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女鬼别闹,我是有节操的人!--记录我那些诡异的经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孔门老四 时间:2016-12-12 10:47
    ********************************************

    一楼喂给涯叔……每天3更,欢迎各路好汉来拍砖!


    *********************************************

    白色的光芒,带着金色光圈,刺进我半眯缝的眼睛里。
    我似乎看到自己像条远古的长脖子蜥蜴一样,趴在第一排的课桌上,双手像两条失去生命的尾巴,垂靠在桌子的前方,任由下巴顶着生硬的橘红色书桌,嘴角裂开,口水漫延,望着外面空荡荡的操场。
    热气蒸腾,暗红的塑胶跑道呈现着性感的弧线……
    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无数次这样荒废着自己的生命,直到眼睛刺疼,眼睑灼热,才收回目光,懒洋洋的将脑袋歪侧到另一边,看到站在讲台边上一个曼妙阿娜的身影。
    光影从白纱般的裙子投射进去,照耀着里面俊俏的黑色蕾丝,几根俏皮卷曲的黑丝从蕾丝的边缘舒展出来。
    顺着细腻平坦小腹往上看去,洁白的手臂微微抬起,肩窝下稀疏的侧影在光线的照射下有些卷曲发黄,两团傲挺的玉兔随着动作不规律的抖动着,像是急于挣脱束缚一样,我闭上眼睛,感受到那两点嫣红上,分明的写着“自”“由”两个字。
    再往上就能看到一张白皙明艳的脸蛋,阳光沿着侧面,照射出无数的金黄的绒毛,整张脸就像裹在一片圣洁的佛光之中。
    娇润的嘴角微微往上翘着,张合的粉唇中,吐露出一片真言:“当光线沿着墙壁的小孔缓缓照进弗朗荷费的房间之时,物理学跟天文学从此便结合在了一起,人类开启了通往神秘宇宙之门……从棱镜中反射的光谱中隐藏着的那些黑线,就是来自宇宙太空的密码……”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当光线透过薄纱般的裙子射进老师的蕾丝边缘的时候,我见到了生命的密码,开启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帝王将相,皆由此出也!
    嘶!我吸了吸满桌的口水,漫天佛光散去,老师的脸转了过来,冲着我似笑非笑,那慈悲的眼神让我脑袋顿时嗡嗡作响起来,胸口一口气憋得无比难受,随时都要窒息一般……
    ……
    作者:孔门老四 时间:2016-12-12 10:49
    第1章 被查了水表

