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黄河灵异档案》--一具黄河浮尸牵出的惊天谜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6-12-20 21:40
    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真实灵异事件,在修建三门峡黄河大坝的时候有个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匆匆回国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直没有传出来。

    注:三门峡黄河大坝是前苏联对中国156个援建项目中唯一的一个水利工程项目,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坝。

    当地七八十岁的老年人现在都还有印象,说是五六年(1956年)春上的时候,人鬼神三门中的鬼神二门,夜里面老是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哭声。

    那种哭声听上去好像很愤怒很绝望一样,连附近百姓家的狗都纷纷夹着尾巴直往床底下钻,把周围沿黄百姓吓得毛骨悚然、人心惶惶的,不知道究竟要发生什么大事。

    结果第二年也就是五七年来了大批的水利工程队,要开工修建拦河大坝,周围的百姓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去年鬼神二门的哭声,是因为它们早就预感到要封了鬼神二门。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吧,在修建三门峡拦河大坝的时候,确实是出了不少骇人听闻的诡异怪事儿…...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6-12-20 21:41
    顺便再说一句,提起三门峡黄河大坝一般人都知道,因为它是前苏联对中国156个援建项目中唯一的一个水利工程项目,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坝。

    至于三门峡中的“三门”指的是哪三门,听说过的估计就少了一些。

    三门峡中的三门,指的是人门、鬼门和神门,据说大禹王当年治水的时候凿龙门、开砥柱,在浊浪滚滚的黄河中形成了人门、鬼门和神门三道峡谷,故而得名三门峡。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6-12-20 21:44
    五七年(1957)在开工修建黄河大坝的时候,我爷爷作为河工劳力亲身经历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惊魂之事。

    像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波涛滚滚的河面上竟然有许多古代兵勇如履平地一般排着队逆流而上;一桩下去鲜血直冒并且从下面传来嘤嘤的哭泣声;以及半夜里许多壮年劳力突然神经失常一样大喊大叫、醒来后又茫然不知等等。

    在那些诡异吓人、至今无解的怪事当中,我爷爷亲身经历、讲得最多的,则是刚开工不久的那次“巨链出水”事件。

    直到四十年多后,一说起当年的“巨链出水”之事,爷爷他还后怕得手直哆嗦、连烟都夹不稳–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6-12-20 21:46
    五七年农历八月中旬,爷爷他们累了一天,吃过晚饭在简陋的工棚中刚刚躺下还没有睡着,突然听到河里面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好像有什么大玩意儿破水而出似的。

    紧接着,伴随一阵冷嗖嗖的大风,那河里面开始传来铁链子抖动的声音,动静很大也很清晰,和大船抛锚起锚时那种铁链子摩擦抖动的声音很像似,不过要比抛锚起锚时的响声要大得太多太多。

    爷爷他们那些常年在黄河里讨生活的汉子们知道情况不对,一个个躺在草席上不敢声张乱动,只怕冲撞了什么。

    后来那种铁链抖动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冷嗖嗖的风声也越来越急,我爷爷开始担心外面的粮油米面架子车等东西要是万一出了问题或者是被弄到河里可就麻烦了。

    那个年代,老百姓的思想觉悟高,为了国家、为了集体甚至连命都能不要,再加上抗美援朝刚结束没几年,全国上下的英雄热还没有完全消褪,所以正值血气方刚年纪的爷爷一斗胆摸了把洋镐(铁镐)就冲了出去。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6-12-20 21:47
    当时外面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我爷爷担心有阶级敌人趁机在暗中进行破坏,故而出了工棚就朝附近存放粮油米面的炊事大棚跑了过去。

    果然不出所料,爷爷离炊事大棚还有好几丈远的距离,就影影绰绰看到里面有动静,只是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见此状况,爷爷义愤填膺,心里面的英雄情节更加旺盛,根本来不及多想就一个人提着洋镐冲了过去,想要抓住暗中破坏的阶级敌人、敌特分子。

    就在爷爷他快要接近炊事大棚的时候,影影绰绰地看到有个簸箕大小的东西朝他扑了过来,而且在哗啦啦巨大铁链抖动声中还挟带着一股熏人的泥腥气儿。

    爷爷心知不妙,大惊之下只好双手握着镐把胡乱抡了起来借以自保,只听“咔嘣”一声脆响,镐头似乎砸断了什么东西。

    那个簸箕大小的黑影迅速掉过头去猛地窜向了河面,随着一阵急促的铁链抖动声和扑通一下的入水巨响,那股冲鼻子的泥腥气很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后来,我爷爷在那儿附近找到了一个紫色的、三寸来长的东西,从形状上来看和小孩子带在身上用来辟邪的狗牙差不多。

