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人生本是千般味,都是笑着流眼泪

  • 首页
  • 上一页
  • 4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7-02-06 19:28
    佳人扶着脑袋,她觉得头疼。
    难道年前在佛母寺中求签真的应验了?“本是堂前多情种,半途夭折终是空。年年风雨潇潇过,桃花依旧笑迎风。”
    施主,你要命犯桃花劫,轻则伤心,重则伤命!不如请尊本命佛挂在身上,定能逢凶化吉!。
    对了,我的黑玉开光本命佛呢?那个光秃秃脑袋笑呵呵的玉坠!那是佳惠那丫头极力撺掇她请回来的。
    小妹善良,遇佛即拜,遇寺即观,呵呵,遇到坏人就逃跑。
    叶佳人突然手指僵硬扣住床边的桌子倾听,翻身按了几下床头的急救铃,迅速的抓起手机接着掀开床上的被子钻进了床底下,“我靠!来人脚步声风,火急火燎,呼吸漂浮,不是善类!”
    果然听见三子压低声音恶狠狠的对着另一个人说:“没人?洗手间呢?老板说把人抓回去??????”
    “不是抓回去,是提前出院??????”好像是小蝌蚪及时人纠正。
    佳人腹部的刀伤抽搐跳动,右肩膀的伤也特么凑热闹跟着隐隐的疼,干脆平躺下来,你们要是碰巧把床抬起来,姐就把你们两都灭了!
    牙关紧咬,蓄势待发,秦岳刚出去再回来是不可能了,叶佳人才发现危急时刻第一个想起的就是秦岳,这个朝秦暮楚的王八蛋!
    小蝌蚪把刚才秦岳坐过的椅子拉过来,狠狠靠在铁质单薄的病床上,床腿“咯咯吱吱”擦着地面后退,叶佳人赶紧跟着床往旁边挪。
    耳边响起三子神一样的言论:“老板总是教导我们,平时不惹事,惹事不怕事!本人从初中毕业就跟着咱们大姐,她非常照顾我们这些小弟。我们日常的开销、玩乐,都是大姐掏钱。大姐说别人欺负我们,就往死干!做人要有气场,要让人害怕??????”
    这时候门被拉开,原本就没关上。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7-02-07 10:30
    护士小姐端着白亮亮的盘子,后面跟着叶佳人的主治医生,他们都看见了三子手里上下拍打掌心的水果刀。
    “你们的病人呢?”三子极其嚣张,小护士“啊呀”一声转身就跑。
    这是她们的训练科目,装作受惊逃跑,然后报警。
    “你们??????来探望病人?”医生温和的问。
    “我特么问这个屋里的病人呢?”三子起身,双臂特意大猩猩般扩张出去,缓缓逼近医生,我们的白衣天使。
    叶佳人在心里算计接到报警电话,出警,最近的警力距离,盘算什么时候勇敢的跳出去还能被警察叔叔解救。
    关键是,这些警察叔叔有时候迟到呀!
    “一,二,三??????”叶佳人本来准备数到一百个数,可是那个医生的声音忽然提高音量无限惊惧。
    叶佳人本想双臂猛地推开这个单人床,然后威风凛凛的战神般现身,可是身上的伤口有随时崩裂的危险。
    只好脊背贴着地板慢慢蹭出来,两个小坏蛋正对着医生挥舞着手臂和手上的刀。
    “我也有!”佳人抄起果盘里的修长刀锋。
    “我在这呢!小蝌蚪!”懒洋洋的声音纯属为了掩盖身心的疲惫。
    叶佳人将刀尖冲着小蝌蚪的方向,左手空握半拳,双腿前后弓起分开,只要小蝌蚪他们敢扑过来就立刻把他劈成蝌蚪肉片。
    “你呀,不能??????”医生紧张地向叶佳人示意。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首先看见的是执法记录仪,然后是警察叔叔,背着手冷漠威严的盯着小蝌蚪。
    小蝌蚪双臂上举做投降状,手里的水果刀“啪”的落在地上,叶佳人也恰到好处的身体摇晃昏了过去。
    很好,场面很容易就被控制,小蝌蚪和他的伙伴被清出去坐上免费警车,叶佳人躺上床,刚要抢救,她就伸手抓住了主治医生的手握两下。
    “给她检查伤口,生命体征已经恢复正常,”医生是善解人意型的。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7-02-07 10:31
    @老鸦山的山 2017-02-06 22:59:44
    @武悠然 644楼 2017-02-06 19:28:00
    佳人扶着脑袋,她觉得头疼。
    难道年前在佛母寺中求签真的应验了?“本是堂前多情种,半途夭折终是空。年年风雨潇潇过,桃花依旧笑迎风。”
    施主,你要命犯桃花劫,轻则伤心,重则伤命!不如请尊本命佛挂在身上,定能逢凶化吉!。
    对了,我的黑玉开光本命佛呢?那个光秃秃脑袋笑呵呵的玉坠!那是佳惠那丫头极力撺掇她请回来的。
    小妹善良,遇佛即拜,遇寺即......
