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春秋那杯茶,战国这碗酒

  • 首页
  • 上一页
  • 6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南柯月初 时间:2018-03-22 11:24
    3.恩怨两清
    莎士比亚曾说:“在“仁厚”和“残暴”争夺王业的时候,总是那和颜悦色的“仁厚”能把它赢到手。”晋惠公夷吾虽然凭借贿赂秦国提前抢到的君位,但在位的那些年除了给晋国带来麻烦外以及在国际上败坏晋国的声誉外,基本上没啥大的作为。最主要的是恩将仇报以怨报德的品性让他也失去了本国朝野以及秦国的支持。前面咱们也提过,首先就是他跟自己嫂子通奸,这让百姓们都很不齿,然后就是本来回国前答应的给秦国的土地以及给随从们的赏赐,回国后都反悔了,这是把国内国外都给得罪了,但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晋惠公回国没多久,晋国即发生了饥荒,饿殍遍野,实在没办法了,还得厚着脸皮向秦国求救。
    秦穆公在秦国群里转发了晋国的求救朋友圈,群里一下炸了锅,大家对晋惠公一点好印象都没有,这个老赖、白眼狼,国际上都没几个国家愿意帮他,他还欠着咱们土地呢,为啥要帮他。但百里奚劝说:“国君的过错,不能让老百姓承担,国际上的道义还是遵守的,晋国的确背信弃义,我们就算攻打他也不为过,但正所谓,明君杀人,圣君诛心!您是要做霸主的,要有大的格局。”秦穆公一听有道理,就下令调集粮食支援晋国,船在黄河上来回穿梭,史书称之为“泛舟之役”。晋国也因此度过了灾年,但事有凑巧,一年后,秦国也遭遇了灾年,秦国就派人向晋国求救,按理说投桃报李,知恩图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秦国老百姓眼巴巴的眺望着黄河对岸,希望“泛舟之役”再次重现,但左等右等,只等到了晋惠公的一条短信——不借,就不借,你咬我呀!没错,晋惠公偏偏就是这么个小气量的人,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拒绝了秦国的求救,而且他还听取虢射的计谋,不但不给秦国粮食,反而发兵去攻打秦国,也正是这件事让晋惠公遗臭万年。
    秦国怒了,再不怒就没法在诸侯里混了,秦穆公也派兵讨伐晋国,于是“韩之战”就爆发了。
    “韩之战”最开始并不是在韩地展开,一开始也只是在两国边境,但秦国气势如虹,晋国节节败退,没几天秦军就深入晋国境内。晋惠公很担忧就问手下的大臣作战失利的原因,庆郑抱怨道:“那还不是托了您的福,秦国曾护送扶持您登上君位,您却背信弃义违背割地誓言;我国有难,秦国本是穷国却还倾国之力运粮给我,而秦国有难,君上却忘恩负义不仅不救助反而趁人之危,连我们本国的百姓都觉得您做的太绝,所以斗志才会如此涣散。”
    晋惠公不高兴了于是打算亲自去征讨秦军,那么问题来了,谁来给国君驾战车呢?以往都是庆郑,但晋惠公因为刚才庆郑抱怨他的话心有不满于是说:“我们还是来看看占卜吧。”
    占卜了几次,结果是,如果是庆郑驾车的话,就是吉卦,如果是其他人驾车的话,就是凶卦。晋惠公更不高兴了:“庆郑不尊重我,不让他给我驾车!”
    于是改由步阳驾御战车,进兵抵御秦军。前645年,晋惠公与秦穆公在韩原交战。果然如占卜所说,晋惠公的战马不知是不是听庆郑的口音听惯了,其他人的普通话它都听不明白,到处乱跑,一个不留神陷在泥坑里了,晋惠公很尴尬,本来是来御驾亲征状气势的,现在快气死了,刚好庆郑从旁边经过,晋惠公赶紧喊:“靓仔靓仔救救我嘞!快来救我!”
    庆郑看到泥坑里的晋惠公更生气了:“人的话你不听,占卜后,神的话你也不听,既然你诚心诚意的作死,那么我就大发慈悲的成全你!”说完头也不会的走了。(当然,以晋惠公的小心眼,这庆郑也自然没啥活路,没被清蒸就不错了)
    晋惠公从泥潭里爬出来又命梁由靡驾车,虢射担任车右护卫,迎击秦穆公。但正如庆郑说的那样,战争也有战争的道义,也讲个名正言顺,这场战争也的确是晋国理亏在先,所以,秦军势如破竹,晋军军心涣散一触即溃。战争的结局是晋军大败,晋惠公被抓。
    秦穆公准备杀了晋惠公来祭祀老天,晋惠公的姐姐穆姬是秦穆公的夫人,穆姬身穿丧服找到秦穆公痛哭起来。秦穆公很生气:“我这打了胜仗你哭啥?!”
