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路城记》——谨以十年的时光,祭奠曾经走过的足迹!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时间:2017-01-04 19:37
    《路城记》

    第一章:入夏

    理想与现实之间,动机与行为之间,总有一道阴影。——艾略特

    六月的路州,刚刚过了芒种,连着数日的骄阳似火,大地已是热浪滚滚,人们像是蒸笼里的水晶饺子,只需稍稍一动,便能掐出水来。
    这日傍晚,本来红透了的天边,陡然卷起层层叠叠的黑云来,几道闪电在云层中划过,接着是一串低沉又令人心颤的雷声,转眼间,无边无际、密密麻麻,如黄豆般大小的雨点,铺天盖地的拍打下来,先是腾起一层水雾,旋即这水雾又被愈来愈急的雨势冲散开去,一切都在瞬间陷入了沸腾。
    一场雨直至次日凌晨方才渐渐止住,佛晓时分,团结路上传来几下尖锐的笛声,一辆红白相间的120急救车从远处疾驰而来,在路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大门前,华丽的转了半个弯,轮胎蹭着柏油路面,激起半尺高的积水,溅到路边几个早起的行人身上,立时惹来众人的喝声怒骂。
    急救车驶进院内,停在医院主楼处的自动玻璃门前,几个护士打开后车厢门,七手八脚抬下一位昏迷的老人,放在担架车上匆匆向楼里推去。接着,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也跟着从车上跳了下来,他看上去三十三四的年纪,一张黝黑的圆方脸上,下巴和两腮布满了密密的青色胡渣,前胸和后背被汗水浸得透湿,手里拿着大盖帽,不停的扇着风。
    他叫杜慎言,是路州市南埠区上兴派出所的片警,故事要从三年前的一桩入室盗窃杀人案说起,死者陈福来是路州当地远近闻名的企业家,夜里在自己家中被人割了喉咙,因为案情重大,所以破案工作便由路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关淼亲自主持,经过短短几日的快速走访和排查,刑侦人员很快将目标锁定在一个叫冯坤的街头混混身上。
    与其说冯坤是个混混,不如称之为惯偷,但他并非什么江洋大盗,平日里,只是小偷小摸做一些鸡零狗碎的勾当,几次被抓进局子,又几次被放了出来,算是派出所的老熟人了。
    案发后有目击者称,当日曾看见冯坤,在陈福来家的附近鬼鬼祟祟游荡多时,而陈福来死后,家中的保险柜也被洗劫一空,据陈福来的妻子回忆,保险柜里应有五万多的现金和金银首饰若干,与此同时,案发现场的多处地方,均采集到了陌生指纹,经过比对,这些指纹正是冯坤留下的,所有证据都已表明,这是一起典型的入室盗窃杀人案,冯坤极有可能就是杀人凶手。
    不过关淼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就在决定对冯坤实施抓捕前,冯坤已经不知去向,虽然市公安局随即向全国范围内发出了通缉令,但终究为时已晚,冯坤自此人间蒸发,再也没有出现过,因为主要犯罪嫌疑人的畏罪潜逃,又缺乏进一步的破案线索,这件案子只好无限期的搁置下来。
    冯坤的母亲过世早,一直是与父亲冯继昌相依为命,在他失踪之后,冯继昌便成了不折不扣的孤寡老人,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冯坤杀人潜逃的消息一经传出,坊间立时便炸开了锅,所有人皆是议论纷纷,各种版本的传言层出不穷。
    “冯坤那小子贼眉鼠眼,从小就是个坏东西,好事没有,坏事没他不会干的,以前还只是偷偷东西,现在倒敢杀人了。”
    “是啊,是啊,我记得他上学的时候,还偷过王奶奶家儿媳妇的奶罩,啧啧啧!”
    “冯先生是个好人啊,不知道前世作了什么孽,生了这么个儿子。”
    “哼哼,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怎么知道冯老头是个好人的?”
    “哎,这种话不要讲,儿子是儿子,老子是老子,冯先生虽然是打外头来的,但在我们这儿这么多年了,那是一个厚道。”
    “你知道什么,我听我三舅的亲家母说的,冯家早前就是在老家犯了事,呆不下去了,这才跑来路州。”
    “啊?犯得什么事呀?”