    “咚咚咚”!
    鼓点一般的敲桌声一下就把我给吓醒了,我揉了揉微微有些发疼的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对面,光影中一颗圆乎乎的脑袋,堂竖纹,眉间窄小,一副城府深沉的模样。
    站在我边上的龙泽咳了一声,说这是郝处!
    我猛的彻底就醒了,意识到自己在什么地方,顿时一身冷汗就都出来了。
    虽然才到四九城三年多,但在朝阳群众的熏陶下,我也知道天子脚下,有些地方惹不得,比如这“八大处”就是一个!
    老式吊扇“吱呀、吱呀”的转动着,扇片切割着白炽灯管散发出来的光线,我一颗心突突的乱跳,妈的,真是屋漏偏遇连夜雨,难道古老头帮我改的命又被扭了回去,貌似这两年的时运越来越差了……
    现在倒好,大半夜的莫名其妙就被查了水表,当这个叫龙泽的壮汉在片警小六子带领下敲开我房门的时候,我心里还咯噔了一下,心想是那位通天的家伙把老子给点了,不就是弄的小私募遇到股灾,大家一起玩完么,说到底也惊动不了这些带蓝本的家伙!
    真是人心隔肚皮,当时还都他娘的一个个安慰我不用急,千万别上天台,现在倒好,直接弄到这传说中的阎王殿来,扔在这个房间发呆到昏昏欲睡,才算见到个管事的了!
    实在想不出是谁来,我在心里默默的诅咒了一番那些可能通天的家伙,不料那个叫郝处的胖子一开口,压根就没问我小私募的事,简单的聊了几句屁话之后,就示意站到他身旁的龙泽打开幻灯机。
    光影斑驳中,墙上投影出一张照片:我精神抖擞的站在一个石碑前面,右手伸出竖起大拇指,脸上满满的都是无知的灿烂。
    这都没什么,谁没有几张装逼的照片呢?问题是空旷的碑面上刻着一个硕大的图案,中间是正倒两个三角形组成的六角星状,外面笼着一个圆圈!
    我一看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心知今天的事未必是我原来想的那么简单,再看到一脸威严的龙泽和似笑非笑的郝处,我立马就打定主意,积极主动,争取坦白从宽。
    所以当郝处套路满满的问我那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我一点犹豫都没有,说那代表神智学会。
    废话么,相片都弄到了,以他们的职业,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图案是什么!
    郝处他们似乎对我的反应有些满意,拉了一声长腔,问我这个学会跟郇山修道会之间是什么关系,我又跟它们是什么关系。
    我心里一寒,吞了吞口水,斟酌着说就我所知,神智学会是在一战前才在纽约成立,而大名鼎鼎的郇山修道会是从骑士圣团发展起来的,这两者之间应该木有什么关系。
    其实还有另一种说法,据说神智学会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或者更早些,在几大宗教诞生之前便已经存在,向来独立于各种宗教之外,他们似乎也在寻找某种东西或者答案,但是从来没有成果呈现在世人面前……
    虽然打定主意坦白从宽,不过我也不会傻-逼到连这种“据说”都坦白出来,说话留三分,特别是跟这些权力部门打交道,说得越多麻烦越大,这个理我还是懂的。
    至于我,当时参加的是常青藤校园间的青进会,跟这两个组织那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我怕他们弄不清楚,进一步解释道:“那玩意有点类似于咱这里的团组织,离真正的神智学会还差得老远!而且不久后我就退了出来。”
    郝处他们似乎对此有些不以为然,问我为什么就退出了。
    这让我有些抓狂,沉积了一个晚上的惊慌跟压抑,却不敢爆发,只好跟他们说纯属无聊!
    他娘的都说天朝人会扯蛋,其实鬼佬扯起蛋来更加生疼,不说那些宇宙第一的南国棒子,美帝鬼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哪哪都是神秘学,一个个神经兮兮的,脑回路接近精神病状态。
    作者:孔门老四 时间:2016-12-12 14:36
    原创八卷、重整新发、恭候各位涯友来拍!!
    作者:孔门老四 时间:2016-12-12 15:29
    第2章 大牙胡说

    我之所以进那个鬼扯的青进会,完全是机缘巧合,某次学生爬梯上,一个剪着短碎金发的家伙,兴趣盎然的跟我请教了许多所谓东方文化,那时候的我还年轻啊,愣是口水横飞的吹了一通牛逼。

    后来才知道那个全身名牌的哥们,就是校园里大名鼎鼎的ZENK,祖裔是英格兰贵族,到处宣称从他爷爷留下来的一副水晶眼镜中,提取出了外星人的信息。

    就是这么一个二逼的主,在听我吹完牛逼之后,深为折服,过不了几天,非要做我的介绍人,拉着我进他们那个鬼扯的青进会。

    进去之后我才知道,青进会据说是神智学会在常春藤校园的储备组织,里面的骨干往往会在考察多年后被挑选进会。

    当然,这个“据说”我也不会跟郝处他们说,至于了不了解,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我跟龙泽要了半杯水,喝下去,继续交代道,像我这样打酱油的,根本就接触不到核心,真的算是来去自由,尽管ZENK多次表示遗憾,操着寒碜得有点恶心人的普通话,说很看好我哦。

    不过我哪里理他,心想拉鸡巴倒吧哥们儿,你那豪宅好几座,英伦那边还有祖传城堡,出入都是阿斯顿?马丁,每天换着不同的碧发美女研究生命,俺这跟你扯完犊子,还得赶去小饭馆刷盘子呢!

    郝处“笃、笃”的叩着木制的沙发臂靠,龙泽声音低沉的说别扯那么远!他们就那么轻易让你退了?

    什么意思?该不会怀疑我是回来砸墙的带路党吧?

