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蜂麻燕雀》——你不了解的民国江湖,揭秘污脏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夜半微风之老鬼 时间:2017-03-30 19:47
    蜂麻燕雀

    楔子

    高挑妩媚的女人,那辆红色的逍客和愈发沉重的眼皮,这是我昏迷前的一切。
    2016年5月,匆忙地生活一下子变得格外悠闲了起来。本来睡眠就很少的我感觉到了时间的虚度,大量的空闲让我开始思考人生,说白了就是胡思乱想蠢蠢欲动。
    那是一个下午,我独自在朝山街的一家英式下午茶喝着东西,手里捧着一本书,细细的读着。我并不是个文艺青年,之所以选择这家店,那是因为我要在这里等一个朋友。
    三天前我收到了一条书迷发给我的微信,我虽然忘记了那个书迷究竟是谁了,但他说他淘换到了一个奇怪的物件,里面充满了未知和神秘,这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兴趣。
    这家小店是他选的,坐落在一个破旧小区的一楼。我曾经来过这里,而不远处则是济南最繁华的所在,所以安全系数很高,我安心赴约。
    一个漂亮的女人施施然的坐在了我的对面,我抬眼看向她,在这家店内昏暗的灯光下,透过台灯的光照她格外的美丽。月下不观色,灯下看美人,我一时间有些愣了。我问道:“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吗?”
    “你是老鬼吧?”她微微一笑说道。
    “你是抠脚大汉?”我不由得说出了那个微信名,可微信上她显示的性别分明是个男人,朋友圈内也毫无线索。我本以为她会为此做什么解释,但显然她并没有因此深谈,或许她有她的原因吧。
    她点了点头说道:“我是,你点了什么,这家店的东西很好吃。”
    “我知道,我来过,你看我的小说应该清楚,我是个著名的吃货。”我也笑了。
    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即便这种错愕只在她的脸上一闪而过,却被我捕捉到了,我不禁有些起疑。我总认为小说并不是以情节来吸引人,而最有看点和最具闪光点的则是人性。人的善,人的恶,还有不黑不白亦正亦邪的自然。所以我很喜欢观察人,或者说善于观察人。我甚至喜欢在饭店和大街上去看每个路人和食客,判断他们的职业和现在的心情。
    她显然被我盯的有些发毛了,抚了一下长长的秀发来掩盖此刻她内心可能有的慌张。她很平和的与我喝茶聊天,几分钟后我切入了正题:“您不是有什么东西要给我看吗?”
    “当然有,不过我没带在身上,那东西太沉了,而且这里虽然没大有人来,不过......”说到这里,她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包括柜台后的老板娘。
    “那东西在哪儿,到底是什么东西?”我问道。
    “一个青铜鼎,会说话的青铜鼎。”她眨了眨大眼睛说,随即补充道:“在我的车上,要不你跟我去车上看吧,我就停在路口了。”
    “好。”
    我不愿意就此耽误时间,虽然她很漂亮,但不是我的菜。我付了账,与她一起来到了一辆红色的逍客前,她拿出车钥匙打开了车锁,说道:“在后座上。”
    我当即拉开车门伸头看去,后座上什么也没有,扭头疑惑的看向她,却只见她捧着一团粉末,朝着我轻轻地吹了一口。香气扑鼻,紧接着就是天旋地转,我终于明白她刚才的若有所思是为了什么了,她怕我在这里认识熟人。曾几何时我有过低血糖晕倒的经历,就是这种感觉。
    作者:夜半微风之老鬼 时间:2017-03-30 19:49