    “这我哪儿知道,反正不会好,哎呀,你们听听就算了,可别到处乱说......”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冯坤跑了路,冯继昌是百口莫辩,老人家心思太重,没几日就一病不起了,尽管冯坤是在逃嫌犯,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针对冯继昌的特殊情况,上兴派出所经过研究,决定委派杜慎言负责照料冯继昌的生活起居,这份差事吃力不讨好,杜慎言起初不太愿意,有过一点情绪,不过,一来这是组织决定,作为个人必须服从,二来他生性敦厚,瞅着冯继昌孤苦伶仃,也确实可怜,心肠一软便接受了下来。
    昨天夜里,杜慎言接到冯继昌打来的电话,电话接通了,那头却没人说话,只能隐约听见几声微弱的喘息,杜慎言心知不妙,连夜赶往冯家,见到冯继昌时,老人已是瘫坐在床边,出气还比进气多,杜慎言赶紧叫来么二零急救车,又打电话给一直为冯继昌看病的主治医生夏姌,并在电话里简要的为夏姌描述了老人的大致情形。
    此刻夏姌就站在门前的廊下,穿了一身白大褂,两只手揣在兜里,乌黑顺直的长发拢在脑后,挽了一个髻,脸上戴一副黑边窄框眼镜,正跟一个护士说着话,杜慎言将帽子扣回头上,快走几步,伸出手去笑道:“夏医生,不好意思,大半夜的还要麻烦你!”二人笑着握过手,一起随着护士往里走,杜慎言边走边问:“夏医生,冯大爷不要紧吧?”
    夏姌说话的声音很轻:“嗯,情况不是太好,初步判断应该是脑溢血,不过详细情况要等片子出来才能够确诊,一会儿我跟老主任碰个头,一旦确诊就要立刻动手术!”
    杜慎言心里咯噔一下,问道:“真有这么严重?那如果动手术,有多大把握?”
    夏姌说道:“这个不好说,而且手术就算成功,留下后遗症的概率也是相当大的,老人家年事已高,你要有心理准备。”她突然停下脚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还有一件事,手术之前要有病人家属的签字,你看由谁来签?”
    杜慎言苦笑一声:“只有我来签了!”
    夏姌看了看他,说道:“你是他的帮保人,原则上也是可以签字,不过我要提醒你,万一手术不成功,你的责任可就大了!”
    医院最头疼的,莫过于医闹,不论是什么缘故,只要在手术台上死了人,死者家属照例都要闹一闹的,轻则院方赔钱了事,重则双方对簿公堂,夏姌的言下之意,杜慎言自然明白,他今天签字容易,倘若冯继昌有个三长两短,无人追究还则罢了,真要有人追究起来,他就脱不了干系。
    杜慎言笑道:“那没人签字,你们肯不肯先做手术?”
    夏姌摇头说道:“当然不行,这是医院的规定!”
    杜慎言两手一摊:“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冯坤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这个节骨眼上,让我去哪儿寻他,算了,就我签字吧,我这人一向倒霉,再倒几次也没什么打紧的。”
    夏姌看着杜慎言,憨直中倒有几分洒脱,于是笑了笑,正欲再说,忽然一个护士高声叫道:“夏医生,请您过来一下!”
    “知道了,我这就来。”夏姌应了一声,转对杜慎言说道:“嗯,那好吧,你在这儿等等,一会儿我让小杨过来叫你。”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时间:2017-01-04 19:52
    医院三楼手术室外的大厅里,并列放置着七八排钢制座椅,是由患者家属休憩使用的,手术室门顶上的红灯依然亮着,因为时间尚早,这会儿除了杜慎言,和偶尔有几个护士推着医护车进进出出外,并无其他人在,杜慎言来回的踱着步子,心中忽觉烦闷,随手推开一扇窗户,此时窗外天色大亮,街道上人来车往,渐渐嘈杂起来,远处一轮红日正在冉冉升起,阳光洒在医院楼下的草地上,折射出点点光亮,一阵凉风吹来,打在杜慎言脸上,竟微微有些寒意,使得折腾了大半夜甚是疲倦的他,顿觉清爽了许多。
    站了一会儿,杜慎言伸手摸了摸口袋,刚把红塔山的烟盒掏出来,一个护士恰好经过,手指着白墙上大幅的禁烟宣传海报,呵斥道:“哎哎哎,说你呢,这里不准抽烟,你不识字还是怎么的,那么大的禁烟标志都看不见?”
    杜慎言陪着笑脸,急忙把香烟收了起来,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给忘了,下次一定注意!”
