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中国阴阳师——南茅北萨满,鲜为人知的九二年百鬼夜行与东北结巴仙……

  • 首页
  • 上一页
  • 44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静待良人归 时间:2018-06-05 09:39
    808
    和李占平分开后,我在黑夜中一路狂奔,虽然天上落下暗淡月光,但起初根本寻不到秀秀的踪迹,好在秀秀发疯后又哭又嚎的,静夜之下离着老远我就听见了动静,这才终不至于追丢了秀秀。
    我不敢松懈,循着声音继续往前追,追着追着就见前方月色下映出一席素衣身影,正头也不回地往前哭嚎着狂奔,不用问也知道是秀秀,于是我连忙又加快了步伐,一边跑一边吼了几声,秀秀却完全不理我。
    往前一看,前面已经是之前我们遇到李占平的那处树林,林子里阴风阵阵黑乎乎的,越显吓人,可秀秀似乎完全不在乎,冲到林边一头就扎进了林子里,没办法,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追了进去……
    “秀秀!秀秀你快给我停下!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已顾不得别的,一路上扯着嗓子朝秀秀嚷嚷,可秀秀就是一路往前跑,不但不理我,更连脚步都不停一下,没办法,我只能继续紧步直追。
    林子里黑乎乎的,阴风阵阵吹动满地的枯叶枯草发出沙沙的声音更显吓人,好在一路横冲直撞的秀秀在山林里撞来撞去跑得比我更慢,趁这机会我加紧追赶,几个箭步追上去就已追到了秀秀背后没多远的地方……
    “秀秀,你快给我停下!”
    我伸手想去抓秀秀的手臂,怎料想没等我攥住秀秀的胳膊,自己伸出去的手臂却被左侧一棵树后毫无预兆伸出来的一只手先抓了住……
    这林子里面竟还有别人?
    一瞬间我大惊失色,见手臂已经被那只手死死拽住,第一反应就是站稳脚步将被抓住的胳膊猛地往后一拉,霎时间就听‘哗啦’一声,一道略显肥胖地身影已经被我猛一下从树后的枯草丛里拽了出来,‘噗通’一声就趴在了我双脚前的地面上……
    “他妈的,什么人大半夜的在林子里埋伏我,信不信我打死你!”
    我一边骂街一边低头朝那正从地上爬起来的人影望去,没等看清,心里顿时‘咯噔’一声,瞬间浑身发麻不知所措,甚至连趁机跑远的秀秀都来不及去管了……
    仔细看,就见正从地上慢吞吞爬起来的那个人,竟然没有脑袋,脖子往上血红血红的一块碗大的疤,却没流下一滴血来……
    没有脑袋的人,却在吃力地从地上往下爬,虽说一直以来我跟在白龙、白薇身边也没少遇到怪事,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瞬间吓得‘妈呀’一声惨叫,不觉间往后一退步,人已瘫软地摔倒在地……
    而这时那‘没有脑袋的人’已再度站起身来,张开双手摇摇晃晃地就开始朝我扑,我吓得往后爬了几步远,正不知所措时,一阵咯咯地怪笑声却已从我背后传来,我急忙又回头一看,再度心中一震,就见一颗蓬头垢面地怪头,正孤零零地在空中飘着朝我飞来,脸上还带着一抹诡异地狞笑……
    “你,你是什么东西!”
    我尽量稳定住情绪,下意识地从后腰拔出剔骨刀来准备迎战,怎料想才刚刚一站起身,忽然间就觉脑中‘嗡’地一声,伴随着身体的发麻,一股莫名地寒流竟开始从我背后直入后心,逐渐在我周身渗透开来。
    那冰冷的感觉中夹杂着几许麻木,很快就在我浑身上下游走了个遍,很快就让我连力气都要使不出来了,我心说糟了,难不成是不小心中了对方什么古怪的术法阵咒,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我正彷徨失措之时,一阵女声却忽然又从另一个方向的大树后面飘了出来——
    “吴哥,你看这小子细皮嫩肉的,可别被你直接吓死了,至少留下半条命来给我玩一玩嘛!”