    “当年算卦的说,晋国唐叔之后会兴盛数百年,怎么能这样就亡了呢?!这不是违背天意嘛?”
    秦穆公一听,又问了手下的意见,决定放了晋惠公,但这次不能这么便宜了他,首先要签订城下之盟,之前晋国许诺给秦国的五座城池,必须先兑现,然后让晋惠公的太子圉来秦国做人质,这样就不用担心你会反悔啦。
    于是,晋惠公被放回了晋国,继续恬不知耻的当国君,这哥们在位十五年,不长也不短,干啥啥没用,吃啥啥不剩,正事没一件,尽焊死一些勾心斗角的小家子事,刚好符合他的小家子气。
    晋惠公归天后,秦穆公想扶持一个对秦国不说有利吧至少不像晋惠公那么差劲的君主,本来打算立晋惠公的儿子太子圉为君,但这小子太心急了,根本没给秦穆公机会,自己偷偷溜了,回去自立为君,是为晋怀公。
    秦国急了,他爹曾被咱们俘虏羞辱,又割了他五座城,这要让他上位,那对秦国就是颗定时砸蛋啊!这个时候秦穆公想起来,十五年前,在时代遗忘的角落,似乎还有一个继承人在嗷嗷待哺,没错!就是重耳,后台的重耳在剧组已经跑了十九年的龙套,终于要正式登上历史舞台了,主角,无论出场多晚,总是能决定剧情走向的。
    秦国使者来到楚国找到重耳,把重耳接到秦国,以上宾之礼待之,秦穆公很喜欢重耳,所以说话也直来直去:“晋国的新君,就是你弟弟襄公的儿子,我看他很不爽,想搞掉他,让你干,但你回国后要把河东五城割给秦国,希望你不要像你弟弟一样言而无信。”
    此时的重耳已经十分成熟了,他知道自己需要借助秦国的力量,所以对秦穆公的一切要求都满口答应。看重耳专业这么豪爽,秦穆公更喜欢他了,于是想把自己的女儿辰嬴,嫁给重耳,但其实这辰嬴已是二婚,头婚许配给了现在的晋国国君也就是重耳的侄子晋怀公,所以这辰嬴也称怀嬴。但这晋怀公后来不是偷偷逃跑了嘛,这秦穆公一怒之下索性要废了这个女婿,但不能委屈了女儿啊,所以就系那个让重耳做这个接盘侠。重耳哪里肯吃剩菜啊,而且最主要的还是自己的侄媳妇,不要乱开伦理的玩笑。
    重耳的老师胥臣就劝说他:“这辰嬴的确是你侄子圉的女人,但接下来我们要去占领你侄子的国家,他的国家都是您的,更何况他的女人呢?!如果你连一个女人都容不下,拘泥于小节,如何能成大事呢?!”
    重耳听后,这才勉强接受了自己的侄媳妇。秦穆公这才对重耳彻底放心。
    前636年,秦穆公委派公孙枝,率领秦军三千,护送重耳渡过黄河。流亡长达19年,重耳再次站在祖国的国土之上,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不知不觉把他乡,当做了故乡,只有偶尔难过时,不经意眺望远方,曾经的乡音,悄悄滴隐藏……
    情感爆发没法持续太久,重耳就冷静下来,因为还没完全站稳脚跟,回国的第一步就是联系国内的支持力量,里应外合,重耳联络早已埋伏于国内的亲信力量前来接应,栾氏、郤氏、狐氏、胥氏、先氏等强族皆积极响应重耳的号召。在众人的簇拥下,重耳大军开到曲沃,朝于武宫,被众人拥立为君,是为晋文公。晋怀公逃亡高粱,不久在四面楚歌中被杀。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眼睛一闭一睁重耳变成了晋文公,那接下来就开始争霸了吗?当然不是,攘外必先安内,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晋文公虽然荣登大宝
    但国内的各种势力依旧蠢蠢欲动,妄图颠覆新生的政权,军国大政依旧还掌握在权臣手里,晋怀公残党大有死灰复燃的迹象,所以,重耳的处境依旧十分艰难。
    这一天,晋国宫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就是那个前面出镜率很高的刺客——寺人披。话说他跟重耳还真是有缘,晋献公在位时,派他追杀重耳,一个前面跑一个后面追,为什么追我呀?!我要急支糖浆?!重耳扔了急支糖浆翻墙逃跑了。时过境迁,晋惠公上台,又派他追杀重耳,一个前面跑一个后面追,为什么又追我呀?!为什么要说又呀?!不要问我为什么牵挂你,就如同,不要问我为什么呼吸!重耳扔了一袋感冒灵,逃跑了。晋怀公上台,还没来得及派人去追杀重耳,重耳自己带着三千秦甲反杀回来了。这下有人不开森了,没错,就是那个寺人披,这个跟重耳孽缘深重的刺客,追了那么久,那种羁绊已经难以割舍,朝朝暮暮不妨踏遍红尘路,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额,这纯属脑补…)
    重耳一听,仇人来了!一打听,居然还是来面试的!简直是不要碧莲!我老爹要杀我的时候,派你来,阎王要我五更死,你偏偏三更要我命,你咋那么积极?!害我狼狈逃跑。我弟弟要杀我,派的还是你?!我在翟国老婆孩子热炕头,本想安度余生呢,你居然快马加鞭又追到翟国来了,你一再苦苦相逼,我没派人去收拾你已经你就感恩戴德的夹着尾巴做人好了,现在居然还追到我家来了!Give you face,you donnot want!(给脸不要脸!)让他滚!!
