覆盖的母亲绊倒,诧异分辨,才发现是个活人不是雕塑。
    儿子伸出胳膊,佳宝“哼哼唧唧”的把手搭上去,见到儿子陈东,她心里好像突然间就暖了,觉得自己受的所有委屈都值得。
    “去把大黑找回来!”佳宝撩开灰色的棉帘子命令儿子。
    儿子陈东却紧跟着母亲钻了进屋去,“没事儿,找炮友去了,别打扰人家!”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3 20:06
    记得我不?我写的妖之初呀!换了个名字,再写新小说,请大家多多指教!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4 09:08
    “贱人!贱狗!”
    佳宝伶俐的两只小眼睛左右扫视,发现老爹又穿着鞋里里外外的走了两三趟,混浊的雪水拖在白格子地砖上分外醒目。
    此刻老人家正优哉游哉的靠在自己的大椅子里看电视,里面特警队员正在意气风发的训练,青春在血与火中滚爬升华。
    佳宝抽抽鼻子看看表,老公陈金龙快回来了,人家在火车站运输队抗麻袋,运送黄豆,大米,苞米,还有化肥农药。为中国运输的血管末端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应该是献出了自己宝贵的青春岁月更恰当。
    叶佳宝连忙用拖布把屋地仔仔细细擦两遍,怕丈夫陈金龙回来噘嘴生气,摔盆打碗。
    陈金龙自小就守着他爹过日子,他们家屋里屋外都是乱糟糟热闹的花盆,记忆里他爹拎着喷壶不停浇灌,拎着笤帚不停打扫,冷漠扫视周围一切。
    所以让陈金龙也变得有洁癖,无感觉,人格不健全!
    锅里的羊肉汤里滚着红辣椒,香喷喷的味道敲打鼻子,叶老爹已经起身两三回,那意思该吃饭了。
    叶老爹非常注意养生,过五不食,就是过了下午五点钟除了喝水什么美食都别想诱惑他。
    佳宝看看表,又看看表,陈金龙还没回来,大概又喝酒去了。自从叶老爹来养老之后,丈夫就很少按时回家了。翁婿不是不和谐,是非常的不和谐!
    女婿绝对有权利对已经变成古董的老丈人小小的皱皱眉头,而自认财大气粗,在儿女面前劳苦功高的老丈人,也绝对有权利保持高傲的麻木与冷漠。
    于是乎,单薄隐忍的叶佳宝就成了汉堡包里面夹的那块肉,谁咬一口都得带着她,不然没滋味!
    “我说菜包子,啥时候吃饭啊?”
    叶老爹终于忍不住发问了,惹得儿子陈东捂着嘴匆匆的从母亲身边冲过去,“菜包子,我姥爷要吃饭!你儿子我也饿了!”
    最开始叶佳宝不叫叶佳宝,她叫叶彩宝。
    过去人的名字不都是什么彩花呀、彩草啊什么的!偏偏这个家庭的老四自作主张,上学的时候给自己报了个名字叫叶佳人。
    虽然那个时候那个臭丫头还不知道什么“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国,再笑倾人城??????”
    但是她能感觉到这个叶彩人实在难听!
    所以叶老爹只好从上到下做了大改动,就都用了这个“佳”字。
    可是彩宝和菜包子谐音,叶老爹改不过来。
    并且“菜包子”比较顺口,陈东也跟着这么喊了。
    刚开始叶佳宝大骂儿子大逆不道,拎着拖布杆追了两个胡同,最后儿子跑进了男厕所。结果就是儿子胜利逃亡,“菜包子”家喻户晓。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4 09:08
    别忘了我的“妖之初”哦,多多指教!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4 09:45
    @陌颜郁川劫 2016-10-24 09:08:39
    我外公葬礼的时候,表弟的 女友 穿着红色大衣,从头到尾笑着聊天玩手机,真想把她扔进炉子里
    -----------------------------
    现在的许多孩子对死亡没有敬畏!!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4 12:36
    “吃饭,吃饭,”佳宝往桌子上接二连三的端咸菜,大酱,再回头老爸已经安安稳稳的坐到自己朝南背北的位置上等着了。
    “这羊肉稀烂稀烂的!好吃!”叶老爹抹了把干瘪的嘴巴,伸出胳膊又盛了一碗热汤。
    “大米饭有点硬!”这是老爹撂下碗筷的最后评语,做饭和做人差不多,怎么可能都是完满,总是有缺点滴!
