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黄河灵异档案》--一具黄河浮尸牵出的惊天谜案

  • 首页
  • 上一页
  • 4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7-01-11 21:18
    虽然很多年前就已经是机制卷烟的天下,但我爷爷仍旧舍不了陪伴他多少年的老烟袋锅子。

    爷爷说他年轻时烟瘾大抽不起“大前门”的卷烟,所以就一直靠着这个东西解乏提神。

    后来家里经济条件好了以后爷爷仍旧舍不了,说是卷烟没有自己的老烟锅子吸着有劲儿。

    我从记事儿起就见爷爷整天老烟袋锅子不离手,故而我对爷爷的那个老烟袋锅子可以说是太熟悉太熟悉了。

    从燕采宁手里面夺过那个烟袋锅子以后,我只是略略看了看熟铜所制的烧烟丝的锅子和泛白浑浊的玉石烟嘴儿就急忙瞧向了靠近烟嘴儿的熟铜烟杆儿。

    因为天下一样的东西太多了,不能仅仅因为模样相同就认为是自家的东西。

    不过,我睁大眼睛仔细一看,立即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7-01-11 21:18
    “那行,采宁你小心点儿,天色也不早了,你上去瞧瞧如果没啥的话就尽快下来。”我见燕采宁执意上去,于是只好如此提醒道。

    “嗯。”燕采宁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如履平地一般在断崖上几个起落就翻进了那个崖洞。

    不过十分钟左右的工夫,燕采宁再次下来的时候手里面已经多了一件东西–一个老烟袋锅子,熟铜打造的那种,而且后面还有一小截儿玉白色的烟嘴儿。

    “采宁快拿来我瞧瞧!”只是看了一眼那个老烟袋锅子,我心里面凛然一动迫不及待地从燕采宁手里面把那个老烟袋锅子给夺了过来。

    泛红发黑的熟铜老烟袋锅子、玉白色有些浑浊的一小段烟嘴儿,这个东西我简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因为我爷爷就有这种东西。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7-01-11 21:19
    “怎么了呀,胡彥青?”燕采宁急忙关切地问道。

    “这是我爷爷的!这是我爷爷用的烟袋锅子!”我激动震惊之下连声音都有些变样儿了,“采宁你瞧这儿有个‘胡’字,这绝对是我爷爷的烟袋锅子,我绝对没有认错!”

    燕采宁急忙睁大美眸低头瞧了一下,刹那间也是显得极为震惊:“这个?这个东西当初也有丢么?”

    我明白燕采宁的意思,于是就告诉她说,因为这个老烟袋锅子我爷爷一直不离身,所以后来在入殓的时候也装进了棺材里。

    “是空棺下葬前装进棺材里的还是刚开始就?”燕采宁的心思比较细腻,问得非常精准。

    “不,是刚开始入殓的时候放在了寿衣右边的口袋里,我记得很清楚,还是我二叔给他老人家装进口袋的。”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记得很是清楚。

    听我这么一说,燕采宁也是一下子就愣住了,我更是感到自己的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一样。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7-01-11 21:20
    装在我爷爷寿衣口袋里的东西居然会出现在数千里外的哀牢山,而且还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崖葬山洞里面,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更为关键的是,断崖上面的那个山洞里安葬的逝者居然正好也姓胡,就连名字都与我家《族谱》上完全相同。

    这绝对不只是一个巧合!

    我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使自己保持平静,然后问燕采宁,那个崖洞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的?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有没有发现我爷爷的踪迹?

    燕采宁摇了摇头明确告诉我说,那个崖洞里面很大很大,有祭台有牌位有石棺,但是她细看一番却并没有发现其他人躲藏在里面。

    脚下的黄慧儿也圆睁着黑瞳瞳的大眼睛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表示她可以察觉到生人的气息,但是那个崖洞里面确实没有其他人。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7-01-11 21:20
    “这倒真是奇怪了!看来正像采宁你所说的那样,我们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里本身就不只是一个巧合!”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神秘的力量躲在幕后操纵或者说是在指引着我们一般–我甚至又想到了那个抱着石缸的骷髅架子,也就是那个仅仅戴了个红肚兜的女鬼芳魂。

    见我皱着眉头陷入沉思之中,燕采宁安慰我说其实这倒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说明你爷爷他老人家安然无恙的可能性极大极大。

    至于这层层迷雾的后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燕采宁表示她也猜测不透。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明白现在还不是猜测我们胡家祖上究竟有什么秘密的时候,我现在最需要知道的是我爷爷究竟在什么地方、究竟怎么样了。

    特别是那个安葬着胡镜若的崖洞,我必须亲自进去瞧上一瞧……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7-01-11 21:40
    这两天顶贴的朋友不多啊,是觉得这个故事难入法眼吗?我很忐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书友愿意看下去,毕竟是一人一口味、众口难调,这个我理解。
    我只是说,如果觉得这个故事闲暇时勉强还能看得下去的话,烦请高抬贵手顶贴支持一把,谢谢!
    开坑至今从未断更,而且每天的更新量没有低于过六千,与凌云网的更新量是完全一样的。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7-01-12 21:09
    大家晚上好,老胡上来啦!
    感谢各位的顶贴相助,今晚必须大量更新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7-01-12 21:13
    见我一直抬头瞧着那个崖洞,冰雪聪明的燕采宁就对我说你是不是想要进去看看呀,如果想要进去的话,明天我们找个绳索软梯过来再说吧。

    时间已经不早了,而且正如燕采宁所说的那样,我们来的时候又没有带着绳子啥的,我根本没有办法现在就上去,所以我只好点了点头。

    黄慧儿听说明天我们还要再来,她也连忙表示明天她也会再来这个地方的......