    生死事小,失节事大!娘的,这可不能马虎,我顿时叫起撞天屈来:“说白了,青进会就是一个外围学生组织,来去自由,全凭兴趣,可不是搞传销的……呃,我向老人家保证,咱虽然在美帝呆过,可时刻不敢忘了自己是社会主义接班人!这不是快马加鞭的回来投身祖国建设事业,为伟大的中国梦添砖加瓦了嘛……”

    喷了一阵口水,见他们两个都默默无语,我迟疑了一下,问道:“这照片,你们是哪里弄来的?”

    龙泽瞪了我一眼,一股凌厉的杀气扫来,这他妈一看就是高手,哥们儿虽然从小到大没少在街上跟人练过,但遇到这种职业杀手型的变态,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更别说这是在他们的地盘上了。

    我也就是咋呼着胆儿随口问了那么一嘴,也没指望他们会回答我,谁知道龙泽这哥们儿直接扔了一个炸弹给我:“这是从一个死人身上找到的!”

    死人!我被震的魂儿颠了几颠,谁他妈这么缺德,死了还揣着我的相片?难道是那几个债主?妈的,老子都还没上天台,他们倒是急着赶去投胎?

    话说死了就死了,别拉哥们下水啊!不容我多想,墙上的画面切换了一下,龙泽说这是照片的背面,问我是什么意思。

    灯光刺目,背景模糊,我睁大眼珠子,在一大片淡黄色的背景上好不容易瞧出两个大字:否三。

    “这是什么意思?谁写的?”我念了一遍,完全不明所以。

    见我一脸的懵逼不似作伪,沉默了许久的郝处,跟龙泽对望了一眼,粗短的手掌突然在臂靠上拍了一下,站了起来说:“走,去现场!”

    现场?这个词一听就有那么一股子血腥味?

    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纵是百般不情愿,也只得乖乖跟在龙泽后面出了房间。
    外面是一条黝黑的长廊,初夏深夜的风从另一头吹了过来,带着一股子霉味,两边不时有木头窗框撞击的声响,异常阴森。

    经过楼道拐角的地方,龙泽对着一个门口叫了几声,从里面走出一个精瘦的小伙子,尖嘴猴腮、脸色青白,嘴角含着一根小木棍,一脸的混不吝劲儿。

    我被这哥们的长相给晃了一下,这青面獠牙的寒碜样,大半夜出来吓不死人,也能吓死个鬼。

    出了大门,眼界顿时开阔了不少,等着龙泽去开车的当口,我做了几个扩胸运动,吐出一口闷气,空落落的心里,总算是回了点魂,人也清醒了许多。

    “哥们怎么称呼?”那个长相奇特的家伙从口袋里摸出烟来,扔了一根给我。

    “吴晨。”我下意识的接过香烟,看了那货一眼,感觉不像什么好人,搞不好是个瘾君子,略微迟疑了一下,将接来的香烟随手塞进裤兜里,顺势掏出自己的烟来,递了一根给他,说道:“抽我的吧?”

    “行啊,哥们儿混得不错,还抽中华呢。”那货伸手接过我的烟,冲我一笑,露出两颗大板牙。

    这笑容真心不忍直视,我视线不敢停留在他脸上,略微下斜,发现他之前嘴里含的居然是支棒棒糖,啃得只剩下半根棍子,噗的一下就吐在地上了。

    “哥们姓胡,单名一个说字。你也可以叫我大牙。”那货点上烟,吸了一口:“中华就是味儿淡,不够爽!对了,哥们在潘家园开了一小店儿,主营绿器,石头活儿也弄一些,你要对这些玩意儿有兴趣,回头不妨去看看,给你留些好东西。”

    味淡就对了,没抽出霉味算好的了,不是哥们装逼,实在是临出门的时候,才从抽屉里掏出这包珍藏许久的中华来。

    “好说、好说。”我打着哈哈,这货的老爹看来也是个妙人,给儿子取了这么个名字,胡说!存心是不想让人叫的。

    叫大牙的这货,一张嘴全是四九城胡同味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混不吝样儿,一看就是老四九城里的滚刀肉。潘家园我常去,他所说的店名,我却是没印象,也不知道藏在那个旮旯角落里。

    瞧这货手上戴着的那串紫檀手串,看起来倒是价值不菲,只不知道他一古玩店店主,跟我风马牛不相及的,怎么也裹到了一起?

