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民,且恕我少不更事,且谅你年少轻狂

  • 首页
  • 上一页
  • 31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投胎此世勇气可嘉 时间:2018-08-11 01:55
    默默地听父亲的絮叨,我知道这是我能给予他的唯一的东西。陪伴和倾听。
    难得他能开口回忆往事。有一段时间他是不讲了的。
    显然他的儿子是让他失望的。“谁也靠不住”。他说。可是现实就是这样。他的儿子不让我们女儿们插手,他也已经把大部分积蓄偷偷转移给自己唯一的儿子,伤透了女儿们的心,感觉被亲生父亲出卖了一样。有的很计较,有的不在意,但感情上总是被伤了。

    回来路上决定骑车回来,担心体力不支,低血糖,便拐到二姐原来住的那一片平房小区,找了一个小超市,买了一个馒头,坐在门口慢慢吃。旁边几个妇女小孩建议我再买包榨菜咸菜。我笑着谢绝了。
    我跟他们已经是两个社会阶层的人了吗?他们还住在棚户区,还如此尊重我,如此淳朴。而我居住的小区呢?好像多是自大的倨傲的,头抬得高高的。如果有人能对我同样尊重,毕恭毕敬,客客气气,那就是物业和值班的工作人员,保安和邻居。
    这里来来往往的多是骑着摩托车的附近建筑工地上下班的工人。
    旁边一位也是干工地的。他说起自己的低血糖,原来也是随身带着食物的。他是血糖高。以前在旁边摆个蔬菜摊,不怎么赚钱,劳动强度也不大,所以血糖很高,后来就去干零工,劳动强度很大,竟然治好了糖尿病。现在也不大忌口了,红烧肉也敢吃。
    我恭维他几句,让他高兴高兴。我说你看你多幸运,出点力出透汗,又赚了钱又治了病。竟然有这样的好事。
    现在明白了糖尿病为什么被叫做富贵病的原因了。我也想去工地干活。想吃红烧肉。。。
    继续沿路走,还是老样子,总有人跟我聊我的小车子,我也借此机会说说今天公交车上遇到的事情。他们鼓励我投诉。
    我倒不想投诉司机。这个年代都不容易。
    他说起自己对这个 城市的厌恶,人人性格都太暴躁。无论男女,张口就骂人。我今天 从老头身上也深有体会。不过接触的圈子不一样,我遇到的还是少。
    说得多了说起我的脸色不好看。我 便讲起我这七年的遭遇,怎样挣扎着活到今天。也被抑郁症困扰,有时候不想再受罪了。
    他显然是被震惊了。六十的人可能就是不一样。他虽然没上过大学,没什么学历,却当了很多年兵,走南闯北的。倒能说一些大面上的道理和宽慰人的话。甚至说要让我认他当哥哥,需要帮助尽管找他。需要钱也可以帮忙。
    我很善良,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我对人充满戒备。
    换做从前,我会被他这些话感动,全方位信任他依赖他,像当年完全依赖你一样陷落。