    不过,那个东西虽然断痕明显,看上去应该只是一小截儿而已,却远比寻常的狗牙要粗得多、长得多,大概有十公分左右,而且从材质来来说似玉非玉也不像一般的石头,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爷爷当时好奇之下就顺手装进口袋留在了身边……

    再往后,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爷爷发现八字弱、禀性瓤,容易惊厥闹夜的我爸,只要有那个深紫色状如狗牙的东西在他旁边,就会睡得安安稳稳不哭不闹的。

    数次以后,我爷爷奶奶就琢磨着,估计那个好像狗牙的玩意儿是个好东西,应该能够辟邪啥的,于是干脆钻了个孔让我爸带在身上。

    多少年以后,那个深紫色、三寸来长状如狗牙的东西像传家宝一样又传到了我的手里,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就叫紫色怪牙。

    说来真是奇怪,虽然沿黄百姓基本上都或多或少地碰到过怪事儿或者不干净的东西,但我却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甚至连同龄人遇到的鬼迷眼和鬼压床我都一次也没有体验过,不知道究竟是我命硬还是因为带有那个紫色怪牙在身上。

    后来我多次问过爷爷,当年那天晚上他究竟看到的是什么东西,会不会是龙王、这个紫色怪牙是不是龙王的啊。

    爷爷神色郑重地摇了摇头,说当时雾蒙蒙的啥都看不清,只是模模糊糊地看到有个簸箕大小的东西;再说龙王爷的牙会是紫色的吗?龙王爷他老人家出来还需要弄得铁链子哗啦啦地响吗?

    所以这么多年了他也一直琢磨不透当时碰到的究竟是什么怪物。

    不过,那个来历不明、佑我平安长大的紫色怪牙,后来却给我们家招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诡异怪事,非常吓人的那种,要是早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要它……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6-12-20 21:49
    我叫胡彥青,家住豫西三门峡的黄河南岸,具体村名就不说了啊;听爷爷说我们胡家祖上几辈儿都是在黄河里打鱼讨生活的。

    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旅游业的兴起,老爸开了一家以烹饪黄河鲤鱼为地方特色菜的饭店,我们胡家才算是洗脚上了岸。

    但是,六十多岁的爷爷不甘清闲、也舍不了他那条老渔船,仍旧在黄河里打鱼消遣。

    爷爷说他这样不但活动着身子骨对身体好,而且顺便还可以保证我爸饭店里用的鱼都是正宗的黄河大鲤;而不是像别的饭店那样,打着正宗黄河鲤鱼的牌子,实际上用的是吃饲料长大的鲤鱼。

    九八年我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再加上饭店的生意也越来越好,所以我就没有像同龄人那样出去打工,而是和老爸一块经营自家饭店的生意。

    一直平平安安地到了九九年七月份的一天,由于爷爷突然发高烧打点滴,而他又挂念着泊在河边的老渔船,我就只好劝爷爷尽管放心,晚上我去船上过夜看船算了。

    那天晚上虽然只有我一个人待在小船上,但旁边卧着跟了爷爷好几年的“黑子”护驾,所以心里面也没有啥害怕的。

    “黑子”是条成年公犬,全身纯黑不带杂色、匹缎一样油光水滑的,很壮实很凶悍也很听话–常年在黄河上打鱼的爷爷一直把黑子带在船上,主要是因为黑犬辟邪。

    大约到了十一点左右,我躺在舱里迷迷糊糊的刚想睡着,“黑子”突然呜呜咽咽地叫了几声,浑身瑟缩着直往我身边挤,显得很是惊惶不安。

    我揉了揉眼心里面有些不解,因为“黑子”一向很烈很凶猛,就连我二叔的大狼狗都不怕,今天它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船身猛地一动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到了船帮上。

    与此同时“黑子”显得更加惊恐不安,低着头还一个劲儿地瑟缩着直往我身上贴–我感觉到了“黑子”它居然浑身颤抖得厉害。

    “黑子”的反常之举让我心里面也立即有些紧张了……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6-12-20 21:50
    我以为聪明的“黑子”发现了屠狗汉子偷狗贼才会怂成这个样子,所以我连忙一手提着矿灯一手握紧旁边那把锋利锃亮的鱼叉就挺身冲到了甲板上。

    用矿灯将岸边与河面迅速扫了一遍,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小偷小摸的家伙,我心里面就踏实多了。

    就在这时,船身轻轻晃了晃,似乎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船帮上。

    我急忙走到船边弯腰探头,右手紧握锃亮锋利的鱼叉进行戒备,左手举起矿灯照向船身旁边的水域,想要瞧瞧究竟是怎么回事。

    充了一天电的手提矿灯灯光雪亮,光柱所至之处纤毫毕现、清清楚楚的。

    顺着光柱一瞧,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在渔船吃水线的附近,有个没穿衣服、仅仅戴了个红肚兜遮住胸部的姑娘抱着个石缸正紧紧地贴在船帮上!

