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中国阴阳师——南茅北萨满,鲜为人知的九二年百鬼夜行与东北结巴仙……

  • 首页
  • 上一页
  • 22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静待良人归 时间:2017-06-19 20:25

    343
    “白龙!你害我!”
    白龙扯掉凉棚的一刹那,三目人魔杨九川顿时一声惨叫,阳光直射到身上,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呼呼地冒起一层白烟……
    白龙仍然安坐于轮椅上,不动不摇面不改色,面带微笑地盯着杨九川说:“怕死你倒是快逃啊,兴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逃?
    阳光凛冽无处遮阳,杨九川当然清楚自己铁定是逃不掉的,盛怒之下索性呲出尖牙,张牙舞爪就朝白龙扑了上去……
    “就算是死!我也要带你一起上路!”
    说话间,浑身上下白烟滚滚的杨九川瞪着眼就冲向了白龙,我和白薇一见都吓坏了,毕竟之前已经吃过杨九川一次苦头,心知他的厉害之处,就想冲过去把白龙的轮椅拽开。
    哪知道根本没等冲到近前,却见一直面带微笑的白龙轻轻一甩手,左右手袖口中已各自飞出八只纸鹤,被他夹在了双手手指缝中……
    “我就等你过来呢!你不过来!我怎么好意思杀你!”
    说话间白龙双臂一震,八只纸鹤已接连朝着人魔杨九川身上飞去,只听‘嘭’地一声,最先飞过去的两只纸鹤撞在杨九川双腿上,伴随着缭绕地火光瞬间炸得他双腿血肉横飞……
    杨九川一声惨叫,‘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而这时双臂臂弯与肩膀出也已被纸鹤炸得血肉横飞,而最后两只纸鹤则在杨九川胸口、腹部两处炸开,杨九川身形一晃,终于体力不支趴倒在地,头正好垂在了白龙轮椅之前……
    而这时白龙已取出一块枭玉,扔进了一旁陈国生的手中,说道:“杨九川已不能动弹,以枭玉压他头顶卤门,他必魂飞魄散不得超生,用完之后记得将玉洗干净还我……”
    说完话,白龙摇着轮椅转身离开,陈国生眼含热泪,白龙一走,立刻怒吼着朝趴在地上无法动弹的杨九川扑了过去,一把攥住杨九川的头发将他的头高高撅起,另一手中紧攥着的枭玉,立刻朝着他头顶卤门狠狠按了下去……
    霎时间又是一团白烟缭绕,杨九川的惨叫声几乎响彻了整个村庄……
    伴随着那阵撕心裂肺地惨叫声,我和白薇将白龙又推回了屋里,白薇问他说:“哥,杨九川处理掉了,易大师怎么办?”
    白龙想了想,答道:“我留着易宁还有大用,一会儿把他交给陈国生,让他好好看管,绝不能让他再跑掉了……”
    白薇听完点了点头,随后就听白龙又说:“其他该处理的都处理完了,现在来聊聊你们两个的事吧……”
    一听这话,吓得白薇我俩浑身一哆嗦,赶紧又都跪了下来,白薇自己揪着自己耳朵,颤巍巍地说:“哥,把你腿打断是我不好,我……我认罚……只求你下手轻一点儿……”
    “我说的不是腿的事,”白龙无奈地摇了摇头,又没好气地说:“腿的伤随时可以养好,这不碍事,可如果命丢了,能养得回来吗?”
    白龙这话说完,我和白薇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在担心我们两个的安危。
    白龙叹了口气,又说:“白薇,在修行这方面,你还是让我比较放心的,你道行倒也不低,对付这世上一般的邪祟足矣,可偏偏太过天真单纯,很多事情顾虑不全,而稍有实力的大魔大妖又都是心机叵测之辈,你怎么跟他们斗?而小六子你就更别说了,你除了裤裆里长期插把刀,你还会什么?别以为仗着自己是阁皂山的血脉就敢到处胡作非为,名门血脉的驱魔人我见得多了,现在多一半都在棺材里躺着呢!”
