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冷案重启》:扒一扒那些悬而未决的陈年旧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梦生樊落 时间:2017-02-22 11:32
    冷案,即旧案悬案,刑事案件侦破均有黄金期限,超过一个月未破获的案件均属冷案范畴,侦查工作距离案发时间越久,案件侦破的难度就越大,因此警局设有冷案管理调查中心,由专人负责侦查这类疑案,简称冷案科。

    (说起“冷案”不得不提:神探李昌钰,他是第一个“冷案”高手,曾先后处理8000多起案件)





    卷宗编号001 杀意记忆


    第一章

    甘凤池走进冷案科,怔愣了三秒后,他又倒退出大门,探头看门上嵌着的牌子。
    ——冷案管理调查中心。
    又大又黑的八个字让他确定自己没走错,可是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啊……不,是哪里都不对劲!
    甘凤池拿着他的档案重新走进去,看着眼前明亮华丽的空间,他怀疑是不是被人恶整了。
    那是当然的,凭他又有钱又有貌又有好身材还有门路这几条,的确很容易成为大家嫉妒的对象……
    甘凤池沾沾自喜地想着,打量房间。
    房间门口设了一个小前台,桌上摆放着平板跟电子笔,以便外来者查询使用,前面竖着玻璃墙壁,整面玻璃都做了贴花装潢处理,阳光从窗户外射进来,玻璃映出淡金色的光芒,耀眼而华丽。
    他看不到里面的状况,但房间给人整体的感觉是干净明亮且很高档,对面墙壁贴纸的底色是深蓝色的,当中勾勒着象牙色的花纹,中央空调温度刚刚好,最神奇的是空间还流淌着爵士乐,优雅舒缓的乐曲让人的心情不自禁地放松,仿佛进入了高级餐厅。
    可是,这种管理冷案的地方不该是又冷又黑又阴森不用装潢就可以直接当恐怖片现场的吗?这里这么反传统究竟是怎么回事!?
    甘凤池把自己的档案放桌上一放,拿起电子笔在触屏上随便敲着,里面的选项很多,作为被发配过来的新人,他不知道该点哪一栏。
    “这次的机会得来不易,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住啊,别说我不帮你,其他部门都把你拉黑了,现在全局里就只有冷案科那边松口说让你去试试,要是你再干不下去,那只能回老家卖红薯了。”
    在他被调离交警大队的时候,老大拍着他的肩头语重心长地说。
    他心有戚戚焉地点头,不管怎么说,先出手打人的确是他的问题,要不是他家老头子还有那么一点面子,他早就被革职查办了。
    “你先过去混段时间,等风波平息了,我再想办法把你调回来,还有啊,听说冷案科的科长挺……嗯,你千万别惹到他。”
    老大说得很含糊,一副不想惹事上身的态度,他很感激老大的提携,但其实很想告诉他——他并不想回交警大队,他最想去的是刑侦一科,那个所有警察削细了脑尖都想挤进去的地方啊!
    可是因为他一时的冲动,别说一科了,现在有地方肯接收他,他就要偷着笑了,想到今后要在大妈手下做事,他的心情就跟这里的壁纸一样——整个人都阿凡达了。
    冷案科科长萧兰草,这名字一看就是大妈才喜欢用的那种,简直彻头彻尾都散发着浓浓的淳朴的乡土气息。
    名如其人,她一定是没品位岁数大个性又糟糕的那种,否则怎么会在这么偏僻的部门当头头?希望大妈已经过更年期了,否则今后就不是他给别人好果子吃,而是别人给他好果子吃了。
    想到惨淡一片的前途,甘凤池重重地叹了口气。
    身后传来脚步声,有人从外面走进来。
    甘凤池转过头,那是个长相英俊的男人,普通的牛仔裤配白衬衫,突显了结实匀称的身材,头发很短,看上去很精神,他手里拿了几份文件,脖子上挂着工作证,仗着视力好,甘凤池看到了他的名字。
    “魏正义?”
    “你好,我叫魏正义,在冷案科工作。”
    男人向他伸过手来,甘凤池急忙跟他握了手,魏正义看到了桌上放的档案,说:“我听说今天有新人来报道,就是你吧?”
    “就是我,我叫甘凤池,今后还请学长多多关照。”
    “叫我正义就好了,今后大家都是同事了,相互关照,相互关照,学弟,你是哪一届毕业的?”
    “呃,”甘凤池笑得有点尴尬,“那个……我……呵呵……”
    还好魏正义没在意,又摸着下巴打量他,问:“你说叫甘凤池?是大侠甘凤池的那个甘凤池?”
    “就是大侠甘凤池的那个甘凤池。”
    “穿越来的?”