    佳宝只好目送老父亲回到他的房间,原来那个房间是儿子的,现在两个人同居,一老一少,一个倔强骄傲,一个调皮叛逆。
    都是不听话的主儿!
    老爸的身后又是一串黑乎乎的大脚印,“这老头,玩泥巴去了!”
    菜包子刚出怨言,就听见儿子陈东尖声尖气的抗议:“别说我姥爷!那是你爹知道不?”
    “滚犊子!我认识他比你认识的早!”佳宝横了儿子两眼。
    门口响起熟悉的抓挠木头的声音,大黑回来了。
    佳宝忙不迭的放下手里的大葱,沿着走廊往出小跑。
    接下来就听见她呼喊儿子的声音,原来是丈夫陈金龙回来了,正醉醺醺的笼着黑色的大棉袄袖子学大黑用爪子挠门。
    “你进屋,我还以为是大黑回来了!”
    佳宝揪着丈夫想让安稳无声的躺倒屋里炕上。
    “咋滴?我还不如狗受欢迎?就你爹??????”
    刚说到一半就被佳宝死死的捂住嘴巴,“不说话行不行?能死啊?”
    “不能死,能疯!你爹把我妈给弄丢了,现在却活灵活现的呆在我家,你说??????你说??????大黑你说,他们老叶家还讲道理不?”
    陈金龙沿着红色的砖墙一出溜坐在雪地上,大黑摇着尾巴扑过去,连连的亲吻他的脸。那意思是说,实在是不讲道理!
    “陈东,你特么出来,”
    佳宝压低声音,好在老父亲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电视上,并没有想到女婿回来了正靠着墙和狗喊冤对话。
    陈东没时间搭理母亲,他正在和陌陌里的女孩聊天。
    佳宝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正在低头玩手机的儿子面前,“你看看我,你爹回来了,不进屋,和狗说话呢!”
    佳宝把头伸到儿子的脸和手机之间,请求他的关注。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4 12:38
    来呀来呀!提意见呀!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4 20:30
    “哦,我爹和大黑,都难得遇到知音,你别打扰他们!”
    陈东把胳膊环绕过去,伸着头继续看手机里的聊天。
    “你爹喝多了,把他拽进来!”
    佳宝终于把五官严厉的纠结在一起,儿子觉得她快发怒了。
    陈东分析一下形式,自从姥爷春天驻军以来,相当于维和部队,脾气暴躁的菜包子母亲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形神兼备的大发雷霆。
    哎呦喂,菜包子发怒的时候,绝对是原子弹爆炸的威力,可吓人了!
    陈东端详母亲此时并不慈祥和蔼的容颜,忍不住心里打了个冷战,连忙举起右手算作投降,“我把你老公抱进来,您稍安勿躁!”
    边说边后退,“咣当”撞开门。
    陈金龙已经把脸埋在了大黑松软的毛里打起了鼾声。
    陈东个子一米七三,身体健壮,骨骼丰匀,鼻子高挺,唇红齿白,绝对的小鲜肉!此刻他双臂伸出拦腰将老爸抱了起来,连带着他怀里的狗,全都抱到东屋炕上。
    佳宝使劲的往丈夫的脖子底下塞枕头,接下来往出拽那条狗。
    可是,陈金龙此刻和大黑已经成为整体,于是他被剥夺盖被子的权利。
    抱着个狗足够取暖了!
    叶老爹终于听见了动静,背着手过来视察。
    歪着头看见大黑趴在陈金龙怀里,两个厚眼皮满足的上下的抽动,又看见姑爷死死的抱着大黑不松手。
    老人家干脆脑袋一歪,“呵呵”干笑两声,“这大黑可真有福!金龙又喝多了?喝多了竟然能找到家?这大雪天,他们家路盲咋就没遗传?你说??????”
