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弯曲的光阴》:全新视角讲述知青,农耕社会解体的特殊见证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邹克纯 时间:2016-11-22 16:06




    内容提要:
    这是一部全新视角的知青小说。上世纪后半叶,适值中国沿袭数千年的耕织文明向现代工业文明蜕变的末期,而“上山下乡”恰恰逆向运动于此际,“知青”由是机缘巧合地成为了这“最后阶段”的特殊参与者和见证人。作者将一群大巴山知青(和农民)的命运故事有机织入这场社会大裂变之中,透过一个小小的历史剖面,透过“下乡的城里人”特殊的城乡双重体验,揭示了中国农耕社会必然解体的趋势,也折射出中国人悄然萌生的朴素人权意识。
    这是一部半纪实作品。那些荒唐年月的悲喜经历、世间百态,如今读来已难以理喻,却实实在在是当年日日发生的现实。作者摒弃僵硬政治指引,让灵魂与历史坦诚对话,由此留下了一段最真实的血肉文本。
    这也是一轴巴蜀民俗画卷。早已逝去的城乡旧貌、依稀众生相纷至沓来,恍若隔世,令人唏嘘。
    作者不露声色地铺陈,以充满智慧、哲理和冷幽默的行笔,给读者以情感的冲击、思想的震撼、灵魂的拷问,乃至关于生命的终极思考。——昨天的故事,有今天的人生。
    作者:邹克纯 时间:2016-11-22 16:08
    光阴是被那个叫作西西弗的家伙弄弯曲的。
    西西弗将沉重的石头推上山顶又无奈地目睹其滚下山脚,日复一日,周而复始,热情之高一如苦难之大。石头和陡坡是这神祇的贱民唯一的选择。
    西西弗推动的不是石头而是光阴。当石头滚落下山坡的瞬间,默默的光阴便弯曲了,荒谬的碎屑如光斑一样散落一路。
    —— 题记
    作者:邹克纯 时间:2016-11-22 16:09
    作者:邹克纯 时间:2016-11-22 16:13

    第一章
    风 起 青 萍


    1 闹剧刚刚开场
    肖天鸣的“少年维特之烦恼”,是从中考前偶然听到母亲宁若兰的一则“绯闻”开始的。
    这个重庆嘉陵中学初65级4班的应届毕业生,身体瘦弱但面目清秀,如羚羊小角般翘起的鼻子显出性格的倔强,近视眼镜后面灵巧的眼神透露着敏感的性情。与人起口舌之争或者亢奋冲动之时,这小子还会将眼珠像铜铃一般鼓起,咬着腮帮子说话,令人忍俊不禁。
    突然听到有人窃窃私议母亲“作风不好”,肖天鸣不由十分惊诧、难受而愤懑,霎那间脑子里晃荡的全是老师、同学交头接耳的样子。最敬爱的母亲怎能和这样的传言连在一起呢?在肖天鸣心中,母亲从来都是一位仪容秀丽、举止娴雅、人品高洁的女性,而且还是他严谨而和蔼的英语老师哩。可流言这东西偏偏又很怪,只要起了势,越是模糊不清、似是而非,那势头反而越烈,仅仅才半天功夫,一些长舌之人甚至已经在嘀嘀咕咕骂着“破鞋”了。
    据说,“破鞋”这一称谓最早来源于老北京著名的八大胡同,后来渐渐普及全国,也算得是一句“国骂”。数十年前,北京八大胡同内到处是狭窄肮脏的居所,里面住着不少下层妓女,为了招客,这些妓女喜欢在自己门外挂一只绣花鞋作为幌子,天长日久日晒雨淋,绣花鞋难免破旧,这“破鞋”也便随之成了那些出卖肉体女性的代称。这个刚刚十六岁的少年对这一典故的出处当然并不怎么了解,但他却十分清楚,“破鞋”是对女性极俱侮辱性的脏话,比咒骂“交际花”还要难听。
