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弯曲的光阴》:全新视角讲述知青,农耕社会解体的特殊见证人…

  • 首页
  • 上一页
  • 9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邹克纯 时间:2017-01-12 17:11
    汪鹄翀见争论也没什么结果,悄悄把莫华和猛虎拉了出去。陶胖见三人鬼鬼祟祟的,也尾随着出了门。
    汪鹄翀低声说:“东方不亮西方亮,今天得另打主意。”
    猛虎说:“鹄翀,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汪鹄翀手掌一翻,作了一个舀米的动作,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陶胖把头凑过来说:“对对对,偷他狗日的!”
    汪鹄翀眼睛一瞪:“偷什么偷——偷袭!这叫偷袭!”
    莫华点头说:“不错,不能力敌就智取,符合孙子兵法。只不过……兄弟,这可是国家粮站,动静是不是大了点?”
    猛虎说:“怕个球!要偷袭,现在就是个好机会,粮站只有胡守财一个人。”他转身对陶胖说:“去,去,把天健和我们场的毛耳朵几个人叫出来,一起商量商量。”
    汪鹄翀几个人把想法给肖天健等人说了以后,肖天健沉吟着打量起粮站前后左右的环境来。
    莫华怀疑地问道:“天健,真打算干?”
    肖天健坚决地答道:“干,为什么不干。难道让云坝几百个知青活生生饿死不成?”
    汪鹄翀说:“要干就事不宜迟,说动就动。”
    莫华说:“莫慌,真要干也可以,但是得讲究点战略战术。”
    猛虎说:“还有个什么战略战术?”
    莫华坏坏地笑道:“胡守财这个人鬼得很,必须防着点。咱们可以兵分两路,一路偷袭粮仓,一路阻击胡守财,这叫作‘围点打援’。”
    汪鹄翀哈哈大笑:“好一个‘围点打援’!你小子真不愧是军人的儿,兵法都搬出来了!”
    作者:邹克纯 时间:2017-01-12 17:22
    肖天健说:“嗯,就按莫华的办法。猛虎派两个红旗林场的人,和卓娅、陶胖、冯鬼子一起去干挠胡守财,其余的人都到粮仓去弄粮食。猛虎,要提醒大家注意,在苇席中装米动作要快,装好米的口袋要轻拿轻放,往油罐里舀菜油的时候,下面托一个碗,莫让油滴洒在地上叫人发现。”
    陶胖、卓娅和红旗林场的毛耳朵等几个人回到办公室,立即指使知青们对胡守财施行“打围”。 胡守财本来就生就个矮打杵,坐在藤椅里更是矮了一截,一打围,他就只能看见一片知青人墙了。毛耳朵和另一个知青还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办公桌上,刚好挡住了双扇大门一边的视线。
    然后,陶胖走上前去,故作亲热地搂住胡守财的肩膀,说:“老胡,知青都知道你是个好人。今天的事情我们慢慢谈,慢慢谈,我相信最后是谈得拢的。”
    胡守财说:“涎脸也没用,我看难得谈拢。”
    “谈不拢也没关系嘛,我们决不能让你老胡这样的好人为难。”陶胖一边说着话,一边掏出一支大前门香烟来,恭恭敬敬地给胡守财敬上。随后一摆手,冯鬼子便屁颠屁颠地凑上前去,擦燃火柴给胡守财把烟点上。
    一个知青又开始诉苦了:“胡主任,你看怎么办嘛,今天早饭的米都是借的,你无论如何得给点。”
    卓娅则满含感情地诉起苦来,说种植这些寄存粮食是多么的不容易,如何起早贪黑,如何风餐露宿,手上打起了多少血泡,身上晒脱了多少层皮……如今想取点回去,确实只是为了满足基本生存的需要,没想到竟这样的难……说着说着,她自己都被自己的话感动了,眼眶禁不住湿润起来。
    但胡守财却依然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无动于衷。
    卓娅看在眼里,气在心上,真想上前去狠狠抽他一个大嘴巴。
    ……
    十多分钟后,汪鹄翀在外面咳嗽了几声。陶胖、卓娅等人料定已经大功告成,便急转直下迅速挽疙瘩打句号了。
    陶胖忽然将脸一垮,态度严肃起来:“老胡,我们嘴巴也说干了,天也快黑了,你他妈个鸡娃子却是四季豆不进油盐!好,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们得赶回场里去了。不过,我必须严正提醒你,各人坐在磨盘上想转一点,重庆知青要是没得饭吃饿死了,这个责任你担待得起吗?下次来称粮,你鸡娃子若再敢刁难,莫怪我陶胖不客气!”