    寺人披听了重耳的话非常生气,破口大骂:“想不到你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是TO young,to simple!齐桓公用了他的仇人管仲才得以称霸诸侯,而你却完全没有做君主的气魄;当初你的父亲是君我是臣,他让我杀你,我纵然肝脑涂地也要完成任务。后来你的弟弟是君我是臣,他让我杀你,我自然也是唯君命是从,食君俸禄,为君差潜,我非效忠于一人,只是效忠于君效忠于国,君即国家。今天你轰走我,明天你轰走其他贤能之士,早晚有一天就大难临头了!”
    重耳一听,立马听出,这个杀手,不太冷,话里有话啊,赶紧把他接回宫殿,一脸严肃的说:“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寺人披冷笑了一声:“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 火!火!火!火!火!”
    晋文公重耳微微一笑:“莫非是——火?”
    “没错!吕甥、郤芮正在筹划准备放火烧晋宫,密谋篡权!”(这俩人扭曲而挺拔的世界观是怎么达成一致的?!)
    重耳一听,这不完犊子了,有多年逃亡经历的重耳再也不是那个的望风而逃的少年,岁月的磨砺已经让他逐渐成长为一位,望风而逃中年。反正有经验嘛,重耳又干起了老本行——跑路!但毕竟还是成熟了一点,他提前给秦穆公发了条微信:“老铁,有人要扎心了!”随后就带着寺人披和几个心腹急匆匆的逃离了宫苑。
    到了约定的时间,果然,吕甥、郤芮带着自己的手下放火烧宫,烧了一半了,两人带着手下冲进宫里,表面上是救火,实际上是搜寻追杀重耳,但找了半天,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事已至此,要是就此作罢,将来重耳得势归来,那死的就是自己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甭管三七二十一,追!他们推测重耳一定是逃到秦国去了,毕竟重耳能够回归就是秦穆公的杰作,所以他们带着自己杀手,向秦国境内追去。
    重耳逃到秦国一个叫王城的地方,跟秦穆公商量接下来的剧本咋写,秦穆公的意思很明确:龙套太抢戏了,也该让他们领盒饭了。
    吕甥和郤芮追到秦国边境,等待他们的不是重耳落荒而逃的背影,而是秦国早已严正以待的战车和甲兵,吕甥和郤芮一看这是编剧要把自己写死啊,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于是调头就跑,谁成想,秦穆公早就在后面也埋伏了部队,断了他们的后路,正所谓,编剧让你三更死,你别想活得到天明,两个晋国最大的权臣折戟沉沙,重耳的称霸之路扫除了两个巨大障碍,他的时代,这才真正到来!
    权力和金钱真是好东西,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不单是曾经的仇人寺人披来投靠,连曾经完全不熟的哥们,也找上门来领赏。其中一个叫竖头须,这是一个什么人设呢?“竖头须,守藏者也”就是一个仓库管理员,一个彻彻底底的龙套人物,寺人披虽然也是龙套,但还算是救了重耳一命,推动了剧情的发展,但这个竖头须,着实就是个邀功求赏的投机者嘴脸。当初重耳被赶出晋国宫的时候,他从自己看管的仓库里偷了不少东西,准备接济重耳,资助他回国,这也算是政治投资嘛,但迫于海关查的太严,物资没走私出去。你说这都没收到你的钱,你来求啥赏赐啊,就好比你打算买一支股票,但当时钱不够没买,后来涨停了,你跑到交易所要死要活上吊要钱,说自己有投资打算,走的都是内心戏。这不是有点无赖了吗,但这哥们不这么想,他觉得滴水之恩都是恩,我这创造了好几次帮助你的机会呢,精神支持也是支持,于是就厚着脸皮来找晋文公。
    当时晋文公正准备去做头发,手下禀报一个叫竖头须的人求见,晋文公楞了一下:“竖什么须?”
    “竖头须!”
    “什么头须?”