    -----------------------------
    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谢谢您不离不弃的支持!谢谢!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7-02-07 15:56
    秦岳下午出现在医院的时候,怀里抱着满满的康乃馨、百合花,反正这些花束不要钱,到柏南的花店拿了就走。
    鉴于安全考虑,院方给叶佳人调了新病房,秦岳并不知道。当他轻轻走进原来病房的时候,床上人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滚落在枕头上,身体冲着墙虾子般蜷曲着。
    秦岳的鲜花散发芳香的花语,病人捂着鼻子打喷嚏,猛地坐起来,吓得秦岳弹身后退。
    怎么回事?就算是红颜易老,也不至于这么恐怖?
    细看才发现这不是表姐秦月娇么,她怎么跑来这里休息了?家里的盈月谁在照顾?
    哎呀!那个臭辣椒呢?
    秦岳谨慎的盯着秦月娇,他从来不会在摸不清状况的时候首先发问,必须深沉,才能把握先机。
    “你??????这个叛徒??????”秦月娇指着秦岳,捂着鼻子,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花香过敏了。
    秦岳还是不说话。
    “你??????把那个贱女人弄哪儿去了?”秦月娇话音刚落,秦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知道该去哪里寻找臭辣椒了,当然不是菜市场。
    叶佳人靠在床上,正在吃西港剥的橘子,这个西港竟然双膝弯曲蹲在地上,卖萌噘嘴等着叶佳人把橘子瓣放进嘴里。
    秦岳真想两脚踹过去,将他踢飞。
    偏偏这个叶佳人就真的送过去一瓣橘子,还温柔的发问“酸不?”
    你说酸不酸?秦岳的牙都要倒了,心让醋泡上了,整个人成了朝鲜泡菜。
    但是不能站在门口不进去,他将花束放到瓶子里。
    “柏南的花很漂亮!”叶佳人看着这些花,发自内心的赞叹。
    “哦!人也漂亮!”秦岳是故意的。
    叶佳人点头:“人也漂亮!年轻漂亮?????”她由衷的重复。
    叶佳人烦躁的拨弄橘子皮,片片撕碎,西港伸手接住,“你所有的破碎,都有人用心拾起、精心修补!”西港的声音很感性,措辞文艺范儿!
    佳人抽动着鼻子,眼泪顺着微笑的纹路滑下,“你怎么这么贫嘴!”