    魏正义的眼睛开始发亮,甘凤池叹了口气,粉碎了他的幻想。
    “不,我只是有个痴迷武侠的老爸,刚好他姓甘,刚好我是凤字辈的。”
    “真遗憾。”
    遗憾个鬼啊,要知道他因为顶着这个名字,已经被人嘲笑了二十几年了,遗憾的那个该是他吧!
    打断了他的内心吐槽,魏正义冲他摆摆手,示意他跟自己进去。
    这位师兄跟他岁数差不多,看起来人也不坏,应该是很好相处的那种,希望在对付大妈科长的时候,他们可以同仇敌忾。
    甘凤池胡思乱想着,跟随魏正义走进冷案科里面。
    室内空间采光很好,窗上象征性地拉着纱帘,不至于让人感到炎热,靠墙分别摆放着几张桌椅,角落里的那张办公桌最大,桌上不断地往上蹿白烟,甘凤池走近了一看,才知道那是加湿器的雾气——这么注重皮肤保养,看来大妈岁数不小了。
    “我们这里常年人手不足,旧案太多了,好像永远做不完的感觉。”
    魏正义说着话,把他带到大桌子的对面,那里配置了一套桌椅,桌上摆放着电脑跟办公用品。
    “这是你的座位,文具我都帮你准备了,还有什么需要的,你跟我说,这里是茶水间,咖啡、红茶、绿茶、花茶什么都有,你喜欢什么饮料,可以填表登记……那边是洗手间,休息室旁边是档案室,你需要的旧案资料,都可以去那里查找。”
    “喔……”
    这也太齐全了吧!
    跟随着魏正义在室内转了一圈,甘凤池的嘴巴张大了,再次感叹这里简直就是个小居室了,物品应有尽有,连休息室都有,难道在冷案科工作也要值班?
    他的目光扫过对面墙上非常有个性的布谷钟,落到自己的座椅上。
    椅子居然是高弹性真皮的,甘凤池坐下转了一圈,觉得很满意——坐在这样的座椅上听音乐喝茶,舒适得可以说是颓废了,这让他想起交警大队的硬板凳,忍不住怀疑大妈是不是有什么后台,否则这些款项是怎么拨过来的。
    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魏正义说:“我们科长说配件都要最好的,这样才能促进工作欲望,这些都是他私人购置的,我们借光而已。”
    啊对,都怪这里环境太好,他都忘了自己报道的事。
    甘凤池跳起来,拿着档案左右看。
    “大妈在哪里?”
    “大妈?”
    “就我们科长啊,萧兰草。”
    听了甘凤池的解释,魏正义的嘴巴张开了,转头看看对面,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甘凤池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又问:“她的性格还好吧?我不太擅长跟岁数太大的女人交流,到时还请关照一下。”
    “呃……这个,其实……”
    “你是在说我吗?”
    魏正义结结巴巴的话被打断了,一个慵懒的男声从对面传来,甘凤池这才发现那张大桌子后面除了椅子外,还有张躺椅。
    躺椅上躺着一个人,他脸上搭着报纸,随着他的坐起,报纸滑向地板,被他随手一抄一叠,报纸就像是有牵引绳似的,飞去了桌上。
    那动作做得干净利落,甘凤池看傻了眼,再转去看男人,刚好男人的目光也投过来,四目相对,甘凤池又是一呆。
    男人是跟魏正义完全不同的类型,如果说魏正义是英俊,那他则比较接近俊美,尤其是那对眼睛,甘凤池从来没见过一个男人的眼睛会长得这么媚,丹凤眼生在男人身上原本会很妖艳,但男人给人的感觉却是英气。
    而且他的气场也很奇怪,温和中透露着张扬,但要说他很霸气,又不尽然,因为他的笑非常的温柔,所以不管是他的长相还是气场都绝对受大众欢迎,简直可以说是老幼通吃,人畜无害。
    可甘凤池偏偏不敢跟他对视,两人的目光碰到后,他就立刻把眼神闪开了,转去打量对方的衣着。
    男人穿着一身深色西装,领带是暗红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过来,他的头发映出淡淡的酒红色,交叠搭在腹前的手指白皙而颀长,他站起来后,甘凤池发现他个头很高,并且纤瘦,却因为气场,让人无法对他小觑。
    看来不仅冷案科的画风不对,连这个人的画风也错了,看他这长相这身段,该去当男公关的,而不是出现在这里。
    就在甘凤池在心里嘀咕的时候,男人坐到了房间里最大的办公桌前,他往后一靠,上下打量着甘凤池,说:“档案。”
    嗓音带着磁性颤音,充满了男性魅力,连声音都这么好听,他的职业选择路真宽,可以当声优了。
    “档、案。”
    男人又说了一遍,甘凤池的胳膊被碰了碰,魏正义用眼神给他示意,让他赶紧把档案递过去。
    甘凤池回过了神,慌忙把档案双手呈上,男人接过去翻看着,随口评价说:“你很厉害嘛,调去哪个部门都超不过三个月,心理医生说你有暴力倾向……”
    “没有!”