    说完话,陶胖轻佻地挥挥手,知青们一哄而散。
    胡守财不知道陶胖为何突然间翻脸,满腹狐疑却一时又反应不过来,愕然地瞅着小子丫头们扬长而去。
    肖天健一行人气喘嘘嘘地爬到了山坡上。回头看看坡下,只见胡守财和几个人站在粮站门口,指指点点,像是焦急地议论着什么。大家想,他们定然是已经发现围蓆里的米陷下去了一个不小的坑,不禁得意地哈哈大笑,纷纷向坡下挥着手大喊:
    “多谢了,拜拜了,下回又请早!”
    “这就叫‘民以食为天,吃饭第一’!”
    “这就叫‘手中有粮,心里不慌’!”
    返回羊跳岩的一路上,大家的高兴劲儿可想而知,背上沉甸甸的米毕竟解了燃眉之急呀!尤其是卓娅和胖姐两个丫头,回味起“偷袭”时候的种种紧张状态,竟然笑得眼泪直流。
    陶胖和冯鬼子走路都想蹦高,心里一高兴,又乱喊了起来:“乱劈柴哟,乱就乱啰!……”
    大家也都忘乎所以,跟着两人一阵大呼小叫:“乱劈柴哟,乱就乱啰!……”
    作者:邹克纯 时间:2017-01-13 09:50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作者:邹克纯 时间:2017-01-13 09:53


    50、粮站火拼
    云坝知青们“偷袭”弄回去的米,一个场也就只有那么几麻袋,真可谓杯水车薪,没几天就告罄了,所以也就没高兴了几天。于是,一些人又开始蠢蠢欲动,打算再次下山铤而走险。
    最冲动的要数红旗林场的知青。这天晚上,大家又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
    猛虎抱怨道:“妈卖屄的,前两天弄那点米还不够塞牙缝,老子再去偷袭他一回,多整些回来。”
    毛耳朵大为赞成:“对。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有了口粮,我们才好‘抓革命,促生产’嘛。”
    一个女孩耽心地说:“也不知上次那回过后,他们发现米少了油少了没有。但愿他们没发现。”
    猛虎说:“发现了又怎样?米上又没刻字,只要出了粮站就不认。白毛猪儿家家有,他能把我球咬了?”
    刘志伟说:“最好摸一摸粮站的情况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不然心里总是不踏实。千万别自己撞到枪口上去了。”
    猛虎说:“想这么多干啥,到粮站去一趟不就啥都清楚了?我量他胡守财也屙不起三尺高的尿!”
    刘志伟说:“猛虎,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们这群知青大多数人成份不好,父母都在受难,还是少惹点事,不敢再给他们添新罪行了。”
    猛虎说:“不是我想惹事。供应粮不说了,连寄存粮也卡住不给,那可是我们自己辛辛苦苦种出来的!龟儿子不是成心不要我们活吗?”
    一个女孩叹气道:“唉,不去粮站又怎么办呀,也没别的办法了。”
    刘志伟沉吟道:“大家实在要去也行,我和你们一道去。”
    第二天,红旗林场男男女女一大群又提着麻布口袋来到了云坝粮站。
    可是,众人想再次如法炮制“围点打援”,却是有些异想天开。胡守财早有了思想准备,不吃这一套了,他站在院坝里,两手一字摆开,拦住了小子丫头们的去路。
  • 首页
  • 上一页
  • 9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邹克纯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89天 / 跨度94天】
    • 开贴:2016-11-22 16:06
    • 更新:2017-02-24 16:28
    • 阅读:8957 回复:953 楼主:806
    • 字数:约660千字
    • 图片:19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