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帖子信息
  • 作者:777阿猫
  • 来自:天涯-贴图专区 前往来源
  • 【活跃302天 / 跨度358天】
  • 开贴:2016-12-13 13:55
  • 更新:2017-12-07 07:44
  • 阅读:501413 回复:11542 楼主:2998
  • 字数:约1554千字
  • 图片:3472
  • TXT打包下载
阅读设置

文字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界面:【

碎碎念之我和八十七岁爷爷的乡村生活

  • 首页
  • 上一页
  • 37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777阿猫 时间:2017-06-19 17:47
    今天是外婆的忌日,猫妈收拾完,推出自行车,带上红箱蜡烛。

    又在自行车后座绑上一箱牛奶,结果母女俩绑了半天,都没绑结实。

    爷爷躺在旁边的椅子上指点方法,我们居然还是没听明白。

    猫妈自嘲:绑箱牛奶都绑勿好,随扭用场。(一箱牛奶都绑不好,真没用。)

    我给猫妈在官网上订了下午4点半去上海的动车。

    票价涨了,从63涨到了71.

    到上海是6点左右,换地铁到家里大约要8点左右。

    后来猫弟发微信问我,妈有没有带吃的。

    我才发现,我一门心思都在爷爷身上,却忽略了猫妈。

    赶紧打了个电话给猫妈问她带没带吃的,她说带了点饼干,我叮嘱她下了火车在路上找个店吃点,猫妈应承着,但我却知道,以她的性格,多半会用饼干草草了事。

    人情往来上,猫妈给亲戚们的红包,600,800,1000。。。从不含糊。

    猫妈活的是面子,是名声,有时很希望,猫妈能对自己好一些,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应该对自己好的人,其实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作者:777阿猫 时间:2017-06-19 20:35
    2017年6月9日



    爷爷起太早,蛋羹吃完,粥还要一个小时才能煮好,看他坐等吃饭实在好无聊的感觉。

    我灵机一动,就建议“诺要么市场里先起锵锵来,句来切饭。”
    (你要么市场里先去逛一圈,回来吃饭。)

    “阿好个”(也好的)

    嘱咐他唠嗑唠的差不多了就好收场了,爷爷满口答应,于是骑上自行车出去了。

    结果一个多小时过去,我左等右等不见爷爷回来,只好骑上车去找他。

    在菜市场的通道口,一群老头子正热火朝天的唠着磕。

    过去喊了下爷爷说家里的粥已经好了,爷爷还拖拖拉拉的耗了好一会儿才回去。

    这一日,曾经那枚掩映在荷叶底下娇小玲珑的花骨朵从容不迫的沐着晨光暮色已然越过荷叶亭亭玉立。

    相顾无言,心有欢喜。

    草木有情,赠我清欢。

    不求而得,更觉珍贵。

    作者:777阿猫 时间:2017-06-19 21:11
    爷爷午睡我吃饭。

    收音机换到了音乐调频968的鲁瑾脱口秀。

    正好在说的是我们小时候司空见惯如今却踪迹难觅的一种小生物:萤火虫。

    鲁瑾提到,因为活体买卖的出现,萤火虫已经成为濒危物种,在快递过程中,部分萤火虫也会在逼仄的空间里不可避免的死亡。

    有良心的部分大型快递公司,比如顺丰,已经关闭了萤火虫的快递业务。

    我于是第一次知道了,原来小时候的夏夜里,我们在草丛里随处可见的点点荧光,竟然会成为利欲熏心之人的谋利工具。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萤火虫的浪漫梦幻却成为了萤火虫的致命点。

    以浪漫之名行杀戮之实,我们究竟还要灭绝多少生物,才能意识到自己已经愧对万物之灵这个称号。

    已经记不起,我最后一次看到萤火虫是哪一年的事了。


    作者:777阿猫 时间:2017-06-19 21:14
    今天就先更到这里吧。

    我收拾下早点睡觉了。

    大家晚安!
    作者:777阿猫 时间:2017-06-20 01:16
    夜里睡得正熟。

    听见有节奏的噗。。噗。。噗。。

    我很快就意识到爷爷那边有动静。

    “伢伢诺肚皮还难过啊?”(爷爷你肚子还难过啊?)