    “没有怎么每次都是打出来的,最后一次居然是在执行工作中暴打市民,你父母给你起这个名字真是有先见之明。”
    那不是他的错,是那混蛋抢了他的女朋友,还特意跑到他执勤的地方奚落他,只要是个男人就受不了那种羞辱,更何况他长这么大,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
    甘凤池愤愤不平地想着,忽然反应过来,瞪大眼睛重新审视这个人——他坐在科长的座位上;翻看自己的档案;魏正义对他很恭敬……
    “你……你不会就是萧兰草萧科长吧?”
    “不错,我就是萧兰草,”萧兰草抬起头,微笑看他,“就是你口中的大妈。”
    “对不起,科长,我以为……不,我听交警大队的同事们都说冷案科科长是大妈,所以我就……”
    想到一个应对不好,恐怕连这里也不要他了,甘凤池就毫不犹豫地把同事们都卖掉了——革命尚未成功,他还有待努力!
    好在萧兰草没介意,翻着档案,说:“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还没被革职,还有人帮你求情调过来,你有什么门路?”
    “也……没有什么门路,凑巧,侥幸……”
    “甘姓不多,叫得出名字的只有华远证券金融公司的大股东了。”
    作者:梦生樊落 时间:2017-02-22 13:18
    被戳破底细,甘凤池不言语了,萧兰草低头继续翻看档案,他也偷偷继续观察萧兰草——西装名牌,领带名牌,手腕上的表名牌,鞋看不到,不过肯定也是名牌。
    奇怪的是这一身名牌凑一块,不仅不突兀,反而更衬托出他的气质,这应该归功于他的眼光,衣服搭配得很好,高档而不流俗,这一点最难了。
    一个普通的警察怎么可能穿得起这些高档衣料?看他的气质也不像是正规警校毕业的,难道跟自己一样是插队进来的?
    “你是学数学的?”
    萧兰草抬头看向他,一脸的惊讶,那表情就好像在说——看你这傻样还会做算术题?
    甘凤池不爽了,不过现在天大地大科长最大,他不敢顶撞,挺挺胸膛,说:“是的,我是麻省毕业的硕士生,我父亲希望我将来可以进公司帮他。”
    “可是你却来当个小警察。”
    “因为我那两个哥哥足够用了。”
    “为什么想要当警察?”
    拜托他只是调职,不是见工,需要问这么仔细吗?
    甘凤池大声回答:“为了正义而奋斗!”
    才怪……他只是在麻省上学时被那边的警察羞辱过,后来他发现这个职业真可算是有执照的黑社会,以他的家庭出身,黑社会就不敢想了,但是当当有执照的那种还是可以的哇咔咔!
    也不知萧兰草是真信了他的胡说八道,还是懒得多问,低头看着档案不说话,就在甘凤池提心吊胆等候的时候,门口传来踢踏踢踏的响声,有人穿着拖鞋进来了。
    那个是五十靠后的男人,戴着圆圆的黑框眼镜,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再看他的衣着,甘凤池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男人的衣服没有很奇怪,只是场合不符,至少正常人不会在工作时间穿睡衣出现,要不是他脖子上挂着警察证,甘凤池一定认为这家伙走错片场了。
    魏正义冲他招手,但男人边走边看手里拿的纸,没看到,魏正义只好叫道:“老白,新人来了,你来自我介绍下。”
    男人这才抬起头,推推眼镜看了看甘凤池,跑了过来。
    甘凤池向他伸过手去,说:“我叫甘凤池,大侠甘凤池的那个甘凤池,今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还请……”
    “说个数字!”
    “呃?”
    “数字,一位数或是两位数都行!”
    “嗯……十七?”
    在甘凤池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状况之前,口中先吐出了数字,老白冲他打了个OK的手势,又看向魏正义,魏正义说:“四。”
    老白又去看萧兰草,等萧兰草说了个二十八后,他写到纸上,跑去了墙角的座位坐下,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打起来。
    甘凤池听到了魏正义无奈的叹气声,说:“这位老前辈是我们科做得最久的,他叫白晓生,人很好的,就是喜欢买买彩票,每天都在做中奖变富翁的梦。”
    “江湖上传说中那位无所不知的百晓生?”