    “师傅,我知错了……”我也学着白薇的样子,揪起了耳朵来。
    这时就听白薇忽又问道:“哥,你不会是又想赶我走吧……我,我真的是想帮你,你老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什么难都要自己受,什么苦都要自己尝,我这个当妹妹的能放心吗?我已经长大了,我一定能帮到你什么,你是我哥啊!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宁可跟你一起死,也不想看着你出事儿!”
    听白薇抹着眼泪说完这番话,我也在一旁感慨道:“是啊白龙,你为我们好、一直把我们当小弟弟小妹妹看待,这我们都明白,可我们也都是大人了,虽说能者多劳,但也不能什么都由你承担着吧?虽说今晚这人魔是险些宰了我们,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一无是处!你别赶我们走,你就让我们跟着你吧!白龙!师傅!就当我们求你了……”
    听到我和白薇的苦苦相求,白龙不禁动容,紧皱着眉头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长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并非我想带着你们,可我知道,就算我现在再把你们赶走,你们这两只苍蝇也会悄悄的跟我去三河的,那干脆就一起上路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一听这话,我和白薇一阵欢呼雀跃,就听白龙又接着说:“至于五爷他们,你们不用太担心,五爷已经醒了,倒是三姑娘和李秀秀身子骨弱,还没恢复彻底。他们几个的倔脾气我也了解,尤其是五爷,所以特地留了口讯,让仙灵子道长带给他们,等他们康复之后,如果愿意跟来,就到三河县找我会合……”
    “太好了!我还真挺想五爷的!”
    我一声欢呼,白薇却在旁边冷冰冰扫了我一眼,阴阳怪气地说:“你想五爷?你是想你那位老相好李秀秀吧?”
    “白薇你这是什么话!我会被李秀秀缠上,还不是因为你非要让我俩一起睡觉……呸,一起躺着引那石灵……”
    “你少狡辩,得了便宜卖乖,你巴不得钻人家被窝儿呢……”
    “怎么可能,我只想钻你被窝儿!”
    “臭小子,你敢调戏师姑!不是你师傅在,我现在就打死你!”
    “打死我你就是谋害亲夫!”
    屋里一时间热闹了起来,气氛变得融洽许多,仿佛又回到了当初我们一起住在黄家沟子二仙姑家的时候。
    见我俩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拌嘴,白龙没好气地又瞥了我们一眼说:“你俩少在这儿扯嘴皮子,与其说这些没用的,还不如赶紧想想,接下来咱怎么上路!往前的路多是山区,有些地方甚至连道路都没有,汽车很难通行,我们得找些又能翻山越岭、行进又比步行要更快的代步工具才行……”
    白龙紧皱眉头一阵沉思,然而这话才刚刚说完没多久,忽然间就听一阵骏马的嘶鸣声从外面传来,一听到那声音,我和白薇不禁相视一笑,赶忙转身就往外跑。
    白龙当即一声惊问:“你俩干嘛去呀?”
    “哥,你要的代步工具来了!”