    “你怎么总是笑着笑着就流眼泪?”西港伸出手,为她擦眼泪。
    秦岳不忍直视,冷漠转身,根本就不算什么?这算什么?根本就不算什么嘛!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7-02-07 15:56
    @老三要生小三 2017-02-07 10:27:55
    养肥了再来看
    -----------------------------
    我会狠狠地变胖!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7-02-07 16:59
    他快步的走到自己的车前 ,深吸口气,台阶上那个可恶的闫西港正懵懵懂懂的盯着他,满脸无辜欠揍的模样。
    “她是我的女人!”秦岳桀骜的挑战这个书呆子。
    “谁信?”书呆子嗤之以鼻。
    秦岳冲过来,揪住他的脖领子。
    “君子动口不动手哦??????”秦岳松手,闫西港小心整理白衬衫的衣领。
    “她一定是我秦岳的女人!”秦岳宣誓。
    “哼!我才不信?你的女人?你会这样的对待她?我的小佳佳是不能和别人共侍一夫的!哼!”闫西港冷哼,“蛇精病!”他发音有点不准。
    秦岳上车,旋转方向盘,从容掉头离开。
    浴室里柏南在洗澡,她头发湿漉漉的赤脚跑到秦岳的面前,白生生的笑脸盛放在他和一本杂志之间。
    “看看我,看看我,香不香?”柏南的小脑袋顶着秦岳的鼻子。
    秦岳闭上眼睛,“香!”然后伸出手臂搂住宝贝的双肩,眼底泛起水蒙蒙的倦意。
    往常的揭幕仪式,他会用柔长的手指挑开柏南掖在胸前的围巾,然后将脸和鼻子同时贴过去,挤在肉呼呼的山峰中间,让自己窒息。
    柏南会不自觉的挺起胸膛,腰身上扬,长发甩过去,任汗水缓缓地浸润每一寸肌肤。
    可是为什么?今天的秦岳如此迟钝?他满脑子都是那个臭辣椒的身影!一门心思就是把这个女人睡了,然后霸道的搂在怀里,度过以后的人生。
    “你累了?”柏南抚摸他的后脑勺。
    在床上秦岳不知疲倦,这个柏南最清楚。
    柏南故作轻松的下床,说吹干头发,跳出了秦岳的视线,他无奈的低下头,将杂志再次挡在自己的脸上。
    柏南对着镜子审视自己精雕细琢的脸孔,塑料梳子在手里“咔吧!”折断。
    怎么了?心里如此慌乱?眼前的男人忽然间这么遥远疏离,他从来就不是自己的!可是,柏南是他的啊!柏南不能没有秦岳,绝不能!是哪个可恶的贼偷走了她在秦岳心中的位置?
    柏南闭上眼睛,她不爱流眼泪,脑海中竟然请清楚楚的映现出叶佳人的影子。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7-02-08 07:51
    @天泰1095 2017-02-07 21:40:53

    -----------------------------
    天气忽冷忽热,注意身体!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7-02-08 07:54
    自己有意的在秦岳面前回避谈及叶佳人,就是害怕那个巫婆样的女人会悄悄的走进秦岳的心。
    那个女人好像有魔力,她哭她笑都是那么的随性自然,又吸引人心!
    可是,她还是出现了!
    柏南想起和秦岳上床的那个晚上,迷药美酒,鲜花烛光,柏南长发披肩,纤腰盈握。她知道什么就最能让男人动情,知道什么味道能让男人迷失,她将舌尖轻轻的送入秦岳的嘴里,秦岳紧紧的搂住她的身体。
    过了那一夜,秦岳就很自然的和她睡在了一起,柏南觉得她得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体,但是他的心,依旧是那样的狂野不驯!一直都驰骋在没有柏南的草原里。
    秦岳送给她这个花店,秦岳给了她安全的港湾,秦岳让她觉得美丽是种幸运,秦岳让她从噩梦中缓缓浮出,秦岳给了她全新的世界。
    “我认可没有自己!也不能没有你!”
    柏南的这句话是对秦岳说的!对!她的心里眼里只有秦岳!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7-02-08 09:57
    佳惠安全抵达上海,熊大开车机场迎接。
    将她送到刚刚租好的公寓楼,房间不大不小,住两个人正好。
    佳惠感激他的盛情安排,喜欢看着他鼓鼓囊囊孩子般的笑脸,哎呀!这张脸能占领整个手机屏幕!各种伸舌头,抠鼻孔的雷人造型,真是晃瞎你的眼睛。
    算是自黑么?一个商界的成功男人,把自己折腾能这个样子,真不容易!
    熊大进屋,脚上白得毫无瑕疵的纯棉袜子,他竟然光着脚大咧咧的前后游走。
    “穿上鞋!”佳惠怕他着凉。
    他很乖,真的就套上,指点着前后左右的布局,还有茶几上的两只小乌龟。
    “我给他们改了名字,一只叫叶佳慧,另一只叫熊大!”楚雄郑重声明。
    佳惠无所谓的笑,把钱包掏出来,想还熊大垫付的房租费。
    “不用了吧!都是小钱!”熊大挑着狡黠的眼角。
    佳惠抿着嘴巴笑:“我可怕你逼债!会破产的哦!”
    “你怎么那么小气!”熊大将脚上的鞋左右踢飞。
    “穿上鞋子!”佳惠再次命令。
    “不穿!”熊大真是任性生气了。
    佳惠只好将两只分家的鞋子捡到一起,送到熊大面前弯下小蛮腰:“来,穿上鞋子!”
