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重世之门》——大学生易凡在上古蛮荒神话中的离奇遭遇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牧清笛 时间:2016-12-23 11:14
    奇怪的事

    我叫易大民。

    我今天来是要告诉大家一件发生在我身边的千真万确的怪事。我能来这里,是因为我儿子易凡曾经说过,网络上隐藏着各种各样的才能杰出之辈,不管有多古怪的问题传上来,都能得到各种匪夷所思的答案,虽然有些纯属恶趣味的搞笑,但也不乏真知灼见。哎,这件事的主角其实是易凡,只是现在因为某些原因不能打字,便由我代劳。

    我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农民,家住陕西某市一个偏远的小镇,是秦岭山区贫穷落后的小村落,村里大大小小算下来,也只三百来口人,大都住着低矮单薄的土房子。一年下来也没有几个外人来临,看不见一辆汽车,与外面花天酒地的生活完全与世隔绝。不过与外面快节奏式的生活方式相比,这里倒也算得上是平静舒适。

    今年易凡刚上大一,这天我寻思着自己还要供他三年,家里交他学费欠下的债也该还了,就打算最近出去当民工。呵呵,这麽多年下来,忙时收庄稼,闲时农民工,累是累一点,不过都习惯了,真让我闲下来,反而难受,况且有了易大学生,我的日子啊,也就有了盼头。

    那是2016年4月8号,我一大早用两个大水泥袋子装了褥子、铺盖及生活用品,前几天我和村里易凡的几个叔伯已经约好,明天就去西安务工。行李收拾妥当之后,闲着无事,行至村后山沟里,准备把地里的庄稼再收拾收拾,这一走就是几个月,有些活计不收拾妥当了怎行,顺便把那个废弃稻草人身上的衣服拨下来,让老婆给缝一缝,当做工作服,工地上老板给发的新工作服就省下了。

    当时我刚走到自家地畔,看地里的小麦长的正自茁壮,心头喜悦,这时易凡的电话回来了,说他退学了,想下海做生意,现在人正在北京火车站,今晚八点出发,到西安的火车票。

    我一听头都大了,喝道:“我一巴掌拍死你,白养你这麽多年,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商量商量,说不上就不上了,老子辛辛苦苦十几年就想让咱们易家出一个大学生光宗耀祖。你一个电话,老子十几年的辛苦全都给毁了,你是不是想气死老子……”那时我真是难以平复心情,说到后来声音已哽咽,现在想想,那时要是狠下心劝他不要回来,也许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
    作者:牧清笛 时间:2016-12-23 14:04
    易凡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爸!您别难过,我这样做真是有原因的,回去给您一说,保证您乐的合不拢嘴。至于是什么事,我现在先卖个关子,不给您说了。我给您打电话有两个原因,一是好长时间没给您打电话了,想您了,给您报个平安;二是这事情还真得回家跟您商量商量,您这两天就在家里,哪都别去,我回去跟您一说,您就什么都想通了,到时我想回去上学您都不让了……”

    “放屁,你能有什么好事,天上不会掉馅饼。你小子入世不深,别让人把你骗了。”

    “唉!你老是不相信我,我做什么都不如你的眼。这件事可是万无一失的好事,好多同学都干成了的,人家跟我关系好,才跟我说的,一般人根本不告诉他……电话里一时跟你说不清楚,我回去慢慢跟你聊,你放心,绝对是天大的好事,好了,好了,不聊了,等我到家了再说,挂了啊。”

    我还想再说,电话那头传来了嘟嘟的忙音。唉,现在想来,哪怕当时他要干什么,我就让他直接去干,也比回来弄成这样的结果强。

    西安自然是去不成的了,当天我思来想去的,心中难安,到晚上,婉转的跟易凡他妈也把这件事提了一提。他妈当时就坐不住了,三番五次的要给易凡打电话,都被我挡住了,反正就要回来了,到时再跟他谈也不迟,况且易凡现在肯定在火车上,一个人在外,就不要让他分心了。再说,他是先退学,买火车票,要上车了,才给我打电话,典型的先斩后奏,心态如此坚决,打电话说那几句根本无济于事。

    第二天,也就是那件事情发生的日子。那天天还没亮我就在床~上寻思,易凡明天也该回来了,家里怎么也得收拾收拾,早上两人早早的吃完了饭,准备去后山林中崖边挖点黄土,把院子里一个没用的土坑填填。

    我和老婆去村里的水渠打了几桶水,锁了门,拉着木头车去村后取黄土。忙前忙后的一早上,现在都十点了。

    我家往南三四十米,经过两户人家,是村中唯一一条东西方向的主干道。朝西是去往村后林中的,一条六十多度的陡坡,拉着木头车是很不容易走,每次都是我在前面拉,老婆在后面推。朝东是去往外面世界,下坡路,我们站在高处可以看得很远。