    “还有索涨滋滋,竹棍额偶切咚切咚,勿晓得偶切勒多要难过个”(还有点涨,总是叫我多吃点多吃点,不知道我吃多了要难受。)

    毫无疑问,大妈和姑妈又让爷爷吃多了。

    我说了无数次,别拿正常人的思维去看待爷爷,尤其,大妈和姑妈自己本身就吃的多,就总用自己的眼光去衡量爷爷吃的量,老以为爷爷多吃点能够有力气,却不知,爷爷根本就没有消化能力。

    赶紧爬起来找出了健胃消食片,死马当作活马医。

    扶爷爷吃药,下意识摸了摸额头,心里一惊,糟了。

    体温计一测,果然,又烧了。

    昨晚一夜折腾,守到了早上爷爷化险为夷。白天交给了姑妈,又给我弄得烧了起来。

    我特么想骂人的心都出来了。

    我受点苦也就罢了,可爷爷哪里受得起这么反复折磨。
    作者:777阿猫 时间:2017-06-20 02:17
    我问爷爷白天吃了些什么。

    爷爷说,姑妈给喝了一罐莫斯利安和三片面包。

    200克的一罐莫斯利安加三片面包做下午点心,搁我这个正常人身上都已经嫌多。

    更不要提,这种乡下小作坊出的既没有生产日期也没有成分配料表的三无产品也敢拿来给爷爷吃,还一吃吃三片,而且还是姑妈上一次来的时候买的,已经放了两三天。

    我并不是要指责姑妈有心折腾爷爷,而是想说,本身自己就对吃东西没有那么严格或者讲究的人,自然对爷爷也不会格外注重。

    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吃什么不重要,重要是的,吃的多才有体力。
    作者:777阿猫 时间:2017-06-20 06:12
    我半梦半醒的撑到清晨4点多。

    爷爷的烧还是没退。

    出了门去,寻思这个时间大妈差不多该起床了。

    隔着河看到大妈家堂前的灯确实已经亮了。

    台门还上着锁,我在门外喊了几声大妈。

    大爹应声出来。

    “伢伢伊有热度哉,什伢伊切勒多哉,夜头难过哉。困啊困勿好。呐看勒办,偶一夜头扭困,要起困起哉。”
    (爷爷又有热度了,昨天又吃太多了,夜里难过,睡也没睡好。你们看着办,我一晚上没睡,要去睡觉了。)

    大爹一边掏着耳边一边淡淡的说了句“哦,伊有热度哉啊。”

    我回到爷爷房里,爬上床,我说我要去睡觉了,其实我哪里睡得着。

    隔了好一会儿,有人开门进来了。

    不是大爹,是大妈。

    大妈问爷爷是不是又有热度了,爷爷却矢口否认。

    显而易见,爷爷不想去医院,不想花钱,不要给大家增加负担和麻烦。

    我躺在床上,心灰意冷失望至极。

    癌症不可控,我无力逆转,听天由命。

    但发烧总是可控的,家里人这个态度,是要由着爷爷自己抵抗吗。

    尽人事,扪心自问,你们真的尽力了吗?

    亏一个个还敢督促我结婚生子说老来好有个依靠,你们身为大人的都没有给我一个好的榜样,哪来的底气那样说。

    曹公写: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作者:777阿猫 时间:2017-06-20 06:13
    读到解读弟子规的一篇文章,几度泪目:

    亲有疾,药先尝;昼夜侍,不离床。

    丧三年,常悲咽;居处变,酒肉绝。

    丧尽礼,祭尽诚;事死者,如事生。

    “亲有疾,药先尝;昼夜侍,不离床。”如果尊长生病了,小辈要先把药尝一尝,要白天黑夜伺候在病人身边,不要离开尊长的病床。

    古代的中国人,起码汉族人,基本上都是服用汤药。而这个药煎煮好了以后,小辈应该先尝一尝,是不是太烫?然后再给尊长服用。

    我小时候时常看到我祖母喝药,当时觉得很奇怪,以为药好喝,因为我看见我父亲、姑妈给我祖母送药的时候,都自己先尝一口的。有一天,我见祖母碗里剩下一点药,就偷喝了一口,这一口差点没苦死我,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中药有多苦。

    而“昼夜侍,不离床”,这个床就是指我们今天这样的床,唯一不同的是,古人睡的大多是架子床,床外边还有一块踏板,旁边有个柜子,有的床旁边还有个小椅子,可以让人坐在上面守夜,或者躺在踏板上的。

    我们知道,在古汉语里面床的意思很多,但是,《弟子规》里这个床毫无疑问就是指我们今天睡的床。

    《弟子规》、《三字经》等中国蒙学读物,貌似简单,其实不简单。里边的话应该说每一字都有来历,我们讲了那么多历史故事,就是要说明它是从历史事实当中总结出来的,而且有的时候,甚至整句都是从古籍当中来的。

    比如这里”亲有疾,药先尝”就来自于《礼记·曲礼下》:“亲有疾,饮药,子先尝之。”

    所以《弟子规》就把《礼记》里的话,重新做了一个安排,用到了里边。

    一个人是否真正孝顺,在父母生病的时候最能够看出来,尤其是当父母病重,长时间卧床不起的时候,更是考验着子女的孝心。

    而在中国古代就有很多尽心尽力照顾久病父母的故事,其中尤其以汉文帝”亲尝汤药”的故事最为感人,那么这个故事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小辈在尊长有病的时候要先尝汤药,要衣不解带,这是中国传统提倡的很基本的孝心。这样的例子,这样的故事,翻开史书,触目皆是。在这里,我再从《二十四孝》里边举一个例子。