    可是现在,我已经对男人不信任了。我也不会交什么朋友,偷偷摸摸的还要避开他老婆的那种红颜知己。
    不可能的。我只会跟他们一家正大光明地交往,如果真地是朋友的话。
    他似乎很想交我这个朋友。想帮我。
    可是我真地不需要帮助。在他的执意恳求下,我便说出了你的事。我最需要帮助所在。是如何走出愤怒。
    他也能够劝几句。但是显然他的倾听才是对我最好的帮助。要知道我从来没有跟现实中的人说起过。
    他讲到最近知道的类似的例子,一个女孩,初中起就跟同学恋爱了。两个人幽会,到处都去。算同居了很多年。女孩没有考上大学,男孩却很有出息,大学毕业后开了飞机。找了空姐。结婚了。女孩闹自杀,完全 崩溃。好在如今又被父亲安排相亲,勉强同意见面了。后来就奉子成婚。据说现在快生了。
    又是一个始乱终弃的例子。女人被爱情诱惑,被鼓励尽情释放爱的激情,被感情冲昏头而脱离现实生活的竞争实力,最后反被抛弃。
    跟我的遭遇一模一样。
    来自 | | 4432楼 | | | |
    作者:投胎此世勇气可嘉 时间:2018-08-11 08:00
    想起了西蒙波伏娃的那句关于女性的话,大意也是这样的,原话不记得了,好像是说女性在爱情中是被鼓励向下的。
    找到了原话,贴出来。
    “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恋爱中的女人,把所有的激情绽放,便不可能同时再理智。在对爱情的向往中对爱人深信不疑,等到没有竞争的实力了之后,就被男人厌弃了。爱情当然是海市蜃楼一样。
    看这个女孩的遭遇再看看我。一模一样。谁当真谁就输了。
    我不知道这个女孩是不是又一次错了。就这样匆匆步入婚姻。不过她应该比我幸运。毕竟她父母能照顾她。也没有什么单位里的闲杂人等群起围攻。现在社会对贞洁这种事情,已经都宽容很多了。婚前不同居才不正常。
    就像这个人跟我说的,“某某学校没有一个处女”。这样的话题,是本地人热衷讨论的。我当然是极其厌烦的。我爱我的学生们,我不希望她们被社会无聊男人议论私生活。好像处女是为他们准备的猎物一样。
    所以眼前这个人,我能说这样的话,我当然不可能不戒备。
    他似乎还想纠缠我。陪我走了三里路了,还非想要再继续坐在路边聊一聊,歇歇脚。
    我说我得走了。那个小馒头支撑不了我继续耗下去。他便非要我的电话号码。给了他一个自己常用的别人名下的卡。我明确告诉他抑郁症患者,可能会跟陌生人交往,说很多话,但是不愿意跟熟人朋友多交往。今天,他真地已经帮我很多了。我第一次跟现实中的人说起往事,也忽然发现其实我真地是活在巨大的怨恨苦毒里,没有快乐。如果要重新热爱生活,我需要无数个这样的朋友的安慰和支持,一个远远不够。

    他希望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打电话给他。他会第一时间赶到帮助我。这样体己的话,生活中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不过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了。而且固执,真要死,谁又能拦住我呢?我想他真地善良。毕竟我又不是美貌的大姑娘。

    他用着一个破旧的老年机,智能手机也不会用。微信也不会用。我跟他之间,显然是有很多无法逾越的鸿沟的。
    而且我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就是阶层的问题。

    其实像他这样对我崇拜的想要关心的先前也遇到过。很多年不联系了。我一向秉持一个交友准则,对陌生的人交往,如果经济背景差距很多,不应该随便交往。会被莫名其妙地仇富。有一定的危险。虽然我并不是什么富人。但总是强过还在下层苦苦挣扎的连文化的资源也没有的社会底层。

    也许是我多心了。也许是真地有必要防备。

    晚上回来就不敢走原来的路线,怕这个吴哥心怀不轨会跟踪我。我知道他有车。来不及回去开的话,也可能会坐出租车。于是拐到小区后面附近的学校门口,先跟门口的保卫聊一会儿吧。
    出乎意料他们打开铁门放我进去了。三个保卫,有年长的,有相对年轻的,却颇有见识。
    我就那样坐着他们中间,听他们聊学生聊家长聊老师等等。真地希望自己也有这样一个可以有人陪着聊天的工作。

    不想回家。就想在这样温馨的氛围里一直呆下去。慢慢疗治内心的创伤。



    来自 | | 4433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31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投胎此世勇气可嘉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475天 / 跨度581天】
    • 开贴:2017-01-13 21:36
    • 更新:2018-08-18 20:51
    • 阅读:69219 回复:6545 楼主:4302
    • 字数:约1070千字
    • 图片:2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