    声音软如水,再刚强的男人也会被泡烂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熊大双手握住佳惠的双肩。
    “多少钱?”佳惠一本正经的问。
    熊大愣住,似乎怅惘,但还是稳定情绪说道:“开个价钱吧!我买断你未来??????”
    “我要现金!你知道,我们穷人只在乎到了眼前的钞票,它??????”
    佳惠的嘴被熊大的厚嘴唇子严严实实的堵住,他点点的用力向床边推动佳惠的身体,他明明感觉到了怀里的女人软绵绵不能自持!
    被电流击中,许多许多年没有体会过的感觉,佳惠恐惧李吉利、厌恶大德子,疏离吴昌明,若即若离眼前的熊大。
    这么多年来,无数个夜晚无缘无故的失眠,失眠啊!
    刚下飞机,就被熊大裹挟到这里,竟然没有抗拒!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7-02-08 12:04
    @老三要生小三 2017-02-08 11:01:11
    希望你再肥一点
    -----------------------------
    哈哈,必须的!
    作者:武悠然 时间:2017-02-08 12:17
    刚下飞机,就被熊大裹挟到这里,竟然没有抗拒!
    这个看似蠢笨的熊大是如何走进了她的内心?
    两三年没有床上实战经验,佳惠和大德子在一起的时候更是完全被动,如同被侵犯。
    完事了,大德子的后背对着她的双眼,“我靠!谁说睡觉觉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舒缓神经,还可以增加雌性激素的分泌,我就和谁唧唧歪歪!”
    这就是当时叶佳惠的全部想法。
    “呵呵,可是现在和熊大纠缠在一起确实挺好玩的!”
    佳惠咬着被单,眼眸微合,脸腮酡红。
    熊大正在咬着她的耳垂,大手上下游移,心无旁骛的盯着她。
    “别动了!别动了呀!”佳惠呵斥调皮的熊大。
    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不安的逃躲,终究没有逃开熊掌。
    这次是真的累了,佳惠精疲力竭的用脚踹熊大,让他去沙发上。
    还没等熊大下床,她就呼呼大睡。
    “哈哈,这个女人打呼噜!”熊大各种姿势摆弄她的枕头,她都会自顾自的呼噜下去。
    熊大有些不习惯,又舍不得就此离开她,只好趴在她的旁边听着细细碎碎的声音再枕边如同潮起潮落。
    接下来熊大还有许多的不适应,这个叶佳惠睡觉的时候把两条腿都横在他的肚子上,拿下去放上来,再拿下去又放上来,最后熊大宣布放弃抵抗。
    这样的女人,谁敢同床?吵死!压死!闹死!
    熊大小心翼翼的起身,将佳惠的双脚抱在胸前,这个女人把大床当成了疆场,转着圈的睡。
    “你不知道哦!那个叶佳慧看着风情万种,优雅端庄,在床上就是个??????”熊大忽然想起乔小面掩着嘴巴不好意思叙述的尴尬表情,“反正我要是男人,和叶佳慧生活的时间久了,我肯定找小三!”乔小面最初的结束语。
    楚雄凝视着双臂敞开,毯子斜搭在腰上,脚丫子冲着自己的叶佳惠,忍不住想笑!想想明天还要开会、见客户、不如去沙发上休息一下。
    熊大抱着枕头偷地雷般小心翼翼,刚刚蹭到门口,佳惠就坐起来迷迷糊糊的问他去哪里?“不许乱跑喔!你只要移动我就会醒来!”
    熊大只好抱着枕头返回来,将她的双脚放在大肚囊上,佳惠接着仰倒呼噜噜大睡。
    熊大觉得她已经深深地进入了梦乡,刚要合上双眼,这孩子却“忽”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吓得熊大连忙把她抱进怀里,“怎么了?做恶梦了?”
    却被她伸手用力的推开“快点,没有末班车了!回不了家怎么办?”
    佳惠双肩震颤不停摇动,转身趴在枕头上,抽抽噎噎再次入梦。
  • 首页
  • 上一页
  • 4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武悠然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55天 / 跨度365天】
    • 开贴:2016-10-23 19:14
    • 更新:2017-10-23 20:15
    • 阅读:9436 回复:1218 楼主:829
    • 字数:约412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