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中国阴阳师——南茅北萨满,鲜为人知的九二年百鬼夜行与东北结巴仙……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静待良人归 时间:2017-01-07 23:57
    我家曾藏有一面铜鼓,鼓身刻着‘胡黄白青灰,吴龙狼狗黑常蟒’十二仙家,鼓底刻着二十四清风,清风也就是鬼,而鼓面上刻得是一幅人面怪羊吃草的图案,据说,这鼓是关外萨满教祭祀‘结巴仙’所用的祭器,名叫‘镇万仙’,而鼓的原持有者,是我的祖父。
    ……
    我的祖父叫马三山,是个浑人。
    听村里的老人说,他年轻时喜欢偷狗,不管谁家的狗,砸死就拖回家吃肉,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就因为他浑,出门时后腰里都会别两把菜刀,打起架来不要命,别人见了他都躲着走。
    在旁人的印象里,他似乎从没怕过任何人任何事,每天别着菜刀招摇过市,一不上班二不种地,谁都不知道他一天天的出去干了什么,也没人敢问,只知道他每天早出晚归都很准时,可突然有一天,他早上出门后一夜都没回来。
    这把有孕在身的祖母急坏了,自己拖着身子不方便,就动员家里人出去找,结果怎么找也找不到,后来直到第二天夜里,祖父才自己摇摇晃晃回了家,进门时脸色漆黑,问他话他也不说,闯进里屋就往炕上爬。那时候老家的火炕都很高,他爬上炕就开始魔怔似的站在炕沿上往下跳,自己摔自己,一直摔一直摔拦都拦不住,直到把自己摔得满脸是血,都快晕死过去时才停下来。
    祖母后来回忆说,那天祖父进门时身上的衣服很脏,又是泥又是草,就跟在野地里打过滚似的,裤腿里还卷着两片烧给死人用的纸钱,应该是去过村外的坟地,而且祖父不是空手回来的,进门时怀里鼓鼓囊囊揣着个东西,爬上炕时顺手就塞进了炕上的被垛里,第二天祖母掏出来一看,就是那面铜鼓。
    祖父好端端的去坟地干嘛?那面铜鼓又是从哪儿来的?祖父从没提过,所以一直是个谜团。
    那之后过了三个来月,祖父家第一个孩子出生了,也就是我爸的第一个姐姐。
    可孩子出生后没几天,有一天晚上一家人在炕上吃饭时,祖父手里的饭碗一个没端住掉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盖在了孩子的头上,婴儿卤门还没长实,一下就被饭碗盖死了,祖母吓得嚎啕大哭,祖父也在旁边愣了了,过了半晌突然憋出一句话来——‘他还是不肯放过我呀’。
    作者:静待良人归 时间:2017-01-07 23:58
    后来祖母因为这件事做了病,就算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想起来就哭,哭得眼睛都看不清东西了,而祖父也从那之后性情大变,变得更浑,更天不怕地不怕了。
    那时候我家老宅子住得比较偏,旁边是个大垃圾堆和一个废弃工厂,经常有蛇顺着大门缝钻进院子里来,祖父只要看见,就用铁锹把蛇斩成好几段,然后铲出去扔掉,后来有一回,院子里不知从哪儿钻进来只大黄狼子,那东西钻得快,祖父知道自己抓不到,就盯着它看,想把它吓唬走,可祖父瞪它的时候它非但不跑,竟然也直勾勾盯着祖父看,还跟人一样站了起来。
    祖父当时喝高了也没想那么多,浑劲儿一上来抄起铁锹就拍了过去,黄狼子还是不动,还是立在那儿盯着祖父,祖父就再拍,一连往黄狼子脑袋上拍了十多下,直到拍死,直到把脑袋瓢都拍碎了,那只黄狼子愣是没动地方。
    祖父当时还在气头上,就把死黄狼子的皮剥下来,晒在了院里的晾衣绳上,后来祖母从外面回来一推大门,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哭嚎着就开始骂街,先是骂祖父老不死的惹了大祸,得罪了仙家,然后很突然地又开始狂笑不止,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停都停不下来,嘴里还念念有词,说着一连串谁都听不懂的话。