    再度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待在一个房间里了。四周望去这里应该是个民居的老楼,我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绑架了。但我身上并没有捆着绳索,我想没有任何一个绑匪会放任一个身高一米八九的大汉行动自如的。第二反应就是我被劫财劫色了,可想想也不对,我怎么会衣着整齐的在人家家呢?摸摸身上,没有伤口,我也不该是被剌了肾了。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紧张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屋外若有若无的传来京剧《四郎探母》的唱腔。墙体家具皆很陈旧,可是当我的手触碰到床沿的时候却不由得吃了一惊,竟然是紫檀木的。谁家要是有个真正的红木床就够吹一阵的了,这么个地方竟然有紫檀木的床。我连连观瞧,虽然我不太懂,但这应该就是紫檀,而且还是个老木料了。
    我翻身从床上下来,鞋子就摆在地上。我朝着客厅走去,那京剧的声音来源于一楼的小院,像这样的老式居民楼一般一楼都带一个院子。我小心翼翼的推开纱门,院子里的躺椅上坐着一个老头,他翘着二郎腿闭目养神。
    他留着很好看的一把胡子,整个人看起来都仙风道骨的。而他的身旁,正是那个刚才与我会面的美貌女子,此刻正给老头点着水烟。
    老头听到纱门的响声,睁开了眼睛,问道:“你算是戳耳儿的,还是团柴的。”
    我先是一愣,随即下意识的答道:“都算,戳耳团柴都沾边。”这话是江湖春典,戳耳儿是写字的意思,团柴则是说书、我是个写网络小说的,喜欢用讲书的语气去讲述事情,自然要这么回答。我没想到而今还有人会说江湖春典,更没料到会有人跟我这样捞海口。
    作者:夜半微风之老鬼 时间:2017-03-30 19:50
    老头笑了,笑的很开心,满口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好牙看起来格外明显。他在女子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关掉了收音机,然后问道:“你写了一本关于民国的书是吧?”
    “是,老先生您.......”
    老头摆摆手,让那女人下去,我发现了他的手指缺了两根,看伤口的光滑程度应该有年头了。女人飘飘然的给我行了个万福礼就走了,这与她浑身的摩登装束形成巨大反差,让我不由得又有些恍惚。
    只听那老头说道:“你那本书写得好啊,找你来是想让你替我写点东西,我讲你写,可好啊?”
    “写东西?用这种方式?”我有些恼道。天知道那个女人用的药会不会让我智商下降,我本来就不够聪明,再伤了脑子以后靠啥吃饭?
    老头微微抱拳道:“对不住了,用这种方式请您来也是迫不得已。我相信,你会对我接下来的故事感兴趣的。”
    “请讲。”我无奈的说道。这老头能设扣儿把我弄来,想来是有些本事。在济南我拖家带口的,还真不敢转身就走,生怕遭到报复。
    老头和蔼的说道:“这次的东西,用不上你的历史知识,但却用的上你对江湖的了解。刚才听你说江湖春典说的还成,那么小子,你听过蜂麻燕雀吗?”
    “蜂麻燕雀?当然听过,骗术的四大门。蜂麻燕雀,金皮彩挂评团调柳横葛拦容。”我应答道。
    老头点点头:“看来我没找错人啊,来,喝茶,接下来我就给你讲讲这蜂麻燕雀的故事,这要从很多年前说起。”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作者:夜半微风之老鬼 时间:2017-03-30 19:53
    第一章 大白腿和络腮胡
    “别跑!”
    孟小六从大杂院中冲了来,身后赤着上身追逐的是他的父亲孟安。小六多贼啊,见道就转见洞就钻,不一会儿工夫就孟安给甩没了影子。
    孟小六扒着砖墙望向大街,嘿嘿笑了起来。猛然间背后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小六没吓尿了。
    “丫干嘛呢,哭丧着脸。”一个和孟小六般般大的男孩儿站在孟小六的身后。
    孟小六长舒一口气,捶了他一拳道:“大头,你可吓死我了。刚才我把家里的碗给碎了,我爸追打我呢。对了,今天去哪儿玩啊?”