    说话的功夫,龙泽开了一辆普通车牌的别克商务车过来,我们扔了烟嘴上了车。

    交浅言不深,心里又都藏着心事,一路上谁也没话,车子在深夜里开得飞快,七拐八拐,到了故宫的侧门口停了下来。
    作者:孔门老四 时间:2016-12-12 18:34

    第3章 深宫诡尸

    我跟着他们,从养心殿往左穿行,绕过了几个木门之后,到了一处偏静的小院。

    在我的印象中,这个地方,我并没有来过,看来是属于隐藏在地图里并未向世人开放的区域。

    一进来就感觉到阴冷,暗红色的宫墙在昏黄的灯光下,透着一股子阴寒,一缕缕深夜的小风,在走道里咻咻作响,昏暗里四个人噗噗的脚步声,竟是离奇的一致,搞得我心里阵阵发毛。

    我们到的时候,门口站了好几个汉子,身着便衣,神情肃穆,一看就是郝处他们的人。

    郝处跟龙泽迈腿就走了进去,大牙却在门口处突然停住了脚步,鼻子吸溜了几口,脸色不安起来,侧着脸跟我说道:“有点不对头啊!”

    这不是废话么?没事儿谁深更半夜的带你来这玩儿!我没理他,跟着龙泽身后走了进去。

    屋里两旁挂着黄幔,正对着门口有一个矮炕,上面铺着暗黄色的棉垫,不过没有人。

    郝处他们没有停留,转身就往里屋侧门走去,我也跟了过去,迎面洞开的木格门后面,一张老黄花梨案桌,色泽古沉,后面露出太师椅的靠背,位置略微往一边歪斜……

    正看着,身后跟来的大牙突然“靠!”了一声,吓得我一哆嗦,下意识的挺直身子,脑袋往后一顶,正跟抻着脑袋往前瞅的大牙撞在了一起,两人同时哎呦了一声。

    “嘶……”我搓着被他两颗大板牙磕得生疼的后脑勺,感觉有些潮湿,急忙用手指摸搓了几下,没有见血,想来是这货的口水,顿时恶心起来,回头正想骂他两句,却见这货捂着嘴巴,疼得两眼都眯起来了,勉强伸出一只手,指着前面。

    我顺着他的手势探头一看,案桌上铺着墨宝,一杆小狼毫撇在几张红格子宣纸上,戳了一个偌大的墨印,一旁的地上,赫然横着一具诡异的尸体!

    我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一下蹿到嗓子眼,顿时忘了脑后的疼痛,一种说不清的恐惧油然而生,只想拨腿就往外跑。

    大牙这货却是胆大,一手还捂着嘴巴,一手就从兜里摸出一根黑不溜秋的小铁棍,蹲下去撩死人脸上的毛发。

    我见郝处跟龙泽也没喝止,便稳了稳心神,战战兢兢的走到大牙身边,刚一蹲下来,一股浓烈的霉味扑面而来,像极了死老鼠的味道。

    这股味道刚刚进门的时候我就闻到了,只是没有这么浓郁,我还以为是房间里太久不见日头,现在凑近了,才发现这气味俨然是从尸体上发出来的。

    难怪大牙这货一直捂着嘴巴!

    死者是个老头,银白色的头发很长,披散下来,纷乱的遮盖住了脸脖,被大牙撩开的半边脸皱褶纵横,肤色蜡黄。

    正对着我的一只眼,白里泛青,瞳孔发散,嘴角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咧了起来,那表情,说不出是狞笑还是傻笑,看得人毛骨悚然。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一具死尸,我一颗心一直别在嗓子眼上下不去,像是堵了块软木塞,万分难受。

    看了一会,我站了起来,见龙泽一直盯着我看,顿时醒悟过来,这估计就是他们说的死人。

    我心惊胆战的又看了一眼诡异而狰狞的老脸,确信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老者,心里不禁又惊又疑,这他娘的到底是谁?

    低头查看的大牙突然站了起来,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是…古老爷子?!”

    什么古老爷子?我瞅着龙泽点了点头,看来他们都认识这个死者,只有我还在懵逼。

    大牙很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说哥们你不知道古老?就是古天佑啊,这老家伙可是擎天的人物,早在天朝建立之前就已经是业内泰斗,堪称行业的活化石,一直担着故宫博物院的名誉院长。

    我操!死者这么大的来头,难怪惊动了八大处的人!