    “竖头须”
    “竖头什么?”
    “额(⊙o⊙)…,老大,您还是接着洗头吧”
    于是,就没理这个竖头须,竖头须接到回信后,冷笑了一声:“呵,男人,是啊,君上在洗头,洗头的时候心自然是颠倒的。”
    传话的人有点蒙圈了,你这是公然说国君坏话啊,竖头须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接着说:“心颠倒了,考虑问题自然也是颠倒的,他只觉得跟他一起逃亡的是忠心的人,却没考虑到还有人默默的支持他而没有机会表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飞鸟和鱼,我看不到你的心,因为它翱翔天际,你看不到我的泪,因为它溶在水里。”
    说完准备离开,手下把竖人须的话传给晋文公,晋文公觉得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能把自己潜在的支持者拒之门外,于是又把竖头须请回来,赏赐了一番。
    晋文公是个识大体的人,但却不是一个记性好的人,投机者不管有恩没恩都生拉硬扯沾上点关系,但有些对重耳真正有救命之恩的,却由于崇高的品质而不屑于去主动求赏,最后的结果就是,被重耳遗忘了。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熟悉的介子推,前面我们说过,重耳流亡的时候,饿的前心贴后背,马上就要自挂东南枝了,介子推拍了拍重耳的肩膀:“饿货,来根士力架吧!”
    “嗯!来劲了!”
    “横扫饥饿,做回自己!”
    额(⊙o⊙)…,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介子推是在自己大腿上割了一块肉,做成麻辣烫给重耳吃,重耳这才保住了性命。按理说这也是救命之恩啊,比那个精神支持的竖头须实在多了,但不知是重耳想淡化他当年的狼狈形象,还是真的忘了,总之是没有赏赐介子推一点东西。(晋侯赏从亡者,介子推不言禄,禄亦弗及)。
    母亲问原因,介子推说:“先君献公有九个儿子,现在活着的也就重耳一个,老天不让晋国灭亡,所以君上成为国君乃天意,与陪同流亡的人本就没什么关系,他们携功邀赏,这个和盗窃有什么不同呢?臣子贪图老天的功劳把盗窃当做道义,君上赏赐这样奸邪之人,实在没法与他们相处。”
    母亲很无奈:“你自己为何不去求赏,那你现在的贫穷不也是自找的吗?”
    介子推有点生气:“我斥责这种恶行,却又要去效仿他,这不是酸葡萄心理吗?既然抱怨了国君,就不能再受他的俸禄了,我们去城乡结合部隐居吧。”
    母亲也看出孩子心意已决:“那至少让国君知道这件事吧。”
    介子推沉默了一会,叹了一口气:“言语是用来装饰身体的,身体都要隐居了,还说那些华丽的辞藻干啥。”
    临走前,介子推果然还是意思不住心头的愤懑心情,于是大笔一挥,赋诗一首:“有龙于飞,周遍天下。五蛇从之,为之丞辅。龙反其乡,得其处所。四蛇从之,得其露雨。一蛇羞之,死于中野。”
    从字面意思就可以看出,介子推虽然不在乎功名,但对晋文公额忘恩负义还是很心寒的,翻译成普通话就是:抱一抱就当作从没有在一起,好不好要解释都已经来不及......因为成长我们逼不得已要习惯
    因为成长我们忽而间,说散就散。
    介子推走了,但公道自在人心,他的邻居们对晋文公的行为,很不满意,都为介子推鸣不平,专门写了封大字报贴在城楼上,第二天百姓看到后,都在议论这件事,最后传到了晋文公的耳朵里,最后不知晋文公是真的良心发现,还是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赶紧下令寻找介子推,最后实在没找到,就把绵上田地作为他的祭奠赏赐。这是正史的说法,至于所谓的放火烧山,都是民间传说的故事。至于介子真正的结局,可能在乡野间,采集垂钓,一箪食一瓢饮悠然平淡的度过一生;也可能,病榻之上贫穷困顿而死,感慨沧桑眼前事,雍门琴罢不胜悲。
    当然啦,穷巷陋室,有德之士居之,可以使蓬筚增辉;世禄之家,不务修善,虽有盛名,亦将隳败。介子推“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的精神,构成了中华民族的脊梁,后世为了纪念介子推,于山西省晋中灵石县境内的张蒿村为其建庙,称英毅圣王庙。其实,介子推应该还可以瞑目了,从后来晋文公的表现,也算是完成了介子推的遗愿了——“臣在九泉心无愧,勤政清明复清明。”
  • 首页
  • 上一页
  • 6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南柯月初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91天 / 跨度607天】
    • 开贴:2017-03-11 21:13
    • 更新:2018-11-08 21:18
    • 阅读:1600917 回复:6021 楼主:1157
    • 字数:约506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