    走到这里正要上坡,易凡妈无意中往坡下一看,端详半晌,忽然道:“大民你看,坡下那两个人,有一个好像是易凡。”

    这婆娘又犯浑了,我怒道:“你做梦都在想着易凡,真是想儿子想疯了,看谁都是你儿子,他明天才回来。”刚说完这话便暗道一声惭愧,我太傻了,说这话不是自己骂自己吗,“看谁都是你儿子”,要是真有那么多儿子,我头上肯定绿油油了。说完之后,因她提了这个话头,便也往后一看,只见坡下五百米处,果然有两个人影,正一摇一晃的往上走,其中一个还真像是易凡。

    那人影更近了,看得更加清楚,明明白白正是这小子,另一个却不认识。

    易凡大老远的就喊了一声:“爸妈,我回来了。”

    易凡妈笑呵呵的应了一声,都合不拢口了。

    老实说我也挺高兴的,但当时不能表露出来,免得他看轻了这事的严重性,到最后害了他,怒喝一声:“你个臭小子,不好好上学,整天净给我添乱。”一段时间没见,这小子又长高了,一身绿色的迷彩服,更显得英姿挺拔,浓眉朗目,唇如涂丹,坚挺的鼻头,一个字“帅”。不过毕竟是我自己儿子,自己夸起来未免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帅”我从来只在心里说。

    另一个人是一个死胖子(不过“死”我也肯定只在心里说,待会直接叫他胖子就行了),戴一副墨镜,留一头长毛,笔挺的黑西装也掩饰不住凸出来的大肚子。我想,你个死胖子长这这么丑,也不害臊,整天还跟我儿子呆在一起,难道是甘心当我儿子旁边的绿叶,那么看在这个份上我就忍了,承认你是我儿子的小弟。
    作者:牧清笛 时间:2016-12-23 18:01
    易凡听到父亲发怒,正要辩解,不料旁边围上来一群村里的乡亲们。自易凡走入村中时,便有一些村民远远站着观望,此刻认了出来,还能不一拥而上,嘘寒问暖,顺便打探饭后谈资的军情。易凡无奈,只得七大婶、八大姨的一一应付了。也有人打探那黑胖子的底细,易凡一句,是我同学,揭过去了。

    我和易凡妈也不能去村后挖土了,待易凡应付妥当,便一同回向家中。

    到家打开门,还没坐下来,我便迫不及待地问:“说吧,什么情况。”当时我才懒得跟他客套呢,心里寻思着待会要是一言不合,非得打他一顿出气不可,他这事把我的计划全乱套了,整天净没事瞎折腾。

    易凡没接腔,拉过那胖子道:“爸,这是我同学阿赖。”我朝那胖子笑笑,点点头。

    那黑胖子的墨镜早摘了,满脸笑容的道:“叔叔好。”其实他笑起来,也不是那么可恶。

    易凡妈这时也把茶水端了过来,我也顺势招呼两人坐了下来。

    易凡喝口水,缓缓道:“爸!您别急,听我慢慢给您说,我有3个同学在去年北京合开了一家火锅店,生意十分火爆,从开店到现在只一个季度,就已经挣了小15万。现在他们把店里的盈利全都投资新开一家店,比这一家的地段还要好,将来挣钱肯定不是问题……”

    我大喝一声:“说正题,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易凡声音也高了:“我这不正要说吗。只是他们现在急缺3万块钱,那三个同学平时跟我关系特好,想让我把这三万块钱出了,入股分红。你现在是不是想问这跟我退学有什么关系?因为这家店里面急缺一个管理人员,而我们都在上学,最后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让我把学退了,进去当老板。这样一来,咱们虽然只出了3万,跟他们相比出的非常少,但是为了补偿我退学的损失,咱们可以拿到40%的股份。”

    我道:“我不同意。”

    易凡道:“为什么?”

    阿赖接过话头道:“叔叔,您放心,我们这个是绝对没问题的,我们和易凡都是关系非常好的同学,想一起踏踏实实的搞点事业……”这胖子的口才居然如此给力,从家庭前景、社会结构、毕业就职等各个方面,讲述了大学生创业的辛苦,机遇的难得,以及这件事情如何如何靠谱,等等,只把我说的哑口无言。

    我瞅了一眼那黑胖子,暗想在外人跟前有些事多有不便,就压低声音对易凡道:“你给我进来。”起身去了里屋。

    易凡道:“有什么事直接说就行了。”我不理他,径直往里屋走去。

    易凡无奈,只得跟了进来。

    黑胖子坐外面不动神色的喝茶。

    我悄声对易凡道:“你傻啊!这种好事别人抢都来不及,会专门过来找你,能轮到你,里面肯定有隐藏的阴谋。而且还要放弃学业,这代价太大了。”

