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是爱情?是荷尔蒙吧……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1 18:12
    我来的时候,秦先生已经坐在那里休息。看样子已经来了好一会儿。我没说话,只是点头微笑,便径直走向更衣室。隔着瑜伽室的玻璃,我看见邓佳佳冲我挤了一下眼睛,我挑挑眉毛算是回应。邓佳佳是这个健身会馆的瑜伽教练,也是我的高中同学。人长得非常漂亮,我记得张柏芝好像说过一句话:只要跟我相处一天的人,都会爱上我。邓佳佳也属于那类人里的。高中的时候她很少朋友,倒是追求者前赴后继。不招女人待见也是有原因的,哪个女生跟她站一块,秒变绿叶。我换好衣服进来坐下,邓佳佳已经开始引导词。我来的稍晚,只能坐在最后一排。上课的人年龄从十几岁到六十几岁,倒是没有男生。我总是很认真的上课,每一个动作,每一处要点都认真对待,即使由于过度伸展带来的疼痛,我都有小小的兴奋,我喜欢感受疼痛,感受变化和忘记自我。每节课一个小时,瑜伽室跟外面就隔一层透明的玻璃,很大,却一览无遗。偶尔眼角的余光扫过,你就会发现玻璃墙外有人端着肩膀在观赏。我不去看,因为即使看了我也看不清楚。我是近视眼却又死也不戴眼镜的人。当然开车时除外。其实,我大多时候是喜欢我看不见你,就当你也看不见我的那种感觉,安心的很,又不尴尬。当然,还因为爱美。邓佳佳说我是表面文静,实则闷骚的很。我说邓佳佳你大爷的,本姑娘没有装处的爱好好吗,看不出姑娘的本质,那是他眼瘸。邓佳佳说言之有理,要不你做我嫂子吧,让我哥将就一下。我说滚,你爸比你哥看着爷们。她说,那也好,自那以后,在外人面前,冷不防的她就喊我一声:妈!那演技不颁给她一个奥斯卡真是可惜了。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1 21:50
    瑜伽课结束的时候,学员陆陆续续的都走了。剩下我跟邓佳佳,我还躺在瑜伽垫上闭目养神,邓佳佳说:尚景,晚上一起看电影。对了,我叫尚景,宗尚景。爷爷是中医,一生痴迷于张仲景,我出生便有了这个名字。我眼皮没抬回答:不去!不用看,我就知道邓佳佳要发脾气,脚步声很快,站在我面前:宗尚景,你特么的失恋半年了,为了一个男人,你瞧瞧你这点出息,我真鄙视你……巴拉巴拉,你想解释,插不上嘴。我想说:我早都把什么狗屁失恋的事放一边了,我宗尚景才不是那样的人。至于我那四年的恋爱,早就没有爱了,倒是分手时撕破脸皮说的话,让我耿耿于怀,于是我才决定放弃原来的生活,暂时寄居于此,因为我要思考,我要好好想想,我到底是要怎样的生活。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1 22:15
    邓佳佳不依不饶,宗尚景,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说好,不过不去看电影,咱俩去吃饭。佳佳瞪着我:你就是故意的,你知道我晚上不吃东西,你安的什么心,你要毁了我这婀娜多姿,前凸后翘的身材,我就杀了你!我说我自己吃,你瞅着就OK,她再一次要杀我。出了大厦右转几十米,就有一家粥铺。邓佳佳说瑜伽一小时后尽量不吃东西,所以平时我基本也是不吃的。进了粥铺,我给自己盛了一碗小米粥,顺带一盘小黄瓜。邓佳佳看着我,白了一眼:真够抠的!她自己也盛了小米粥。看着那盘小黄瓜:你能不能吃点别的,黄瓜,黄瓜,黄瓜……我低着头一脸严肃地说:姐姐最近缺这个,就这个形状的东西。邓佳佳愣了两秒,扑哧一下,一口小米粥差点喷我一脸。我拿面巾纸一人一张,邓佳佳正擦着,说坏了,刚才动静太大,没想到老田也在这。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不止老田,还有秦先生。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1 22:41
    老田是佳佳的老板,至于秦先生,可能是老田的同学,亦或朋友。四十多岁的样子。初来时佳佳同我介绍过一次,握了手。再没别的。秦先生自然也是佳佳说的,没事的时候每天都来健身。秦先生很高,一八几的个头,身材结实,却不会过分魁伟,皮肤黝黑,我想那是天生的颜色,因为健身房里是晒不到太阳的。老田一七零不到,虽然自己开着健身房,却没看过他锻炼,有些许的小肚腩,皮肤白白净净。佳佳说这个城市大概有十家老田的连锁店。佳佳站起来的同时,老田也站起来,摆摆手:过来一起吃!佳佳看我,她知道我的脾气,怕我不去,眼神里满是无辜,就差双手合十了。我瞪她:我就吃一碗小米粥,便宜了他们!我一手端着我的小米粥,另一只手想去拿我的黄瓜,佳佳死活不让,就这样,我们四个人坐到了一起。老田很客气,一直笑呵呵的,问佳佳,你吃什么,再点一些。佳佳说这些就够了,本来晚上也不能吃很多。老田执意不肯,又点了好几样小菜。我一直不说话,低头喝我的小米粥。抬头时看见秦先生冲我笑,说你吃什么,自己夹,别客气。我说我已经吃完了。邓佳佳在桌子底下踹了我一脚。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2 17:48
