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京藏密码》一张京藏地脉走势图,揭开正宗传承神秘面纱的一角

  • 首页
  • 上一页
  • 18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荆仓 时间:2018-08-21 21:30
    第一百零四章 大乘跨空传无量,天星时序压浪潮(下)


    “院长爷爷我赶时间啊,要先走了,这些是一本医书上的看的。”周鸾小小的身影已经远去,声音从远处回荡而来,陈院长追出病房后见到远去的周鸾咋舌周鸾行进的速度,根本追不上。
    那些也跟着出来的其他孩子同样追不上,只留下一个小小的背影,天色已经黑了,出来的孩子也纷纷离去,罗薇何大壮也有些傻眼,周鸾走的速度太快,这次居然没等他们,身形如白鹤若隐若现,很快消失在视野。
    这次连罗薇也奇怪了,也没多想,那个时代的孩子友谊是很纯真的,周鸾应该是有某种急事,连回家时的三人组小队都顾不上了,何大壮见到周鸾走的没影了,松了口气,他对个子比他低了半头的周鸾惧怕十分。
    罗薇看着何大壮轻哼一声,大步向前离去,何大壮连忙跟在后面,虽然罗薇不待见他,他还是遵守的苗老师的吩咐组队回家,而且没有了周鸾,他少了拘谨比之前轻松很多。
    走在路上的罗薇感觉身上有了热意,来时遇到个那股怪风留在骨子里的冷意正被驱散,应该是陈院长给他们喝的东西起了效果,罗薇回头看了眼何大壮,何大壮还是屁颠得跟在后面,见到罗薇回头,讨好的笑笑。
    “何大壮,你感到身体骨子里有暖意吗,刚才那大夫给吃的药有效果。”罗薇回头问着,何大壮见此连忙点头,他也能感觉到某种深入骨髓存留寒意被驱散,身子暖洋洋的很舒服。
    罗薇见何大壮点头,也不多问,她对何大壮很不待见,又行进了一会到了分道的时候,两人分开朝着各自家而去。
    罗薇到家时存留在骨子里的寒意已经完全消失,身子暖暖的,渐渐两边肩胛骨处变的发热和酸胀,罗薇自己按了按没有好转,正奇怪间两边肩胛骨处传来针刺般的疼痛,痛的她“哎哟”一声叫出来。
    罗薇伸出手指去按着,伴随着灼热的感觉,像是有某种烧红的铁针在扎一样,罗薇伸出手指看了看,上面有血珠凝结,罗薇咬牙轻按着,按弄间另一侧肩胛骨处同样传来剧烈的疼痛,随即整个肩胛骨处开始酸麻。
    罗薇匆匆跑到火炕上,作业也不做了,小丫头很坚强也不叫父母来帮忙,还在自己处理着,脑海开始回想这种针扎一样的痛楚是怎么来的。
    好像是吃了陈院长那份药才发生的情况,罗薇想了半天自认为是这种情况,当时去卫生院时曾遇到一股怪风,怪风来的毫无征兆,冷如骨髓仿佛能冻住人的思维,那种冷如灵魂的寒意让人无所适从。
    当时罗薇在怪风来袭的时刻本能的抓住了周鸾,当时感觉尤为古怪,所有人都被冻住的情况下,周鸾不受影响稳步前行,当时的周鸾可是沉浸在解析花绳结构之中,被罗薇抓住也没什么反应。
    罗薇是被怪风的寒意冻入灵魂骨髓,连最基本的触觉都难以感知,只是本能的牢牢抓着周鸾的,突入起来的怪风甚至剥夺了罗薇的五感,其他孩子或者行人只是被彻底冻僵,还没到完全被剥离五感的程度,只因罗薇抓住了周鸾的袖口。
    五感被剥离的罗薇没感觉当时肩胛骨处就有异常,某种被牵动的先天规则之力与某种后天规则之力分庭相抗,片刻后某种后天规则之力由于纬度的原因落了下风而被覆盖,仅剩的某种无形之力顺着罗薇的手作用其肩胛骨上,只是被剥离感官的罗薇无法察觉,被规则之力落作用点的罗薇稀里糊涂的去了卫生院。
    在卫生院陈院长给那些孩子喝了份液体模样的东西,说是风邪入体每个人都要喝一份,当然周鸾没有,陈院长中医出身加上家学渊源极深,居然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孩子都是风邪入体,这种水平别说在塔县,就是在整个东北也属于超一流。
    | 17629楼 | | | |
    作者:荆仓 时间:2018-08-22 21:32
    虽然陈院长高明认出某种风邪入体,但这可不是一般风邪入体,被某种印法牵动的先天规则之力与塔县同样被正统传人牵引的后天规则之力交织下产生的怪风,比之风邪入体要严重的多。
    好在陈院长是对症下药,其他孩子也会酸胀一周左右就会康复,那些没来卫生院的路人倒霉的会形成风湿类的症状永远无法根除,至于罗薇更加奇特,她可是被先天规则覆盖下后天规则之力的落点之一,谁让她挨着周鸾太近。
    罗薇双手交替的按着自己的肩胛骨,都是针扎一样的刺痛,带着火辣的灼热感,罗薇也顾不上写作业了,咬牙坚持着自行解决,这种疼痛感成人都会喊叫出声,罗薇倔强的咬着牙眼眶有泪水打转却没有滴落,嘴里轻声坚定的说着:“我是太组红小兵的接班人,不会哭的,小小病痛不怕!”