    “前门天桥大栅栏你自己选,都热闹。”谢大头说道。
    “走着看吧,叫上麻子一起。”
    “得嘞。”
    孟小六住在外城的大杂院中,父亲孟安在车厂拉洋车,终日忙活也就挣一口嚼谷,母亲则靠着给人家浆洗衣服缝缝补补来贴补家用。孟小六之所以叫小六,是因为在老家他父亲排行老六,稀里糊涂的就给他取了个孟小六的名字。但家里究竟还有没有人,父亲也说不利索。当年家里日子过不下去了,父亲跑反来了北京,扛活杂工都干过,后来去车厂给人拉了车。每天活儿好了,能吃个囫囵饱饭,赶上那些老总坐车不给钱还打人,也只能忍气吞声,少赚一口吃食了。
    这样的家庭,孟小六是别指望着能上学了。穷人的孩子,连个名字也不配有,孟小六这都算是好名字了,他的朋友谢大头和麻子名字不比他还难听?要是放到郊县,那就得叫狗蛋狗剩了。
    作者:夜半微风之老鬼 时间:2017-03-30 20:00
    不上学就在市面上瞎玩瞎混呗,有人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那是说农村,起码还有几亩地可以帮着家大人忙活。要到了这北京城里,大人尚且没活儿干,孩子能干些啥。孟小六调皮捣蛋,不过头脑倒也灵光,大街上的烟头没少捡,除去烟屁弄出烟丝就能卷烟,平时也能换个仨瓜俩枣的。所以别看谢大头比小六年纪大,实际上还是以小六马首是瞻。
    “呵,看,大白腿!”麻子最色,虽然才十二三的年纪,懂的事儿可不少。街上一个女人穿着旗袍从洋车上迈步下来,这绝对是摩登的打扮,也就从广告画上和六国饭店附近能见到。
    顺着脸上满是雀斑的麻子的目光,孟小六和谢大头放眼看去,女人下了车风摆荷叶雨润芭蕉的扭动着身形,朝着大栅栏的一家珠宝店而去。她的身背后一个扒手跟了上去,手一下子就伸到了女人的包里。
    门口珠宝店小伙计正在迎来送往,按道理说这时候他若是看到了,必定会冲上去喝止,而一般情况下容行的佛爷也不会这时候下手。可此时小伙计正在跟一个客人说话,便有了这么一个时间差。
    “嘿,孙子,怎么偷东西!”麻子站在街对个大喝一声。
    作者:夜半微风之老鬼 时间:2017-03-30 20:05
    那偷东西的小贼抹头就跑,看着他狼狈的样子三人笑作一团。那女人也回首望去,随即莞尔一笑冲着三人招了招手。三人不由得面红耳赤,低着头扭捏的走上前去。此刻伙计忙完了,看到女人连忙招呼,却见女人摆摆手,从包里拿出来三个角洋说道:“这是赏给你们的。”
    “谢谢太太。”三人连忙点头哈腰的谢道。女人转身进了店,伙计笑脸相迎,转而回头冲着三人摆摆手让他们快点离去,别耽误生意挡住了大门。
    “呸,有啥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小伙计吗?”谢大头不满的说道。不过转而他又笑了,拿着这一角洋,他兴奋极了,往日里大人高兴了一月才赏给自己一个大子儿,现在一下子赚了一毛钱,按照当前市面合着五个大子,岂能不兴高采烈。
    “六哥,咱去吃小肠陈吧。”麻子眨着眼睛说道,谢大头也期望的看着孟小六。其实小六是想攒着这钱,可兄弟们说了,自己也不能驳了人家兴致啊,随即一跺脚一咬牙道:“走,去天桥,今儿就今儿了,小爷不过了。”
    小肠陈固然好吃,三个十三四岁的大小伙子狼吞虎咽囫囵着就吃下肚了,按照水牌子上的价格会了帐,便决定在天桥闲逛。那里打把势卖艺说书唱戏的都不少,足以打发时间还不花钱。离了卤煮摊子,刚走了没几步,迎面走来两个二十多岁的瘦高个,其中一个仿佛是刚才的那个扒手。
    作者:夜半微风之老鬼 时间:2017-03-30 20:07
    “小六,有点不太对劲啊,那俩人怎么直冲着咱们来了。”谢大头第一个看到的,忙出言提醒。
    孟小六打眼一瞧,只道一声不好,这俩人脸上挂相,一看就不是好人。三人都是半大小子,没什么钱财也没什么仇家,估计其中一人就是刚才那个行窃的老容了。
    “别急,转身走,找机会就分头跑。”孟小六低声说道。
    麻子顿时吓得两股战战:“六哥,我怕。”
    “怕个毛,一会儿你跟着我跑,大头,你自己跑。”