    况且,这流言还有另一种严重的负作用。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国,对所谓“不正当”的两性关系有一个通行的说法,名曰“乱搞男女关系”。这“乱搞男女关系”的恶名非同小可,那可是当时人际斗争中的一个致命打击武器:男人有了“男女问题”,可以丢掉官位、开除党籍或免去公职;女人有了“男女问题”,则更会被搞到臭得抬不起头;而家长有了“男女问题”,其子女也会被卷入耻辱的漩涡。
    肖天鸣隐隐感到了一种不安。这些年,父亲“右派分子”的帽子已经压得一家人直不起腰来,总有不少人戳着后背议论他们家,现在母亲又遇到这样难堪的事,家庭恐怕更要罩上浓浓的阴影了。
    流言似乎源自他的同学江桃桃。
    那是1965年5月里的一天,肖天鸣一大早来到教室门口,看见江桃桃正在给同学们打小广播。她把食指放在嘴边表情神秘地说:“……告诉你们一个头条新闻,昨晚上宁老师在和一个男人幽会,那个男的就是卓娅的爸爸。”
    江桃桃长着一张胖胖的圆脸,额前蓄一排流海,脑后扎一根扫帚辫,模样倒也蛮可爱,只是小丫头老爱双手叉腰,杏目圆睁,举止总带几分刁蛮,却又让人皱眉。
    大家并不太相信江桃桃的话。有同学置疑道:“说别人我不敢肯定,要说宁老师会和男人幽会,打死我不相信。”
    肖天鸣立在教室门外,悄悄听着同学们的议论,有些进退两难。他虽对这个口无遮拦的江桃桃恨得牙痒痒的,心里却又直犯嘀咕,这些日子妈妈的确有些反常,时不时和卓伯伯碰头,似乎真是无风不起浪。特别是昨晚,妈妈被卓伯伯神神秘秘地约出去,直到很晚才回家,而平时晚饭后妈妈是不出门的。
    “绝对是真的,”江桃桃对着置疑的同学斩钉截铁地说,“有人都看见了,卓娅的爸爸和宁老师两个人在嘉陵江边勾肩搭背的。”随着说话,她小圆鼻头上几点淡淡的雀斑一跳一跳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陶大龙在一旁幸灾乐祸:“嘻嘻,前任学习委员的老妈和后任学习委员的老爸搞到一起,有意思,味道长……”
    这是一个周身长得圆鼓鼓的小子,眼睛细得只余了一条缝,肥大的屁股若扣上一只脸盆去,准保清丝合缝,同学们都叫他“陶胖”。
    冯建国跟着陶大龙瞎起哄:“嘿嘿嘿,前任……后任……勾肩搭背……味道长!”
    这家伙生就一个倒三角脑袋,芝麻小眼,吊梢眉,下面悬一个大鼻子,一脸颟顸相,喜剧感十足,同学们都说他长得像一个日本鬼子,赠了他一个“冯鬼子”的雅号。
    作者:邹克纯 时间:2016-11-22 16:14
    陶胖和冯鬼子调皮捣蛋总在一起,是城隍庙的鼓棰——一对,说起身世来,却又是一对狗见羊的小冤家。
    民国时候,陶胖的父亲陶书缘原是重庆陕西街瑞丰祥绸布庄的一个伙计,这绸布庄老板姓冯名贝石,就是冯鬼子的父亲。陶书缘长年协助冯贝石进货、发货,办事颇为干练,虽说免不了要受一些冯老板大呼小叫的闲气,但凭着上下家关系熟稔,顺便做点袖子头的生意,却也悄悄积攒了一些银两。
    俗语云,天有不测风云。1949年,重庆发生了著名的“九二”火灾。“九二”火灾堪称重庆有史以来最惨重的火灾,南自东水门赣江街、曹家巷,北达千厮门,东抵朝天门码头,这场火灾令两江沿岸的建筑物均付之一炬,且殃及到了两江船舶。共烧毁街巷三十七条、民居八千余户,其中包括银行钱庄二十四家、仓库十余处。瑞丰祥绸布庄的积货仓库也在这次火灾中被焚毀,原本殷实的冯家彻底伤了元气。而陶书缘则趁机用长年积攒的银两盘下了瑞丰祥绸布庄,从此冯、陶两家也便老板、丘二互换了角色。
