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冷案重启》:扒一扒那些悬而未决的陈年旧案

  • 首页
  • 上一页
  • 106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梦生樊落 时间:2018-05-16 10:01
    快到公园时,甘凤池的轮椅被道边的小坑卡住了,他转了两下没转出来,还好柳文元及时跑过来,在后面帮他把轮椅推出了坑,他发现是甘凤池,很惊讶地说:“这不是甘警官吗?你受伤了?怎么坐轮椅了?”
    “喔,一点小伤而已,谢谢。”
    “不谢,小区有些孩子就喜欢在这玩滑冰板,弄得好多地方都是坑坑洼洼的,说了也没人听,我只能多巡逻几次,遇到了就教训一顿。”
    “你们做保安的也挺辛苦的。”
    “跟你们当警察的相比,这算什么啊,你看你都受伤了还特意跑过来做调查。”
    “你以为我想来啊,这还不是上头闹的,我可是用伤口换来的情报,他们却不信,我听说他们今天把在这边调查的同事都撤掉了,就过来看看,顺便找证据,等证据到手,回头打他们的脸,谁知来了才想到我没钥匙,又没有搜查令,不能私闯民宅。”
    柳文元一听就急了,问:“有线索这不是好事吗?为什么不让你查?”
    “谁知道呢,大概是有人怕我找到了证据抢头功吧,想想就来气,你说我们这些在一线活跃的警察工作多危险啊,可是上头却只想着怎么争功,唉……”
    “这种事哪都有,你也别太在意了……”柳文元安慰完,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能拿到住户钥匙,我可以帮你,但你的消息可靠吗?万一弄错了,我怕……”
    “相信我,绝对可靠!”
    生怕柳文元不信,甘凤池看看周围,把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咱们这么熟了,我也不瞒你,你最近看新闻了吗?就是电视里一直在报道的那个十几年前的珠宝案,我其实是被珠宝案的歹徒绑架了,在搏斗中受了伤,不过我听到了他跟同伙的对话,原来赵有福也是珠宝抢劫犯之一,他们一共五个人,在作案前还歃血为盟呢,他们起誓时用的道具祭品就藏在赵有福的中青公寓里,据说他们还拍了合照,他们想利用这个来要挟主谋,我就想,道具上肯定有他们的指纹对不对,如果幸运的话找到了照片,那就能抓到最后一名歹徒,悬案也可以结案了。”
    作者:梦生樊落 时间:2018-05-16 10:01
    柳文元听完,表情有些奇怪,甘凤池马上说:“你不信啊?我跟你说,消息绝对没问题,那些歹徒想干掉我,所以没必要撒谎骗我。”
    “可是听起来挺神奇的,谁会保存那么久以前的东西?就不怕哪天东窗事发,那些东西变成物证连累自己吗?”
    “谁知道呢,大概他们心里都各自打着算盘吧,防止被同伙出卖,那些歃血为盟还不是做着好看的,否则最后怎么会变成狗咬狗?不管怎么说,你一定要帮我,我只有这一次机会了,万一上头临时改主意,另外找人来调查,那我的伤岂不是白挨了?”
    柳文元不说话,看表情还在犹豫不决,甘凤池正色说:“你帮我一次,下次你要是有什么事我也帮你,朋友不都是这样相互帮衬的嘛。”
    他说得颇有诚意,柳文元终于点头了,“好吧,看你查案这么拼命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次,不过今天人太多不方便,我明天拿了钥匙给你怎么样?”
    “没问题,我今天也去不了,王奶奶约我去她家玩,还要介绍她孙女给我认识,我得去相亲,明天你给我电话,我随传随到。”
    甘凤池跟柳文元约好了,王奶奶也绣完十字绣过来找他,他趁机跟柳文元告辞,跟着王奶奶去了她家,王奶奶的老伴不在家,她说老头子在学校搞什么研究,这几天都窝在研究室,王奶奶的孙女也因为工作忙,晚饭也抽不出时间过来吃,王奶奶直跟甘凤池道歉,说难得的机会他们两人却碰不到,真是太不凑巧了。
    甘凤池也一脸遗憾地应和着,心里却松了口气,看着王奶奶兴致勃勃地准备晚饭,他也就客随主便,一起下厨忙活,主食有小笼包,王奶奶又炒了两个菜,晚饭时她还要开瓶酒,甘凤池拒绝了,说有任务在身,不能喝酒。
    听了这话,王奶奶直摇头,说:“哎呀,你都这样子了,还能出任务抓坏人啊?”
