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京藏密码》一张京藏地脉走势图,揭开正宗传承神秘面纱的一角

  • 首页
  • 上一页
  • 139
  • 页码:
  • 作者:荆仓 时间:2018-05-23 21:23
    地痞青年更加傻眼,眼看着前方白色的小小身影距离越拉越远,再次大喊着:“前面的小家伙等下啊,哥哥这有好东西,换你那顶帽子!”地痞青年不死心的再次大喊着,希望能让前方白鹤般的身影停留一会,可惜他又失望了,前方的女童唱着童谣,一步未停,飘逸的离去。
    地痞青年眼睁睁的看着前面那个白色的蹦跳身影越来越远,渐渐消失在视野,揉揉眼睛又掐了下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见鬼了,这女娃的速度超出了他的认知,成年人居然追不上一个蹦跳的女童,说出去他自己都不相信。
    失神的地痞青年站在郊外道路上,使劲的拍打着脑袋,前方早已经没了女童的身影,若有若无的歌声还在回荡,“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推开波浪……”隐现的歌声提醒地痞青年这并非是幻觉。
    “他奶奶的,真邪门,老子见鬼了不成。”地痞青年胆怯的西周望了一眼,没有其他人影,隐现的歌声也逐渐远去,冷风吹过,地痞青年打了个寒颤,心虚的又西周望了一眼,加快了脚步。
    太阳逐渐西下,蹦跳的周鸾也到了塔县城外,清脆的歌声还在回荡,这里也渐渐有了人烟,许多行人挑着扁担或者其他物品进进出出,这是塔县的晚市场,与早市在同一地点,这里的气候酷寒,都是赶早赶晚赶着太阳还在的时刻,否则气候实在太冷,没人熬的住。
    这时的晚市已经到了散场的时刻,蹦跳的周鸾穿梭于散场的人群中,头顶树枝编织的帽子晃啊晃,晃的许多人不敢置信的揉着眼睛想看清楚。
    夕阳西下,光线已经没那么明亮,但眼尖的人还是能分辨出帽子四周编织的是纸币,调皮的周鸾身形毫不停留,等有人在想仔细看时,已经被他人遮挡,白衣的小小身影太灵活,穿梭于人群中,嘴里还哼着一首校园的童谣。
    “谁家的小姑娘,这么败家,这也太招摇了吧。”有收拢货物的摊主见到这一幕,心疼喊着,也不知谁家的小姑娘,家长就是个混蛋,把钱放在帽子上当饰物,而且还招摇过市,有人举报的话,这小姑娘或没什么,家长一个走资份子的称呼怕是逃不掉了。
    而且市场之中鱼目混珠,什么样的人都有,这不是明摆着让人抢劫吗,华夏自古有言,财不露白,这可倒好,不但露白还招摇过市,这是多大的心啊。
    蹦跳中的周鸾可不知道她头上这帽子有多醒目,虽说是夕阳西下,光线暗淡,但这么招摇,还是有许多人看的分明,顶这一头钱行走,想不招摇都难。
    只是这个小姑娘脚下的步子太奇异,许多人注意到这个人形钞票的女娃,准备跟上去,刚跟了几步就没了踪影,小小的身影灵活百变,穿梭于行人之中,一个疏忽,就再难捕捉着小小的白色身影。
    光线越来越暗,小小的身影已经进入了塔县,再也不知去向,塔县林业局,蹦蹦跳跳的周鸾已经回到林业局入口,小小年纪时间掌控的刚刚好,正好是太阳完全下山的时刻回到了这里。
    入口的门卫还是每天无所事事的老头,周鸾高兴的打了声招呼:“门卫爷爷,我回来了。”说着小小的身影进了入口,朝着黑大汉的职工宿舍而去。
    “小鸾儿,等等啊,你这帽子谁给你弄的,是张志勇那混蛋吗,怎么把钱别帽子上了,还弄了一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钱是吗,你那个混账叔叔真是胡闹,你居然能平安回来,没被人抢了,真是奇迹。”门卫室传来门卫气急败坏的声音,叫住走进去的周鸾。
    周鸾很听话的停下脚步,就看到平时手脚都不利索的门卫老大爷像抽了疯一样,气急败坏的冲了出来,那神情就像死了亲爹一样,周鸾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门卫老大爷,不知道什么事把这门卫老大爷激动成这样,还把黑大汉一起骂了进去。
    门卫老大爷冲出门后,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周鸾的帽子,神情激动就差上不来气了:“小鸾儿,快把帽子上的钱拿下去,你那混蛋叔叔没教过你做人要低调嘛,你知不知道这有多不好,这是败坏道德,他奶奶的张志勇那混蛋不会是挪动公款了吧,哪来这么多钱。”
    作者:荆仓 时间:2018-05-24 23:09
    第七十六章 苗岭观潮起,北落天星摇(下)