    作者:静待良人归 时间:2017-01-08 00:02
    当时我也已经十五六岁了,也在现场,见祖母那副模样我吓得直哭,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不过巧的是村里住着几户满族人,就有人说,听老太太嘴里叨咕的语法语气,很像是满语,可就连他们这些满人都听不懂她念叨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再后来,祖母这种症状差不多持续了一个来钟头,就自己停了下来,累得躺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村里人又说,要不去找‘看香的’给查查事,别真冲撞到什么,可祖父完全不理这茬儿,轰走了围观的人就回屋喝小酒去了。
    哪知道这事过了没多久,祖父突然开始嗓子疼,有时候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直咳血,平日里从不离身的烟袋锅子也不敢碰了,后来到医院一检查,竟查出了咽喉癌晚期。
    家里人也都清楚就算是住院也没什么用了,就把祖父直接接回了家,可就在祖父被接回家的几天后,祖母突然给我家打来电话,告诉我们说,祖父说感觉自己快到头了,让我们赶紧过去一趟。
    等我们到老家时,刚一进院子祖母就跑了出来,拦着我们战战兢兢地说,之前祖父告诉她,自己看见院子里有人来接他,是个老头子和一个老太太,老头子拄着拐棍,两个人一直瞅着屋子里笑,可当时祖母什么都没看见。
    作者:静待良人归 时间:2017-01-08 00:04
    我爸听完吓得脸都白了,赶紧买来香围着院子往前后左右都拜了一圈,然后进屋安慰我祖父说没事,让他别乱琢磨,而我祖父却还是一副看淡生死不服不逊的表情,出奇的平静。
    可这份平静只维持了几分钟,他突然毫无预兆地抓起炕头的剪子来,在自己手腕上狠狠地划了一下,血瞬间溢了出来,把我们所有人都给吓住了,可祖父眼睛都没眨一下,死死盯着我们这些人只说了一句话——“你们都别管!”
    家里人哪儿能真不管,祖母也哭嚎地拦着挡着,用破抹布试图按住伤口,可祖父还是瞪着眼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一把扯掉抹布扔了出去,后来又折腾了没几分钟,他开始抽搐,脸色也越来越白,后来就……
    我记得出殡那天,天上下着瓢泼大雨,家里人都忙着招呼亲戚朋友,我穿着一身孝服出去买烟,回来时就看见个看起来特别慈祥的老人,穿着身白衣裳,拄着根拐棍立在前面大雨里,一直盯着我微微发笑。
    可我根本就没见过他,甚至感觉在附近几个村里都没见过这么一号人,完全都没有印象,不知怎的我就突然开始害怕,也没理他就赶紧往家里跑,可从他身旁经过时,我清清楚楚听到那老人笑着说:“你跑不了,下一个就是你。”
    老人话里带笑,说话的声音也很小,却听得我头皮发麻,前所未有的恐惧,好在后来几天一切如常,渐渐的我也把这事给忘了,一直到头七那天,怪事又来了……
    按照老礼,那天我们一家人都要回老家去住,我跟我爸睡在祖父走的那张大炕上,我记得他生前习惯头朝北睡,而我喜欢头朝南睡,就把枕头拉到南边来睡。
    当天晚上倒是没什么动静,毕竟我睡觉比较沉,可早上睡醒时我发现,明明我枕着的枕头竟然自己跑到了炕北边,正好摆在祖父生前最喜欢睡的位置上,而睡觉前我明明在炕沿下整齐摆好的鞋,现在东一只西一只随意乱扔着,就跟晚上被人踢了一脚似的,可当时就只有我跟我爸在,他又比我醒得晚,晚上也没出去过。
    而且当晚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看不见人,却能听见祖父的说话声,那声音问我说:“小六子,我上车走了,你跟我走不?”