    “抓坏人这种事有别人的,我负责站岗就行。”
    甘凤池半真半假地说,王奶奶也没多问,帮他夹着菜,念叨说:“那多吃点,吃饱了好站岗,赶紧把案子结了,大家就不用一直心悬着了。”
    “放心吧,很快就会结案的。”
    作者:梦生樊落 时间:2018-05-17 09:53
    过了零点,中青公寓的灯陆续关掉了,住户都进入了梦乡,除了偶尔夜归的脚步声外,整个小区都沉浸在寂静中,一架电梯升上来,电梯门打开,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走出来,径直走到赵有福的房门前。
    最顶上三层都是赵有福的住居,他出事后这里就被警方封锁了,直到昨天才撤掉警戒线,看守现场的警察也撤掉了,所以这里比其它楼层更安静,墙角的监控镜头也像是出状况了,显示灯没有亮,所以男人完全没有遮掩他的行为,掏出钥匙开了门,推门进去,在确定窗帘都是拉上的之后,他打开了手电筒,熟门熟路地走进书房开始翻找。
    在他的记忆中,他没有跟赵有福还有洪刚他们拍过照,但既然甘凤池说得那么肯定,那也有可能是某个人偷偷拍的,他从来不相信任何人,那些人也不可能相信他,所以大家都会留一手,比如把偷拍的照片跟用过的东西保存下来,作为日后要挟的把柄。
    赵有福虽然蠢,不过偶尔也会玩玩小聪明,这次是他大意了,他没想到赵有福会把证据藏在自己眼皮底下,而且还告诉了洪刚,他们是什么时候联络上的?
    这个问题缠绕了男人很久,越想越想不通,越想不通就越觉得后怕,早知道会这样,他就该在一开始就干掉赵有福,还好看那些警察的反应,赵有福应该还没来得及把他的事告诉洪刚,否则他的处境就危险了,所以当下最重要的就是把与这些人有关的证据全都毁掉,没了物证,今后就算有什么风吹草动,警察也怀疑不到他身上,就算怀疑到了也找不到证据。
    男人一边打着算盘一边在书架上翻找,这里他很熟,毕竟这栋房子大多时候是他在用的,赵有福只有在躲避情人纠缠时才过来住两天,可是他把书房找了一遍却什么都没发现,想到过了今晚,他就再没机会找了,男人有些急躁,正要去隔壁卧室,眼前突然一亮,室内灯竟然被打开了,眼睛被突如其来的光亮晃得睁不开,他本能地眯起眼睛。
    甘凤池站……哦不,现在他是坐在轮椅上的,他转动轮椅进了书房,微笑说:“找东西是要开灯的,亮堂着点才能找得到。”
    男人额上的冷汗流了下来,脸上扯出僵硬的笑,附和道:“是、是啊。”
    作者:梦生樊落 时间:2018-05-17 09:53
    甘凤池转着轮椅打量周围,好多地方都被翻乱了,抽屉打开也没关上,一副被小偷光顾后的惨状,他问:“柳保安,你不是说明天给我钥匙吗?为什么这么心急,连夜过来了?”
    “我……”
    柳文元被问得语塞,停顿了一下,急忙解释道:“我……刚好有机会拿到了钥匙,但是太晚了,不方便叫你,想说趁着巡逻顺便过来看看,要是能帮得上忙,不也是减轻你的负担嘛。”
    “帮忙还需要特意打手电戴手套吗?”