    在回去的路上我在渐渐想开了,心里面也是越来越高兴--虽然我搞不清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爷爷的老烟袋锅子能够出现在这个地方说明他老人家极有可能还在人世!

    再加上今天又见识了镇河宗“天地人神鬼五仙六怪”中的“地蜃”,甚至有可能让他反出镇河宗,我感到虽然幕后好像有什么神秘力量在指引着我一般,但情况却是越来越好。

    回到原来的那个院子,红脸汉子与一些年轻的男男女女像迎接凯旋的英雄一般热情而又充满尊重地围了上来。

    红脸汉子感激而又惭愧地表示自己太鲁莽,这次真是非常感谢小胡兄弟,小胡兄弟不但帮我们让镇河宗的“人皮”现出了原形,而且还破了“地蜃”的幻境等等。

    其他人也都是纷纷夸赞表示感谢,并说派了十多个小伙子下山去找我们都没找到,现在酒席已经备好,就赶快洗洗上座吧。

    菜是土鸡土鸭、山珍野味、还有从后山水潭里打捞上来的鱼虾和两只好大的甲鱼,极是丰盛;酒水方面虽然不是什么茅台五粮液,但他们自酿的竹筒酒很是醇厚好喝。

    更重要的是尽管我推让再三却仍旧被他们恭敬客气而又十分坚决地请到了上位就座,他们在旁边则是热情地劝酒布菜。

    席间谈到我打算明天再去那道断崖的时候,唐纯武(也就是那个红脸汉子)马上爽快地表示,今天晚上一定给我准备结实的长软梯,不耽误我明天上午用......

    这场酒一下子喝了近两个小时,等到酒足饭饱出来的时候,燕采宁早就在外面等我了。

    燕采宁趁着别人不注意靠近我以后小声对我说让我赶快冲下凉,她待会儿洗衣服时顺便帮我把换下来的衣服一块洗了。

    “谢谢你啊采宁,采宁你,你真漂亮!”

    见燕采宁居然表示愿意替我洗衣服,而且在月光下蛮腰细细、芳臀翘挺的燕采宁显得更加曼妙窈窕、清丽可人,我感到刚才喝的酒真是有劲儿,身上竟然热了起来。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7-01-12 21:15
    燕采宁瞧了瞧我的眼神,或许是发现了什么吧,她居然再次像受惊的小鹿一样扭身就跑,连帮我洗衣服的事儿也不提了......

    第二天早晨燕采宁在陪着我一块跑步的时候,燕采宁提醒我说,彥青你如果不怕累的话,我们两个干脆下山跑一趟,你也好顺便往家打个电话问问你们《族谱》上是不是真的有胡镜若这个人。

    “我只能说这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咱俩想的全一样,我正打算先往家打电话问问呢,走吧采宁,这就开跑!”

    我冲着燕采宁伸了伸大拇指,两个人一块并肩朝山下跑了起来......

    往家打电话的时候,我并没有提到爷爷用了好几十年的那杆老烟袋锅子--毕竟大清早的提起那件事儿,肯定会让我爸坐卧不安没有心思做生意的。

    我只是说我在云南哀牢山发现了一座古墓,墓碑上写的是恩师胡镜若之墓,而我记得咱家的《族谱》上面好像也有“胡镜若”这个名字,想要让老爸再查一下确认确认。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7-01-12 21:17
    我爸最关心的是我的安全问题,至于我问的事儿老爸他在电话里直接就告诉我说,《族谱》上是有个先祖叫胡镇平、字镜若,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彥青你别管那么多,好好注意着点儿,早些回来就行。

    听老爸这样一说,我强力克制着自己努力保持平静,然后要我爸务必查一下《族谱》,我要知道具体准确的情况。

    或许是老爸好久没有见到我的缘故,所以尽管是大清早的老爸他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放下电话大约三四分钟的工夫就告诉了我准确的结果。

    老爸说他查了下《族谱》,大明洪武年间确实有个名叫镇平字镜若的先祖,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被流放到蛮夷之地去了......
    作者:豫东醉客 时间:2017-01-12 21:19
    放下电话,我把情况对燕采宁一讲,燕采宁那双明净如水的美眸瞬间亮晶晶的。

    燕采宁告诉我说,古人的“名”是小时候由父辈所取,以供长辈或尊者称呼;

    但“字”则是弱冠之年而取,以供平辈、晚辈或其他人称呼。

    举例来说,三国名将关羽,他的同僚朋友等都会叫他“云长”而不是“关羽”,就是因为名为长辈尊者所叫,字是朋友晚辈所称。

    “没有想到采宁你不但身手功夫极好,还懂得这么多古代的知识呢。”

    听燕采宁解释了一下,我冲着燕采宁树了树大拇指,心里面很是高兴:燕采宁不但清丽漂亮身材好,而且是文武双全,确实是挺优秀挺少见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么漂亮优秀的姑娘是我胡彥青未来的媳妇......
  • 首页
  • 上一页
  • 4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豫东醉客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2天 / 跨度31天】
    • 开贴:2016-12-20 21:40
    • 更新:2017-01-21 21:25
    • 阅读:317950 回复:2032 楼主:693
    • 字数:约292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