    罗薇说着还把那个小小的胸针别在自己胸前,只要罗薇回到家,总会把这个戴上,看的出小小年纪对红小兵很执着。
    塔县卫生院,赵军的父母吃着晚饭,一边喂食着赵军,赵军看上去还是傻呼呼的,但知道吃饭,见到饭送到嘴边,“嘿嘿”的傻笑着一把咬住,连木制的勺子也一并咬住,坚决不松口。
    陈院长两指伸出,对着赵军两腮处一捏,赵军不由自主的松了口还是那个痴傻的样子,口水直流,刚刚吃到嘴里的饭跌落少许,被赵军母亲清理掉,不住的哀叹。
    陈院长还在考虑刚才那个女娃子的说的话,那个女娃子以一根手指按在赵军头上片刻就能说出论证,这种论证比起陈院长之前的想法还要契合,甚至给了陈院长另一种辩证思路,如同打开一扇窗。
    “活物,难道真的是寄生虫不成,但也不对,按此论证,寄生虫的可能性也不大,会是什么呢,活物?”陈院长思考着,他已经顺着周鸾的这种思路朝下尝试,只是又陷入了死胡同,他可想不到某种会动的活物会是一根金色的针灸,为什么会动只是某种奇妙的手法作用于神经之上。
    塔县林业局,周鸾如一阵风一样蹦跳着回来,由于速度太快,门卫老大爷都没看清,周鸾是什么时候回来又进入院子的,只听到一个甜甜的声音:“门卫老爷爷,我回来了!”
    躺在火炕上过的惬意的门卫老大爷,点点头回应:“小鸾儿回来了。”说着,起身趴窗户看了眼没看到周鸾的身影,出门查看时周鸾已经进入院落回到宿舍,只留一个小小背影,随后是门“哐当”一声被关上。
    “这个小丫头属兔子的吗,跑这么快。”门卫老大爷笑骂一句,又懒洋洋的回到门卫室,周鸾回来他就可以把外面大门的锁链锁上了。
    林业局内长期住户这会儿就一个苗族老者和周鸾,苗族老者深居简出也不知在忙些什么,周鸾则是每天最后一个回来,门卫老懒洋洋的起身,穿上厚厚的破棉服,这才不情愿的出门用铁链条锁上大门。
    外面的寒气正浓,锁好门的门卫老大爷缩着脖子,歪着头看了眼林业局宿舍也就是周鸾的屋子,一盏油灯亮起,难以看清里面的情景,被一层冰霜阻挡,只能看到光影摇动,指影透过油灯的光线重重叠加,带着朦胧梦幻之感。
    门卫老大爷摇摇头嘴里嘀咕着:“这个小丫头搞什么啊,跑这么快连影子都没看清就进去了,属兔子的吗,弄出这么多手影做皮影戏吗?”门卫老大爷嘀嘀咕咕的看着油灯光线透窗而出的层层手影,疑惑重重。
    想了想一向懒洋洋的门卫老大爷打算去看看,今天的周鸾回来要比平时晚些,他可知道这个小丫头对时间异常敏锐,每天都是同一时刻回来,今天这是第一次回来晚了,应该是赶时间,回来是就听到声音没看到人影,小丫头速度太快回了屋子,出来慢了仅能见到一背影和“哐当”的关门声。
    | 17636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8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荆仓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594天 / 跨度635天】
    • 开贴:2017-01-21 20:14
    • 更新:2018-10-18 23:44
    • 阅读:1195207 回复:21066 楼主:1494
    • 字数:约989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