    孰料,冯、陶二人互换角色的前后脚时间,解放军进了重庆城,国共两个政权也互换了角色。共产党当政以后,开始按照阶级斗争理论制定的政策在重庆市民中划“阶级成分”。工作组的“王政府”把政策一翻,眼睛一瞪,便毅然拍板定了案:陶某某的成分应为“工商业兼地主”,冯某某的成分应为“城市贫民”。 根据当时的政策,“工商业兼地主”属于“剥削阶级”,自然划入“改造对象”,陶书缘因福得祸;而“城市贫民”则属于“劳动人民”,是“依靠对象”,冯贝石却又因祸得福:这可真应了那句“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的古语。
    “九二”火灾这把火,有说是国民党特务放的,有说是共产党地下组织放的,有说是吊脚楼居民不慎失火引起的,但不管是哪种情况,这场大火灾恰恰发生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点上,竟让冯、陶两家都遭遇了始料不及的人生变故,玩笑般地瞬间改变了两家的政治身份。只不过,这冯贝石虽说侥幸挤进了“劳动人民”的行列,政治地位似乎大大提高了,但经济上却并无多少实惠,和划在“思想改造”行列的陶书缘也差不多,都有些困窘。
    陶书缘与冯贝石这亦主亦仆的经历奇妙而又微妙,反到促使二人结成了莫逆之交。闲暇之时,二人常聚在一块儿,就着几块卤豆腐干、一碟油炸花生米喝二两小酒,互诉一下衷肠。只是冯贝石老是愁眉苦脸、摇头叹气,而陶书缘则总爱油腔滑调地自我调侃一番。
    “唉,才一眨眼的功夫,祖宗的家业说没就没了。静夜想想,人这一辈子真像做梦一样。”
    “知足吧,你冯老板平白捡了身劳动人民的皮皮来穿起,我这个当丘二的反倒成了反动派。”
    “劳动人民又怎样?且不说一日三餐难以敷衍,就说这成分吧,人家哪天想过来了,真要抓我‘九二’火灾以前的辫子,我还能说个不字?”
    “嗯,倒也是这么回事。不过,你还是比我好。你说人生在世,什么样的人最难过?——依我看,先穷后富的好过,先富后穷的也将就过,唯独像我这样穷了富、富了又穷的人日子难过呀!”
    ……
    也就在陶书缘、冯贝石二人身份互换的1949年,两家各生了一个儿子。陶书缘的儿子陶胖如同他的姓一样,从小就很“淘”,孰料冯贝石的儿子冯鬼子同样也很“淘”。两个孩子开始小,对家庭情况本不甚了了,相互间也就没什么芥蒂,可长到“七嫌八不爱、九臭十难闻”的顽皮年龄,那冯鬼子就专拣陶家成分的事来挑衅陶胖,经常夥着一帮顽童追着他的屁股喊顺口溜:“你说奇怪不奇怪,捡顶地主帽儿戴!”那年头不比如今,以炫富为荣耀,在阶级斗争氛围里,这“地主”可是一个十分耻辱的字眼,无异于“日你老娘”的咒骂,谁能受得了?退一万步说,若是其他小孩骂,陶胖也许忍忍也就算了,可偏偏是这个“捡顶贫民帽儿戴”的冯家小子骂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从此对冯建国恨死一滩血,也为此和他打了不少的架。直到陶胖和冯鬼子年龄大一些了,两人的梁子才渐渐解开。以后,又一块儿上小学、中学,越发气味相投,反倒成了一起调皮捣蛋的哼哈二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邹克纯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5天 / 跨度56天】
    • 开贴:2016-11-22 16:06
    • 更新:2017-01-17 17:43
    • 阅读:5459 回复:496 楼主:404
    • 字数:约470千字
    • 图片:2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