    我和白薇冲到院子里一看,果不其然,就见王家老爷子以及家里大儿子正各自牵着一匹高头大马走进院子里,好在这时陈国生等人已经把院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要不然的话,那人魔杨九川的尸身躺在地上,非得把老爷子吓坏了不可。
    一见我和白薇迎上去,王老爷子顿时朝着我俩点头一笑,随后抬手爱惜地抚了抚马鬃,又朝我们笑着说:“二位小师傅,你们要是有空的话,就去帮我喂喂马吧!马这东西认主,有我在这儿牵着,你们怎么骑都行,可离了主人的话,难保一个尥蹶子把你们摔下来。要想骑着上路啊,你们就好好替我先喂几天,等跟你们熟了,就让我这两个大宝贝儿,陪着你们一起上路吧……”
    作者:静待良人归 时间:2017-06-19 20:26


    344
    虽然白龙已经答应让白薇我俩以及宋雨霏跟着一起去三河县,但我们仍是没有第一时间动身,而是在村里又多逗留了几天。
    三河县事态紧急,白龙自然清楚,然而他更清楚的是,以我们现在这种状态,就算是活着熬到了三河县,也已经在路上先丢了半条命了,倒不如多修养几天养足精神,再赶路不迟。
    而停留这几天的功夫里,说是修养,但白龙为了我们着想,却趁机对白薇、宋雨霏我们三人开始了严苛的阴阳家基本功训练,每天都训得我们半死不活的,还要跑到山上去,每天两顿帮王老爷子喂马,没事的时候就帮那两匹马刮刮毛,以便跟它加深感情。
    几天的功夫下来,那两匹马对白薇我们的态度果然好转了不少,甚至一见我们走向马棚,就有意无意地往我们身上蹭,我们去摸它下巴,挠它肚子,它都动也不动一下,十分的乖巧。
    见已经差不多了,于是王老爷子取出了家里的两副马鞍来,开始教我们怎么骑马,开始的时候要靠他牵着,那马才老实听话的往前走,后来王老爷子撒了手,我们自己起,被两匹马摔下来几回之后,渐渐的我们也就适应了。
    那天我们正在山上练马时,白龙摇着轮椅上了山,推他上来的是陈国生。
    这几天我们忙着修养和练马,陈国生倒是一直没有露面,无疑是专心去调查那火燕集团的事情,看他眉宇间带着几分严肃,突然到访无疑是有事找我们。
    我们牵着马走过去时,白龙不禁点了点头,又朝着一旁跟随的王老爷子笑了笑说:“老爷子,您这两匹马可真不错,看架子就知道跑得快,脑袋直溜脖子长短适中,尻宽背直四蹄坚实,好两匹不可多得的三河马!”
    一听这话,我忙问道:“白龙,你说这马是三河的?”
    白龙点了点头,又笑着说:“我说的三河可不是咱要去的三河,是内蒙古三河,三河马、河曲马和伊犁马,可是不可多得的宝马,这两匹马是三河马,古时候汗血宝马的种,老爷子忍痛割爱让你俩骑,你俩可得好好爱惜……”
    白龙这一番话说完,王老爷子激动得直挑大拇指,朝着白龙笑道:“小兄弟,看来你也是个懂行的人,这年头,像你们这种小年轻的,懂马得可不多见了……”
    “只是感兴趣而已。”
    白龙谦虚一笑,白薇又在一旁问道:“哥,你刚说这两匹马好,我咋看不出来呀?我看着跟别的马也没什么区别呀?”
    “你懂个屁,”白龙扫了她一眼,又说:“你看这马,前胸后臀肌肉发达,毛色锃亮,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迈步时步子大,看着后退就有劲儿,而且懂得借力,这可是好马必备的因素……”
    “借力?啥叫借力?”我问。
    听我说完,王老爷子在一旁笑眯眯说:“你仔细看这马的四条腿,好马站着不动的时候不会平白无故的浪费力气,四蹄之中必有一蹄借力放松,四蹄轮换,这样一来才能最大限度的节省力气,以便奔跑时全力以赴……”
    听王老爷子说完,我仔细一看,还真是,就见那马明明是四蹄着地,但是左边后腿的蹄子却稍稍弯曲没有用力,只是轻轻的点在地上而已,全靠另外三条腿支撑着地面……
    经由白龙和王老爷子这么一说,我更觉得这两匹马了不得了,这时就见王老爷子爱惜地摸摸这匹,又挠挠那匹,不禁双眼泛起泪花,叹了口气说:“二位小师傅,现在这马被你们训得也差不多了,你们今天就牵下山去吧,随时都能上路。你们救了我们全家人的性命,这两匹马就权当是我们老王家的谢礼,就……送给你们了……”
    “这可使不得!”