    “知道了,你放心吧小六。”有小六的指挥,谢大头也找到了主心骨。
    三人转身就走,穿大街过小巷,准备进入胡同后撒腿就跑,结果却被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给挡住了去路。身后两名瘦高个也堵住了胡同口,三个大人裹着三个孩子朝着胡同深处而去。
    作者:夜半微风之老鬼 时间:2017-03-30 20:11
    “妈的,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干啥的?”络腮胡子上来就给了个头最高的谢大头一巴掌,谢大头顿时被打翻在地。麻子吓得哭了起来,孟小六虽然也很害怕,但他却不认这个,扬声骂道:“我日你姥姥,你怎么打人!”
    “哎呦,谁裤裆开了把你给露出来了,小子,你活拧巴了吧?”瘦高个上来,揪住了孟小六的脖领子,照着小六屁股上就踹了一脚。
    “偷东西的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可喊打。你们自己手艺潮,被人发现了还敢报复,你们还要不要点脸,还是不是混江湖的啊!”那几人哪里容得了孟小六这么骂,于是乎孟小六也很快被打翻在地,三个青壮年围着谢大头和孟小六又踢又骂。
    麻子倒没挨打只是嚎咷痛哭,谢大头也不知道是被打晕了还是什么,一直不出动静,而孟小六虽被踢得要死要活的,却还是不断叫嚣叱骂着。胡同偶尔进来的路人,要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擦肩而过,要么干脆绕道而行只当做什么都没听见,谁也不愿意沾这晦气。
    作者:夜半微风之老鬼 时间:2017-03-30 20:13
    “差不多就行了,还真想要了人家命啊,不至于吧。”一个矮胖男子走入胡同迎了上来,他笑盈盈的,满脸挂着微笑,笑眯眯的眼睛里却不时间露出一抹让人不易察觉的杀气。
    络腮胡子挠挠头骂道:“呵,今儿真是邪了门了,爱管闲事的一个接一个,你是干啥的?”
    “我是干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孩子说的在理。”胖子不慌不忙继续讲道:“盗亦有道,容行的规矩不是这么来的吧。你们也不是这一片容行的人,一起拜过祖师爷么,要不要我带你们去?”
    络腮胡子环顾四周,朝着胖子就走了过来:“我是不是关你什么事儿,让你管闲事儿!”说着抬手就要打,手掌没落下,从墙头上就蹿下一个黑影,一把擒住了那络腮胡子的手腕,反手一折只听到了清脆的断裂声。络腮胡子毫无招架之力,疼的还没叫出声来,就被别人揣了膝盖,单膝跪地后脸上又中了一膝,倒着滚了出去。
    那俩瘦高个吓傻了,呆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黑影是个中等个头的男人,黑黑瘦瘦的,刚才露了一手显了功夫,这一手就不是络腮胡子他们这种色厉内荏的货色可以比的。络腮胡子虽然不讲究,但还保留着几分硬气,咬着牙忍痛没叫出来,从地上爬起来后,脸色已经是煞白一片,只听他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年相见.......”
    “别放狠话了,赶紧接骨去吧。”胖子依然笑着说道,但话语中却不带有一丝感情。
    “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夜半微风之老鬼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4天 / 跨度392天】
    • 开贴:2017-03-30 19:47
    • 更新:2018-04-26 23:14
    • 阅读:18876265 回复:2884 楼主:437
    • 字数:约212千字
    • 图片:1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