    吃过饭后,出了饭店门口。老田问佳佳你们怎么回去。佳佳说坐公车。老田说我送你们,佳佳挽着我的胳膊,我说我不喜欢老男人。佳佳说老男人冲我来的,你可以不看,还能免费坐车。我拍了一下脑门儿,是啊,坐就坐。跟邓佳佳在一起,没办法,总是可以各种免费的蹭吃蹭喝。老田很绅士的给邓佳佳打开副驾驶的门,我自觉的打开副驾驶后面的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车内空间很大,秦先生坐在后面,跟我隔了一个人的距离。前面的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和秦先生相顾无言,我拿出手机,看见一个人的留言,顿时心情一落千丈。快到小区门口,我说田老板麻烦你停一下车,邓佳佳不明所以,跟着我一起下车,说宗尚景你又怎么了,我说李巍要见我。邓佳佳只说了一个字:靠!然后跑回去,跟停车在路边的老田说了什么,他们便开车离开了。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2 18:08
    我跟邓佳佳住的很近,房子是当年我大学毕业时父母付了首付买的,因为我要继续读研,父母觉得我可能会在这个城市结婚生子,便付了首付买了这个小公寓。我和邓佳佳的老家离这里四百多公里。她高中毕业便没再继续读书,跟着当年高中时的男朋友走南闯北去了,那个男人叫纪小健,通贱。北上广深走了一圈,纪小健给自己下了定论,说唯一能做好的事情就是给老婆做饭,哄老婆开心。虽然还没结婚,但是老婆已成口头禅。当年邓佳佳给我打电话,说我去找你吧,我说你来可以,你家拖油瓶坚决不要。她说那怎么行,我们俩不可能分开的。于是三天后她拖着纪小健,纪小健拖着行李,她们就来了。十天后她俩在我小区的旁边找到了房子,搬了进去。然后邓佳佳去工作,纪小健做饭打扫,并兼顾美美美,坚决的做一个美男子。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2 21:17
    邓佳佳跟我回了家,我说你不用陪我,回家哄你家纪小贱去。往沙发上一歪,她不动,我懒得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她说你怎么想的,我没出声。因为我在出神,想得跟眼前没任何关系。我说邓佳佳你第一次做爱什么时候?邓佳佳抬起头,你不是让李巍刺激傻了吧。这个时候你说这个,我说讨论一下,现在比较来劲。她恢复歪着的姿势,说高中毕业以后我们去北京,租的地下室就那么一个床,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呗。我说纪小贱床上功夫厉害不,她说你滚蛋,你不是饥渴到惦记我家爷们儿了吧。我说呸,就你家纪小贱,现在脱光了站我面前,我都懒得看。然后邓佳佳还是给我讲了纪小贱的滥床技。我说尺寸怎么样,她说挺大的,我表示不相信。我说每次做爱你有高潮吗?她说高潮什么感觉,我说你傻啊,你别告诉我你没高潮过。她说就那么回事吧。有的时候感觉来了也很爽。我还是不明白她的爽到底是不是高潮。过了好一会儿,邓佳佳回过神来,说宗尚景你玩我,你为什么不说你自己。我说你也没问啊,她说你第一次呢?什么时候,跟谁,我说十四岁,没跟谁,我自慰。她说宗尚景别人都说书念到你这份上都是灭绝师太,你怎么这么污。我说可惜了,没成为灭绝师太之前本姑娘就已经成为一个腐女了。她说算我看错了你,我说现在还不晚。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2 21:29
    写了一大段,审核不通过,楼主我改了又改,差点儿放弃,哭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2 22:53
    邓佳佳走了,我给浴缸里放满水,泡在里面。水温略高于体温,舒服的很。皮肤的毛细血管全部扩张,面部红润,大脑暂时处于低血流状态,放松,迟钝,自杀的人选择在浴缸里割腕是有道理的,浸泡在水里减缓伤口凝固,温暖的水温使血流加速,又不会因失血过多而觉得冷,降低濒死时的恐惧。我曾经边泡澡边给邓佳佳讲过这个问题,她说,我纯属交友不慎,你有职业病。是的,我是个医生,没辜负爷爷的愿望,却也没完全如他所愿,我学了西医。妈妈说西医比较好找工作,妈妈是独裁者,妈妈是我的高中班主任,在那时,邓佳佳被女生孤立,我被所有人孤立。同病相怜,我们才成了好朋友。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3 08:30