    听到这话,白薇赶忙摆了摆手说:“老爷子,这两匹马可是您的心爱之物,再说了,我哥都说了这马可是世上少有的好种,我们又不懂养马,可不敢给您糟蹋了!等我们到三河办完了事,一定把两匹马好好的给您牵回来,一根毛都不少您的……”
    “小师傅,您就收下吧……”
    王家老大也在旁边叹道:“我爸一辈子爱马如命,换了任何人,别说是要他送了,给对方骑一骑他都心疼,可送给您二位,我爸是心甘情愿的!是你们救了我们全家的命啊,您牵着,别客气……”
    “是啊,二位小师傅,宝马……赠英雄……”
    王老爷子眼泛热泪,但还是坚定地朝着我们抱了抱拳,回身又朝那两匹乖乖立在我们身后的马吼道:“你俩给我听好了!这二位小师傅可是咱的救命恩人!连你们这两条马命都是人家救下来的!今后你们跟着人家,一定要好好的,不能摔着人家!不能不听话!要乖!”
    王老爷子喊话时声音颤抖,那语调就像是在轻轻责备自己的孩子似的,不禁也让我们动容。
    一阵寒暄之后,我和白薇牵着马跟白龙等人下了山,但下山之前白薇还是一再重申,这马我们只借,不要,只要在三河办完了事,一定把马好好的还回来……
    牵着马回到家里,拴好了马后白龙将我们都叫进了屋,这才朝着陈国生说:“小陈,你把查到的那些都跟我们说说吧……”
    陈国生点了点头,答道:“这几天我没闲着,一直在动用自己所能动用的全部力量,调查火燕集团和那位幕后黑手庚先生。根据我的调查,可以确定火燕集团原本总公司设在香港,是大概五六年前才开始进军内地的,起初只是和内地一些企业合作一些开发项目,后来越做越大,接触的范围也越来越广,因为是港商企业,所以内地各部门对他们颇为照顾,他们可以说是在内地如鱼得水,而是生意遍布各地,势力极其庞大,很少有人敢招惹他们……”
    “那么,杨九川所说的那位庚先生呢?”白龙问道。
    陈国生又说:“杨九川那天提到的庚先生,应该是只火燕集团的第二代董事长,庚家少爷。”
    “第二代?”
    “没错,经过我们详细调查,火燕集团成立至少有十几年之久了,最初只是个做借贷生意的小公司,而且黑帮背景浓郁,在香港黑白两道中很有名望,后来大概在四五年前,火燕集团创始人兼第一任董事长庚自强突然中风退居二线,膝下仅有十几岁的独生子庚晨顺理成章接受了集团的所有生意,火燕集团也正是在那时候进军的内地,并且很快呈野火燎原之势,企业做得越来越大……”
    “这位庚先生,大体是个什么样的人?”白龙又问。
    陈国生答道:“庚晨今年二十一岁,按照我们507所获取的情报来看,他是个挥金如土的花花公子,在接手火燕集团之前甚至从未过问过任何集团内部的事情,每天沉迷风化场所,以至于在他接手火燕集团时,遭到了很多公司元老的反对。可奇怪的是,在接手集团之后,庚晨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几年的时间,竟把公司扩张到这种地步,实在惊人……”
    “那么,这位庚先生现在在哪儿?”
    “据我了解,火燕集团的生意重心现在是在内地,但集团总部仍设在香港,庚晨很少到内地来……”
    听陈国生说完,白龙不禁陷入了沉思。
    沉默许久之后,忽地一声冷哼,说道:“我们明天动身,去三河……”
  • 首页
  • 上一页
  • 22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静待良人归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73天 / 跨度284天】
    • 开贴:2017-01-07 23:57
    • 更新:2017-10-19 20:05
    • 阅读:1960280 回复:8825 楼主:1643
    • 字数:约1676千字
    • 图片:1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