    作者:静待良人归 时间:2017-01-08 00:08
    我吓了一跳,没敢回答,就把自己给掐醒了,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等我爸醒了之后,我把事情告诉了他,他说我是想多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虽然这么安慰我,可当晚他还是带着我去给祖父烧了纸。
    刚烧的时候还没风,可烧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刮起了大风来,把烧着的纸钱刮起六七层楼那么高,我俩生怕把周围柴火堆点着了,就赶紧烧完回了家。
    可从那之后,我就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了,我开始经常性的做怪梦……
    比如我梦到自己给一只大狗擦屁股,狗屎沾了我一手,我就去中堂洗脸盆里洗手,这时突然有个白影‘噌’地一下钻进了我的屋子里,进去时还特别着急地说了句‘你别害怕,我来你家躲躲’,我一转身,就看见背后沙发上四平八稳坐着条黑狗,黑狗的表情特别不屑一顾,只瞄了我一眼后,就别过头去不看我了,可嘴里一直在叽里咕噜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又或者,我梦到过两只浑身发光的巨大黄狐狸,被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然后左边的墙头上趴着个只有上半身没有下半身的孩子,趴在墙头上十分诡异地朝着我笑……
    还有一次,我梦到自己不明所以的就跑到了祖父家里,祖父平淡的对我说了句‘睡觉吧’,我就真躺下了,后来睡了没多久,他突然拿出一面镜子来,朝自己身后扫了一扫,镜子里竟照出了个小孩儿来,正坐在那里特别淡定地直勾勾看着我,吓得祖父赶紧把镜子扔了,再回头一看,发现炕边上并排坐着六只黑猫……
    总之几年下来我怪梦连连,隔三差五就被这些怪梦给吓醒,因为睡眠不好精神头儿越来越差,甚至总感觉自己后背发沉脚底发飘,腰疼也越来越厉害,可去医院检查了几次都没个结果。
    作者:静待良人归 时间:2017-01-08 00:09
    开始的时候家里人都不以为然,可时间久了他们也都害怕了,又解释不了我身上这种情况到底怎么回事,也只能干着急。
    后来有一次我两个姑姑回娘家,一家人坐在炕上聊天时说起这事,祖母出主意说:“要不然去黄家沟子找二仙姑给看看?”
    黄二仙姑是我们当地小有名气的出马仙,据说看香很灵验,甚至不少外地人都来慕名拜访,可祖母这话说完,我父母和两个姑姑都沉默了,因为我家和二仙姑家早有旧账,我祖父吃过人家的狗。
    据说那时候二仙姑还是个没出马的小娃娃,亲眼看着我祖父一嘴巴把她爸抽得直打滚,然后拿石头砸死人家养了好几年的大黄狗就给拖走了,当时黄家人虽然不敢招惹我祖父,可一直怀恨在心,两家人就这么结了怨。
    祖母说,梁子是老辈人结下的,终究也得老辈人去解开,于是她特地去买了点心和酒,当天下午就带着我出了门,要去黄家沟子拜访二仙姑。
    黄家沟子离我们村不到十里地,那时候交通不方便,祖母又不会骑自行车,所以我俩是步行过去的,一路上祖母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想事情,等我们到二仙姑家大门口时已经是傍晚了,天都黑下来了。
    见黄二仙姑家大门虚掩着,我就探头往里面看,就见院子里荒草丛生到处乱糟糟的,连房檐上都长了草,院墙也因为年久失修开了裂,如果不是屋里正有人嘻嘻哈哈的聊天,我还以为是座早就没人住的废宅呢。
    立在大门口犹豫了一下之后,祖母带着我走了进去,可我们刚一掀里屋门帘子,没等进屋呢,就听见炕上忽然有人骂道:“滚,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进我们家的门?”
    听到这话我气坏了,拽着祖母就想走,可紧接着就听见炕上的人又说:“老太太你们别走,我骂得不是你们,是跟着你们的那个女的……”
    作者:静待良人归 时间:2017-01-08 00:10
    对方说完,我不由自主地回头扫了一眼,后面哪儿还有什么女人,整个中堂里就只有我和祖母两个人。
    我又挑着门帘往屋里一看,炕上摆着张小方桌,一个黑黑瘦瘦的中年妇女正盘着腿坐在炕上喝酒呢,这个人就是祖母口中的黄二仙姑。可屋子里就只有她一个人,这让我有点奇怪,因为我在外面就听见屋里嘻嘻哈哈聊得火热,难不成她自己跟自己聊天来着?