    电影里无数次的出现过,洗着澡,放纵欢快的音乐的片段。那是年轻人享受生活的一个小细节。就这么一件小事,却足以令我不安。我害怕被声音隔绝对外面世界的感知,门外的,窗外的。我害怕听不见电话铃声,害怕听不见敲门声。其实没有非接不可的电话,没有非见不可的人,我就是这么不安,怕错过了一秒,再打开门就是世界末日。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3 09:54
    在水里泡了很久,水温渐凉,我才起身。用毛巾擦干,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面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李巍说每次看见我的锁骨他就激情澎湃,我说我也是有胸有腰有屁股的女人好吗,为什么只对我的锁骨来电。我听说过恋足癖,恋物癖,各种癖……却唯独没有听说过恋锁骨的。我说也许这是心理学里的又一新名词,应该做一项调查,收集数据,写一篇论文。他就色迷迷的看着我,不眨眼,说还好,嗓音有些哑,这个我能接受,总比你讲你的解剖课要好。然后她就扯掉我的衣服,把头埋在锁骨上,亲着咬着,我们做爱,一次一次,直到精疲力尽。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3 10:51
    光着身子走出浴室,时间还早,我不知道能做点什么。走过书橱,手指从右滑倒左,不想看书。分手的时候李巍说:你特么就一矫情的主儿,你以为你看了三毛你就是三毛了,你以为你看过张爱玲你就是张爱玲?你特么有人家的勇气吗,你除了矫情,你跟谁都不挨边……我只是倔强的看着他,内心里却涕泪横流。想说点什么,又无从开口。我想说:我早不爱了三毛,更不爱张爱玲。我现在喜欢尼采,喜欢乔布斯,喜爱最强的大脑,喜爱偏执跟变态的执着……我没有说,因为我也不是他们。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3 13:26
    打开电脑,QQ里有头像在闪动,小兵张嘎,一个网名。通过大学校友群加的好友。我读研的时候他刚刚大二,小我五岁。经常以请教问题的名义实施聊天计划。开始的时候很有礼貌,师姐师姐的叫着,然后抛给你一个问题。时间久了,小兵张嘎就问:师姐有没有男朋友?
    我:有
    张嘎:也是,师姐那么漂亮,姐夫帅不帅?
    我:帅
    张嘎:对师姐好不好?
    我:好着呢
    张嘎:姐夫如果对你不好,告诉我。
    我:干嘛?你能替我出头啊?
    张嘎:我能对你好,(然后一个大笑的表情)
    我:小屁孩儿,没事一边玩儿去。
    ……
    然后张嘎就会巴拉巴拉说一大堆话,什么你看着也没比我大哪去,叫人家小屁孩儿,知不知道男人最讨厌别人说他“小”了……我看着屏幕笑,不回话,任由他自言自语。然后关了电脑去睡觉。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3 13:55
    发布了图片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3 14:43
    一夜无梦,或者有梦我也没记住。六点钟转醒,自从休假以来我就一直催眠自己,要早睡,要晚起,忘记医院,忘记工作。可潜意识不顺从,每天在彻底清醒前的时刻,我都是焦虑的,觉得满满的工作要去处理,神经紧张。大学毕业后边实习边准备考研,考研后并不是每天啃书本,七七八八的时间都在医院,在实验室。跟李巍恋爱后,因为他的关系,我回了老家。我们俩家算是世交,当年两家父母两头做工作,希望撮合我们。我和他都坚决不同意,谁知道阴差阳错,多年后再见,我俩竟勾搭在一起,还一拍即合。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时间:2016-12-13 21:50
    手机开机,又收到李巍的短信,周末我休息,去你那里找你,咱们谈谈。我没回,不知道怎么回他。决定分手就分手了,不想拖泥带水,也不关乎爱与恨。分手了就做陌生人,不想你死我活,我没有那么大的爱恨情愁。言情剧里的爱与憎我都没有,有人说有爱才有恨,不恨就是没爱过。我不同意,即使没有爱,那么多的身体纠缠,你侬我侬,我们也曾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爱不是相欠,所以不爱的时候不必要求索回,不必觉得彼此亏欠。若说当初的承诺没有兑现,但我仍相信当初的你诚意满满。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天空里的乌篷船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42天 / 跨度57天】
    • 开贴:2016-12-11 18:12
    • 更新:2017-02-07 15:58
    • 阅读:23443 回复:519 楼主:300
    • 字数:约114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