    周鸾看着激动的门卫老大爷,乖巧着摘下头顶拿树枝编织的帽子,上面镶这一圈花花绿绿的钱币刺痛了门卫老大爷的眼睛,接着一脸无辜的周鸾又说出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门卫老爷爷,兜子里放不下哎,所以才镶到帽子上的,这不是挺好看吗。”
    周鸾边说边拍着那身白衣衣物上的兜子,果然里面还有一沓纸币被周鸾按成一团塞在里面,灵动的大眼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的确,按周鸾这说法,这一沓钱还真装不下。
    门卫老大爷叭叭嘴,眼珠鼓的溜圆,深深的吸着气,神情更加激动,努力张着嘴想说什么,只是涨红了脸太激动之下似是一口气上不来,难以开口的样子,周鸾看着激动成这样的门卫大爷感到奇怪。
    自小中医世家出身的周鸾感到门卫老大爷这样下去不秒,白皙的小手对着门卫老头的后脊椎拍了几下:“门卫爷爷,你没事吧,情绪变化太大,伤身体的。”懂事的周鸾乖巧的拍着门卫老头的后脊椎处。
    别看周鸾年纪不大,手上的力道却是不小,节奏分明连拍四下,拍在同一位,门卫老头感觉脊椎处四道连绵不绝的力道传来,“哇呀!”一声重重的咳出一口浓痰,随后就是剧烈的呼吸声。
    “哇呀呀,小鸾儿,你哪来这么钱,张志勇那混蛋小子昧了多少良心钱,这个混蛋太可恶了,昧了良心钱不说还把钱镶在帽子上,这不是找死吗,什么混蛋叔叔把孩子教成这样,等他回来,我要好好教训他!”门卫老大爷激动的手舞足蹈,把黑大汉骂了个狗血喷头。
    周鸾白皙的小手偷偷的捂着脸,门卫老头激动的唾液横飞,她可不想被喷在脸上,不时的偷瞄着激动的门卫,心里感到不好意思,这事还真是冤枉了黑大汉,都是他们师徒两个对钱没什么概念才搞出来的事情,尤其是把钱镶在帽子上一圈还是周鸾自己的主意。
    灵慧的周鸾也从门卫老大爷的口气中察觉了钱这个东西似乎很重要,自己把钱镶在帽子上很不妥,还让黑大汉背了黑锅,看着门卫老头激动的样子,周鸾偷偷的把帽子藏到身后,准备一会回到屋子里取下来,现在取下来她怕刺激到这个已经很激动的门卫。
    门卫老头还在唾液横飞的骂着黑大汉的不靠谱,又是怀疑黑大汉的钱是哪里来的,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周鸾一时也不好意思离开,耐着性子听着门卫老头滔滔不绝的破口大骂。
    骂了三分钟后,门卫老头估计是骂累了,最后才对周鸾说着:“小鸾儿啊,你可别学你那混账叔叔,这个不靠谱的混账只会带坏孩子。”乖巧的周鸾一只小手半捂着脸,防止唾液飞溅,另一只小手抓着帽子藏到身后,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一副谨听教诲的模样。
    门卫这才平复了心情,摇着头走回门卫室,人上年纪就是记性差,这会早就忘了事情还是周鸾那顶帽子引起的,只顾着骂黑大汉了,周鸾见门卫老头进入门卫室后,这才转过身,背对着门卫室,把镶满花花绿绿纸币的帽子放在胸前,这会儿也不蹦跳了,轻手轻脚的走的,避免刺激门卫想起帽子的事。
    轻手轻脚前进的周鸾,步伐依然奇特,暗合某种鹤形节奏,居然走路无声无息,走了几步的周鸾轻盈着绕过院落中堆放的种种几何结构的木材,突然停了下来,周鸾小小年纪某种灵觉格外敏锐,一种被窥视的感觉降临。
    周鸾的脑海瞬间锁定了方位,灵动的眼睛望向院落中另一处员工宿舍,那是几个伐木工人的宿舍,夕阳西下,暗淡的光线下,苗族老者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脸见鬼的表情望着周鸾,似乎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周鸾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苗族老者,还把自己手中的帽子朝胸口移了移,以她那小小的身体去遮挡,看了几眼对苗族老者不认识,林业局内人口简单,那几个伐木工人叔叔周鸾都认识,这个奇怪的少数民族装束的苗族老者周鸾没见过,想了想周鸾还是礼貌的打了声招呼:“老爷爷好,龚叔叔他们去伐木了吧,你是他亲戚吗,龚叔叔几天才会回来一次。”
  • 首页
  • 上一页
  • 139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荆仓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459天 / 跨度488天】
    • 开贴:2017-01-21 20:14
    • 更新:2018-05-24 23:09
    • 阅读:940449 回复:19232 楼主:611
    • 字数:约789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