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的民国鬼夫——来自于一百多年前的冤魂霸道索情,夫人给我生个孩子!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页码:
  • 作者:lt121988 时间:2016-12-27 21:51


    过年车很不好打,虽然名文规定司机不能趁火打劫提价,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该番倍儿的钱还是照样收。

    我手里提的东西实在太多,进车时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关上车门走人。

    “师傅,前面路口停一下。”

    这老司机朝窗外瞄了一眼,十分为难的说:“那路口有交警,要不妹子你就在这里下车?”

    “啊??”我眨了眨眼:“这里不是不让下车吗?”

    “是啊,这里不下,我得再过一个路口停车,就远了。”

    作者:lt121988 时间:2016-12-27 21:52
    “那,那在这儿停吧。”

    这里本来就不是停车的地方,那司机一个劲儿的催:“姑娘你动作快点,快点!”

    我匆匆忙忙拎了东西下了车,甩上车门走了一段路,总觉得少了什么。

    “我去!我的包还在上面!!”

    我顿时像个女金刚,一边提着十几个购物袋,一边飞奔追了上去。

    作者:lt121988 时间:2016-12-27 22:14
    “停车,师傅停车啊,我的包还在上面,我的禇沛……”就这么被我给撂下了。

    禇沛会不会不认得回家的路?他会不会害怕?会不会被别的女鬼拐跑?想到这,心都要碎了。

    那司机师傅的车早已消失在车海茫茫的公路尽头,再也寻不到。

    我想先把东西放回大伯家,再打电话给交通电台,登个寻物启示,这是最便捷有效的办法。大伯家大门虚掩着,亲戚都在里面聊天。

    我无意中听到他们提起了‘李崇毅’的名字,下意识顿住了步子。

    “姓李的这小子有点儿邪门,三年前他不是死了个未婚妻?都要结婚了,试婚纱的那天,新娘无缘无故就跳楼了。”

    “是啊,你把这李崇毅介绍给蜜蜜,是不是不太妥当?”

    作者:lt121988 时间:2016-12-27 22:18
    大伯笑了笑:“你们信这个?我这不也是帮三弟家?你看他家那镇上的旧房子住了多少年了?也没钱买新房,李家有钱,蜜蜜嫁了过去,也能帮一帮娘家。”

    “也是啊,几年前三哥得病做手术,欠咱们的钱也才刚还完。这蜜蜜好不容易培养出来,是该好好回报。”

    ……

    之后他们聊了什么,我也没有听进去,当提着东西推开门走进来时,一个个脸上带着尴尬的神情。

    大伯讪讪的笑着问:“哟,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些东西怎么都让你一个人提?”

    我咽下喉间的苦涩,笑不出来:“大伯,各位叔伯婶姨,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走出电梯的时候,遇上出来买烟的老爸,他看我这模样拉过了我:“丫头,怎么了?”

    作者:lt121988 时间:2016-12-27 22:57
    我擦了把泪水,甩开了老爸的手:“没事儿,沙子进眼睛了。爸,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家。你记得跟妈说一声。”

    老爸还想说什么,我匆匆的跑了,在小区的墙角靠了一会儿,情绪冷静下来,登了个寻物启示。

    要是把禇沛就这么给丢了,可怎么办?他对这个世界还没有足够的认知,我怎么就这么粗心大意?什么东西都可以丢,为什么偏偏就丢下了他?

    深吸了口气,正准备离开时,突然满空飘下黑色枯萎的蔷薇花瓣,诡异带着凄美。

    我身体僵直着如同灌了铅般沉重,双手抖得厉害,冷汗没一会儿浸湿了后背。

    那股腐烂的气味越来越深烈,是她来了!

    作者:lt121988 时间:2016-12-27 23:06
    她缓缓沿着墙壁爬下来,长头发遮过了她大半张脸,灰败的双眸布着血丝,十分狰狞。

    唯一的想法就是——逃!!

    可是却发现我的身影怎么也动不了,冷汗沿着鬓角滑落,不一会儿她走到了我的面前。

    歪着头打量着我,随后咧嘴笑了。她每走一步,腿间黑色粘稠的血就一股股往下流。

    浑身污秽的她,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估计她是趁禇沛不在我身边,所以才出现了。

    她看着我久久,下一秒朝我狠狠撞了过来,我只能瞪大眼双眸,只觉一阵晕眩,身体开始不听自己的使唤。

    作者:lt121988 时间:2016-12-27 23:17
    小时候我经历过‘鬼压床’,意识很清楚,但是身体却动不了。精神很疲倦,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黑暗吞噬,再也醒不过来。

    现在精神上的疲倦,如同‘鬼压床’的感觉,只是我的身体被这只鬼给操控了。

    她强大的意念将我的意念死死压制住,让我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

    我的意识藏在心底最黑暗的角落,要命的疲倦感如同海浪袭卷而来,可我一遍又一遍警告自己,不能沉睡,一旦沉睡过去,或许便再也醒不过来!

    不知道她想拿我的身体做什么?