    那女人声音娇媚,声音没落,伴随着一阵冷笑声,就见个高挑丰满地身影已从声音传出的树后一摇三百地走了出来,是个留着披肩发的高个子女人,身高少说也有一米七五,不单四肢细长,雪白细嫩而修长的脖子更是第一时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而一听到她这句话,那朝我飘过来的脑袋竟悬空停了下来,随后发出一阵爽朗地笑声,答道:“晓莲,你这话说得真不害臊,我也只是吓他半条命而已,真要是你出手了,他不死才怪……”
    “嘿嘿,我对长得好看的男人,还是会手下留情的嘛……”
    那女人边说边朝我走,一脸的媚笑,同时那飞在空中的头颅以及不断靠近的无头身躯,也已从我左右两侧夹了过来。
    我强忍着周身麻木勉强立稳身形,扬起手里的刀朝那女人一指,恶狠狠问:“你们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人?我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恨,你们竟然这么害我?”
    “没仇没恨,但你今夜必死。”
    又一个声音传来,并不是来自怪头口中,也并非女人开口,声音低沉而又冷漠,来自我的背后。
    听到声音我急忙回头望去,就见第三人已朝我缓步走来,是个脸色黝黑的寸头中年人,身上穿着近似于袈裟的佛家服饰,手中拄着一根法杖。
    没等我再问他是谁,那中年人已又再度开口,抬手朝我指了一下说:“你就是马三山的孙子,前段时间在三河县毁了八极宫的马六甲?”
    听对方提及八极宫,我心头先是一震,但转瞬之间就恢复了平静,勉强撑起一丝冷笑说:“你连这事都知道,看来不用多问,你们必定是异人教或火燕集团的人,对吧?”
    “算你小子有眼光,”那黝黑汉子仍一脸冰冷地道:“既然知道我们是谁,还不快将在八极宫抢夺的祭器都给我还回来!你乖乖受死的话,我们还能留你一家老小性命!”
    听到这里时我已明白,原来对方是冲着我那几件结巴仙法器来的,那法器一共八件,其中有四件如今确实在我手里,但由于我本身道行不够,要独自使用这些祭器对身体负担太大,于是结巴仙劝我先把那些祭器都藏了起来,原本以为从三河县回来后由他好好教导我一番这几件祭器的使用方法,哪知道根本没等有机会练习,景区那边就出了事,引来了我们阴阳道和茅山道的一场厮杀,随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北山又再出事端,因此修习祭器之事,也就一直无限期的延后了。
    而一见对方默认身份,一副不忍直视的血腥画面却忽然在我脑中一闪而过,霎时间,我的心情越发沉重了起来,于是趁那黝黑汉子朝我走来时,强压着心中的愤怒再度发问:“原来这附近真有异人教的人出没,这样一来,事情就对上了,我问你,当日北山洞道之内,暗害我阴阳道源宗玛瑙尊的是不是你们?”
    “玛瑙尊?”
    听到这话,那黝黑汉子忽地一愣,随后就听在空中飘来飘去的胖头笑道:“尼赫鲁,他说的这个人我知道,大名叫马虹,是阴阳道源宗七绝之一,据说有点本事,但这人身份掩藏的一直很好,所以具体长什么样子,以及详细的身份信息,很少有人知道……”
    话说到这儿,那飞头忽又朝我瞪了下眼,惊问道:“你说玛瑙尊死了?真的死了吗?这对我们来说可是件大喜事啊,哈哈!”
    飞头一阵狂笑,笑得我心头怒火翻涌,但仍忍着怒气问道:“你们竟然不知道马虹的事,这么说来,对她痛下杀手的不是你们?可是不是你们……那又会是……谁……”
  • 首页
  • 上一页
  • 44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静待良人归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92天 / 跨度532天】
    • 开贴:2017-01-07 23:57
    • 更新:2018-06-24 09:22
    • 阅读:2708348 回复:10848 楼主:2024
    • 字数:约2520千字
    • 图片:1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