    见我和祖母进去,二仙姑理都没理我们,低着头滋咂一口酒吧嗒一块肉,又开始继续吃喝,祖母赶紧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把点心和酒都摆到了炕上,又搡了我一下说:“这傻孩子,还不快叫人!”
    我反应过来,赶忙叫了声‘二仙姑’,对方点了下头,随后扫了祖母一眼,爱答不理地问:“这不是马家老太太吗,什么邪风把您给吹来了?”
    祖母被问得有点尴尬,赶紧又掏出个红包来,一探身子塞进了二仙姑怀里,才说:“二仙姑,我家老头子以前不懂事,你海涵,这回我们家遇到了难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俗话说举拳难打笑脸人,见祖母这么客气,二仙姑的脸色总算好看了点,摆了摆手说:“老太太你放心,老辈子的恩怨我不放在心上,我这个人,不记仇。”
    听到这话祖母放了心,赶紧让我把自己的事说出来给二仙姑听听,可我刚要说,二仙姑却摆了下手示意我别说话,随后慢慢悠悠下了炕,走到炕对面柜子前先点了三根香,插在了柜上菩萨像前的香炉里。
    上完香,二仙姑又坐回炕上,点了根烟说:“什么都让你自己说出来,我们家老仙家还看什么?”
    二仙姑说完又叫我和祖母随便找地方坐,然后就盘腿坐在炕上眯着眼不说话了,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这安静大概持续了三五分钟,二仙姑忽然开始张哈欠流眼泪,就跟几天几夜没睡觉困得要命似的,又过了几分钟,她开始干呕,然后一连往地上吐了好几口唾沫,有一口还差点吐在我裤子上。
    作者:静待良人归 时间:2017-01-08 00:12
    我坐在椅子上不敢出声,一见二仙姑脸色越来越难看,我心里直发毛,就偷着问祖母说:“她这是怎么了?”
    祖母悄声答道:“你别害怕,一会儿二仙姑请来仙家一查,你就没事了……”
    祖母说话时,二仙姑的身子突然开始软踏踏地乱晃,就跟被抽了骨头似的,随后有气无力地开口说:“有股清风磨你磨得挺厉害呀,不是一年两年了……”
    二仙姑说完撇了我一眼,随后开始说我的身体状况,把我那些后背发沉脚底发飘、经常做噩梦的事全都说了出来,丁点不差,甚至连我经常梦到大狐狸和怪孩子的事她都知道,我听得格外震惊。
    等她说完,祖母赶紧问:“二仙姑,我家孩子人性好,平时一不招风二不惹事的,这到底是哪路的仙家这么害他?”
    “你别着急,我们老仙正帮你查呢……”二仙姑说完话又拄着桌子晃了几晃,突然一皱眉头说:“我还真没猜错,这事的源头是出在你家老爷子身上,你家老爷子手脚发粘,拿了人家的东西……”
    祖母一听更是吓坏了,偷着骂了祖父两句之后,赶紧求问二仙姑,祖父拿了谁的东西?什么东西?该怎么办才好?二仙姑还是摆手让我们别着急,眯着眼睛又晃了起来。
    二仙姑晃了三五分钟,脸色越来越难看,表情变得格外的痛苦,突然,她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瞪眼间身子一倾,竟惨叫着从炕沿上摔了下来……
    我跟祖母见了,赶紧跑过去想把她扶起来,可二仙姑却跟发了疯似的嚎叫着推开了我们,紧接着‘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面朝着西北方向开始疯狂的磕头,嘴里连呼‘我错了我错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静待良人归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90天 / 跨度320天】
    • 开贴:2017-01-07 23:57
    • 更新:2017-11-24 21:25
    • 阅读:2118878 回复:9321 楼主:1698
    • 字数:约1818千字
    • 图片:1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