    作者:lt121988 时间:2016-12-27 23:32
    她似乎想要适应这个新身体,扭了扭关节,低低的笑了笑。

    她摸了摸我的口袋,拿出了手机,翻了下电话号码,找到了李崇毅的电话,拨了过去。

    没一会儿,李崇毅接通了。

    “林小姐?”

    “我要见你。”她说。

    “这……现在家里来了客人,晚点儿我再回你电话?”李崇毅询问。

    她沉默了一会儿,挂断了电话。

    我不知道她要去哪里,甚至一度以为她没有目标,在这个城市游荡。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她在郊区一栋废弃的房屋前停了下来。

    这里临近大桥附近,因为征收重新建设的关系,居民都搬走了,只留下空荡荡的房屋。

    作者:lt121988 时间:2016-12-27 23:37
    屋前的铁门锈迹斑斑,上了锁。

    她就站在外边痴痴的看着,拉了拉铁门,似乎想要进去。双手被铁锈咯得生疼,她双手摇晃得却更加厉害,直到我手心的皮被磨破见血。

    她开始嘤嘤的抽泣,我能感觉到她很伤心。

    “爸,妈……”

    大约七点半的时候,李崇毅的电话打了过来。

    她接了电话,那端听到李崇毅低沉的声音询问:“林小姐,请问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立交桥堤坝,我等你。”

    那端李崇毅的声音阴沉了些许:“为什么在那里?我们换个地方……”

    “你过来,我会一直等到你过来为止。”

    “林小姐……”

    没再听他说多余的话,她果决的挂断了电话。

    堤坝的风十分冷冽,然后我现在完全感觉不到冷意,不断的在与自己残存的意识作抗争。

    大约等了一个小时,李崇毅才赶了过来。

    她似乎感应到了他的靠近,下意识转过了头,那人穿着黑色的大风衣沿着堤坝不紧不慢的朝她走了过来。

    “我知道,你会来的。”她说。

    作者:lt121988 时间:2016-12-27 23:53
    李崇毅似乎有些不高兴:“林小姐,这里风大,我们换个地方。”

    她似乎什么也没听到,径自走下了堤坝,河边的冷水漫过了鞋子。

    李崇毅上前将她了回来:“你鞋子都湿了,找个地方换下来。”

    她突然低低的笑了,指向桥上的灯:“你说,远看的时候会比较好看,映在河面,像天上的银河掉到了人间。”

    李崇毅见鬼般瞪大了眼睛,踉跄的退后了两步:“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究竟是从哪里听说的?!”

    “有些冷,你能不能抱抱我?”

    “李小姐……你是怎么了?”李崇毅看出了我的反常,愤怒的以为我现在是在耍他。

    “班长,我喜欢你。”见李崇毅没有上前抱她,她主动上前抱过了李崇毅。

    李崇毅似乎被吓坏了,将她狠狠推开,怒斥:“够了!如果你只是为了戏弄我,恕我不奉陪,再见!”

    她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十分绝望:“这一次你还是要丢下我走掉?”

    他猛然顿住了步子,僵硬的回头,声音沙哑:“你究竟是谁?”

    她走上前青涩的拉过了他的手,冲他微微一笑:“这一次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他眼眶渐渐泛红,伸手轻抚过她被风凌乱的鬓发:“尹晓静?”

    “你还记得我?记得一个叫尹晓静的女孩儿?”

    “不可能!”他惊慌失措的再次退开:“她已经死了,不可能!不可能……”

    “班长,没有什么不可能,别丢下我,我知道你也喜欢我。现在他们都死了,再也没有人嘲笑我们。”

    她笑颜如花,仿佛在说着不痛不痒的事情。

    “什么都死了?”

    “那些曾经嘲笑我们的人,全都死了,他们死有余辜!呵呵呵……哈哈哈哈……”

    李崇毅眼中透着一丝惊慌和无措:“你都做了什么?”

    “你不高兴吗?班长,说你喜欢我好不好?”

    李崇毅渐渐冷静了下来,拉过她的手说:“先回去把湿的鞋子换下来。”

    “不要,我不要回去,我想去你家,和你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好,去我家。”

    说着,他牵着她的手,离开了堤坝,穿过这座城市的街,夜晚的灯火阑珊,他的手心很温暖。我感觉到她现在很开心。

    李崇毅开了车过来,替她打开车门让她先上了车。

    一路上她很安静,痴痴的看着李崇毅的侧脸,一刻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我拼命的想掌控自己的身体,可惜徒劳无功,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疲惫,很想睡过去。

    会不会我这一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被她占据了我的身体,就再也看不到禇沛了。

    不知道褚沛现在怎么样了?他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

    车子在别墅前停下,李崇毅带她进了屋,只见李母正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儿子带了女孩回来,竟十分高兴。

    “林小姐?崇毅,林小姐要来你怎么也不事先通知妈妈一声,我好准备个房间给人家。”

    没想到她竟开口说道:“不用了阿姨,我和崇毅睡一个房间。”

    卧草!我以后还有脸面见人吗?为什么要拿我的身体说这么丧心病狂的话!

    24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lt121988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5天 / 跨度28天】
    • 开贴:2016-11-29 16:52
    • 更新:2016-12-27 23:53
    • 阅读:7950 回复:322 楼主:213
    • 字数:约67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