    红色的肚兜镶着绿边,黑色的带子窄窄的、细细的,看上去很精致很漂亮。

    而那个仅仅戴了个肚兜的姑娘,让我第一次非常直观地领略到“冰肌雪肤、白璧无暇”八个字的具体含义。

    雪白粉嫩的脖颈、光洁细腻的香肩、丰腴洁白的酥胸,那姑娘明显是一个正值妙龄、冰清玉洁的美人儿。

    虽然看不清楚那姑娘的眉目五官,但从她那乌黑如云的长发和凝脂如玉、带着水珠的雪白肌肤上,我觉得这就是一幅绝美的《美人出浴图》。

    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内看见只戴个红肚兜差不多算是光溜溜的大姑娘,我自然是有些小激动。

    正想开口问她是谁、在这儿干什么时,我突然心里面凛然一动知道事情不对:这黑灯瞎火大半夜的,谁家姑娘会脱成这个样子还抱着石缸浸在水里?再说现在的姑娘们戴的应该是文胸小背心而不是肚兜那一类的老古董吧?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6-12-20 21:52
    @豫东醉客 2016-12-20 21:47:00
    当时外面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我爷爷担心有阶级敌人趁机在暗中进行破坏,故而出了工棚就朝附近存放粮油米面的炊事大棚跑了过去。
    果然不出所料,爷爷离炊事大棚还有好几丈远的距离,就影影绰绰看到里面有动静,只是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见此状况,爷爷义愤填膺,心里面的英雄情节更加旺盛,根本来不及多想就一个人提着洋镐冲了过去,想要抓住暗中破坏的阶级敌人、敌特分子。
    就在爷爷他快要接近炊事大棚的时......
    -----------------------------
    顺便再说一句,那枚紫色怪牙由于我初中住校以后怕弄丢了,而且上了初中也不容易像小孩子那样看到些不该看到的东西,或者是碰到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脏东西,所以我就放在了家里。

    后来我爷爷居然把那个紫色怪牙送给了他的一个恩人,说是人嘛不能忘恩负义啥的(当然,后来那个紫色怪牙还是又回到我手里啦,这是后话)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6-12-20 21:53
    闪念至此,我怔了一下急忙眨了眨眼再次凝神细看。

    不过,在雪亮的光柱下我弯腰探头仔细一看,却是刹那间浑身寒毛乍起、头发梢子都支楞楞地竖了起来,背上更是好像有冰水顺着脊梁沟直往下淌一样!

    哪里有什么肌肤如雪、仅仅戴个红肚兜的姑娘啊!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在渔船吃水线的附近,有个白森森的人形骷髅抱着个水缸一样的东西正靠在船帮上!

    那具人形骷髅双臂搂着石缸,斜向上仰着脑壳儿、侧着脸骨紧紧地贴在石缸上面,正好与我“四目相对”!

    雪亮的光柱下,那个骷髅咧开的两排牙齿惨白惨白的,好像噙着冷笑一样,眼睛处两个黑洞洞的眼窝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雾蒙蒙、空荡荡的周围只有我一个人,再加上刚才“黑子”的瑟瑟缩缩、惊恐不安,我心里猛地一紧,只怕那个白牙森森的骷髅突然松了石缸,从河里面一跃而起上来抱住我。

    我条件反射一般转身就跑拼命地跳到了岸上,再也顾不得爷爷的那条老渔船和船上的东西,就连黑子也顾不上了。

    一路头也不回地冲到了家里,我这才发现自己浑身冷汗,连头发都湿透透的,心脏扑腾扑腾得好像要跳出来一样。

    大半夜了,为了避免惊扰和吓着忙碌了一天的老爸老妈他们,所以我当时也没有咋咋唬唬地多说什么,只是一个人紧闭门窗待在房间里,一夜都没敢关灯……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爷爷和爸爸听我说了昨晚遇到的情况以后,爸爸安慰我不要自己吓自己,说我当时肯定是看花眼看错了–九曲黄河里面有棺材尸体什么的被冲到下游撞到船上很正常,但是哪里会有什么骷髅架子抱着个水缸撞到船上啊。

    我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轻声而坚定地表示自己当时绝对没有看错。

    爸爸仍旧不信,但爷爷却是决定马上赶过去瞧个究竟。

    人嘛,一到白天就胆大了许多,再加上有爷爷和爸爸一块前去,我也决定跟着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的话昨天的事儿极有可能会杯弓蛇影、在我心里面落下病根儿的;真正看清楚、解决掉以后反倒踏实没事儿。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豫东醉客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9天 / 跨度29天】
    • 开贴:2016-12-20 21:40
    • 更新:2017-01-19 21:24
    • 阅读:310807 回复:1961 楼主:659
    • 字数:约277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