    易凡倒不避讳外面的黑胖子,高声道:“爸,我知道你有顾虑。你不了解的是,这几个同学真的跟我非常要好,这次这事情倒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咱家穷,要帮助咱们。学业也没事,我业余时间完全可以自学。况且在里面做管理,学到的肯定是更有用的,在学校也学不到的知识,我最看重的是这一点,倒不是能挣多少钱。爸,机不可失啊,要不抓紧了,以后再想找这样一个机会可就难了。”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又走了出去,我只得跟了出来。

    我面色阴沉,还待再说,易凡又转身道抢先道:“爸,你什么都别说了,我主意已定,什么都不会变了,你好好回味回味。”

    易凡心道,得给老爸单独留点时间,让他好好思量思量,眼光四周一转,瞥见和泥的水缸装满了水,又瞥见院子里的木头车,什么都明白了,说道:“爸,那你先慢慢想想,我给咱家拉黄土去。”

    我忙道:“不用,不用,等会我自己去吧。”

    易凡哪里肯听,几个大步迈出院子,去拉木头车。黑胖子也道:“叔叔,我和易凡一起去。”迈着小碎步,抖着一身肥肉,犹如皮球似地滚出去了。

    两人一个拉,一个推,顷刻之间去得远了。

    易凡这么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唉,我真恨我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跟着去。连~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一个好好的大活人,就这么没啦。
    作者:牧清笛 时间:2016-12-24 09:54
    易凡小时候把这事不知干了有多少次,轻车熟路,两人又都是年轻力壮,风风火火的上了村后山坡。此时正当初春,路两旁尽是小麦、油菜子等农作物,放眼望去绿油油的一片,易凡久别重逢,欣赏起来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田地中也有不少村民在务农,或蹲或站,在一望无际的嫩绿色中格外醒目。村子不大,村中之人大都相识,易凡久未回家,这时见了那些村中长辈都一一遥遥打了声招呼。

    土坡上来是一片颇平坦的田地,再前行半里,进入一片长满洋槐树的密林。这时节树叶正渐渐长出,还未完全长大,实是嫩得不像话,染得整个树林一片浅绿,正是充满生机的初春景象。易凡拉着车行走其间,只见树下的青草也自泥土中冒了个头出来,还只是极嫩的小草苗。

    二人沿着林中曲曲折折的小径,行有20分钟,被一高崖阻住去路,易凡道:“到了。”

    阿赖抬头一看,不由一声惊叹,只见这座高崖全是由细密、澄黄的土层构成,如此不含一丝杂质,便是在黄土高原来说,也是不常见的,崖顶还长着一些过冬时枯死的野草枝杆,早春临近,草根部位已焕发出绿色的生命。

    易凡自小在这里长大,知道这座高崖只是山体的一面而已,这座山体大致成为一个正方体,边长约莫五百米。以自然之力形成这样规矩的方正形状其实颇不正常,这倒像有点像是人工所为,只是此处地理偏僻,绝无现代大型机械,而人体之力绝无可能有此能力,也无必要去干这件事,这座山体到底是如何形成,倒也是一件奇事。山体对着易凡这一侧已被挖得千疮百孔,这是村民长年累月在此取土之故。

    此处地质甚少黄土,只有这座山体上有,周围山上均是沙石,至于外面田地里的土壤,则是黑的,显然这座山的土质与周围地质差异极大,显得极不正常,易凡将此事对阿赖说了,阿赖讶声道:“这一块方方正正的黄土山倒奇怪。”

    易凡笑道:“黄土高原有黄土也没什么稀奇,只是我们村后这一块很特殊,它与周围的地质绝不相同。我曾仔细考察过,这周围甚至有一条泾渭分明的分割线,一旁沙石,一旁黄土,绝无过渡成分。从地质学的角度考虑,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实在是一件奇怪的事。我上学期间翻了大量的地质资料,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释。当年我之所以能选择地质专业,也是因为这件从小到大一直困惑着我的事情。”

    阿赖笑道:“会不会像陨石一样,天外飞来的?”

    易凡道:“这一方巨土绝非你想象的那样简单,我曾仔细测量过,它是一个近乎完美的正方体,咱们面前的崖壁其实只是其中的一个面。要是天外来物,以此物冲击地球时的巨大惯性,岂能保持如此规矩的形状,纵然是对抗空气摩擦,以黄土的柔嫩质地,恐怕也烧的不成模样。”

    阿赖惊讶道:“这真是人力难测,难道真是神仙移过来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牧清笛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2天 / 跨度62天】
    • 开贴:2016-12-23 11:14
    • 更新:2017-02-23 21:00
    • 阅读:1085857 回复:3429 楼主:491
    • 字数:约217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