    “不是那个,他是黑白的白,通晓百生的晓生。”
    听着魏正义的介绍,生平头一次,甘凤池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不再为自己的名字自惭形秽了,因为这个部门所有人的名字都是那么的另类!
    看来看去,只有魏正义最正常,各种意义上的。
    “糟糕,我约了苏珊做美容的,快晚点了。”
    萧兰草看看表,将档案一放,站起身,转动身后的书架,书架转了一圈,背面是面大镜子,他对着镜子整理完衣着发型,匆匆往外跑,半路想起正事,对甘凤池说:“试用期一个月,如果表现不好,原物退还,正义,你带带他,看有什么杂活安排给他做。”
    试用期?原物退还?杂活?
    说话做事这么不着调,这家伙真的不是男公关吗?还有,这副高姿态的施舍腔调是什么毛病,当他是头一天出来见工的小瘪三吗?
    甘凤池愤怒了,虽然现在知道了萧兰草不是大妈,并且还是个很漂亮的男人,但他对这个人的厌恶之情还是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因为在他迄今为止的人生中,除了美国那个人渣警察外,就没人敢这么说过他!
    误会了他的反应,魏正义解释道:“我们科长不是偷懒,他这两天其实是在休假。”
    “假日还来上班?”
    怎么看男公关也不是工作敬业的那类人。
    “那我就不知道了。”
    魏正义耸耸肩,取了手套,带他去放档案的房间,说:“你刚来,先熟悉一下工作环境吧,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啊,刚才科长说的试用期你别在意,他就是那样说说,实际上只要自己不主动提出调职,他是不会赶人的,他人挺好的。”
    “喔。”
    既然有一个月的试用期,那他暂时不用怕了,到时被赶再说,反正他的梦想是去刑侦一科大展拳脚,有老头子的人脉关系外加他的能力,那是迟早的事。
    只要短期内他不再引发暴力事件。

    进了摆放档案柜的房间,这一次甘凤池总算有了印象中的冷案科的感觉。
    档案室房间很大,又没有窗户,虽然荧光灯都开着,却仍然很阴暗,站在档案柜的前方看过去,一排排的铁架整齐排列着,冷静肃穆,让人不由自主地绷紧了神经。
    魏正义率先走进去,甘凤池跟在后面,越往前走,越感觉空气在沉淀,规格统一的卷宗按照年份依次摆放,上面标的数字带着久远的年代感,冰冷而又沉重。
    甘凤池好奇地左右打量着,问:“我的工作就是整理这些案卷?”
    “是的。”
    “那东西用电脑不就好了吗?”
    “电脑整理工作的当然也要做,不过我们科长更喜欢这里,他说要做一个好的冷案调查员,就要从根本上去了解案卷,有些东西是那些现代化设备无法告诉你的。”
    整理那些老皇历,有没有搞错啊,甘凤池耸肩。
    “他的想法如果跟他的打扮那么潮就好了。”
    “有时候我也这样想。”
    “就是嘛,十几二十年前的老案子有什么好整理的,难道还期待能破获……”
    后面的话没说下去,因为甘凤池看到了一个让他大跌眼镜的画面——前方地上堆了一摞卷宗。
    说‘堆’,可能还太含蓄了,那根本就是乱七八糟堆放了一地,还摞得跟小山似的。
    甘凤池半张嘴巴看向魏正义,心想所谓的整理不会是他猜想中的那种吧?
    “最近我们这有发生地震吗?”
    “没有,就算有,我们的档案柜也有做防震措施,不会变成这样。”
    “那这是……”
    “咱们科长的杰作,前两天他来翻资料,然后……就这样了。”
    “……”
    一想到接下来的工作都要转到自己手上,甘凤池更讨厌萧兰草了。
    魏正义抱歉地说:“这些照着年份重新放回架子上就好了,反正也不是急活,你慢慢做,累了就去休息,喝喝饮料什么的,不过别把饮料带进房间来……还有问题吗?”
    问题太多了,所以甘凤池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便摇了摇头。
    “那等我忙完手头上的案子就来帮你。”
    魏正义说完离开,甘凤池叫住了他。
    “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大妈……啊不,萧科长看完资料之后,不知道该放回原处吗?”
    “我想他的智商应该没有低到不知道。”
    “那他怎么不做!?”
    “他懒。”
    他懒!他懒!他懒!
    这两个字像是轰炸机似的在甘凤池脑子里响个不停,等他真正理解了这句不负责任的话时,魏正义已经离开了,房门也关上了,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跟……一地杂乱无章的档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梦生樊落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67天 / 跨度452天】
    • 开贴:2017-02-22 11:32
    • 更新:2018-05-21 10:32
    • 阅读:11326697 回复:10944 楼主:707
    • 字数:约558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