    护士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哼,下次?下次就该罚你款了。”说完又瞪了他一眼,这才肯离去。
    忽听“叮”的一声,三楼走廊的电梯门打开了,一个二十出头,留着齐耳短发,同样身穿警服的年轻女子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她叫徐鹏,和杜慎言一样,都在上兴派出所工作。
    “小姑奶奶,你终于来了。”杜慎言迎上前去,说道:“冯大爷脑溢血,夏医生正在里面给他做手术,我得赶紧回家送杜林上学,你先顶会儿,有事情打我电话。”
    徐鹏一边挠头打着哈欠,一边埋怨道:“杜哥,我昨天夜里三点才睡的觉,没见着周公长什么模样,就被你催命鬼似的催起来了,你怎么不打电话给虞振伟啊。”
    杜慎言将她摁坐在椅子上:“那个王八蛋的电话要是能打通,我还找你干吗,哎哟,你就辛苦辛苦,算哥哥我欠你的,回头请你吃顿大餐。”
    徐鹏无奈的挥了挥手,说道:“走吧,走吧,这顿大餐我先给你记着。”

    一条路水河九曲十八弯,绕过仙子山北麓,再向东南贯穿整个路州市,最后在一片平坦茂盛的双桥国家级湿地公园中汇入了长江,算是长江的一条支流。
    路州市因路水河而得名,根据现存文献记载,路州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汉初,因其地理位置偏安一隅,又非南北交通要冲,故外省人熟知者十不足一,也许正因为如此,两千多年以来,路州极少为兵灾人祸所累,每逢天下大乱之际,这里往往倒是一副太平景象,兼之地势依山傍水,龙盘虎踞,实不失为一方福地。
    新中国成立后,路州市曾历经数次行政区域调整,或为市或为县,直至上世纪末,才正式划定为三市四区,分别为宁海市、兴阳市、路水市、洧化区、下城区、西埠区和南埠区,近年来,路州市几届领导班子,锐意改革,除弊立新,集中力量打造城市的两张名片,一张名片是西埠区的制造和货运业,而另一张名片就是南埠区的旅游和商贸业。
    南埠区位于路州东南,既是双桥湿地公园所在,又拥有老埠口、青桥和凤凰桥这样的历史古镇,地理条件得天独厚,每年春秋两季,各地游人蜂拥而至,各大景点皆是人满为患,踏青赏卉的,观瞻古风的,走亲访友的,不一而足,就连周边的商家,也是客如潮涌,赚得是钵满盆满。
    路水河畔的滨河大道上,一辆蓝色出租车正在往前行驶,其时虽已入夏,过了旅游的黄金季节,但雨后的湖光山色还是格外的清新怡人,只是坐在出租车内的杜慎言却无心欣赏,望着远处笼罩在云烟雾海中的仙子山,竟打起了盹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了他一下,这才惊醒过来,定神看去,原来出租车已经停在了他家小区的大门外,司机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哥们,夜里头没睡好?看来你们当警察的,也挺不容易,瞧你这两只眼睛,跟两只大红灯笼似的。”
    杜慎言不好意思的冲司机笑了笑,然后付钱下车,顺道买了豆浆油条,刚走到家门口,就听到屋里传来儿子杜林的读书声,进门一瞧,杜林正坐在阳台上,捧着课本,摇头晃脑的念着书,杜慎言将豆浆油条搁到桌上,从壁橱里取出碗筷放好,打趣的笑道:“哟呵,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吗?”
    杜林今年十岁,在南埠中心小学读四年级,学习不算好也不算坏,杜慎言人本随性,平日对儿子的功课逼得也不是太紧,今天见到杜林一早起来用功,不免感到意外。
    杜林见是父亲回来了,忙将课本撂到一边,起身伸了个懒腰:“老爸,我决定了,从现在开始好好学习,争取期末考个好成绩!”
    杜慎言手里倒着豆浆,笑道:“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
    杜林说道:“当然是真的,老爸,你不相信呀?”
    杜慎言连连点头:“相信,你只要肯好好学习,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现在先过来吃饭,抓紧点时间,再晚就要迟到了。”
    杜林坐过来桌子旁边,喝了一口豆浆,又拈起油条来,撕了半根往嘴里塞,一边嚼着一边问道:“老爸,你昨天夜里干吗去了?”
    杜慎言说道:“你冯大爷得了急病,我送他去医院了。”
    杜慎言照顾冯继昌的事情,杜林是知道的,不过半夜三更出门,倒也不常见,杜林没有多想,又吃了一会儿,忽然说道:“老爸,如果我这次期末考试,能考进班上前十名,你就给我买台电脑呗。”
    杜慎言先是“嗯”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用手推了一下杜林的脑袋,笑道:“我就知道,你这小子葫芦里没卖什么好药,难怪今天一反常态,大清早就起来读书,以前都是不叫三遍不起床,这一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杜林有点发窘,讪讪笑道:“行不行呀,我确实想要好好学习的,不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你是不是也得鼓励鼓励?“
    虽然与前妻离了婚,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日子,经济上难免拮据,但就物质条件而言,能满足儿子的地方,杜慎言都是尽量满足,他故作沉思:“买一台电脑也不是不行,不过班上前十名太差劲了,你好歹考进前五名吧。”
    “不是吧,老爸。”杜林面泛难色:“你这个要求,太高了吧?”
    杜慎言笑道:“俗话说得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想要得到就要有付出,我觉得公平合理,你要是认为有难度,可以......”
    未及他把话说完,杜林已是一抬手,打断他道:“行了,行了,你不用再说了,杜慎言同志,我们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不许反悔!”
    杜慎言哈哈大笑,屈起手指又在杜林的脑壳上,轻轻敲了一下:“没大没小的,杜慎言是你叫的吗?我不会反悔,我倒是怕你反悔!”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红茶加糖不加奶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41天 / 跨度564天】
    • 开贴:2017-01-04 19:37
    • 更新:2018-07-23 13:41
    • 阅读:103072 回复:2069 楼主:1762
    • 字数:约1088千字
    • 图片:1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