    “爹呀!睡觉吧!”
    佳宝终于忍不住提醒老父亲,该到就寝的时间了。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5 20:18
    @夜青灰 2016-10-24 20:39:11
    养肥了看
    -----------------------------
    谢谢谢谢谢谢!!!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5 20:20
    叶老爹看看表,六点了,必须睡觉了!这叫生活规律,早睡早起身体好!
    “小东,睡觉了!”他呼唤着陈东,此刻这小子正龇牙咧嘴的嘴对着手机撩小姑娘。
    佳宝等着老爹刚出屋门就灵巧的跳下炕,左手拉上门右手使劲的敲打儿子的肩膀,“你这个贱人,谈对象能不能只谈一个?善始善终?撩,撩,撩,啥时候让人家泼了硫酸就不得瑟了!贱人!贱人!贱人!”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陈东笑得快要抽筋了。他实在是不明白菜包子母亲的爱情论调,现在谁还让爱情变得痴呆?谁还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现在,只要在微信上喊一嗓子,“美女,约么?”然后就赶快准备避孕套,直奔宾馆房间上床,“啪啪啪”激情完毕,优雅的说声“拜拜!”再见形同路人,那才叫洒脱。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5 20:24
    记得前两天那个小美女,好像叫蒜蓉。
    全身纤瘦白白净净,该有肉的地方绝对没肉。
    陈东约了两次,每次开房都得一百六十六。
    容易么,在电脑商店上班一个月休两天假工资八百五,八百五除以一百六十六,陈东挠挠头发,眼睛反射性的眯成线,不够特么开六次房睡五次觉的!
    眼见着菜包子母亲又要伸手教训他,陈东正因为自己不是富二代,没有钱泡妞暗暗恼火,于是左右灵巧的闪避母亲的攻击。
    两道好看的浓眉已经烦躁的挑了起来。
    叶佳宝的手势不自觉的转换,轻轻地拍打儿子宽厚结实的肩膀,“少玩手机,坏了眼睛!”
    然后扭过头去爬上炕用手里的抹布不停擦抹粉色带花的斑驳炕革。
    陈东知道母亲下逐客令了,乐得回姥爷身边。
    想想这老头应该睡着了,老人家的睡眠质量太好!令人羡慕!他怎么就没有心事呢?
    姥爷的房间已经关灯,窗外月色模模糊糊晃动靠墙的摆设。
    陈东的位置在炕边上,薄薄的褥子已经铺开,旁边是姥爷的厚厚毡条。
    姥爷怕热怕冷,所以铺了这么个灰白色的东西,摸起来粗糙拎起来厚重,拍动时灰尘飞舞,陈东绝对的不喜欢。
    陈东喜欢姥爷枕头旁边的那个铝制的饭盒子,产于五十年代,外表有层蛋黄色的尘封的薄膜,据说那是氧化铝,可以抵挡再氧化。
    姥爷爱如珍宝,每天早晨的习惯动作就是伸手摸摸这个流动的保险箱,确定它的存在,然后缓缓的舒展筋骨起身,开始一天的好心情。
    陈东不止一次的想要看看,菜包子母亲却郑重其事的提醒又提醒,绝对不可以觊觎姥爷的饭盒子,更不许碰,否则斩立决!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6-10-25 20:25
    刚刚写完一本玄幻小说,妖之初,试着写现实生活中的场景,请大家多多指教!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武悠然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53天 / 跨度154天】
    • 开贴:2016-10-23 19:14
    • 更新:2017-03-27 08:10
    • 阅读:5532 回复:907 楼主:638
    • 字数:约311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杂谈贵阳金阳新区花果山的危机 管大中 2008-10-06 17:08 267/330 51/407
    经济东北发展不起来了,因为青少年太少了? 雨后樱桃mm 2015-08-30 00:28 2143/150 24/139
    八卦“因网成宅”教广纳教友~2图 nancy2000888 2009-02-06 14:20 153/98 12/20
    八卦~大家说说发现自己的“闺蜜”原来并非真心朋友的一件事或者意见瞬间~~ 小花花啊小花花啊 2013-05-23 08:10 736/57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