    甘凤池的目光划过柳文元戴的橡胶手套,柳文元脸色一变,呵呵笑道:“习惯了,我们当保安的……”
    “你们当保安的最了解住户的情况,而且不管你们做什么,都不会引人怀疑对吧,就比如掐断这一层的监控,三更半夜进来乱翻一通等等。”
    柳文元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反问:“你想说什么?”
    “别装了柳文元,你就是珠宝案的首犯蒋曲明,十八年前你们抢劫了珠宝跟黄金后,你跟赵有福私吞了其他同伙的赃物,你有头脑,赵有福有胆子,你们之后合作赚了不少钱吧。”
    “你在开什么玩笑,什么蒋曲明?还珠宝抢劫案?我就叫柳文元,你们当初调查我远亲外甥的时候就去我们家那边查过了吧,我有不少亲戚的,他们都可以证明我是谁。”
    “不错,柳文元是真的,假的是蒋曲明,你在一开始跟同伙合作抢劫时就隐藏了真实身份,你挺聪明的,因为这个,我们走了不少弯路,首犯明明就在身边,我们却一直没注意到,”甘凤池注视着他,认真地说:“不过你这次逃不掉了,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当初你那个外甥陆海涛会来这里当保安是你主动介绍的,你特意把他跟张皓安排在一个宿舍,就是想通过他了解张皓的行动,后来他偷换张皓的电脑卖掉等行为也都在你的意料之中,陆海涛心术不正又喜欢贪小便宜,只要你稍微暗示一下,他就会朝着你希望的方向走,就算事后被发现了,也都是他自己的问题,没人会怀疑到你身上。”
    “越说越荒唐了,你的意思是我杀了张硕?”
    作者:梦生樊落 时间:2018-05-18 10:24
    “他不叫张硕,他叫张皓,是当年被你枪杀的珠宝店老板的儿子,你认出了他,也猜到了他来中青公寓工作的目的,他打听到了当年血案的凶手住在公寓,却没想到凶手会有两个,你想阻止他,毕竟你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不想因为他而再犯罪,王奶奶曾听到张皓跟人在楼道口争吵,我曾一度以为那是赵有福,但其实是你,你试图劝说他改变念头,可是当你发现他根本不会放弃自己的想法时,你只能杀了他。”
    “我不知道你用什么借口让张皓以为凶手会在天台跟他见面,为了防备凶手对付自己,他还事前准备了刀具,可是他对你没有怀疑,所以你轻松弄晕了他,再把他推下了楼,却没想到你在探头查看楼下时被人拍到了。”
    甘凤池取出王奶奶拍的照片,丢到柳文元身旁的桌上,柳文元拿起来看了看,噗嗤笑了,讥讽道:“这种像素也能看出是谁吗?”
    无视他的嘲讽,甘凤池接着说:“你希望警方把张皓的死作为自杀案结案,可是我们查到了他的身份跟目的,甚至留意到了赵有福,你只好故技重施,找借口骗赵有福自杀,后来由于洪刚等人的出现,大家的注意力成功地被转移了,没人把珠宝大盗跟一个保安联系到一起,你以为今后可以高枕无忧。”
    “呵,说了这么多,你有证据吗?我只是个普通的保安,如果我是你说的什么大盗,那么有钱的话,我早就跟赵有福他们那样享福了,还需要每天苦逼地做事听人调遣吗?”
    “你是这里的头头,在这里做事也没人管,其实还是挺舒服的,这就像是有钱人喜欢乔装打扮体验生活一样,就是玩优越感,而且你也不必担心像赵有福那样树大招风被怀疑,你看,连肖路那种电脑天才都找不到你,至于证据,洪刚跟肖路就是人证。”
    “可笑,他们都是罪犯,他们的证词根本站不住脚!”
    “你别急啊,还有物证呢,现在不是十八年前了,当初现场检测不出的物证现在都可以检测出来,加上你这次犯下的两件血案,你别想逃脱法网!”
  • 首页
  • 上一页
  • 106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梦生樊落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67天 / 跨度452天】
    • 开贴:2017-02-22 11:32
    • 更新:2018-05-21 10:32
    • 阅读:11326697 回复:10944 楼主:707
    • 字数:约558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