    这个故事叫亲尝汤药,故事的主人公不是一般人,而是汉文帝。

    刘邦建立了西汉政权,汉文帝就是刘邦的第四个儿子,叫刘恒。

    刘恒是一个有名的孝子,他对母亲非常孝顺,从来也不怠慢。

    他还没有成为皇帝的时候,他的母亲得了病,这一病就是三年。刘恒急坏了,他贵为皇子,亲自为母亲煎汤药,日日夜夜守护在母亲的病床前,每次都要等到母亲睡着了,他才趴在床边睡一会儿。但是大家要记住,汉朝没有床,汉朝人像日本人今天的睡法一样,也是睡在地上,所以刘恒就在台阶底下,或者在母亲的卧席旁边,趴着睡一会儿。他每天都为母亲煎药,而煎完了药以后,自己总是先尝一口,看看药苦不苦,烫不烫,自己觉得差不多了,才送给母亲喝。

    这个故事见于《史记·袁盎晁错列传》。

    刘恒孝顺母亲的故事,在朝野广为流传。

    当然,也有学者讲,他之所以要亲自尝一尝汤药,是为了防范别人对他母亲下毒,因为那个时候有宫廷斗争。如果真是这样,不正说明刘恒的孝心更大吗?因为如果有人下毒,不是他先死吗?

    而我们说的久病床前无孝子,也是中国过去一种看透世态炎凉说的话,但是刘恒毫无疑问是个例外,母亲卧病三年,他一直这么伺候。

    汉文帝以仁孝之名闻天下,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盛世的主人公,他在位期间,汉朝很快恢复了生机,人口快速增长,社会生产快速恢复,他多次颁布诏令,要赈济孤寡老人,还在国子学中设立了《孝经》博士,提倡讲授《孝经》。所以他在位的时候赢得了民心,改良了社会的风气,培养起了社会的一种内在的生机,这就有了著名的“文景之治”。

    晚清名臣张之洞,是清朝洋务派的代表人物,素来非常孝顺父母,但是在一封家书中,张之洞却承认自己犯了大不孝之罪,是个不孝子。

    那么张之洞究竟做了什么大不孝的事呢?

    张之洞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在中国清朝晚期向西方学习的过程当中,他是立过大功的。今天的武汉之所以有如此好的基础,是离不开张之洞的。而他,也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

    张之洞在外边当官时,寻找了很多补药寄回家去,但是这补药不一定适合他父母服用,所以他父母一服用,胃就不舒服了。

    张之洞就写了一封信给他父母,他讲:“今若果系胃病,由误服补药所致,则儿之罪实通于天。”(《致双亲书》)

    他讲,我的罪通于天,好心干了坏事,马上检讨。

    怎么检讨呢?

    “不知医道者,不可以为人子。”这是中国古代传统。就是说,如果子女对医学的东西一点都不懂,是没有做儿女资格的。

    中国古代为什么有那么多民间中医?古代又没有像今天中医药大学这样的学校,而是父母久病,子女成良医。父母病了,为了尽孝,尝药,不停地尝--中医是一个经验科学,然后慢慢自己就通医理了,就成为医生了。

    而张之洞接着讲:“儿枉读书二十余年,而竟于事亲之道,有所未尽,且罔轻重,陷父亲大人于此,更痛恨无极。”

    他是进士出身,一甲第三名,就是探花,他说自己枉读了二十多年书,居然对于伺奉尊长之道都没有学透,没有学精。他不懂医,所以他心里过不去。

    接下一段话可真的是太感人了。他讲:“昨日考试生员,出题'父母惟其疾之忧',试卷中有袁凡一篇,沉挚剀切,已令儿挥泪不已,且看今日坐堂上,以此命题,皇然一孝子面目,而不知身已犯大不孝之咎。”

    什么意思啊?

    张之洞说,昨天他当考官去考试生员,考试秀才,因为父亲生病,所以他出了一道题,叫“父母惟其疾之忧”。其中有一个叫袁凡的考生写了一篇文章,让张之洞深受感动。感动之余,他说:我真的是不像话,父母惟其疾之忧,“皇然一孝子面目”,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我是大孝子,我坐在考台上出了这么一个题,“而不知身已犯大不孝之咎”,谁知道我犯了大不孝的过错啊?因为我不懂医道,我没有好好读书,我误把不合适的补药寄给了父亲,导致父亲不适。

    一代名臣张之洞对孝道有这样的体验,这当然很难得。

    我们今天在医院里经常看到陪父母检查身体的小辈,这些小辈不仅是为了尊长跑前跑后,而且好多小辈会盯着医生一个个问题问:这个药到底有什么用?这个药吃了有什么副作用?这个药可不可以多吃点或少吃点?这就是孝子,这就是孝敬,因为这个药不是他吃,他是陪着父母或者尊长来,这就很感人。

  • 首页
  • 上一页
  • 37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