    可是这样的人,怎么会带着我的照片呢?

    我顿时有些怀疑是不是龙泽他们要阴我,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他们要找替死鬼,也轮不到我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老百姓吧?

    地上的尸体看不到伤口,也没有血迹,看样子甚至连挣扎的迹象都没有,就那么蜷曲侧躺着,摆成一道弧线,一只手蜷曲在小腹处,另一只手却伸展开来,举过头顶,像一根天线,俯看起来,这姿势有点像是个阿拉伯的6字。

    我不是专业刑侦人员,自然是看不出是自杀还是他杀。

    但当我的眼光掠过尸体弯曲的背部的时候,脑袋一下就炸了,青砖上,赫然用鲜血画着一个上下对立交叉三角形构成的六角星,外面划拉了一个圆圈!

    尽管画得并不规整,但是毫无疑问,这图案就是照片里墓碑上的那个!更何况边上还有两个潦草的血字:否 三。

    我顿时觉得全身虚脱,四肢松软,心里一阵悲凉!

    看来,不管我是不是属于大街上被雷劈中的那个倒霉替死鬼,这事儿肯定脱不了干系了!

    一时之间我就有些愣怔了,脑袋一直嗡嗡作响,郝处又问了我许多问题,无奈有关神智学会我就知道那么些,颠来倒去的也说不出更多的了,至于“否三”两个大字,那就更是莫名其妙!

    逼急了我干脆瞎扯乱凑起来,连小时候奶奶给我讲的故事都拼在一起,搞得郝处他们时不时的就一脸懵逼。

    就在龙泽眼中火苗渐炽的时候,外头进来一名便衣汉子,跟郝处的耳朵边上嘀咕了几句,郝处嗯嗯点了点头,对我们强调了事件保密的重要性跟严重性,就让我们走了。

    临走的时候龙泽给我留了个电话号码,让我想起什么来就随时联系他,再看郝处,见他一张菊花脸沉如古水的,就没敢再招惹他。

    天可怜见的,居然还能囫囵着出去,这个老旧阴森的地儿,我是一刻也不想停留。

    沿着宫墙,一路上跌跌撞撞的急行,总觉得暗影瞳瞳,心里一阵紧似一阵,刚拐了两处小门,脚下一绊,差点就摔倒。

    我扶着宫墙喘了口气,突然发现天黑得出奇,不由得心里一沉,抬头望去,刚刚还皎洁圆润的一轮明月,此刻却是不见了,漫天如铁幕般的黑暗,当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孔门老四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1天 / 跨度80天】
    • 开贴:2016-12-12 10:47
    • 更新:2017-03-03 10:13
    • 阅读:1172558 回复:2790 楼主:315
    • 字数:约323千字
    • 图片:1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情感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8图 你柔情似水 2017-01-09 08:20 36/282 65/102
    时尚条纹控新败的各类春夏单品——原单原单只要原单44图 我爱紫薯蛋挞 2013-12-08 14:53 379/546 139/247
    情感老公不上班,我该怎么办?--在线等建议2图 荷语清流 2016-12-09 09:10 1474/412 77/2044
    其它网上最经典的签名《绝对意想不到》1图 zengjunabc2 2015-01-23 22:49 1654/165 95/2765
    鬼话被去世的亲戚上了身,我是该怨恨她呢还是该感谢她呢?真实记录中 我也想过好日子 2017-03-24 21:29 1771/661 113/1449
    情感是继续走下去还是停止?求大家围观发表意见哎。4图 雨季的笨小猫 2016-09-14 21:52 48/347 101/329
    其它八字论命,有兴趣的可以进来试试5图 天行健1032636058 2016-04-04 16:45 2976/680 40/133
    真我潮妞VS辣妈260图 冰糖块儿2009 2012-05-05 21:50 1148/441 72/349
    八卦八一八影视剧里鸡血满满的姑娘们……男人滚一边去!113图 新星光3815 2016-08-21 09:18 522/72 5/16
    亲子焱焱,上帝特别的宠儿(记录我那先天双手畸形的女儿) 佳龙宝 2014-05-03 07:15 507/144 37/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